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八章)

八、

        我努力要自己避开,和你曾走过的地带,但是又和不舍拉扯,处在我快乐的界外。

        ——梁文音《可以不爱了》


        乐无异的记忆混合了卧室内钟表的嘀嗒声,像印着繁复花纹的壁纸上被光照出来的一点微弱黯淡的影像。

        他很累,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回忆像风一般卷土重来,他仰卧在只点亮一盏壁灯的卧室内望着天花板发呆,清晰如昨天刚刚发生的事,却突然分不清是故事还是事实。

        八年前谢衣突然不再担任长影的讲师,转而一心一意的去拍戏,由他主演的一部三十集的电视剧《沉沙传奇》在乐无异毕业的那一年火遍了大江南北。而因为这部剧,谢衣的粉丝如滚雪球般疯狂的壮大着。

        作为徒弟的乐无异因为师父的离开而有了一丁点儿的寂寞,但作为粉丝后援会会长的他充实得每天基本只有四小时睡眠,以至于为了留下演员本钱的这张脸,他大手笔备下一堆零食跟阿阮交换来一堆祖传的保养秘方。

        后援会出面负责沟通的副会长是一个叫小翠的姑娘,在一群见到谢衣就嗷嗷尖叫的女粉丝群里,没人知道后援会真正的会长是一个男人。

        乐无异把自己藏得很好,好得就连谢衣本人也不知道。

        同期谢衣举行了小型粉丝见面会,乐无异躲在人群中举着“谢衣,永远爱你!”令人极度尴尬的大荧光牌,他把脸藏在牌子后面,从缝里偷偷窥视台上他一直追随的偶像,也是他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对手戏而拜来的师父。

        尽管画面羞耻得一言难尽,但举牌的这家伙帅得实在扎眼,幸好身边的女粉丝们意志坚定绝不爬墙,只认为他是旁边那个普通女孩的男友,并深深扼腕找不到谢衣这样的男友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举牌这样的都找不到!

        谢衣站在台上和幸运的粉丝互动,乐无异在台下举着牌子像朵会产阳光的向日葵一样兴高采烈的摇摇晃晃。谢衣开始为粉丝签名,乐无异手中举着的牌子还如同一棵挺拔茁壮的树苗。

        当整个活动结束之后,乐无异晃着酸麻的胳膊准备开溜时,被谢衣的一条短信瞬间治疗得满血复活。

        “看见你了,过来休息室。C_^”

        乐无异把不能拿过去的宣传牌藏好,有一丁点儿被人抓住破绽的感觉,迈着别扭的小方步避开还未散去的人群,挪到休息室隐蔽的门前,一瞬被开门伸出来的一只胳膊拽进去了。

        谢衣站在面前抱着胳膊,笑着问他:“无异,累坏了?”

        “不累不累,为师父鞠躬尽瘁!”乐无异一紧张就满嘴跑火车,说完了自己先扑哧笑出声。

        “无异,我刚刚见你跟小翠姑娘站在一起,你认识她?”

        “啊,这个这个……”正当乐无异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谢衣的助理探头进来,身后跟着小翠姑娘。

        “谢老师……”这是李助理。

        “会长?”这是小翠。

        ……

        谢衣真诚的对后援会的协助表示感谢,四人商量好后续事务,和李助理一起离开的小翠临走前脸上还残留着“会长原来你跟偶像这么熟我怎么都不知道你瞒得也太瓷实了”的惊讶表情。

        休息室内再次只剩下师徒二人,乐无异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低着头老实交待了后援会的组织人员和建立经过。

        “我的徒弟这么努力,为师要如何嘉奖才好?”谢衣好整以暇的瞧着还有点不自在的乐无异。

        “嘉奖?”乐无异震惊的张大嘴巴,“师父你别开玩笑了我就是……”

        “与会长大人共进晚餐如何?”带着邪气的尾音上挑,靠近的深邃目光狠狠的将了乐无异一军。

        乐无异惊得后退半步:“师父……”

        师父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用演技来调戏人这点,也……也没什么不好。

        乐无异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甚至连谢衣自己也不明白,一向成熟稳重幽默风趣的他,在徒弟面前这样的戏谑究竟意味着什么。

        转瞬恢复正常状态的谢衣探究的目光扫视了乐无异被卷起来的纸卷撑起的背包:“有海报?需要为师签名?”

        “啊,不用了,下次吧师父今天都签那么多了。”

        “拿过来吧,没教你们课也不能经常见到,最近又忙,怕哪天忙忘了。我徒弟这么辛苦,签个名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事。”

        抽出来的不仅有海报,还有几张照片。谢衣指着其中几张问:“什么时候拍的?”

        “之前探班的时候。”

        取下笔帽的签字水笔握在掌中,落下第一笔前谢衣开玩笑:“每次签名的时候,我都特别不希望自己姓谢。”

        落在纸面上的字迹洒脱而自由,乐无异却注意到谢衣搭在桌面的右手腕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签完名的谢衣晃了晃手腕笑笑:“没红的时候有时会盼着自己哪天能一鸣惊人,可真正稍微有了一点名气,麻烦事却多了一堆。”他把照片和海报递给乐无异,“虽然你是表演系的学生,这种时候为师也不知道劝你踏入这一行好还是不好,你还有考虑时间,想好再做决定。”

        乐无异一时间不知怎么答话,迷迷糊糊的把海报照片塞回背包。谢衣一只手帮他抓着背包,另一只手拉着他从休息室离开,同时模仿着机器人的声音说道:“会长大人,演员谢衣需要进食补充能量。”

        ……

        有多久没有见过师父在他面前大秀演技了?

        后来的他对粉丝见面会安排了签名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把后援会完全交给小翠后,还特意叮嘱尽量不要安排签名环节。而那时师父所说的那些话在他在演艺界到达了某种高度时,就全部理解了。泛黄的照片和海报还保留在房间的抽屉里,可他当时是怎么下的决定呢?

        他……好像忘了什么。

        翻来覆去无法成眠的谢衣,终于耐不住爬起来,从书架上某个格子里取出一张乐无异的碟片,放进放映机。在黑暗的房间里,墙上投下的影像却是杂乱的未经剪辑和后期的原片。

        那是乐无异的毕业演出。谢衣那时特意留了一天的假专门跑去看他的表演,舞台剧里夏夷则和阿阮演男女主,闻人羽饰演女二,乐无异饰演男二,一个整天插科打诨撒泼打滚的小混混。宝贝徒弟为了顺利毕业当真是豁出一张脸,身着戏服在舞台上实打实的滚来滚去,整场戏份里笑料百出。谢衣当时坐在观众席第一排,乐无异左右翻滚的时候他和其他人一样笑得不堪回首。

        在表演结束后谢衣在后台见到了这群选择离开校园走向镜头前或是幕后的学生们。闻人羽笑着说了声谢老师好,随后就把乐无异推到他面前。谢衣向他们表示祝贺,叫了乐无异在校园里走走。

        “无异,你真的想好了?”谢衣问。

        “想好了。”

        “除了决定做演员,还有别的什么梦想吗?”谢衣又问。

        校园里的花圃里繁花盛开,乐无异盯着开得正绚烂的一朵,一脸不正经的笑,谢衣觉得他还留在戏里没出来。

        “说出来师父可别笑话我。”

        “为师不会。”

        “那我说啦!”乐无异清清嗓子,“我的梦想呢,就是有个可爱的老婆,然后生个可爱的孩子。”

        乐无异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谢衣,清亮的琥珀色目光延伸到远方。谢衣顺着他的视线见到一对情侣甜蜜蜜牵手走过,然后谢衣问他:“怎么?还没女朋友?”

        “师父你怎么知道我没女朋友啊?”

        “有的话,现在哪有为师陪你散步的机会。”

        “师父,我没那么重色轻师,师父你能感受得到我尊师重教的心情吧!啊!是吧?!”乐无异转身举着双手仿佛捧着一颗殷殷赤子之心哀叫。

        谢衣安慰的拍拍他的肩:“人之常情。”只是这四个字却换来乐无异更为深切的抱头哀嚎。

        谢衣随即转了话题:“说说择偶标准吧,在大学四年没有交过女友,吾徒无异究竟是怎么想的?”

        “也不是没有过。”乐无异低头,“大一刚入学时有过女友,我真的对她挺好的,别人都说我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只有她说没感觉到我喜欢她。”乐无异撇着嘴还是很疑惑,“怎么会?男朋友不都是那样的吗?”

        “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乐无异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她全名叫什么来着,一时想不起来了……”

        谢衣但笑不语。

        乐无异大为尴尬,气鼓鼓的反问谢衣:“师父有没有女朋友?”

        “有啊,”谢衣笑得云淡风轻,“最近夫人又增加了两位。”

        “师父你又说戏里的角色,那念书时有没有?”

        谢衣伸出一个指头在乐无异面前挥了挥:“不告诉你,秘密。”

        乐无异只好用扁嘴抗议师父这种明晃晃欺负徒弟的行为。

        风吹过,花园里的繁花被吹得散了,有花瓣轻轻扬扬的落在他们面前的石板路上,乐无异一头褐色的短发被吹得凌乱。谢衣抚上他的头发,把树上落下的一片花瓣拾了下来,又顺手压了压头顶那根桀骜不驯的呆毛。

        ……

        舞台剧的众人在完场时行礼致意,放映机投影的画面回归到一片掺杂了噪点的灰白。谢衣整个人窝进椅子中,重又想起乐无异的梦想。

        他当时怎么,怎么就不信乐无异说的是真的呢?就像他当初发现自己喜欢的并不是异性时那样相信自己呢?

        乐无异迷糊着闭上双目,在五颜六色的梦境里回到了长影大学,一片花海中,谢衣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大声问着:“师父有没有女朋友?”

        梦里的谢衣笑着不说话。

        乐无异噔的就醒了,然后发现,现实比梦境更窘迫。

        一夜未眠,天光微熹。


评论 ( 22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