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清夏清】太华侦探事务所(上)

@默_红泥小火炉 生贺文~涉及到微谢乐~

* OOC警告。爱还是有的,感谢敬阅。

1

        认识夏夷则那会儿清和正担任刑侦学客座教授,职位是南熏推荐的。 

        南熏是清和的师姐,念书时跟清和一直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二人相貌十分登对,交情又好,常被人误会是一对。 

        毕业后南熏进了政府部门,清和在刑警队里混个小差使,一下子就沉寂了。在外人看来当年风云人物如今已是云泥之别,南熏光鲜明妍,清和落入尘埃。

        南熏对清和说,我们母校刑侦系在聘请客座教授,我跟校长推荐了你。

        清和百八十个不愿意。他说,那群富二代还用得着学这个?

        南熏说刑侦系你知道的,哪有什么富家子弟。

        清和这才答应了。


        上课头一天教室里乌泱泱一片人头,之后每日以光速骤减,最后就剩下一群看着苦哈哈的学生们埋头苦学,除了每节课都坐第一排的那个。

        那孩子长得耀眼的很。

        清和点过名,知道叫夏夷则。


        以当前的科技发展而言,老师们都是用全息投影设备讲课,清和他偏不。

        他拿了支投影笔在电子黑板上写,字迹瘦削有力潇洒飘逸,颇有古风古韵,不像个教刑侦的老师,倒很有几分仙风道骨。

        后排的学生们熟练的对着黑板拍照。

        坐第一排中间的夏夷则听课心无旁骛,抄起笔记来,下笔如飞。

        两相对比,清和就留神上眼前这个有些特别的学生了。

        在清和的记忆里他跟夏夷则的第一次对话是点名。


        夏夷则。

        到。


        声音沉稳,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厚重,清和觉得挺顺耳。

        后来南熏带过的研究生,那个叫逸清的姑娘,说夏夷则的声音属于让人耳朵怀孕的类型。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圆滚滚的带球跑状态,夏夷则瞥了她一眼,幽幽的说还是师姐夫厉害点。

        清和在一旁装没听见。


2

        那时夏夷则偶尔去问清和问题,思路清晰明确,细节把握透彻。

        清和在心里赞叹是个好苗子。

        后来有件事他记忆深刻……不过这事儿落到谁身上也没法不深刻。

        那天夏夷则到他办公室问了个问题。

        夏夷则当时的表情,声音,动作,清和全都记得。

        夏夷则问他,老师,能收我做徒弟吗?

        夏夷则问的时候表情严肃,清和一刹那间觉得这孩子啥都好,就是总板着个脸瞧着不开心的样子。


        清和问,你想学什么?

        夏夷则说,我什么都想学。

        清和说,有点贪心啊。

        夏夷则给他跪下了,行了个古法的拜师礼。

        清和看见他跪着举起来的束修傻了。

        他心里唧唧咕咕的抱怨,送串咸肉干还不如送瓶酒让人舒坦。

        紧接着他又看到一小瓶酒。

        夏夷则说,师父,请受弟子一拜。

        清和看在酒的份上,收了这个徒弟。

        许多年后他一直记得那酒香四溢,足以让人忘记尘世繁华,只余沉香。

        而且那肉干也挺好吃的。


3

        那所学校基本可以称作富二代聚集地,专门培养政府官员的,但刑侦系例外,都是些穷苦孩子在念。

        哪个有钱人家把孩子送进刑侦系的,整天跑一线?傻吧啊。

        清和知道刑侦系的夏夷则送的酒挺贵的。

        收了徒弟贵重的拜师礼,总要做个师父的样子来才行。

        他给夏夷则开小灶,自己会的统统一股脑教过去。

        末了他问,明白了么?

        弟子明白。

        夏夷则盯着他的眼睛,微笑着回答。

        总板着脸的夏夷则笑起来的时候,眼神明亮又温柔。

        清和觉得自己内心暖洋洋的。


4

        清和开始带夏夷则到处跑,师父带徒弟那样的跑。

        他带夏夷则跑的第一个案子,死伤无数现场一片狼藉。

        那个案子的负责法医是刚从学校毕业的逸清,工作十分干净利落。

        夏夷则第一次看见尸体,却吐了。

        清和一瞬间觉得有点心疼。

        然后他看见吐完的夏夷则戴着口罩来观察现场,听他分析案件,偶尔还能说出些不一样的想法。

        一个星期后破了案,夏夷则展示了极强的领悟力与观察力,甚至找到了他都没注意到的线索。

        破案之后,清和感觉很骄傲,为他这唯一的徒弟。

        然后他又想,那是啊,也不看他师父是谁。


5

        之后夏夷则半个月没有上学。

        清和坐立不安,可他不知道夏夷则的电话号码。

        科技这么先进,随便吼两声十万八千里外的真经都能取回来了,但电话这东西居然还要号码。

        那半个月他讲课老走神,直到夏夷则再次出现。

        他集中注意力了,全集中夏夷则身上了。

        他觉得夏夷则瘦了,脸色泛白身体虚弱。

        下课他问夏夷则,徒儿这半月干啥去了?为师甚是想念。

        夏夷则说自己病了。

        清和觉得自己的心脏抽抽的疼。

        他再带夏夷则出现场的时候,就留了心,太糟糕血腥的场景就总让夏夷则避着。

        夏夷则却再也没有因为看见尸体而有任何不适。


6

        夏夷则展示了他的惊人刑侦天赋,眼神像个探测仪,找线索分析又快又准。

        清和总在心里夸他,多好的孩子啊。

        以后也给推荐进刑警队?

        下意识否决。

        那个上头乌烟瘴气底层没日没夜的地方,自己进还成。

        让夏夷则去那里?他舍不得。


7

        清和教了几年刑侦学后,辞了客座教授一职。

        同时也辞了刑警队的工作。

        南熏挽留他,他却始终拒绝。

        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因为夏夷则研究生要毕业了。


8

        夏夷则开始见不到清和。

        清和很忙,忙得没空带夏夷则跑案子。

        他把自己埋在一片装修废料里打瞌睡的时候,恍惚间觉得自己见到了夏夷则。

        自己唯一的徒弟站在逆光中,丰神俊朗,神采飞扬。

        幻觉,一定是幻觉。

        夏夷则说,亲爱的师尊,弟子来帮你干活了。

        瞌睡彻底没了。

        原本要给徒弟的惊喜被徒弟自己发现了。


9

        清和是怀了些私心的。

        徒弟这么优秀,交给谁都不放心。

        不如自己给徒弟搭个平台,待能独挡一面时,放他离开。


        太华侦探事务所的招牌挂起来的时候,清和跟夏夷则站在阳光下,用手挡住刺眼强光,一齐仰头向上看。

        逸清笑他们,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10

        事务所开业那天南熏来捧场,还有许多莫名其妙出现的政府官员,清和见南熏毕恭毕敬的样子有些不以为然。

        后来他知道那些人是冲着夏夷则的面子来的。

        夏夷则是市长的亲外甥。

        他们怎么那么灵通,夷则的身份连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喝了许多酒,清和醉醺醺的,该说的不该说的,说多说少都说了。

        亏我以为刑侦系都是苦孩子。

        亏我还想着给夷则搞个事务所。

        亏我以为夷则他……

        夏夷则俯身侧耳想听他到底说了啥。

        太小声,没听到。

        夏夷则连搂带抱把他拖进卧室。

        满身酒气的清和闭着眼扯着徒弟的衣角。

        夏夷则一个没忍住嘴唇就贴过去了。

        后知后觉。

        醉鬼的味道委实不好闻。

        但就算不好闻,也还是没忍住。


11

        清和,夏夷则,还有逸清是太华侦探事务所的重要组成部分。

        逸清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医,自从进了事务所闲得只能结婚生娃写小说了。


12

        事务所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委托人是夏夷则的发小,叫乐无异。

        委托找只走失的猫,酬金丰厚。

        第二个案子委托人也还是乐无异,委托找一个人的资料,酬金是之前的十倍。


        大海捞金针。


        师徒俩人在各行各业人堆里混了三个月,终于有点眉目。

        黑乎乎的接头人约了夏夷则见面。

        清和那时在跑另外一个线索,不知道夏夷则单刀赴会。

        逸清挺着个大肚子鬼叫着告诉清和,你徒弟他去跟个叫砺婴的接头人会面去了。

        他懵了,心如擂鼓。

        柜子里的各类新式手枪激光炮全没拿,抄起长剑背身后就冲出去了。

        门都没关上。

        老师你以为你是武林高手啊,逸清叹气。


13

        幸好夷则带了定位仪。

        幸好不管夷则在哪,他都能找到。

        不然……不然……


14

        清和出现时一身凛然正气。


        夏夷则正跟一个讨人厌的黑家伙近身战,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打的挺有章法。

        对方手里一把利刃,章法是啥?


        清和看见夏夷则的衣服破了。

        妖艳的红。


        王八蛋你他妈敢伤我徒弟!

        他拔剑直刺,剑未开刃。

        夏夷则趁乱逃出战圈。

        那是夏夷则第一次见清和跟人打架,古老的剑招眼花缭乱。

        但剑尖飞出来的蓝色能量光束是怎么回事?


15

        放倒对手,清和背起夏夷则,手中提剑一路狂奔。

        夏夷则笑着在他耳畔说,从来没听过师尊骂脏话,头一次听,挺过瘾的。

        他笑着说,为师再不骂了,有失体统。

        夏夷则说,剑上那能量光束……

        他说,古为今用,科技改变世界。

        夏夷则说,师尊,剑法你没教我。

        来了,徒儿的兴师问罪。

        他说,有为师在,你学什么剑法啊。

        夏夷则没说话。

        清和默然,终于开口,你想学的话,伤好了我教你。

        他又补了句,为师言出必行。


16

        清和给夏夷则消毒包扎。

        淤青片片,血痕累累,触目惊心。

        夏夷则说,师父别担心,我没受什么大伤,我的体质就这样的,习惯了。

        清和微微颤抖。

        下次再有这种事千万记得叫师父。

        他说,不,下次还是师父来。

        他又说,你要是出什么事你让师父……

        你让师父……

        后面的话硬生生吞到肚子里。

        夏夷则温柔笑着说,我知道了,师父。

        清和说,知道……就好。

        知道什么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17

        逸清断了他俩暧昧的对话。

        你俩来看看,我怎么觉得这视频里俩人的眼神这么眼熟呢。

        电脑里的视频被全息放大展示,画面上两个男人,一个褐色头发长马尾头顶呆毛,另外一个无框眼镜燕尾西装斯斯文文。

        二人面对面笑着,嘴巴一张一合在唱歌,配合十分默契。

        逸清指了指褐色马尾,这眼神像夷则。

        又指了指旁边这个,这眼神像清和老师。

        夏夷则跟清和对视了下,事务所内暧昧火花四射。

        逸清托着圆滚滚的肚子夺路而逃。


18

        师父,我什么时候会有师娘。

        师娘两个字还加了重音。

        清和那时正熬着猪血汤,手一哆嗦多放了一勺盐。

        清和深吸一口气。

        为师今年都三十六了。

        看不出来,夏夷则回答的特别利索。

        三十六岁了谁看得上啊。

        师父一点都不老,怎么会没人看得上。

        夏夷则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南熏也没结婚呢。

        所以师父在等南熏老师?

        怎么可能啊。


        他是在等人。

        但那人不是南熏。

        或者说,他在等人离开。

        日子过一天算一天。

        要等多久呢?

        这种意外赚来的日子,过起来总是有点奢侈。


19

        清和问夏夷则,你想要什么样的师娘?

        夏夷则说,师父喜欢什么样的,我就想要什么样的。

        真狡猾。


20

        清和想,徒弟也许真的想要个师娘。

        于是他请南熏帮忙介绍个女朋友。

        怪哉,每次跟女朋友约会都能看见夏夷则。

        商业街人群,咖啡厅角落。

        一般人绝对不可能会发现的尾随与跟踪。

        可惜他清和不是一般人。

        他想,徒弟的跟踪术不过关啊,下次再找补找补。

        然后某天,他在游乐场里被一条鱼型人偶拥抱了。

        扑通,扑通,扑通。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清和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女朋友分手。


21

        清和请南熏吃饭,赔礼道歉。

        夏夷则躲在另一边的双人桌里,黑漆漆的眼睛藏在椅子边。

        清和一转头夏夷则立马猫腰缩进座位里。

        清和好想把夏夷则拎过来。

        偷窥还上瘾了不是?


        到时候如果南熏问起来为什么分手,指指夏夷则就行了。

        可惜他不敢。

        所以只能车轱辘话反复说,跟南熏解释个没完没了。


22

        事务所的女性委托人突然增多,夏夷则负责接待。

        清和总觉得夏夷则还是个孩子。

        其实早就不是孩子了,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看那些女性委托人的目光就知道。


23

        夷则,陪为师喝两杯。

        好。

        今天那个叫离珠的女孩子真漂亮,跟夷则你挺配的。

        是吗?师尊这样以为?

        ……是。


        夏夷则又叫他师尊了。

        每次一叫他师尊准没好事。


24

        今天夏夷则酒量浅的很。

        酒不醉人人自醉。

        清和把夏夷则捞上床。

        夏夷则闭着眼睛,睡着了。

        他数次三番的贴近夏夷则的唇边,又数次三番的离开。

        夷则?夷则?

        夏夷则似乎睡的很沉。

        他抿了抿嘴唇,横下一条心,在贴着唇角的脸颊处,轻轻的沾了沾。

        用自己的唇。

        夏夷则睁开双眼。

        他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说,有只蚊子,为师帮你赶走了。

        多谢师尊相助,确实有只蚊子。

        夏夷则抚着嘴角,也是一本正经。


25

        夏夷则伤好了。

        清和如约教夏夷则学剑法。

        师徒二人摆了个扎实又利落的造型。

        逸清推门而入,挺着肚子叉着手臂,笑得可开心。

        太极剑啊,呦呵,金鸡独立。

        ……

        清和手腕微不可查的抖了下,蓝色能量光束飞了出来,刚好打在门板上。

        表情还是古井无波。

        刀光剑影难免误伤,逸清,你若想继续看还是当心些。

        清和甩手换了个招式。

        身旁的夏夷则也默默的跟着换了。


        逸清走了之后夏夷则许久都没吱声。

        夷则你有话说?

        师父,当真是太极剑么?

        你以为太极剑就只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么?

        也可治病救人?

        ……


26

        清和收剑正视夏夷则。

        夷则,你学过擒拿术,我跟你过两招,你且放心,为师不会伤了你。

        清和换了木剑,太极剑起势。

        传说中的高手过招,当真是点到为止。

        每一次的身体接触,都如蜻蜓点水。

        夏夷则的擒拿技巧招式熟练刚猛有力,但大概因为身体缘故,实战技巧欠缺。

        清和的剑招轻灵柔和,堪堪避过夏夷则的每一次进攻。

        点到为止,木剑点的却统统是要害。


        手中的木剑归于身后,清和收势站稳。


        他立于原处,静静的告诉夏夷则,以柔克刚。

        夏夷则不甘心的问,什么克柔。

        他看着夏夷则的眼睛,知道问的不是剑法。

        问的是他。

        他不敢回答,也不能回答。


27

        清和问夏夷则,你为什么想学剑法?

        夏夷则说,我有两个所谓的哥哥,都想让我早点死。

        清和肯定的说,为师保护你。

        夏夷则说,师父又不能保护我一辈子。

        清和急了,为师就保护——


        ——就保护你一辈子了!


        说啊!倒是说啊!

        不能说!怎么能说!

        夷则风华正茂。

        夷则会娶妻生子,儿孙满堂。

        夷则会有他爱的人,有要保护的人,他终将长大成为有担当的人,为了那些真正重视之人,天风海雨,一力承担。

        怎能跟个老头子一起?

        已将不惑。

        数十年的家当全部扔进这个事务所。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师父?师父又算什么?可以过一辈子吗?可以吗?


        为师就保护——


        一切回归沉寂,鸦雀无声。

        夏夷则的眼神如燃尽的烛火一般渐渐熄灭。

        从明亮到黯淡,从希望到失望。

        不过短短数十秒。


下篇请点击:http://skywithwater.lofter.com/post/1cca8aa3_5adf759

评论 ( 4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