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章)

三、

        回忆是一张时间发给我们的收据,挥霍过的青春换来都是纪念品。

        ——罗忆诗《渐渐》


        九年前,长影大学。

        “好啊,为师请你。”

        “啊?师父你也太客气了吧,说好的我请师父的……”

        “嗯?岂有弟子请师父吃饭的道理?”

        乐无异挠挠头,小声说着:“这年头不都是徒弟请师父吃饭的么……”

        “为师给你找的兼职都是路人角色,你又不像你同学一样去接广告赚外快,师父请你吃一顿饭怎么了?”谢衣露出夸张的戏剧性的嫌弃表情,连音调都拔高了,极其傲娇的说,“就吃一顿饭能怎么了?”

        被猝不及防的演技派一击必杀,乐无异差点笑瘫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直抱怨:“师父你别学呼延老师的那个经典语气,我会串戏哈哈哈哈!”

        谢衣立即板正面孔,一本正经的说:“等你赚了钱,再请回为师。”

        “清和老师!清和老师演的那个道士就是这个动作这个表情!师父……”乐无异小跑着到谢衣身后,极其孝顺的帮忙捏肩,抱怨说道,“就是一顿饭,您也用不着把几位老师挨个学一遍,我坚决听从师父教导!”

        谢衣伸出右手拍拍乐无异手腕,拉长了声音,说道:“吾心甚慰。”

        乐无异一头栽倒,把脸埋在谢衣的脖子里,哀叫道:“师父,放过我吧。您再学禺期老师的台本,我下次让他演您的那个,‘海燕~你要飞往何方?为何不等等我?’,然后录给您看。”

       谢衣温和又爽朗的笑着,倚靠在座椅上,感受着耳后传来的温热气息,一丝丝围绕着他的脖颈,透过他每一根发丝,钻进每一个毛孔,温暖又安宁。他闭上眼睛,再也没说什么。

        可那一场饭谢衣到底也没请成。

        他被乐无异带过去一个大包间,十几个表演系的学生早早的坐在那里,桌子上摆着个三层大蛋糕,一群年轻人围成一大圈,拿出花炮,砰砰砰的喷了他满头满脸,一齐大喊道:“谢老师生日快乐!”

        谢衣的半张脸遮挡在彩色的礼花中,有一时间的怔忪。当所有人都陷入庆祝的狂欢时,没有人在五彩斑斓背景下,留意到他短暂的情绪变化。他拂去脸上粘着的彩条,惊讶的——在生活中他极少这样惊讶——感叹道:“谢谢!你们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简直就是神探!”

        “谢老师,您忘了您可是有百科词条的人。我们不是侦探,是您有名,早有您的脑残粉天天维护着词条内容呢。”梳着清爽马尾辫的闻人羽笑眯眯的转向乐无异,“无异,你说是不是啊?”

        “啊?谢老师粉丝那么多,闻人你凭啥说人家是脑残啊!”乐无异不满的抗议,引来同学们一阵哄笑,连谢衣都忍不住把乐无异拉到一边,揉揉他那一头棕褐色软毛,哄着说道:“谢老师很感谢那位编辑词条的粉丝,无异,你要是认识他,帮我告诉他。”

        “哎!不客气!”乐无异小同学欢天喜地的点头。

        全班同学都笑得趴在椅子上起不来。

        谢衣安抚着拍拍乐无异的肩膀,也笑了好一会儿,才说:“还要等谁吗?”

        “没了,都到齐了!”

        “那就吃饭吧,大家等了那么久,早该饿了。”

        刚刚还在懊恼怎么就说走嘴的乐无异,又乐颠颠的拿着两根蜡烛过来,说道:“谢老师,要先许愿。演员的年龄是个秘密,所以插两根蜡烛意思一下。”

        “我的年龄不是秘密,难道百科上没有写上年龄吗?”

        “没写!请谢老师放心!”乐无异一句话说得心直口快斩钉截铁。

        同学们呼啦啦的又笑倒一片。

        生日蜡烛制成了特别的草叶形状,柔和的烛光在蛋糕的顶端闪烁,谢衣站起身,刚好对着那两团荧荧烛火,他闭上眼,深呼吸,停了两秒,吹灭它们。

        “啊——!忘了唱生日歌!”乐无异一拍脑袋,一脸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蛋糕里的懊恼表情。

        谢衣笑着说:“同学们的心意老师知道了,谢谢你们。既然忘了唱歌,待会儿吃完饭我请大家去唱K。”

        酒足饭饱后,在嘈杂的KTV里,几个麦霸守着话筒在进行情歌大合唱,乐无异正翻着电脑歌单。谢衣走到乐无异身边坐下,怕他听不清,贴近了问:“无异,你想唱什么歌?”

        “我不唱。他们说我每次演唱都对歌曲进行了崭新的艺术加工,我也得点一些让他们再创作的歌。”

        谢衣哭笑不得的指着屏幕上一个简短的名字说:“这首吧,高音很难唱。”

        “好,那就这首了!不知道他们会创作成什么样,嘿嘿。”

        乐无异兴冲冲的把曲子插播到下一首,荧幕上滚动的歌单估计可以唱到第二天早上,乐无异这才回过头,对上谢衣温柔微笑着的瞳孔里流转的熠熠星光。

        包房里很暗,没人注意到这边角落里师徒二人并不引人注目的聊天。

        乐无异表情严肃低声问道:“师父,你的生日不是今天吧?”

        “哦?我的词条竟然也有错误?”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错了,但我能感觉到,就在师父进房间的那一瞬间。”

        谢衣掏出手机,低下头快速按了几个数字,递到乐无异的面前,说道:“我的生日实际是这一天。至于为什么错了,因为我告诉媒体的就是错的。真正的日期,现在呢,除了我自己,只有你知道。”

        “诶?诶?只有我知道?!”乐无异异常兴奋,仔细看了数字又记下来,却好像发觉了非常了不起的事实一般,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竟……竟然只比我大五岁……”

        “嘘……秘密。”谢衣在唇边比着食指,像个顽皮的孩子,跟另一个孩子达成了谁也不能吐露的绝对机密协议。

        “师父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怎么好像比我成熟那么多……”

        “这就嫌为师老了?”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乐无异连忙摆手,又说道,“我就是……就是……”

        “逗你玩的。”谢衣又揉了揉乐无异的头发,抬头看了一眼五彩斑斓的镭射灯映在墙上的的光斑,像是回忆起什么,“进了这个圈子啊,似乎熟得特别快,换作是你,大概也不会例外。”

        也会同为师一样,站在舞台上,灯光下,化好了妆,闪耀在每一寸角落,甚至在别人的心里永远年轻,却没人能看清,那属于自己本来的面目。


* 发个小糖~卡文卡得丧心病狂,过渡章就是累人……

评论 ( 15 )
热度 ( 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