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正图在第二张呀(›´ω`‹ )么么哒!~

Latte:

 @天接水 说好的《兰盆友》配图,拖延症晚期,总算是把图给胡乱地撸出来了,感谢阿水的产粮,又萌又好吃!


************************************

“嗨,你坐这儿干嘛呢?”

        初七猛地转身,一团黑漆漆看不出本色的家伙站在他身后,挥舞着仿佛是手的东西。初七整个人像只豹子一样扑上去,在黑雾中却扑了个空。...


【初乐】兰盆友

* 梗是哀酱的,标题也是哀酱的(我超喜欢标题!)我就是个代笔,然而OOC全是我的锅……可能有雷,雷雷更健康……吧(揍

1

        初七的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浅棕色的发色不甚均匀,细枝末节里藏下琉璃色的挑染。

        还蛮别致的,初七心想。

        花红蕊黄芳草绿见得不少,也难为他能从几根混色头发丝里看出琉璃色来。...

【谢乐】想入匪匪(第九回)

第九回

        二人离寨,日中即出,日落即至,投宿于翻云山百里外江陵城内如归客栈。

        赶路时乐无异心中盘算,三日后成亲,往返各一日,除去路上光景,在江陵城仅能待得一日,跟师父下个山光赶路玩了。但他转思道,赶路总比在山上应付那些人更有趣些,想必寨中每个人都满怀好奇探望他这个“新娘子”,还有心怀不轨在暗处随时打算扔他飞刀的,就觉着师父下山这一步计,走得实在英明。至于成亲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眼前逍遥一天是一天。...


【谢乐】想入匪匪(第八回)

第八回

        见两位寨主一齐出现,几个挑事者大气不敢出,规规矩矩各自收起兵器立于一侧。阿胜亦是爬起,腿脚麻利躲至人群最后。

        谢衣唐刀回鞘,甩开李天龙,无视众人,几步来至乐无异跟前,先是上下打量,才点头道:“与昨日却是不同。”

        乐无异愣道:“啥?……哦是说我这身衣裳?”...


【谢乐】想入匪匪(第七回)

* 马老二来自于  @十里散青 的《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一文,他在本文中客串重要配角~~


第七回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乐无异醒后不见谢衣影踪。后门机关开启一半,显是由外而关,大门外却突然有人大声喧哗吵闹。乐无异扒着门缝往外偷瞧,见是一群年轻人,带着长枪短兵围住一个提着菜篮子说话低沉的魁梧汉子。...


【谢乐】想入匪匪(第六回)

第六回
        酒足饭饱,乐无异呼啦铺开一溜偃甲,大的,小的,高的,矮的,方的,圆的,长的,扁的,还有谢衣之前见过的偃甲喇叭,得亏他偃甲包放得下。
        他先扯出一只偃甲老鼠,喜滋滋捧至谢衣面前,说道:“先生帮我看看这个,我做的钻天鼠,会跳会跑还会飞,就是力道总差了点,容易偏。”又指向另一个四条腿的木头疙瘩,说道,“那边那个,金刚力士三号,会挖地,有个缺点,挖一半会撂挑子。”
      ...

【谢乐】敏捷开发

* 人物设定来自哀酱,OOC到没有C那都是我的锅。
* 二月最后一天发个狗粮,为了证明二月份我并没有偷懒。

0

“海哥,我觉得,这里有必要加个新需求,用户如果把我们的APP推荐给其他人,要给他们一定的回馈奖励。”

“还加?!这周你都加三个了!而且每个需求都要一天搞定?!你看看团子,都熬出熊猫眼了!”

“我跟夷则聊过,这是目前市面上所有APP的基本功能,也是推广的基础,我觉得我们也要……”

“乐!无!异!告诉你!没你这么玩的!老子辞职!不干了!”

1

竹笋包子团队在开会。

开会的意思就是,乐无异和夏夷则两个人大眼瞪大眼。

阿阮咬着奶茶吸管呼噜噜的吸着珍珠,辟尘...

【谢乐】想入匪匪(第五回)

第五回

        谢大寨主这一声吼惊天动地,没喊出那出手暗算之人,却把全寨子里好看热闹的一票老老少少又唤将出来,彼此间挨个打岔聊天。

        这个问寨主刚刚喊啥呢?那个说寨主喊了“谁动了我的人”,有人问寨主的人是谁,有人说是不是新来那个吴公子啊,边上又凑过来一个神秘兮兮的说我早就看出来新来的吴公子和大寨主关系匪浅,你听大寨主说的,这吴公子不都是寨主的人了吗?一群人扒成一团,一句话你传我我递他,最终传遍全寨,“新来的吴公...

【谢乐】想入匪匪(第四回)

* 我就是想看这俩人一边逗趣一边耍帅……这回的重点是……醋味扑鼻?
* 屯文是什么?有一章发一章~别客气~

第四回

        翻云寨,一弯透着亮的白月牙期期艾艾爬过云顶,攀在暮色将至的夜空,俯视照耀。谢大寨主携手心仪之人“吴公子”牵骏马红包朝寨中高处一座房屋走去,二人身后传来女子隐约的啜泣声,缠缠绵绵如影随形。

        二人双手犹自牵着,乐无异并未作声,谢衣亦是沉默不语,只听得几个壮汉声音兀自安慰那...

【谢乐】想入匪匪(第三回)

* 二寨主的外形设定和基础身份设定基本来自黄天霸,特此说明。

* 已经发布的第一回和第二回原文在部分描写上做了细微改动,剧情基本没变。


第三回

        天高云起处,山重水复间,谢衣同乐无异共行一路,于山路平缓时骑马,道路崎岖时步行,暮色初降,方见到山腰处一方隐匿城寨。遥望城寨,仅能瞧得有几座哨楼,上方依稀有人影晃动。

        谢衣遥遥指道:“乐公子,此处便是。”...


【谢乐】[闲聊]你们谁看了那个欧洲人画符的视频了?(下)

164L

说起来,那天我去斗技观战,直接进了个场子,里面一溜十几号人。一看名字,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连着看了好几遍才把持住自己。

165L

白衣他斗技风格明显,我敢说冬之X服的高段位的都知道他的风格。

166L

楼上,白衣的风格是什么啊?

167L

摊手.jpg,问问被揍过的吧

168L

被揍过的实在没忍住,出来冒个泡。

白衣他会根据对手配置换式神,战术有几种,阴阳师经常用神乐。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事儿,最可气的是,他打之前一定会发“抱歉”俩字,然后一轮下来我全队TM至少扑一半!运气好全扑!

169L

请计算楼上巨大的心理阴影。

170L

没有阴影,心都凉了还影个啥影,...

【谢乐】[闲聊]你们谁看了那个欧洲人画符的视频了?(上)

* 码了一个无格式的论坛体,分两段重发。祝大家新年快乐!

[闲聊]你们谁看了那个欧洲人画符的视频了?

1L

[链接] 

就这个视频,跪拜欧洲大佬

2L

在欧洲人面前我已是一条咸鱼

3L

血统の痛

4L

非酋送来烧烧烧的火把

5L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帚神是我的归宿……楼上你干嘛烧我六星帚神!

6L

你们说这人是不是WY的托啊?十抽3SSR,概率论书上都没这么写的

7L

WY大托三石爸爸单手托起了概率论

8L

就如同隔壁茨木大佬一拳超人单手托个球

9L

都谁看了三石爸爸抽卡直播?就问下你要是WY员工,你敢不敢让爸爸十抽3SSR?

10L

于是我...

2016年终总结

  按理来说总结应该在年底写,但是我这个月应该不会再更新文了,所以嘛……
  总的说来又是大丰收(?)的一年,总产量有13w字左右,除了沉迷阴阳师的九月和十月陷入断更危机外,剩下的时间都在孜孜不倦的用手机码字儿。没错,除了这篇总结是用电脑爬出来的之外,其余都是手机写的,产地呢有公司食堂,公司的午休床,家里的床,公司的厕所(?)等等。
  《从未》是在默默的督促下完结的,有几篇文是专门投喂默默的,比如不能说的秘密,另外特别感谢默默毅然决然的让我抛弃了阴阳师(笑。想在电视剧出来之前把《想入匪匪》填完,这也是默默想看的文之一。
  其实还有好几个脑洞,但饭总要一口一口吃,文要一篇一篇填,毕竟那个发文必平坑...

【谢乐】想入匪匪(第二回)

第二回

        白衣人果真止了步,回转身来,在足面一扯一拽,便施施然从偃甲上走下来,对着面前翻身下马之人施以一礼,说道:“不知这位……”他不易觉察地细细打量面前的青年后生,方才说道:“……公子,唤在下何事?”

        后生心下不安,连忙收起手中喇叭,亦是偷偷打量白衣人,见其并无愠色,方问道:“先生可是位偃师?”

        白衣人道...

【谢乐】想入匪匪(第一回)

第一回

        江陵城西北外,百里之遥,有一处险山,因峰顶常年层云薄雾,因而被唤作登云山。登云山脚大片土地,土丰水美,旧时曾有数座村落,几百村民居于此处,后却不知为何渐渐衰落,人丁稀薄,民生凋敝。

        数年后偶有过路商贾,传出消息,说登云山脚匪患猖獗,劫财劫色,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又有那说书人添油加醋,一分说成十分,消息便愈传愈广,乃至人人自危。山脚处原本官道平坦,因土匪一说,往来官商不肯冒险,皆绕道而行,避而远...

【谢乐】谢师父东北话小课堂

* 这篇真的很烧粉证……

【嘎哈】

含义:干啥,做啥。

例句:

无异,你嘎哈呢?整偃甲呢?

【秃噜扣】

含义:事情失败。

例句:无异,样你给我削俩木头,你咋害给整秃噜扣了?

【尥蹶子】

含义:本意是驴后蹄乱踢,后引申为撒泼。

例句:

无异,你那金刚力士咋尥蹶子了?磁极又给整反了?

【突鲁反仗】

含义:形容晕乎乎的,做事迷迷瞪瞪。

例句:你今天咋干啥都突鲁反仗的?

【波楞盖儿】

含义:膝盖。

例句:乐无异上房那企儿把波楞盖儿给磕秃噜皮儿了。

【那企儿】

含义:那时候

例句:那企儿他师父老心疼了。

【秃噜皮】

含义:胳膊,腿或手上轻微擦伤。

例句:...

【谢乐】从未(番外)+全文下载链接

水:大家好,《星光璀璨》节目又跟大家见面了,我是主持人阿水。今天我们的节目邀请了《从未》剧组的几位重磅嘉宾,让我们猜猜他们是谁?

众:(大喊)谢衣!乐无异!

水:大家都这么机智!那么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英俊帅气的导演叶海和可爱的乐天天小朋友(停顿了一会儿),以及,两位主演,谢衣,乐无异!

(几人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入座)

谢:所谓的重磅应该不是指我的体重。(观众笑)

水:谢衣老师上台来就先跟我们开了个玩笑。三位老师好,天天你好啊。

谢,乐,叶:主持人好。

天:主持人姐姐好。

水:好可爱——!嗯,大家都知道电视剧《从未》上周刚刚大结局,今天特意邀请几位到我们的访谈节目,来聊一聊拍摄...

【谢乐】从未(第四十章)(正文完)

四十、

        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我们也曾在爱情里受伤害。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孙燕姿《遇见》

        被叶海电话吵醒的谢衣,第一次对老友“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讽刺没有加以还击,毕竟这次不管是字和意思都没有用错。...


【谢乐】从未(第三十九章)

三十九、

        我们都被忘了,都被忘了很久,时间就是一段路的小偷。

        ——谢安琪《我们都被忘了》

        晚餐时的气氛微妙又和谐,偷笑的谢欣儿目光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看得乐无异有些不自在,而谢衣则大大方方的给乐无异夹菜。只有姐姐的态度更像是日常对待家人,叙叙家常,聊一些趣事琐事。...


【谢乐】从未(第三十八章)

三十八、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

        ——苏打绿《小情歌》

        再见面却是半个月之后。

        金钟奖一过,乐无异接综艺和采访接到脚不沾地,每天回家时,上下眼皮...

【谢乐】从未(第三十七章)

三十七、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我们决定让爱像绿草原滋长着。天地辽阔相遇多难得,都是有故事的人才听懂心里的歌。

        ——周华健《有故事的人》

        喧哗的通道,在谢衣的耳中一瞬间失去了背景音。那人一身西装,手捧着奖杯缓缓走来,奖杯光芒璀璨,在谢衣的眼里却黯然失色,昏暗的空间里,只有那一个人独自光彩夺目,令人窒...

【谢乐】从未(第三十六章)

 三十六、

        有些爱越想抽离,却越更清晰,那最痛的距离,是你不在身边,却在我的心里。

        ——A-Lin《给我一个理由忘记》

        三年前的一个璀璨如昼的夜晚。

        「我宣布,本届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是——谢衣!」...

【谢乐】从未(第三十五章)

三十五、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金玟岐《岁月神偷》

        几天后的医院,谢衣坐在病床边,叶海拎着一罐猪血汤过来探视。在病房里依然不忘工作的谢衣助理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只剩下二人。谢衣盯了他半晌,盯得叶海尴尬得直摊手:“睇乜野...

【谢乐】从未(第三十四章)

三十四、

        我以为我的温柔,能给你整个宇宙;也许我太过天真,以为奇迹会发生。

        ——品冠《我以为》

        一口黑色的皮箱,皮质的把手两侧,淡金色的金属边缘映着天边腾腾的云。皮箱略重,沉甸甸的挂在谢衣左手心。

        荒郊野外,...

【谢乐谢】髭髯记

* 这是一个把生发剂当须后水用了的故事(。
* 台风天,作者抽风啦!半文半白,随便写写,诸位也就将就看着,别太较真,你长得这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人之一世,蜚短流长,于男子而言,须髯未及弱冠便有所长。今日说一事,事亦极简,长话短言,旧有关公护髯,今有无异苦虬。

        乐府定国公之子,名无异,年仅二八,幼时好斫木劈石,后师承静水偃师谢衣,以制偃为乐。忽一日以手抚颌,触之糙也,乃须髯频出,惶惶...

【谢乐】从未(第三十三章)

* 奖项名字还是改成了金钟奖,因为有小伙伴说华鼎奖太出戏(我也觉得

三十三、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光良《童话》

        五个小时后,上海,乐家。

        谢衣第一次走进乐家的...

【谢乐】从未(第三十二章)

三十二、

        时间可以磨去我的棱角,有些坚持却永远磨不掉,请容许我小小的骄傲,因为有你这样的依靠。

        ——郭静《下一个天亮》

        “吉祥,你说师父他这几天会不会再过来?”

        吉祥白了殷殷期待的乐无异一眼:“你可以打电话。...

【谢乐】从未(第三十一章)

三十一、

        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想骗到何时为止,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别以为还有下次。

        ——丁文琪《骗子》

        几天后,谢衣到达乐无异在深圳的家时,出来开门的是吉祥。吉祥表情微妙的盯着谢衣看了一会儿,随后有礼貌的把他让进屋子里。...


【谢乐】从未(第三十章)

三十、 

        雨打湿你右边的肩,泪滑过我左边的脸,这就是唯一的关联,当爱是仓促的句点。

        ——游鸿明《恋上另一个人》

        四年前的十月。

        沧溟和警察悄无声息的来到岛上,打了厉罂一个措手不及。证人齐备,厉罂兄妹...

【谢乐】从未(第二十九章)

二十九、

        没想到有天我的结局忽然全部改变,谁会抓住我的无力双臂。

        ——柯有伦《零》

        四年前的九月,被困的谢衣思索了一个晚上。

        他知道即便自己同意他们的要求,对方也不一定会遵守约定,仅凭他自己一人,很难对付恶魔...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