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旅行三十题(1-10)

*OOC有,无责任撒糖,向能看完的小伙伴致敬!

其实应该叫 谢乐(鸡)——旅行三十题

1.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出行倒是简单,管他是锅碗瓢盆衣帽鞋袜皆放进桃源仙居图中,拍拍身上的尘土就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师父与徒弟一同出木屋的时候,照管侠义榜的禁止拍打喂食兄很是客套:“二位这是要出去旅行?去哪啊?”

        “江南。”

        “大漠。”

        江南是乐无异提出来的,因为师父前几日说时节刚好,江南烟雨当下正美。

        谢衣说的是大漠,大约因着前些日子徒儿说要去晗光城帮城民做些取水的偃甲,自己也想着去帮帮他。

        二人对视一眼,又同时改口。

        “大漠。”

        “江南。”

        禁止拍打喂食兄低头沉思了半晌:目的地还没定好就决定走,这二位是怎么想的啊……

        待他再次抬头,鲲鹏馋鸡早已载着两位大偃师飞得不见踪影。

        馋鸡拉着招财进宝号在从极之渊差点撞到冰柱之时,一颗鸡心哇凉哇凉的:唧唧唧唧唧唧!!ヽ(≧Д≦)ノ

        说好的大漠跟江南呢!敢情QTE的不是你们!

2.旅行的地图

        “叶前辈绘制的图志这样准确,我们一路过来山川河流走向精准没有一丁点儿错处,真是厉害!”

        谢衣望着徒儿对叶海的满脸崇拜之色,并未做声。

        行至洛阳,本着走遍天吃遍鲜的态度,乐无异兴冲冲地拉着师父奔向图志上所示——“味道极佳”的菜馆。

        招牌上的“芳红浴馆”四个大字伴着一阵独有的水汽皂角之味,呛得他一个激灵。

        小徒弟又查了查图志所示正是此处,灰着脸认命地去桃源仙居里煮饭。

        再至广州,乐无异翻了翻图志,跟师父“偶然路过”图志上标着——“极好吃”三个字的粤菜馆门口。

        “春媛阁”的金字招牌被一群花红柳绿的姑娘们隐约挡在身后,脂粉浓香似乎方圆十里内都能闻到。

        他满手冷汗拉着淡定的师父穿过门前的莺莺燕燕……

        逃出花娘香风的谢衣笑着对有些丧气的乐无异说道:“时间久远城镇变化万千,图志错漏也属正常之事,莫要在意为好。”

        终回长安,乐无异这次学了乖借口说要回家,却独自去探查在图志上轻轻圈住的偃甲材料店。知道必是假的,却又因偃甲二字而不死心,若再是浴馆青楼这等地方,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师父没问他什么,只说明日午时约在城门处相见。

        乐无异照着图志穿过半个城寻到一个极隐秘的小巷,一眼就瞧见某处挂着一件十分精巧的偃甲,一根主轴上几根弯曲的轴以或顺或逆的方式旋转,中心一个亮晶晶的球自己转的极为欢快,乍看毫无章法细瞧又甚有规律。他心下一喜也来不及看招牌,抬脚便进了店铺。

        “客官是要买些什么?”掌柜面容讨喜,热情的招呼着。

        “贵东家可是偃师?”

        “正是。”

        “不知他是否在店里?能否见上一见?”

        “您倒赶巧了,我家东家常年不在此处,偏今天回来了,也算与客官您有缘。”掌柜瞄了一眼乐无异身上的偃甲盒,向着里屋喊道:“东家,有位偃师想与您一见。”

        门帘掀开,一袭白衣长袍飘飘欲仙的东家从后面走出,眉眼间皆是笑意:“哦?竟然有偃师来访?幸会幸会。”

        叶伯伯,您的图志好歹也对了一回,虽然不是您自己画上去的。

3.住店

        外出时的夜晚,师徒二人大多是掩人耳目的在客栈要两间房,夜晚却常常住进桃源仙居图中,仙境洞天的好处自然是声音无论如何都传不出。

        这次师徒二人旅行至一处颇有朗德风格的小寨子,平日寨子里来往人很少,仅有一家客栈而已。但旅客都不大愿意住这家客栈,原因无他,客栈唯一的一间客房是建在树上的……

        “师父,这木屋似乎不太结实,会不会掉下去?”

        乐无异打开树上木屋唯一的一扇窗户,窗外月朗星稀,蝉鸣声声,树叶在窗前摇曳透出丝丝的夏夜温柔。

        “大概……不会罢。”

        乐无异大约是被这寂静乡野的夜色所吸引,师父的话只听了个字面意思,未曾听出来语气里的犹疑不定。

        谢衣说完那句便有些后悔,他上来之前曾仔细观察过木屋结构,能住得但并非十分稳妥。他试着转圜道:“无异……不如今夜进桃源仙居如何?”

        “我们就住这里吧,能住在树上多难得,反正师父说不会掉下去,我信师父。”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还不能喊疼的师父心塞道:“……好,那就依你心意。”

        寨子的夏夜是这般温柔宁静,浓浓的夜色层层包裹,把人融进其中眷恋不已。

        谢衣缓步走到乐无异身后,伸出手臂温柔又缠绵的抱住了他。乐无异轻轻侧过头,谢衣就势便把唇贴了上去,轻柔如羽毛般拂过,转瞬离开又好似蜻蜓点水。

        唇上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乐无异在怀中转身伸出手来扶住师父手臂,头微微侧着,又追着刚才的温度偷袭了师父的唇。

        亲吻这事一次是暧昧两次是情趣,三次四次就变成了火种,能把亲吻的人神智烧得灰飞烟灭。

        反正术数出色的偃师乐无异愣是没数出来他们到底亲了多少次,好像亲一次衣服就少一件吻一下袍子就脱一层。

        夜色中的寨子安静得很,只有些隐约的树叶沙沙声响。没人注意到树上的小木屋晃得……厉害了些。

        乐极生悲这词就是乐乐到了极致就……

        只一眨眼的工夫木屋便从树上脱落,乐无异在下方正是剑拔弩张之时,这般情景落下去不死即伤。

        若平时遇到这种事二人自行脱身绝对是没问题,偏偏是这种状态下,任谁反应都会慢上几拍。

        幸好谢衣在欢好之时也保有警醒,他抱着乐无异在空中转了个身,落地瞬间瞬华之胄刚好念了出来,自己落在下方,任凭小徒儿以一种俯冲的方式坐在自己身上。

        “啊——!”

        瞬华之胄固然能护住二人不伤,但这样的撞击还是给了乐无异非同寻常的感受,师父完全没入身体,强烈的痛感与快感加诸于身,那滋味可真是——妙不可言。

        咒诀所建的瞬华之胄缓冲了不少下坠的力度,师父的滋味虽不大好受,倒也没因此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清醒地意识到巨大的木屋坠落冲击会被人发觉的谢衣,随手就扔出个大型偃甲立在房屋原处,而乐无异则把二人连带房子一同投进桃源仙居中。

        第二日,乐无异黑着一团眼圈向客栈老板告别。

        “昨夜似乎有些响动,二位可是因这动静睡得不好?”客栈老板关切的问。

        乐无异红着耳根赶忙摆手道:“没,没有的事。睡得很好,多谢关心。”

        谢衣翩然拱手道:“有劳,我师徒二人睡的很好,只是今早觉得这房屋立于树上有些微晃,便又加固了些。”

        岂止加固,简直可以称作彻底翻新……

        经此之后客栈老板一家全部住在树上,他们原来居所改成客房,此乃后话。

        且说之后的数日内,桃源仙居中几棵相邻的树上,起了一座别有风味的住所,古朴且颇得自然之趣。夜晚有风的时候,辈辈猴们却总能听到些风声之外的声音,十分的旖旎曼妙。

4.轮胎坏了

        馋鸡的小爪子飞大漠时被飞石擦伤,在桃源仙居中休息了近一个月。

        听了二十九天的树上木屋嘎吱嘎吱,最后一天估摸着自己的脚伤大好,它便好奇的抖着一双小翅膀飞上木屋想看看木屋里到底是什么。

        “唧唧——!”根本就没人啊,真是神奇的木屋。

5.野外搭帐篷

        游遍大好河川的初衷甚好,但被困雨林之中却纯是意外。

        馋鸡在半空饿了,落在树顶变回鸡雏模样,扑进乐无异的偃甲盒里再不肯出来。

        他们从树顶落地,踏在树根盘根错节腐殖泥泞的地面上,长舒了一口气。

        树木参天树荫遮蔽,密密的封住全部的视野,在空中所看到的明亮的日光在雨林中却全然不觉,四处昏暗潮湿得紧。

        原本指望饱腹后的馋鸡能够飞出这片雨林,但树木的间隙狭窄,馋鸡根本没办法变成鲲鹏起飞。

        乐无异伸手拍了拍身边一棵粗到抱不拢的大树,忍不住赞叹道:“喵了个咪!这树都不知道长了多少年!”

        “枝繁叶茂,想必要很久。”师父下意识的摸了下大树的材质,大概是成为偃师之后多年以来的习惯。 

        乐无异搔搔头道:“天都这么黑了啊,师父,不如我们明天再走?”

        谢衣点头,但当看到徒儿拿出桃源仙居图准备放在树上,伸手拦住了他道:“无异,此处多有雨水,若我们进入桃源仙居,怕是这潮湿气息对图谱有所损坏。”

        乐无异思考了下,觉得师父说的很有道理。

        “我们在这里就地取材建个小屋子?”

        “此处树木大多有数百乃至上千年之龄,且木质松软,并不适宜用作材料。”

        “师父,我刚刚看过其实材质还好……”

        乐无异方才意识到师父并不是没看出来,便试探着问:“师父是觉得长这么久了,若是伐了可惜?”

        被徒儿猜中心思的大偃师避开问题,微笑道:“无异,上次广州购入的油纸是否尚有存余?取些来搭个蓬帐便可,或有意趣。”

        两位当世偃术第一的大师搭帐篷还不是手到擒来?

        尚未入夜,一顶结构稳固的小帐篷搭于林中,主梁地基稳固结实,头顶四周布了些自带的轻薄木板做篷,外面铺了三层油纸,气孔打在帐篷凹陷处使内部不气闷。

        地面也是油纸加木板铺就,使居者免于地上湿气伤及身体。

        帐篷外布有结界幻术防着虫蚁野兽,师徒二人只着中衣一夜好眠。

        翌日清晨,大约是同时苏醒,二人尚在迷朦之际便侧身伸手来了个亲昵的早安拥抱。

        抱着抱着就觉得……某些地方不大对劲,便齐齐低头往下身望去。

        作为偃师,搭个帐篷确实是……嗯,挺快的。

6.摘野果 

        雨林中一些树上长着些可爱的红色果实,果实只有指甲一般大,颜色鲜艳,看着十分可口。

        刚刚吃完早餐的馋鸡飞身上树,伴随着乐无异的一声:“小心有毒!”,尖尖的嘴巴瞬间吞下数颗果实。

        “唧唧——?”吃完果子的馋鸡跳到无异面前,歪着小脑袋疑惑地望着主人。主人什么叫做有毒?

        乐无异一拍额头无奈道:“你这荤素不忌的胃口……”

        他蹲下来,摸着馋鸡毛茸茸的脑袋担心的问道:“馋鸡,你没事吧?”

        馋鸡晃了晃小脑袋又精神抖擞地抖了抖翅膀,表示自己依然健康长寿(?)。

        谢衣安慰道:“无异莫要担心,鲲鹏乃是上古妖兽,毒物蛊虫若非极毒皆伤不了它。”

        谢衣亦摘了一颗果实放在掌心仔细观察,过一会儿方说道:“我记得在某本典籍中看过,有种果实唤作神秘果,无毒,但倘若吃下几颗,半个时辰内再吃其他酸味的食物,入口却是甜的。为师瞧果实这样貌,同典籍里所述之形容倒是有七八分相似之处。”

        “还有这样的果子?”乐无异很是震惊,接着道:“要么……拿那些酸橘子给馋鸡试试?”

        乐无异的娘亲前段时间想吃酸橘子,孝顺的乐公子特意在桃源仙居中种了些橘子树,但是娘亲吃了两天就换了口味,剩下些连辈辈猴都嫌酸的橘子挂在树上充风铃。

        “唧唧⊙△⊙!!?”让鲲鹏吃酸橘子……忒不人道!

        “来,馋鸡,你来试试。”乐无异拿出几个尚有些青的橘子,挑出其中一个剥开表皮掰出果肉,试着蛊惑馋鸡吃下去。

        “唧——唧——!”不吃,坚决不吃,打死我也不吃!

        馋鸡在雨林中左飞右跳,翅膀扑扇野性十足,乐无异的身法也算是敏捷,却始终没能摸到馋鸡半根羽毛。

        谢衣擦拭着刚刚摘下来的红色果实,放在口中细细咀嚼,是有些微酸,但比起那酸橘子来确实好吃多了。

        他出声唤住自家小徒弟:“无异,你那橘子分给为师些许。”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乐大偃师,此时瞪大眼睛呆望着师父:“师父,你……你怎么吃了那果子!万一有毒怎么办?”

        谢衣笑着道:“怎么?不信为师?”

        “信!信!怎么不信!我只是……只是……”

        担心的话没能说出口,二人目光交汇,所有的担心以及温柔情愫皆在眼底流泻而出,直白得藏不住。

        “那让为师试试可好?”

        “……好。”

        乐无异从那堆橘子里挑了个看着最熟的,小心翼翼的剥开。他手里攥着几瓣橘子果肉,踩着布满腐叶枯枝的地面,缓步走到谢衣身边。

        “师父,若是太酸就不要吃了。”一边说一边把橘子肉送到师父的嘴边,等着他张口吃下去。

        谢衣低下头,目光却沿着徒弟的手臂逡巡到他的脸上,满带着笑意深深的投射进那对清澈的琥珀色眸子里。

        橘子入口,他又顺势舔了下徒弟的手指,促狭道:“甜的,很好吃。”

        谢衣的唇覆上乐无异的之前,先塞了一颗神秘果在自己口中。

        迷糊中的小徒弟只觉得,今天的师父特别甜。

后记:

        乐无异借着神秘果吃掉几个甜甜的酸橘子,待他欲再剥一个的时候,谢衣解释道:“橘子性温热,入腹易燥,少食些为好……”

        他倒是遵着师父的嘱咐,但是……桃源仙居中的酸橘子一夜间居然全被吃光了!

        之后的几天里,馋鸡鼓着小肚皮炸着毛在无异的头顶上蹿下跳,一路扭着长安热舞出了雨林……


番外小剧场(谢圣僧X乐小猴):

        乐无异的长袍下摆里兜着若干个桃子,连蹦带跳的蹿到谢衣面前。

        他从里面挑出一个又大又红的,用手使劲擦擦外皮,双手捧到师父的面前,毕恭毕敬道:“师父师父,吃个桃子吧。” 

        谢衣的长袖搭上无异的眉间,温柔的帮小徒儿擦着额头的汗,温柔的说道:

        “无异辛苦了,为师不饿,还是你先吃吧。”


7.钓鱼

        “师父,我小时候听娘亲讲过一个故事,说在极北之地有一种狐狸,会在结冰的湖面上凿洞,专门抓从河底出来透气的鱼。”

        “娘亲说,有只笨狐狸不会抓鱼,别的狐狸就让它把尾巴投进湖里坐着等,说这样就能钓上来鱼。”

        “我当时觉得笨狐狸好可怜啊,但是现在想想这根本就不可能钓得到鱼啊因为压根就没有放鱼饵!”

        搬了个小竹凳坐在冰面上,手持钓竿在湖面冰窟中钓鱼的谢衣难抑笑意:“清姣给你讲这个故事,大概不是想告诉你没有鱼饵就钓不上来鱼的道理。”

        头戴锦帽一袭大裘难掩富贵之气的乐小公子,悄悄的把自己的竹凳搬得离师父近了些,笑着说道:“师父你刚刚表情一直很严肃,现在才好一点。”

        乐无异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四周白皑皑一片的雪景映衬着天空,深邃清澈得毫无杂质。

        他悠然道:“娘亲讲的道理我都懂,不要欺人也不要被欺,小心不要坠入别人的陷阱……而且,钓鱼真的要鱼饵啊师父!”

        谢衣转头笑眯眯的问道:“那你说鱼吃什么饵?”

        乐无异头脑一热,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嗯……露草?”

番外小剧场

        “乐无异,你掉进湖中的师父是这个绿色的还是这个褐色的?”

        “……师父,别玩了……谢伯伯跟初七都快冻死了……”

8.合作做饭

        被风雪困在山洞里这种事对师徒二人其实算不得什么,进桃源仙居图躲躲便是。

        “无异,外面风雪大作,只怕今夜要被困此处了。”

        乐无异在仙居中的灶台边迟疑发呆,谢衣有些疑惑,自家徒弟不是这种在做饭时会不知所措的人啊。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谢衣温言询问道。

        乐无异缓慢的回头,一脸悲怆:“师父,我们的火石不见了!”

        火石不见,就意味着今晚无饭可吃……

        钻木取火?乐无异双手握住一块木头,在另一块木头上卖力的钻起来。半个时辰后,他满头大汗地瘫倒在地上,那两块木头跌落一旁好似冷冷地嘲笑着他。

        “让为师试试,你且离远一些。”谢衣将无异拽至一旁。

        乐无异满是好奇的看着师父手中结出法阵。他暗想,点个火而已,师父这阵仗也忒大了……

        “无异,再离远些。”谢衣手中的灵力流转,隐有爆发之势。

        乐无异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他听到轰然一声爆炸巨响,只觉眼前一黑,被师父扑着滚到一旁。待他反应过来之时,二人抱做一团躺在炉灶不远处,师父全身都扑在他身上,双手紧紧地护着他。

        他越过师父的身侧望去,两块木头已黑的十分纯粹,变成了正经的——焦炭。

        乐无异一直不大明白自家师父的厨艺是如何练出来的,按理说以师父聪明的头脑和精巧的手指,做出来的菜不该是这般……令人匪夷所思。

        但经此一役后,他隐约明了个中缘由。

        “咳咳……灵力大约又用多了些。”

        在乐无异的眼中,起身后师父那刻意转过去的背影有些落寞寂寥。

        他上前查看了下那两块名符其实的焦炭,叹气说道:“还是没能燃起来。”

        白色的背影微微动了动,乐无异便走上前安慰的抱住了师父。

        “师父,我们做些冷食吧,上次夷则拿生鱼做的金齑玉脍挺好吃的,我再做些别的,填饱肚子总是可以的。”

        谢衣点点头道:“为师与你一同下厨。”

        听到此言的乐大厨当真是晴天霹雳,抱着师父的手抖了下,也不知师父能否感觉得到……

        “啊,不用了,师父你休息下,我来就行。”

        乐无异因着拒了师父的请求心下忐忑不安,却瞧见师父表情一如往常,便放心地去田间摘了两条青瓜,水塘中取些嫩藕,又抓了条鲜鱼。

        “无异,这是要做些什么菜?”

        进入下厨状态的乐公子正清理鱼鳞,无意识的回答道:“莲藕青瓜都能生着吃,青瓜切丁拌些盐蒜醋,莲藕切片加蜜糖,鱼切片蘸酱油。”

        待鱼鳞刮除干净,乐无异转头正要清理莲藕上的污泥,赫然发现身旁灶台上摆着两个素净的碟子,一个碟子里青瓜已经整整齐齐的切成若干四方小丁,大小均一形状规整。而另一个碟子里,藕片清爽的码成一排,以他偃师的眼力来看,薄厚一致无二不差分毫。

        这厨神一般的刀工……乐无异倒吸一口凉气……

        他依然有些不太放心的查看着,藕片外皮削的十分干净,藕孔中的细丝业已被清理的几乎毫无痕迹,莲藕纯白洁净,微微散发着诱人的甜香。

        青瓜凛冽而清爽的香气扑鼻而来,青瓜丁的大小刚好,水分恰如其分的保留在其中。

        乐大厨再望向师父的眼神里已满是仰慕。

        谢衣一脸疑惑:“菜我已切好,无异你这般看我是何用意?”

        乐无异把手中清理干净的鱼递给师父,心一横凛然道:“师父刀工这样出色,这条鱼也请师父来处理!”

        随后他眼睁睁看着师父把鱼放进一个特制偃甲盒,盒顶放下来的刀片整齐的片下鱼肉,每一片大小形状一致,薄厚均匀统一。

        他又目瞪口呆的看着师父做完后续工作:鱼片的酱料半分无错,青瓜的咸淡正好,藕片上除却浇了蜜糖,还撒了些之前晾下的干桂花。

        乐无异夹了一筷子入口,几乎震惊的快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道:“师父……真的很好吃!”

        谢衣也夹了块藕片,细细咀嚼了下,一脸宽慰悠悠地说道:“确实比以往做的好吃了些。”

后记:

        只能吃冷食凉菜的这段时间,乐无异觉得生活是如此轻松愉悦。

        直到……他们重新找到了火石。

        “师父!糖不要放那么多啊啊啊!”

        “师父!盐少放些啊啊啊啊!”

        “师父!锅提起来提起来,再不提就糊了!!!”

番外小剧场1

        乐公子很讲究平日饮食,谢大师也一样。

        乐公子喜欢研究些新菜式,谢大师也一样。

        乐公子喜欢请朋友来家中吃饭,谢大师也一样。

        只不过朋友们来之前都会问一下,今日主厨是哪位…… 

番外小剧场2(谢白云X乐黑土)

        “拍~黄瓜,拍~蒜瓣儿,拍~茄子,拍~土豆,无异,这噶酱婶做你瞅瞅行不?”

        “憋瞅了开整呗,师父你不开火做菜贼拉帅,俺可稀罕吃你整的凉菜了。”


番外小剧场3

        乐无异缓缓转头,一脸悲怆:“师父,我们的火石不见了!”

        师父拿出了高倍水晶放大镜,置于日光下,短暂的停歇后,镜下的火绒点燃了。

        乐无异跟谢衣厨房的第69次合作,再次微妙的失败于冉冉升腾的火苗中(?)。

(作者吐槽:师父由于体质原因,所以天性有点怕火。他正努力克服着,但似乎毫无成效……)

9.一起洗澡

        狂风暴雪过后,便又是一片寒冷而静谧的安宁洁白。

        谢衣和乐无异坐在馋鸡背上飞过这片雪山之时,不经意望见下面一小片未结冰的泉水,水面上水气蒸腾,雾气中隐有水波荡漾,周遭甚至有些难辨的绿色,于空中所见霭霭有如仙境。

        落地时些微硫磺气泽扑面而来,伴着一股暖洋洋的热度密密匝匝的将他二人围住,四周绿色植物星星点点,神奇的生长于这一年四季都风雪不断的山中深谷。

        “温泉!”乐无异又惊又喜的到温泉边试水温,谢衣便在他身后,满脸宠溺的望着他,目光中的爱恋情意他自己却浑然不觉。若是让徒儿看到这般柔情的眼神,大概又会脸红心跳得不知所措。

        乐无异四处张望,这是一片浑然天成的雪山温泉带。桃源仙居中也有温泉,但不及此处鲜有人烟的天然景致,且多个泉眼的泉水汩汩流淌,接续不断的水流汇聚成数个略深的温泉池,确是大自然精雕细琢的美景。

        “师父,泉眼处水温很烫,但这边温度正好,我们……要不要泡一下?”

        只听得一声入水的“扑通”之音,馋鸡已经变回鸡雏模样一头栽进温泉中,仰面朝天随水波起伏,一副自由自在悠然自得的小模样。一身羽毛湿漉漉随水而动的落汤鸡还能这么舒服的“唧唧唧”叫着,世间大概也只有这只神宠鲲鹏而已。

        谢衣顿了片刻答道:“无异,入水前起身后当心莫着凉了,为师在这四周走走。”

        乐无异没想到师父会拒绝他,他可不知此时师父内心矛盾有如天人交战。

        二人平日虽有肌肤之实,但沐浴此事却是各自行事,他着实从未跟徒儿一起共浴过。徒儿不提,他也未曾提过——虽然偶尔想上一想。

        乐无异见状便有些焦急:“师父一起来泡温泉吧,有……”

        后面的话尚未出口,他面上已是绯红一片,但情急之下还是说了出来:“有浴袍!”

        咳咳……此地无银。

        谢衣此时也说不上是个怎么样的微妙心情,既想同徒儿一同享受这温泉胜景,又有些……难以言明的微妙心思,却又不知徒儿究竟只是想泡温泉或者……同他一样心中澎湃难抑。

        此处虽无人烟,但毕竟野外,若情难自抑做了些什么被人瞧见,自己倒也罢了,只是定国公独子乐无异于野外这般……传出去有些不好听。谢衣思前想后,心思越发难熬。

        罢罢罢,想再多又有何用,直接顺着无异便是,走一步算一步。

        “无异……唉,罢了,为师同你一起便是。”

        乐小公子可没想到师父在短短的时间内心思转了七八个弯,他的目标很直接……直接得想一下就觉得自己的脸如同泉眼出来的水流一般灼热。

        不过是喜欢一个人,想同他时时处处在一起而已,那档子事都做过了,一同洗个澡有……有什么难为情的?!

        想是这么想,但当乐公子翻出两条浴巾递给师父一条时,隐约感到自己头顶呆毛已烧的冒烟。

        谢衣接过来一看,当真是哭笑不得,自己的齿轮纹章被纹在浴巾上,偏偏小徒弟还莫名其妙的补了一句话。

        “师父,纹章图案围在后面。”

        谢衣不晓得这句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有些什么其他的用意,他已无力去想太多原因。

        衣带解开外袍除下,浴巾围于腰间,白色浴巾上的浅黄色的金刚力士和谢衣齿轮面对面打了个礼貌而友好的招呼。

        赤裸的身体被雪谷中的寒风一吹,便忍不住打起颤来。乐无异冷的发抖,便猛然牵起谢衣的手,用力扯住师父一同跳入水中。

        于馋鸡看来,入水姿势优美水花压低,浴巾也飘了个不错的角度,它便心满意足(?)的朝着最远的一个泉池游过去。

        池水深得不能踏足水底,乐无异拉着师父游了会儿,寻了边缘一块浅浅的石头坐下,温暖的池水恰好没过锁骨。暖融融的池水似乎能把人化开,池中隐隐的水流悄无声息地穿过二人身体间的缝隙,润泽的感受此刻更是惹人遐思。

        乐无异却不知为什么师父从入水起便抿唇一言不发,一如既往冷静的面容总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若不是他们一直十指紧扣,他真的会被师父的表情所惊吓。

        “……师父,我拉着你跳下来……你是不是生气了?”

        “为师不曾生气。”

        “那师父你为什么闭着眼睛?”

        “……”

        察觉到师父手比平日僵硬许多,乐无异的大拇指便在谢衣的食指上按捏搓揉,后来甚至是……用自己两根手指捏出个圆环,套在谢衣手指上下移动。

        乐无异做事大约全凭本能,但他可不知道这小动作对师父而言意味什么。被水蒸的通红脸颊还毫无畏惧的凑到师父身边,“吧唧”在师父的脸上亲了一口。

        水流随着谢衣的移动卷起小小的漩涡,乐无异的身体被紧紧的抱住,两具一般火热的身躯厮缠在一起,身体某处隔着浴巾情动难耐的磨蹭着。

        “无异……无异……”原本清雅温和的声音此时带上了七分低沉三分喑哑,落在另一位耳中之时可是……催情的很。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想……”后面的话细碎的落进乐无异的耳中,烧出耳根一片通红。

        碍事的两块布料终被一把扯去,同它们的主人一般紧紧的贴在一起,伴随着有节奏的水声,在水面上飘的很有诗意。

番外小剧场1

        “师父,水这么冰,我们当真要跳下去?”

        “……稍稍跳一下也无妨?”

        “好,师父跳,我就跳!”

        #You jump,I jump#

番外小剧场2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

        在水中因短路燃出丝丝火花的偃甲师父谢衣,卒。

        #谢乐三十题可以结束了#

 
10.突然下雨二人相伴 

        五月份广州整座城都湿漉漉的,空气中孕育着厚重湿润的水分,仿佛每一次呼吸都能闻到这座城的角落里细微的气味,闻得到青石砖上的青苔,还有细小缝隙偷偷生长的蘑菇。 

        因着港口繁华,与师父来这里采买金石木料的乐无异,逛了已有几日,偏偏这头两日难得的晴朗,从北而来的偃师师徒未觉广州气候与长安有什么大不同。

        第三天出门时也算晴天白日的,逛至市郊一不大的集子上,乌云便悄无声息地蒙过头顶,不一会儿斗大的雨点噼噼啪啪闷头盖脸的砸下来。

        “师父,你带伞了没?”翻遍百宝偃甲盒的乐无异一摊手,满脸无奈。

        谢衣慢条斯理地说道:“为师也未曾带伞。”

        既然如此……乐无异果断抄起师父的手,冲向巷子边的小店铺。

        刚躲到骑楼屋檐下,雨水就从细雨啪啪变作大雨哗哗,南方特有的热浪被这凉爽水气一冲,顿时削减了许多。

        “幸好……”刚想同师父感叹这雨居然下的这么急,乐无异便闻到了一种古怪的气味。

        “馋鸡!你做了什么?!”乐无异惊恐的把馋鸡叫出来。

        “唧唧?”不过在睡觉而已啊。

        谢衣闻言询问道:“哦?无异,怎么了?”

        乐无异小心翼翼的答道:“师父,你闻到……臭味了吗?”

        还未等谢衣开口,馋鸡已飞到自家主人头顶,两只小爪子把他的头发抓得一团乱,气鼓鼓的大声叫着:“唧唧唧唧唧唧唧!”

        谢衣拱手向馋鸡道:“……馋鸡勿恼,无异他误会你了。”

        谢衣仔细嗅了嗅,发觉气味源头来自不远的一个小铺子,便拉着乐无异到那铺子前查探个明白。

        “榴莲榴莲~好食嘅榴莲~靓仔要唔要?”水果小贩切了块小的递给乐无异,“食咗个?”

        一股极臭中又带着甜香的特异气味直冲鼻端,乐无异捂着鼻子闪到一边再不敢出声。

        谢衣接过来闻了闻,又拿起来放到口中尝了尝,拿捏着腔调学小贩的口音说道:“好食!”

        ……

        桃源仙居中从此开始弥漫着榴莲的气味,乐无异从一开始的十分抗拒,到几天后的甘之如饴并与师父一同制作榴莲糕点等等,过程坎坷实不能赘述。

        夷则阿阮跟闻人闲来无事找这对偃师师徒闲聊喝茶,一进桃源仙居……

        “小叶子你这做的什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捧着一篮子榴莲酥的阿阮大快朵颐,还很大方的拿了两块递给捂着鼻子的闻人跟夷则……

        再然后某天,阿阮一边吃榴莲糖一边囫囵说道:“夷则这几天都不愿意跟我说话了,去找闻人姐姐她也不想理我,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

后记:

        已有数日未曾与师父亲近的乐无异,脸颊微红地去寻师父,忸怩不安:“师父……我……没吃榴莲。”

        谢衣了然一笑:“为师也没有。”

        一场非礼勿视的翻云覆雨后,第二天桃源仙居中的榴莲味终于慢慢……消散了。


旅行三十题(11-15):请点击此处

评论 ( 23 )
热度 ( 57 )
  1. 秒年岛-相对论天接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谢衣中心同人站
    评论和更多内容请去原作者lofter,此文已完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