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我眺望远方的山峰,却错过转弯的路口,蓦然回首,才发现你在等我,没离开过。

        ——林志炫《没离开过》


        谢衣印象中的乐无异的笑容仿佛被困进另一个时空,眼前的这个人胡茬丛生,发尾蜷曲,面色疲惫,眼睛里泛着血丝,情绪却平静如水。

        “天天他……”

        “重症肺炎,还在ICU。”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没到探视时间,现在应该只允许在外面隔着窗户看。”

        “那带我去看看他吧。”

        乐无异点点头,领着谢衣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进住院部的电梯,超大的电梯里还有零星几人,在医院这个见惯生死的地方,各怀心事。电梯缓慢的上升,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剧烈的晃了晃,缓慢的停下来。门开了,迎面是白色的墙壁,铺着淡绿色地砖的走廊,ICU室就在走廊一侧。

        乐无异带着谢衣走到一扇玻璃窗前,透过玻璃见到的,病床上的那个孩子是静态的,被呼吸管围住,隐藏在白色的被子里,看起来像是安详的睡着。

        可那原本该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

        从帽子里露出的鬓角和发尾,是淡褐色的。距离太过遥远,谢衣看不清他的眉眼,但他能想象得出,那必定是个和乐无异一模一样可爱的小家伙。

        谢衣隔着玻璃,试图幻想那孩子没生病时活泼的样子,在这样一幅共享天伦的画面里,也有乐无异的存在,而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

        他突然就不敢往下想了。

        谢衣把之前从行李箱里取出来的儿童玩具盒子递过去,嘴角动了动,用个很浅的微笑表达探视病人的礼貌:“走的匆忙,只给天天带了点小礼物。”

        “谢谢,等他醒了……我再拿给他……”

        “他既然是你的孩子,也应该是个幸运S的小家伙。”

        “嗯,我也希望能把好运气都给他……虽然并不多……”

        谢衣不知道怎么安慰担忧失落的乐无异,只好安静的向病房里看了一会儿。原本想好劝他回来拍戏的话,在见到这样面无表情平静得有如一潭死水的乐无异之后,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乐无异似乎知道他的来意,对他解释道:“师父,我大概三天后就回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我在这里,也只能像个傻子一样光等着,什么忙也帮不上。”

        “你的电话打不通,叶海担心你,我也……担心你。”

        “你们打过我电话吧?这几天守在医院,过得不知时日,今天才发现手机没电,临时找充电器充了一点。”

        “那我运气也算好。”谢衣暗自舒了一口气,见到乐无异之前,他差点被自己的想象力给压垮。他用转移话题试图缓解紧绷的情绪:“吉祥呢?他的电话我们也打不通。”

        “在飞机上吧,他去请护身符了,顺便给天天买他一直想要的小羊驼。小家伙跟我说了挺多次,我都没同意,这次等他好了,估计会很开心。”

        护身符,还有羊驼……所谓病急乱投医,也不过如此吧。可漫天神佛要眷顾人间万千生灵,又有多少闲暇能顾及到这一方可怜的父亲。

        “异儿。”温柔端庄的中年女性从电梯里走过来,见到谢衣也并不惊讶,微微点头示意。谢衣讶异之余外,也礼貌的回礼。

        “这位是……谢衣?”

        “是,我在长影念书时的老师。”

        谢衣根据年龄判断出眼前的女性,大概是乐无异的母亲傅清姣——名字是之前教书时从学生档案里记下来的,没想到见面的这一天他居然还能想起来。

        “师父,这是我母亲。”

        “谢衣老师,您好。我同我丈夫都看过您拍的电影和电视剧,也同异儿一样喜欢。谢谢您在他演艺事业上给予的莫大帮助。”

        “您客气了。”

        “您专门来找异儿?是他还有什么工作没有完成吗?不过能不能让我先劝他一下?他这些天一直在医院,我们让他回去休息,他也就回过家一次,敷衍了事。虽然我们尊重他一切决定,但每天都这样,等天天醒了,他也离倒下不远了。”傅清姣虽然说话轻柔,不疾不徐,但作为一个母亲,依旧难掩面色焦虑。

        谢衣理解的退到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他是有些工作没有完成,但也不是很急,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剧组联系不到他,有些担心,所以我才亲自过来看看。请您别担心。”

        “谢谢剧组的关心照顾。”傅清姣客气的点头,站到乐无异的身边,“异儿,你回家休息下吧,天天这边妈来看着,医生之前也说情况有些好转,也许再过几天就能出ICU了。剧组那边是不是还有工作?回去吧,别耽误别人的时间,有什么事妈会通知你的。如意把车停在门口,等着送你回去,听话,先回家洗个澡睡够了,回去把工作做完,也许天天就好了。”

        乐无异疲惫地捏捏眉心,对傅清姣点头,又走到谢衣面前:“师父,我最迟三天后回剧组,麻烦你跟叶导说一下。我先回家睡一觉,恢复状态,”他指着自己带着浓重黑眼圈的眼睛苦笑,“现在像个熊猫,这样根本没办法上妆。”

        “剧组那边别担心。”谢衣语气坚定,“多休息几天也没事,我帮你跟叶海说。有我在,那边不会拿你怎样。”若是资金不够的话,最多减他的片酬,也没什么大不了。

        乐无异拖着疲惫的步子离开了医院,谢衣没有要离开的意向,反而客客气气的对傅清姣说道:“能跟您聊一下吗?”

        “当然可以。”傅清姣指了指不远处空着的长椅,说,“到那边坐着说吧。”

        金属制的长椅在冬天显得冰冷,可这感觉反倒让谢衣更加清醒。有些疑问他得问明白,比如,为什么没有看到孩子的母亲闻人羽的出现。

        “这些天是无异和您在医院照顾天天?”谢衣问道。

        “也不是,有时如意,哦,就是我家的司机也会来帮忙看一下,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无异在,他不肯走,我们也没办法。”

        “恕我冒昧,天天的母亲……”

        傅清姣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沉重:“天天的妈妈也是个苦命的,天天一生下来就走了……唉,我真希望不是她想天天要把天天带走,那真会要了异儿的命……天天和异儿一样,都是孤苦伶仃的孩子,异儿大概也是在那小家伙身上看到他自己的影子,所以才那么喜欢天天,我也就没拦着他……”

        闻人羽去世了?无异他孤苦伶仃?谢衣的疑惑更重,脱口而出:“闻人羽她……”

        “你是说闻人羽?那个女演员?那姑娘我在电视上见过,之前远远见过一面,听说人特别好,要是真跟我们异儿在一起,我这当妈的也放心,可惜异儿没这个福气。”

        谢衣目瞪口呆。他正想问个明白,却被口袋里突然震动的手机吓了一跳。他拿出手机,对傅清姣抱歉的示意:“对不起,接个电话。”

        他紧走几步,站到远离傅清姣的窗边,接起电话,声音放低:“老叶,什么事?”

        叶海在那头怒气冲冲的诘问:“找到乐无异没?”

        “找到了,不过他现在状况不佳,过几天才回。”

        “那就行,他那边不急,现在你赶紧给我回来。有事,大事!烧了眉毛的大事!”叶海大吼。

        “什么大事?”

        “没看新闻?你那点破事居然要我给你背锅,真是气死我了!快去看海市的娱乐版!靠靠靠!吾的一世英名啊!吾做人一向低调居然被人扒得底裤都要掉了……快去看!顺便订机票赶紧回香港!回来一起想办法!还有,别乱说话,千万避开媒体记者!”

        谢衣挂断气急败坏的叶海的电话,从手机上打开网页,偌大的飘红标题震得他差点没站稳,「八一八当红明星谢衣和他背后的男人」,那个男人是……

        叶海。居然是叶海。

        谢衣今天第二次目瞪口呆。目瞪口呆之余,他依然没忘发消息给休假的助理,让他帮忙查一下同乐无异和已经在娱乐圈销声匿迹的闻人羽二人几年前的事。

        他不怎么用的邮箱里有了新提示。邮箱平时都是助理帮忙打理,但今天强烈的直觉让他顺手点开平时都不怎么看的工作邮箱。

        邮箱里收到一封邮件,内容是虚张声势的勒索,这类邮件他见得多了,也不必大惊小怪。只是这封邮件带了几张尺寸很小的图片,他确认不是病毒,好奇的点开看了。

        第一张,昏暗的背景下拍摄的相片里噪点极多,画面里隐约可以见到他和乐无异站在聚餐的餐馆门口聊天。

        第二张,香港空旷的购物中心门口,二人尴尬的对视。

        第三张,乐无异回上海的那个秋雨天,他们在机场的分别。

        后面有更多他们在一起的照片,谢衣甚至有些佩服狗仔,这些照片镜头抓拍得恰到好处,直到他翻到最后一张,表情微变。

        那是一张吻照,里面的当事人无论谁看,都知道其中一个人是他。

        而另外一个人,依然是乐无异。


评论 ( 26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