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难言之欲(13-15)

上一章请点击此处查看


13

        乐无异面色苍白,半干的头发落在耳侧,手指咔哒咔哒的转着门把手掩饰着内心的犹疑与不安,柔软的刘海下紧闭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睁开,马上就会看到谢衣高潮后的器官在水中保持惯性一般的挺立。

        谢衣有一瞬间尴尬与难堪,他不知道乐无异听到了多少以及是否明白他此刻的状态,但幸好体贴的徒弟似乎并没有立即戳穿他的打算。

        “无……”开口却发现嗓音已经嘶哑的谢衣轻咳了几声清清嗓子,才继续说:“无异你怎么过来了,在外边等我就好。”

        他既不想在乐无异面前否认隐瞒,又不能解释说那是他情动之时最直接的无意识反应,只好岔开话题选择不回答。

        幸好乐无异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用微弱而平淡的声音回答:“好,我回去等师父。”而后关门转身离去。

        谢衣放松般的长舒了一口气,仰躺在浴缸中闭上眼睛,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乐无异刚刚的句子里那个“等”字好像加了些赌气的重音。


14

        谢衣出来时乐无异的头发已经完全吹干,正坐在床边用手摸索着他特制的微凸立体设计图板。

        谢衣拉开床边的抽屉取出润滑剂放在床头,抽屉里一直放着一盒未开过封的安全套。润滑剂他买过几支,全数用在了抚慰乐无异的身体上,但安全套却一直从未使用过。

        谢衣在乐无异薄薄的嘴唇上轻描淡写的描绘了一个温柔又克制的吻,然后他说:“无异,我们开始吧。”这是一个未曾明说却无法被任何一个人忽略的暗号,在过去的数年里始终意味着一场二人情色纠缠的开始,终结于乐无异在高潮中的独自迷失。

        乐无异没有任凭谢衣的唇从嘴边移开,他用自己的唇追着那薄而柔软的即将在他身上开启的火焰之源,狠狠的扑了上去。他用了点力气在谢衣的唇上咬了下去,牙齿咬破了嘴唇一片殷红,铁锈一般的血腥味顺着嘴角流到口腔中。闭着的眼睛里有湿润的东西顺着眼角凝结后越聚越大,终于被重力带出一条光亮而刺眼的痕迹。

        谢衣用食指点过乐无异的鼻尖宠溺的说:“今天怎么咬起师父了?”然后他假装恍然大悟的说,“无异可是等急了?”

        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反应,谢衣才发现自己又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

       二人肩并肩坐在单人床边,身体间明明贴的那么紧,心却好像被挖出一条巨大的沟壑横亘在他们之间。

        乐无异低着头,声音有点懊恼又有点无助,他闷闷的说: “师父,嘴唇还疼吗?”

        “有点,不过没关系。”

        谢衣何尝不知道情欲来临时那股无论如何都躲不掉的焦躁和难言,他刚刚从那样的漩涡中逃离出来,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再次被卷进去。

        “我好疼。”乐无异抓着谢衣的手带到自己胸前,嗓音低沉黯淡得像是把自己缩起来一般继续说着,“这里疼。”

        谢衣摸到了慌乱而急促的心跳,有节奏的跳动一声声的砸进他的心里。他看到乐无异低下头在他的手背上像一团棉花一样轻柔的亲吻,然后把他的手指放入口中在齿间轻轻的啃咬。一团混沌中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谢衣惊讶的发现这些调情的动作,与他平日里用在乐无异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的徒弟在对他调情,而他却只能做出适当的伪装后的反应。

        乐无异第一次对他说,师父,我好疼。

        怎么会不疼呢?失去视觉,失去自己喜爱的事业,在一次次手术后的结果检验中失去希望,在这样一座安静的医院里失去未来。他甚至觉得前几年里乐无异乐观积极的表现明显超出了他的预料,而现在才慢慢的剥离掉外面的一层表象,将内里的伤口逐渐展现在他面前,然后结痂成疤。

        不,不是这样,他之前一直都很了解徒弟的坚定心志,他的徒弟是任何疼痛都不会压垮的永远勇往直前的乐无异。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没有发觉到的……

        所以谢衣最终到底还是问出口了:“无异,究竟是怎么了?”

        乐无异低着头停顿了一会儿,终于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抬起头答非所问的说:“师父,我们做吧。”


15

        谢衣一瞬间慌了神,他慌乱而急切的说:“无异,我们不能……我们说好的是等你眼睛——”

        “——等我眼睛好了是吗?如果一直都不好呢?师父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是吗?”乐无异青涩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化不开的委屈,“我一直全然的相信着师父,可师父好像总是在嫌弃我。”

        带着点鼻音的难过话语像是一道闪电把谢衣劈得灵台瞬间清明,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一直以来都做错了什么。他极度保护着乐无异的身体却忘了顾及他的感受。仅仅是一个挫折并不会打垮乐无异,可当所有的这一切遭遇加起来呢?在床上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持续不断的拒绝爱人的请求,仅凭着一个约定就将乐无异拒之门外,这样做的他到底又算什么呢?别说是爱侣这样的词,就连床伴都算不上。

        他又突然认清乐无异并不清楚发烧意味着什么,不然不会一直想与他继续做下去,而他居然以为经历过无数手术的乐无异早就应该知道这个事实。

        谢衣组织了下语句试图解释清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误会:“无异,我不能跟你做是因为——”

        “是因为师父不行吗?”乐无异小心翼翼的吐露着他的某个诡异猜想,随后又扬起头格外坚定的说,“虽然我觉得以下犯上不太好,但如果师父允许的话我也可以——”

        谢衣一刹那觉得自己的鼻子都快被乐无异气歪了,他一脸愤懑咬牙切齿的说:“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师父不行?”说完之后才发现二人谈话的重点已经偏离到另外一个莫名其妙的轨道上。

        “师父从来不给我碰……”被谢衣说的更委屈的乐无异低着头小声抱怨着。

        谢衣哭笑不得的抱住乐无异完成他的解释:“因为瞳医生说发烧可能会引起你永久失明,那件事又太容易引起发烧,而为师又怕自己会……忍不住伤害你,所以……”

        “只是因为不想让我发烧吗?”

        “是的。”

        “既然这样,那师父今天我来……帮你,别躲着我了好吗?”乐无异温柔的声音里隐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细微的几乎不为人所察觉。

        谢衣在短暂的呼吸间隙中给了乐无异一个象征回答的吻,做了毫无疑问的选择:“好。”


下一章请点击此处查看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