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礼物——番外

正文在此 http://skywithwater.lofter.com/post/1cca8aa3_413a7fa

        谢衣最近有些烦闷。

        无异的偃甲鸟扑楞了半天的翅膀,凝音石里小徒弟的声音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前面讲述的大多是些长安风景家中琐事,无异用其欢快的语调描述了一个在大城市里的土豪家庭日常几百事……

        “师父,我圣诞节那天去看你你可别出门。”

        最后这句话声音有点小,谢衣大概能想象得出小徒弟说出来的时候,头有些低,面上微红的表情。

        无异愿意过来静水湖自然是欢喜,只不过……剩蛋节是什么?要买些鸡蛋备着么?

        谢衣决定去买鸡蛋,一进朗德就发现家家户户都挂了些别致的金银红色装饰,原本有些黯淡的小寨子因为这些人为加上去的色彩,显得光鲜而又明亮了许多。

        市集上的货郎热情地吆喝着:“圣诞礼物圣诞装饰,买了我的东西心上人与你生生世世在一起哎!”

        什么叫不由自主?瞬间走到货郎面前的白衣偃师,用温柔低沉的好听声音问道:“这铃铛怎么卖?”——这就叫不由自主。

        铃铛与平日里见过的有些不同,敞着口的银色铃铛下面是悬挂着的金属片。谢衣把铃铛拾了起来晃了两晃,声音还挺响的,就是做工有些粗糙。

        “一两银子一对,现在京城正兴挂这个,客官您来一对?”

        谢衣轻轻放下铃铛——这般做工挂在常人家中尚可,但若挂在偃师家里却委实有些看不过眼,不如自己回家做一对算了,但他倒也客气:“在下不明这圣诞节是何来头,小哥可愿告知在下?”

        ……


        之后数个时辰里,谢衣捧着一本《逸尘西域记》看得津津有味。

        书中内容着实颇有趣味……逸尘虽风流但与一绿衣女子两情相悦,于圣诞节当日挂了满城的饰物专门哄她开心,书中风景写的很有异域风情,情话说的也甚是旖旎。

        圣诞节在书中被描述成一个必须送他人礼物的节日,但当日需与情人相守。

        想起小徒弟之前所说的话,谢衣就有些魂不守舍。

        不过礼物还是要准备的,大偃师谢衣的工坊里叮叮当当足足响了三天,他能够听到静水湖门口馋鸡的惨叫,对馋鸡而言已是足够幸运。

        馋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上了锁的巨大木箱斜斜的滚在路边。

        瞧见谢衣出来,馋鸡一骨碌翻滚到木箱的旁边“唧唧”的叫着。谢衣随手开了木箱上的偃甲锁扣,从里面翻出一张纸来,纸上写着几句话。

        “无异闭门不出,望代转礼物,名单附后。”

        谢衣把纸张及名单放入怀中,重新将木箱上了锁,蹲下温和的对馋鸡道:“有劳馋鸡,目下可是饥饿?”

        “唧——!”

        “那先随我进去,待我做些吃食与你可好?”

        砰地一声,一只鲲鹏展翅飞上了天,羽翼扇动遥遥地飞向远方……

        ……

        圣诞节当日清晨谢衣起的很早,亲手把一对注入了灵力的铃铛悬挂在门口,又去查看了下木箱上经过改装的偃甲锁。这天的天气异常寒冷,甚至比得上当年的流月冰封……

        谢衣把护手取了,燃起偃甲炉,寻出件披风放在手边,每隔半个时辰就重新去泡一壶新茶温着,其余时间便坐在主厅翻看着《逸尘西域记》。

        看没看得进去不得而知,反正逸尘同绿衣女子告白这几页纸张瞧着倒是比别的旧了些许。

        直到房门那对铃铛清脆的铃音有节奏的作响时,他放下书抓起披风冲出门外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在门口定了定神,见结界尚未开启,他方才念起解封的口诀。

        “无异,你来了啊。”正是一派云淡风清绝世出尘。


        后记:翌日无异同师父进桃源仙居,被满院子的圣诞装饰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谢衣隐约觉得,这场景……略有些眼熟,嗯,眼熟……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