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清夏清】太华侦探事务所(下)

上篇在此:http://skywithwater.lofter.com/post/1cca8aa3_5adf747

 

28

        逸清生了对龙凤胎。

        逸清一脸过来人的心痛表情,你们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生孩子还这么痛啊!

        清和,夏夷则各抱个奶娃哄着喂奶,没空理她。

        小宝,抱着你的那个人你要叫舅舅。

        大宝,抱着你的那个人你要叫……师外公。

        ……


        逸清喃喃自语,要是男人也能生孩子就好了, 哎,男人生的话也麻烦。

        逸清冲着喂奶的两位成年男士喊,喂,要是男人能生孩子的话,你俩谁负责生?

        ……

        逸清连人带娃娃一起被逐出事务所大门。


29

        夏夷则还在跟清和学剑法。

        晨钟暮鼓,时如逝水。

        清和总觉得这样的日子过的太熟悉,像是许久之前就曾发生过。

        他在日出之时,于雪山之上,对着幼小的孩童柔声说,剑为己心,以心驭剑。

        可他哪有去过什么雪山教过什么孩童。

        这可能就是逸清所说的既视感?


30

        再也没有比夏夷则更好的徒弟了。

        仿佛天生就该是他的徒弟。

        夏夷则的剑法在短短的数月内突飞猛进。


        逸清再次见他们拆招对招时,差点咬断舌头。

        快点说,你们俩到底是不是穿越的?

        师姐,这是你最新的小说题材?

        哦,可以考虑这么写。

        ……


31

        夏夷则剑术精进,清和过起招力度就不那么容易控制。

        手腕上被清和划下一道不深也不浅的血痕。

        只是蹭过剑身,就会比别人留下更深的伤口。

        又是包扎。又是心痛。又是懊悔。

        他说,夷则,为师手法没轻没重了。

        他又说,我年轻那时也遇到过一个跟你一样体质的孩子。

        他继续说,要不是名字不一样,我真以为是你了。你这名字,听过一遍就不可能忘掉。

        最后他叹息,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要是治好了我去找找,问问他怎么治的。


        夏夷则静静的说,师父,你见过的也是我。

        清和试着回忆,那孩子叫什么来着?

        李焱,十二岁之后我才改名叫夏夷则。


        早该想到。

        夏红珊?市长李圣元?两个哥哥?

        都是夏夷则的血缘至亲。


32

        清和还记得那个大眼睛叫李焱的男孩子。

        眼泪含在眼眶里,却始终不流出来。

        那孩子让他帮忙找丢失的玩具时,他很惊诧。

        他不过就是一个小片警,管着这方天地。

        小男孩跟他一讲,他就知道掉的是什么了,更是惊诧。

        找不到的,他知道。

        根本不是给小孩子玩的东西,贵得离谱的仪器一般人根本买不到。

        偏巧他知道哪里有。


        清和问李焱,你很喜欢那玩具?

        李焱说是。

        清和又问,你是喜欢送你玩具的人?

        李焱说不是,只是喜欢那玩具。

        李焱说,我见过一个人用,那人玩玩具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会发光。

        李焱说话的时候,大眼睛亮闪闪的。

        清和拍着胸脯说,叔叔帮你找。

        李焱眨眨眼说,谢谢哥哥。


33

        夏夷则说,师父,你那时买了个新的送我,很贵吧。

        清和问,你怎么知道是新的。

        夏夷则说,原来那个有我二哥的贴纸痕迹。

        夏夷则又贴着清和的耳边说,而且从那之后师父你一个月内都没有沾酒。


        他岂止一个月没喝酒?

        开始是迫不得已,后来是习惯了清醒。

        夷则,为师要给你讲个金斧子银斧子的故事。

        弟子知错了,不过师父那时挺开心不是么?

        清和纳罕,他积蓄花的干干净净,究竟是哪里表现出一星半点的开心了?!


34

        当年被上头追查,清和流放当片警,前途一片灰暗。

        清和熟悉那个区的所有人,自然也知道单亲妈妈夏红珊,跟她那个因为身体原因显得格外脆弱的儿子,李焱。

        他知道夏红珊跟市长李圣元关系不一般。

        他很喜爱李焱这孩子,因为李焱对那个玩具是真心的喜欢。

        李焱口中的玩具,其实是全市都没几台的DNA指纹检测仪。

        他好说歹说从队里把那台新的买回来,几乎花光积蓄,就这样队长还是给了他优惠价的。

        他把检测仪照着李焱的描述,稍微修整了下,送给了李焱。

        他记得李焱很高兴。

        李焱说谢谢哥哥。

        明明是叔叔,他懒得纠正。


        李焱的东西丢的更频繁了,每次都拜托他找。

        直到有一次他掘地三尺,从地底下翻出来李焱藏的小玩意儿,终于忍不了了。

        李焱你别藏东西了,你藏哪我都能找到。

        李焱板着脸眼睛里却带着笑,哥哥你找东西的时候眼睛里会发光。


        师父你追查的时候,眼睛里会发光。

        夏夷则说。


35

        后来李焱把自己弄丢了。

        清和连着不眠不休追了三天,从一个地窖里把李焱抱出来的时候,李焱满身伤痕,昏迷不醒。

        他咬牙切齿,一个孩子而已!怎么下得去手!

        李焱在病房里睁开眼,挣着微弱的气息说,哥哥,你找到我的么?

        清和点头。

        李焱伸手摸他的眼睛。

        哥哥,你的眼睛里亮亮的。

        清和说,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睡醒一切都会好的。


        他回家补眠。

        李焱却跟夏红珊在短短的一天内搬走了。

        他再也没能找到李焱,几年后却收了夏夷则做徒弟。


36

        夏夷则说,那人找到我,让我叫他爸爸。

        多可笑,我根本不姓李。

        后来他又让我叫他舅舅。

        可他又不姓夏。


37

        清和说,你还有师父。

        可是师父不要我。

        师父哪里不要你了?

        夏夷则用受伤的手指了指他的胸口。

        他一把攥住夏夷则的手,说,别动受伤的这只手。

        夏夷则伸出另一只手,帮清和拢了下头发。

        颀长而纤细的手指,在清和柔顺的发丝上绕了几绕缠了几缠,依依不舍。

        清和许久未动。


38

        清和在事务所里意外翻出一本夏夷则上课时做的笔记。

        大部分的学生都是喜欢老师发课件的。

        这就是当年听他课的人锐减的缘故。

        这年头勤快人不多了啊,他徒弟算一个。

        清和翻开夏夷则的笔记本。

        脊背一阵发凉,手指冰冷,面上渐无血色。


39

        夷则,为师想跟你谈谈。

        清和的开场白平静自然。

        夏夷则安静的听着。


        前阵子游乐园里那个鱼型人偶是你吧。

        清和用的是肯定句。

        夏夷则犹豫了下,点点头。


        你之前也跟踪过我吧。

        弟子学艺不精。

        追踪术是我教你的,被我发现了不算你学艺不精。


        清和拿出夏夷则的课堂笔记。

        字迹真像我的,差点以为是我做梦时候写的,没想到夷则你还有这一手。

        师父谬赞,小时候帮母亲做事练出来的。


        清和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的本事你也差不多都学会了,追踪,分析,线索搜寻,还有格斗技巧以及剑法。你大概可以出师了。

        夏夷则身体动了动,嘴角边的微笑冻结。

        夏夷则说,弟子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语气坚定。


        清和继续说,小时候送你的仪器应该还能用,那玩意儿那么值钱寿命肯定很长,不会像我一样。

        听到最后一句,夏夷则的脸色变了变。

        清和继续说,你当我徒弟这么久,收集我的指纹跟DNA也是易如反掌。

        夏夷则盯着清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夏夷则说,弟子不曾做过这样的事。


        清和直视着夏夷则。

        这样长久而深邃的凝望对视,是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

        望着夏夷则的时候,清和一阵恍惚。

        他突然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别再赶着他往前走,让他依然幻想能够留下这个徒弟。

        唯一的徒弟。

        他喜欢的徒弟,怀着隐秘的不可告人的心思,直到现在依然……喜欢着的徒弟。


        夷则,你为什么拜我为师?

        因为我想一直跟在师父身边。


        清和想,这样的话,他听到的第一秒钟,直觉反应居然还是想去相信,委实太可笑。


        夷则,你学了我全部的本事,模仿了我的笔迹,收集了我的DNA及指纹,跟踪我。

        此时我竟有点怀疑自己到底够不够格做你师父?拜师也是你计划中的一环?亏我还当真了。


        清和试着冷笑。

        嘴角却是苦的,涩的。

        疼痛碾过喉咙,口腔中的唾液都似乎难以下咽。


        想让我消失的话,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直接跟我说,我会消失的。

        清和说,我会消失的。

        悲伤,绝望。

        还有一声长长的叹息。


40

        夏夷则深深吸了一口气。


        师父,母亲跟我说过,清者自清。

        对于不在意的人的误解,并不需要做什么解释。

        我也一直这样做的。

        但是我……我想……

        夏夷则顿了顿,再次开口。

        师父能否容我为自己澄清?


        清和忽然放下心来。

        他忍不住去想,假如刚刚夏夷则承认了,他该怎么办?

        这感觉完全不是他这样一个理智的人该有的,当真可笑。


41

        夏夷则的声音如水银泻地。

        破碎的清澈。


        师父,我第一次见你是在电视里,比你第一次见我要早。

        你担任一档追踪探索破案节目的嘉宾。

        你用DNA指纹检测仪作为工具。

        第一期你查了监控,指纹,鞋印,戒指,手指上的痕迹。

        第二期你查了凶器,死者工作地,饮食。

        第三期你查了心脏起搏器,衣物,茶杯,还有死者的子女。

        只有三期的节目,我每天看一遍,整整看了三个月。


        清和还记得,因为那三期节目,他被上头流放做了片警。

        刑警队老大都没罩住他。

        他又想到,居然让一个孩子看这种血腥的片子。

        分级制度到现在都没搞出来那帮人真是一群饭桶。


42

        我从李圣元那里得到个跟节目里一模一样的检测仪。

        对于一个童年时期什么玩具都没有的孩子而言,那检测仪是我的全部。

        上面贴满了胶纸,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去掉。

        然后,有天,它丢了。


        清和记得李焱找到他的前一天,他看见李圣元从那个片区离开。

        检测仪是外面买不到的稀罕物,取回也属正常。

        不被喜爱的孩子,连拥有玩具的机会都会被夺走。


        师父我就在大门口看见你了,你冲我笑,像一团明亮的光,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像是一只找不到方向的蛾子,奔着唯一的火光而去。


        ——我喜欢的那个人玩玩具的时候眼睛会发光。

        夷则,为师我不是在玩啊,而且你也不是蛾子。清和心中无奈的叹息着。


        师父身上一直有股酒香,后来就再也没闻到过了。


        断了几年酒的日子苦不堪言。

        他起初也有过懊悔与沮丧。

        时间久了,他回忆起来,都是陪着那孩子一起玩的快乐时光。


        那时我觉得师父无所不能。

        像是一座山,高大稳固,却是我不能企及的高度。

        我渴望变成跟师父一样的人。

        我想着,只要自己一直跟着师父,总有一天能感知到那只有师父才看得到的未来。


        为师从未看到过未来,为师只看得到你。清和想着。

 

        我笃定心思,想着第二天就拜师的,结果……过度担忧的母亲把我带到另一座城市。

        再次回来念书的时候,我原本毕业想去刑警队的,想着终于可以沿着师父的足迹走下去。

        但当师父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老天跟我开了个友善的玩笑。

        可是师父却不记得我了。

        大概我现在真的没有小时候可爱。

        我却依然记得师父的样子,现在看来比原来更加沉稳可靠。


        清和想,确实没有小时候的可爱。

        现在的夏夷则,眼神流转,眉目如画,顾盼神飞,令人思慕。


        我可以模仿很多人的笔迹,唯独模仿师父,落笔的时候内心喜悦。

        跟踪是有些私心,但并没有恶意。

        检测仪几年前就被我封起来了再也没动过,师父如果不信,可以去我家亲自查看。


        清和点头,他是个相信证据的人。


43

        夏夷则说,比起出师,我宁愿被师父逐出师门。

        至少这样,还有重回的机会。

        清和沉默了。


44

        夏夷则的家不大也不奢华,甚至比事务所还朴素。

        清和是第一次到夏夷则的卧室。

        嵌入墙中的书架摆满了各类跟刑侦有关的书籍。

        夏夷则从书柜中取了个透明的盒子,盒子里摆着个四四方方的金属箱,反射着清冷的光。

        清和查看过,盒子上没有任何尘土。

        盒子里的检测仪记录了最后一次使用时间。

        最后一次,六年前。

        那时他只记得李焱,还没有认识夏夷则。

        所以夏夷则说的是真的。


        处处的偶然与巧合,要证明自己清白真的很困难。

        幸好师父还愿意相信我。

        夏夷则说完,笑得很艰难。


45

        清和看见书架上的电子相框。

        反复播放着三张立体全息照片。

        夏夷则跟夏红珊合照,夏夷则单人照。

        还有一张是和他的合照,他没见过这张。

        看背景他知道那是事务所拿到委托酬金后,一起出去庆祝时逸清拍的。

        他端起一杯酒,笑得特别的欢脱,夏夷则侧头看着他,眼神清澈,嘴角微扬。

        跟夏夷则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


46

        依着清和的专业素养,他觉得卧室里有些古怪,似有机关。

        墙边的床顶上原本贴着隔音的壁纸,但此时上面加了一层漫射材料的背景板。

        他在地面上,书架里,四周墙壁上看到一个个微型光影发射器。

        他四处摸索了下,手啪嗒碰到了床头一个装饰性的暗扣。


        夏夷则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慌张。


        四周的光影发射器投射出彩色的光,在床顶映出逼真的影像。

        细微的声音来自床头上的入耳无线耳机。

        他戴起来,立体的清和就在影像里工作,练功,散步,微笑。


        师尊别看了!

        清和挡住床头按钮不给夏夷则碰到。


        影像里的清和从天花板投射屏上缓缓的走近床,然后给空空如也的床一个拥抱。

        拥抱的镜头是夏夷则扮那个鱼型人偶时录下来的。


        床头的纸抽用了一半。

        纸篓中还有团成一团的废弃卫生纸忘记倒掉,是个男人自然知道那是怎么来的。


        清和失笑摘下耳机,终于承认夏夷则确实不是小孩子了。


        夏夷则扶额,脸红成了猴子屁股。


47

        清和凝望着夏夷则,直到夏夷则终于抬起头回视着他。

        夏夷则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这样的对视显得深情而漫长。


        清和想,自己还矫情什么。

        就算夏夷则是骗自己,他也心甘情愿。

        但从哪里开始呢。

        他从来没有跟清醒着的夏夷则做过任何亲昵动作。

        夏夷则似乎也同样的手足无措。


48

        清和回过神来。

        走了走了乖徒弟,身体不好少做些这些事。

        转身开门,一瞬间却被夏夷则勾住小指。


        嘭!

        清和最后的理智在头脑中炸裂,碎成齑粉。

        那大概是他有生以来反应最快的一次。

        倚靠着被迅速关上的门,紧紧相拥。

        满溢的思念全部化作唇齿相依。


49

        ——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师父喜欢什么样的,我就想要什么样的。

        ——师父你追查的时候,眼睛里会发光。

        ——弟子知错了,不过师父那时挺开心不是么?

        ——因为我想一直跟在师父身边。

        ——师父像是一座山,高大稳固,却是我不能企及的高度。

        ——我想着,只要自己一直跟着师父,总有一天能感知到那只有师父才看得到的未来。


        ——师父,你终于肯……

        ——我等了那么久。

        ——我也是。


50

        逸清左手领着大宝,右手牵着小宝。

        奇怪这师徒俩是出门去了么,门居然是锁着的。

        逸清随手开了指纹锁。

        大门一开,逸清愣在当场。

        两只手分别捂住大宝小宝的眼睛。


        啧啧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后来逸清经常会这样感叹起那天在事务所里看到的美景。


评论 ( 11 )
热度 ( 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