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六章)

十六、

        想着你的滋味,我会不会把这个枕头变得甜美。想起我的时候,你会不会好像我一样不能睡。

        ——范玮琪《全世界失眠》


        六年前,四川外景基地的唯龙酒店。

        拖着行李箱的师徒二人插上房卡,旋动把手推开凝着浅金色木材纹理的酒店房门。

        考量了太华娱乐给出的预算,叶海把电影《隐令》的外景部分定在这里。演员界一直有一个业内传说,外景地越是原生态,拍戏相应的生活条件就越艰苦。谢衣和乐无异下飞机坐大巴颠了好几个小时才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为拍戏坐牛车睡帐篷的心理准备。

        他们一脚踏进酒店大堂时,一阵感叹。幸好还有这么一家半山腰的无星级酒店可以住,幸好叶海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良心。

        “师父!有热水!”乐无异手脸都打湿了,从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后探出头,半眯着眼睛愉悦的喟叹道,“居然有热水!太好了……”

        所以预想中的拍摄环境到底是有多艰苦卓绝?!

        窗帘已然被拉开一半,另一半还落在谢衣手中。他在心里默默地问候叶海一声,波澜壮阔的扯开密实遮光的布料。顶端的滑轮颤巍巍发出刺耳吱呀一声,表示了其弱弱的抗议。

        抗议无效。

        谢衣又往两边拽了拽厚重的窗帘,窗外的光亮毫无防备的投射进来,照亮整个房间。两张单人床,配上雪白的枕头和床单,在明亮的室内看起来好歹还算干净。

        谢衣回转头来,面上一如既往的温和:“无异,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叶导不是说待会儿去楼下集合……”

        低头看了一眼腕表,谢衣又补充道:“目测还有一个半个小时,莫非不够你洗的?”

        “足够啦,洗个战斗澡,拍戏没烦恼。”

        乐无异踩着探戈的节奏从洗手间里溜出来,在行李袋里拿换洗衣物,再次缩进洗手间之前的一句“那我先洗了”语调格外活泼欢快。半分钟后他又一脸殷勤的捧着一条热腾腾的毛巾出来,“师父你先擦擦脸吧,毛巾是新的,没用过的。”

        湿润的毛巾微烫,但热得舒服,沉甸甸的落在手里,仿佛从手心熨贴到脚趾。谢衣自然而然地折了两折,像给小孩子洗澡一样,搭在乐无异的耳廓上,轻轻地擦了擦,又嘱咐说:“这里记得洗干净。我依稀记得当年有位不拘小节的明星碰巧被拍到这里一团黑,后来检查镜头时,导演让他洗脸重拍。”

        “噗哈哈哈!我……我知道啦!师父你别擦啦,待会儿我一定仔细洗!”乐无异一把抢过毛巾,“师父你等会儿,我再拿去洗一下。”

        “不用了,”谢衣又顺势夺回毛巾,就着残留的温度在脸上胡乱的蹭了两把,“我先醒一下神,你快去吧。”

        耳根红红的乐无异再次冲进洗手间。玻璃门在轨道上滑动时迅速地发出艰涩刺耳的声音,但仅仅嘎吱一声,这种无谓的噪音就被始作俑者小心翼翼地降低音量,最终以一声与门框撞击的沉闷声音作为结尾。

        门就这么阖上了。

        柔软的毛巾覆盖在脸上,谢衣坐在椅子里,仰着头,感受着脸上的温度一点点的消褪。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以及乐无异隐约不成调的哼唱。

        环境艰苦蚊虫泛滥的外景地,似乎也泛起了一点点莫可名状的乐趣,谢衣闭着眼睛,笑容就像水面的涟漪,淡淡的从唇边扩散。

        乐无异洗得很快。待谢衣也草草的冲过后,出来时见到的就是小徒弟搬着椅子背对着,安静的坐在窗前,蓬松的头发自由自在的在脑袋上支楞着,一绺呆毛直挺挺的翘得趾高气昂。

        谢衣走过去,手搭在毛茸茸的脑袋上,不服输的呆毛审时度势的暂时蛰伏,一松手,就又不屈不挠的恢复原状。打从乐无异毕业之后,由于大部分的发型都使用定型水的缘故,谢衣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未经打理过的蓬松质感了,移开手的时候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无异,发什么呆呢?”

        “师父,我在想……待会儿要喷多少驱蚊水……”乐无异杵着额头,揪着刘海,痛苦万分的哀嚎,“就在师父洗澡的这段时间里,竟然有二十多只蚊子撞到玻璃窗上!”

        “这说明我们无异有吸引力?”谢衣抱着胳膊打趣。

        乐无异扭过头,撇着嘴,一脸生无可恋。

        谢衣忍不住又摸上乐无异的脑袋:“别担心,驱蚊水不够的话,为师那还有。”

        根本不是担心够不够……乐坚强咬着牙,哼唧半天,随后哎呦一声认命的撒了气:“我这体质铁定被咬成猪头。”

        谢衣倒是笑了,自顾自的去取来驱蚊手环,拽过乐无异的胳膊给他戴了上去,又举着自己带过来的驱蚊水问他:“试试这个?”

        “师父你还在用这个牌子?我也是!不过我没用这个香味……”

        “是吗?那可真巧。”

        乐无异没否认。这款驱蚊水他用了好些年,自然不是巧合。

        他闻了闻独特的淡淡草香味道,瞄了一眼窗外飞翔的密集型生物学人体轰炸机,乖顺地伸出双臂。

        ……

        于是叶海见到乐无异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哟,今天的香水很别致,六神的吧。”

        “多谢你没说是六必居的。”谢衣站在乐无异的身后,幽幽道,“不然我以为自己当年代言的是酱菜。”

        叶海一摸鼻子,讪讪的自找台阶:“嘿嘿,嗅觉临时失灵,见谅。”

        但是,原本说好的只吃一顿饭拍个合照看看场地,突然就变成了拍几个镜头不要客气好好努力……深山野岭乌漆麻黑的外景场地,拍摄的基本上都是乐无异的单人戏份以及少量对手戏,因为叶海胸有成竹的说他装备齐全抗蚊虫骚扰能力高。闻人羽没有外景戏份所以根本没来,夏夷则和阿阮确定没有自己戏份就早早离开,清和老师像老神仙一样气质优雅的坐在一边等着和乐无异演对手戏。

        “乐无异你……你的头发怎么回事?”叶海在聚光灯下盯着乐无异,几秒钟前,原本服贴的呆毛如钢丝般忽地起立。叶海大声吼着:“造型,把他头发重新弄一下。”

        造型师早已为了避免被空袭揍得体无完肤而去紧急避难了,在一边的谢衣从造型师的工具箱里迅而抄起一瓶定型水,在手上喷了两下,又拣了把自己的梳子,随后站到乐无异面前说:“无异,闭上眼睛。”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听来却有点异样。乐无异第一次感受到这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洗发水,沐浴露,驱蚊水,定型水,每一种味道都不浓郁,比起某些明星常年持久芬芳的气味,混合的香味淡得要很仔细才能闻到。但天晓得这香味混上谢衣的味道,怎么就好闻得他想逃,想好好做上几个深呼吸的他只能小口的呼吸着,尽力平复着奇异的心情。

        谢衣就站在他面前,他听话的闭上眼睛。

        落在头皮上的梳子抓得他有点痒,但他在定型水汽中不怎么敢动,任凭谢衣摆弄着他一头铁骨钢丝。

        “好了,继续吧。”乐无异睁开眼睛,看见那把细长的梳子在谢衣的手上翻出花来,谢衣一边转,一边冲着他得意的笑。因为这笑,乐无异一晚上每一场都NG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跟清和老师说的对不起可以连起来绕外景地三圈。幸好叶海的责骂重点转移到蚊子身上,众人才侥幸躲过一劫,姑且顺利的拍完夜晚的戏份。

        收工时不知道谁提了句星空太美我想去看看,以至于各人纷纷仰望。当年T台上曳地的黑色古典长裙上缀着耀眼的碎钻,永远都比不过在浩瀚宇宙中流浪了上亿年的星光。大家众口一辞的感叹着太美了真想继续看,然后回酒店的路上,在噼啪的蚊虫拍打声中,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乐无异大约是真的累坏了,洗澡滚床一气呵成,包在雪白的被子里露个脑袋出来,眯着眼半梦半醒的说:“师父,晚安,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谢衣顺手关了床头壁灯,再次沐浴完出来时,借着洗手间的灯光,看见乐无异呼吸平稳,睡得实在,估摸谁都叫不醒了。

        他倒不认床,谢衣心想。

        就着微弱的灯光给那个家伙掖了掖被角,温柔的目光随后就落到了乐无异的脸上。半明半暗的光影下,细密的睫毛柔顺的铺开,嘴角弯着,仿佛深陷美梦。今天卯足劲添乱的呆毛此刻天真无邪的散在枕头上,一枝独秀。

        谢衣又顺手揉了揉那头褐色软毛,转而返回洗手间。他越过洗手池边缘的吹风筒,从边上拿起一条干毛巾努力的擦着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

        钻进被子时头发尚未干透,他斜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等待室内干燥的空气将头发自然风干。睡意在黑暗中渐渐袭来,原本的冥想凝成美梦,梦里的夜色,散落着闪烁的繁星,荡漾着璀璨的天河,星星点点几番变化,最终全都幻化成熟悉的琥珀色。

        当寂静随着谢衣的轻微呼吸声来临时,原本早该熟睡的人却睁开双眼,扭过头,凝望着黑暗中模模糊糊的背影。

        没有光,却仿佛,什么都能看见。

评论 ( 25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