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初乐】兰盆友

* 梗是哀酱的,标题也是哀酱的(我超喜欢标题!)我就是个代笔,然而OOC全是我的锅……可能有雷,雷雷更健康……吧(揍

1

        初七的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浅棕色的发色不甚均匀,细枝末节里藏下琉璃色的挑染。

        还蛮别致的,初七心想。

        花红蕊黄芳草绿见得不少,也难为他能从几根混色头发丝里看出琉璃色来。

2

        “嗨,我新搬来就住你隔壁,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乐无异,你呢?”

        这位新邻居挺自来熟的。

        “初七。”点头作答,言简意赅。

        上千年的道行里,他早就练就了任凭尔等风吹雨打,我自岿然屹立不倒的翩翩气度。

        简而言之,话不在多,够了就行。

3

        作为一株兰花,初七能够活至今时今日,是兰花史上一件稀罕事。

        熬过天灾,避过地难,又侥幸逃过辣手摧花人祸桩桩件件,修炼千余载化成万里挑一的兰花精,初七这一生中就没遇到过任何跟他同属同种的妖精。

        这也算是自学成精。

4

        邻居乐无异的自来熟表现在打招呼的第二天就殷勤周到的送过来自己烧的粉蒸肉、糖醋小排、酱牛肉和麻辣兔头,四道菜菜系遍及大江南北。

        初七来者不拒,尝了口兔头,多问了句:“你烧的?”

        对方乐颠颠的挠头:“是啊,我烧的。以后大家都是邻居,有什么要帮忙的,吱个声就行了。”

        兔头又香又辣,初七差点溜出一句“吱”,咽了块骨头腾出舌头,客气客气:“谢了,彼此彼此。”

        毕竟活了上千年,道个谢这点人类的道理还是懂的。

5

        真特么好吃。

6

        吃完了。

        盘子干净得锃明瓦亮。

7

        初七十分有理由怀疑自己莫非并不是兰花,而是食人花。

        但照了镜子的他顿时觉得这想法实在太可笑了。

        食人花他见过,那个丑劲儿,长成他这样绝对属于物种变异。

8

        随后他擦了把脸。

        想了想,就算兰花长成这样,好像也是……物种变异。

9

        他算是与世无争的兰花。

        自化出人形以来,一直依靠绘画混口饭吃。尽管是兰花,经过千年的审美洗礼,画个风景植物也会有点独到的沧桑。画师日子不富裕,在历史的大风大浪中颠簸,他也不是没风餐露宿过,真饿得狠了就化出原型。

        吃点土。

        饿不死的。

10

        初七的回礼是一幅画,大半夜隔着阳台递过去。

        两家的阳台就隔了道墙的宽度,初七在这边吹风,乐无异在那头淋花,互不干涉一派融融安乐。初七心有所感转身取来文房四宝,挥毫泼墨一气呵成,洒脱不羁浓淡相宜,一幅美人淋花图跃然纸上风流写意。

        风流是人,写意是他。

11

        大半夜看风景这事儿,初七其实干的驾轻就熟。

        身为兰花,他养了十多盆同宗子弟,想着哪天再灵魂出窍飞升化人一个,他也算有个花伴。但兰花总归不是好晒太阳那一款,又少不得水,初七把十来平的阳台一改,半边晴空半边雨,地道的植物温室。

        他懒得睡床。家里风水最好的地方当属洗手间,又潮湿又肥沃……但这地儿味太大,他老早就不用有机肥了。

        所以阳台角落里留了个空花盆给自己,没事的话,在阳台化出原型睡上一觉,也是件花间美事。

12

        初七只养兰花。

        看看乐无异那边的阳台,芦荟,四季青,仙人球,向日葵,土豆秧,豌豆苗……摆得跟有格子似的整整齐齐,阳台边上还堆了两叠干核桃。

        等等,这全面防守的战略格局隐约似曾相识啊……

13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花。

        初七不是对乐无异的品位有偏见,同为草木,他只不过跟仙人球芦荟之类热带植物不太对盘。

        他想过,仙人球若是化人,身体可能不大康健,散热不好容易肾积水。至于打扮,必定一身朋克,取个英文名叫尼豆,中文名叫针针扎。反正不会叫仙人球,想他初七要是一不留神叫个兰花……

        不想也罢。

14

        回礼从核桃坚果阵中送出,乐无异放下手中长了四条腿模样奇异的花洒,接过画家邻居的最新大作。

        “这是画的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我还以为……谢啦!”乐无异怀抱初七新作美滋滋回房,只留初七原地探究乐无异话中深意。

        什么叫“没想到”?又“以为”什么?

15

        说来也怪,初七晚上看风景时,乐无异也经常在隔壁阳台转来转去淋花除草,实在无事就在阳台甩胳膊抖腿做广播体操。

       乐无异是个连嘴巴都闲不下来的,一边忙手头事,一边给初七讲些什么古往今来奇闻八卦,初七被他那一板一眼比划的胳膊腿晃得头晕,就卧躺椅俩眼一闭听他瞎掰。

        一来二去,二人也算熟络起来。

        “你怎么不养兰花?”初七见到乐无异撕开一包葱籽认真栽进一个空花盆时,多了一次嘴。

        乐无异利索地盖上土,语气轻快:“兰花多难养啊,娇气难伺候,脾气大不说还动不动就半死不活……”

        初七的脸瞬间释放出大量叶绿素。

16

        谁告诉你兰花那样的!

        宁可种葱都不养兰花你乐无异到底有没有眼光!

        真是气得花都要褪色!

17

        “可是我看你养了很多盆兰花。”乐无异拧开水龙头冲了冲手,“你一定很喜欢兰花才养了那么多,都是什么品种的?一般什么时候开花?是不是没我想的那么难养?”

        “不难养。”

        “那我明天也弄盆来养,怎么养?”

        “跟我一样。”

        实在懒得理他,阳台二字就省了吧。

18

        安静了会儿,乐无异抱着后脑勺,眺望远方。

        “其实不是不想养,只不过我见过太多次死亡,植物寿命比人类长久,但人类却能主宰某些植物的一生。养花同养宠物一样,若是思虑不周,仅是敷衍对待,就毁了它们的一生,那又有什么意义?当然,若是处于人类食物链中的它们倒也是无可奈何。”

        一番话语气太过沉重,仿佛经历过许多故事,远不像外表这样朝气蓬勃。

19

        眼前活了千年的老妖精都没吱声,年纪轻轻的搞什么历尽千帆。

        不知道是哪片叶子抽了筋,初七挑出一盆长得最像他原型的墨兰,单手捧着,漫不经心说:“我送你一盆养着。”

        “哎?这怎么好?万一我不慎……”话还没说完,初七那头一根奇长的长嘴花洒嘭地直戳面门。

        “水不够我帮你浇,别的比照我这边,一丝不差。”

        社会你七哥。

20

        在阳台发生的正当交易,交易主体双方进行了不正当的肢体接触——手指头就碰了那么一下,恰如天雷勾动地火海风卷起巨浪,阳台的气压因此降低了好几百帕。

        有妖气!

        初七差点就把花盆摔了。孤单一花过了这么多年,愣是今时今日让他遇上了同道中人,怪不得年轻的邻居有刚才那看尽世情的态度。

        对方浓重厚实的非人类气息里弥漫着泥土的味道,初七一时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精怪,只觉气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他按捺住蠢蠢欲动认亲的冲动,表情很是镇定:“拿好,别摔了。”

        “哎?……哎!好嘞,组织托付重任,保证好好养绝不辜负期望。”乐无异抱着花盆找了个空地儿放下,偷摸直嘀咕,“我的妈呀,居然真是……”

        在事实面前初七过于震惊,就愣是没听见乐无异省略号中的后半句。

21

        初七事后回忆,当时气息碰撞时,乐无异面上依稀浮现出三色纹络。他琢磨来琢磨去,也没琢磨明白邻居到底是个什么精,接触时那浓烈的土腥味还让初七倍感亲切,应该不会是什么水生植物吧。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更进一步接触乐无异顺带摸清底细的时候,乐无异倒是先来邀请初七去附近一所学校参加学生们举行的圣诞晚会。

        “你是老师?”

        “对啊,教生物的,怎么,不像吗?”

        “我以为你教家政的。”

        “……”

22

        十几岁的学生们开始起哄乐老师带了男朋友过来。

        “同学们别误会,这位是我家邻居,号称艺术界的刘谦,我是请他来给大家变魔术的。”

        同学们应声鼓掌,初七呆若木鸡。

        这什么节奏?来之前半点口风没漏啊?乐无异你阴我,你给我等着……

23

        初七拿惯画笔的双手在乐无异端来的一盆兰花上徐徐滑动,就像许多魔术界泰斗一样,张扬自由的曲线中有着艺术沉淀下的美感。

        兰花花苞在众目睽睽下浅浅绽放。

24

        圣诞晚会结束,初七看在腹中储满乐无异煮的美食份上不跟他计较今日之事。

        走过平安夜的街头,卖花的人在路边一茬接一茬跟韭菜似的没完没了,甚至还有卖花的小孩子冲过来抱情侣的大腿。

        初七不禁感叹,这才多少年啊啥节都过成了情人节。

        “我说你是不是知道……”

        “知道什么?”乐无异靠着墙走的飞快,神情紧张。

        “知道我是……”

        “别过来!”乐无异冒出一声惊慌大叫。眼前卖花小孩抱着几枝玫瑰,直接朝他二人冲来。乐无异一激灵,踉跄后退半步,那孩子反应飞快,纵身一抱,一把粘住挡在乐无异面前的初七的大腿。

        “哥哥,给男朋友买朵花吧。”

        初七一时无言。

        现代教育真特么与时俱进。

25

        七枝鲜红的玫瑰花,梗都掐在初七手里,从低到高摆了个阶梯阵型,红红的花朵随着初七的指头尖一会儿开一会儿合。

        “我说……你就这么买了花?”

        “不然呢?”

        初七手上的玫瑰花瓣在乐无异面前次第摆开了行云流水绵延不绝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是花仙子怎么的啊?”乐无异看着被玩弄得醉生梦死的玫瑰花嘴角直抽。

        “花仙子?”

        “……当我没说。”

        啪的一个响指,玫瑰花苞齐齐绽放,初七盯着开得最盛的那朵说:“你怕小孩?”

        乐无异伸出一条胳膊,拿手在胳膊肘那里比了一道:“六百年前差点被一个熊孩子给废了,心有余悸。”

        “也是麻烦。”初七又说,“你好像已经知道我身份了,刚刚我也知道你身份了,大家扯平。”

        “哎?知道了?不用我说了?”

        “嗯。”

        乐无异叹了口气:“唉,做个妖精真不容易。”

        “嗯。”

        妖界遇知音,发自肺腑的深切共鸣。

26

        乐无异的阳台有盆芦荟,基本属于自生自灭型选手,初七记得最早隔台相望时那芦荟叶子上深浅一道疤,丑得可均匀,没两天芦荟就无影无踪了,换成乐无异本人跟他打招呼。

        乐无异长得可比他原型好看多了。

        身份暴露,好些话都容易说了。初七特意送了本《百年修炼千年成精》给乐无异,全本线装,毛笔手抄,内容励志正能量,封皮印章是朵兰花。

        此生不幸,总该感受下同僚的深情厚意。

27

        乐无异受宠若惊,回赠了一颗硕大无比的灵珠。

        人间有真情,妖间有大爱,初七把灵珠悬于两个阳台中间,替代核桃成为友情的纽带。

28

        初七突然销声匿迹数天,乐无异扒着阳台狂喊:“初七?你怎么了?你明明在家我怎么都见不到你?小七~七七~”

        包着大衣又捂着电视毯闭门不出的初七听到后面两个称呼一哆嗦,踢踏着翻毛毡鞋一脚踹开阳台大门,面目狰狞杀气腾腾:“瞎喊什么?”

        “好几天没见你了,不叫你七七你都没反应,怕你在家羽化了。”乐无异瞪着眼睛,“怎么了?病了?”

        “没事。”

        “不怎么冷啊,你捂这么严实?”

        “乐意。”

        初七掉头准备回房,身后乐无异的鼻子吸溜吸溜:“什么味儿?”

        初七头也不回:“你鼻炎犯了。”

        “好香,你养的花没这么香……”乐无异像只猫一样嗅来嗅去,突然灵光一闪:“初七,你要开花了?”

        去你妹的你才开花你全家都开花!

29

        乐无异义正辞严:“我不开花。”

        你一棵野生芦荟嘲笑别人开花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满面好奇的乐无异继续问:“你的花是什么样子的?一定很好看,我能不能看一看?”

        有这么问话的吗?!啊?没成精也就算了反正大家都是裸的,成精了还这么问不就跟扯别人裤头问我能看一下你那啥那啥一个意思嘛?!

        初七怒而摔门:“不能。”

30

        初七的花期第一天在每年腊月初七,因而得名初七,幸好没有迟上一天,不然就得叫腊八了。

        每年这时候,他多是化成原型尽情自在盛放,今年隔壁住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老妖精,他突然就不想像之前躲在哪个角落里闷头开花,更不想让乐无异见到自己最狼狈的样子。

        开花并不狼狈,狼狈的是还想授粉。

31

        初七做了一个梦。

        梦里灯光浪漫,气氛旖旎,画面自带柔光滤镜,一棵大墨兰正抱着一棵不开花的小芦荟拼命做着不可告人的酱酱酿酿……

        几百年来头一次在花期里睡床的初七被吓醒了。

32

        香味馥郁的兰花精大半夜去阳台散心。

        乐无异不在,挂在阳台伪装成大灯笼的灵珠忽明忽暗,一阵冷风嗖地吹过,初七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兜起灵珠抱进房间,搁在枕头边,睡了个安生觉。

        于是又做了个梦,却不像梦,梦里微弱的琉璃色,背景却是一片虚无。

33

        初七迅速地给自己的花生做了总结。

        他对乐无异这棵芦荟精突然萌生出点别的什么想法,大概因为他这一生就遇到这么一个修炼成精的,惺惺相惜以至于日久生情。

        但事情稍微有点麻烦。

        生殖隔离不是什么大事儿,反正他们都能化成人形,而且兰花和芦荟本就不靠授粉结果繁衍,就算真能同人类一样散播爱的种子十来个月制造出成品,生出来也是个奇葩杂交品种。

        麻烦的是他不知道乐无异的想法。

        室内香气泛滥。思及人类对于开花植物的喜爱态度,单纯从植物角度来看,初七有时会觉得真是毫无廉耻。但做人久了,他也就渐渐能够接受花作为装饰品存在于人间的合理性,以至于作为人类的他有时会对各类花朵心存恶趣味。

        比如之前欲仙欲死的玫瑰……

        想来芦荟也应是可以开花的,不知乐无异的花是什么颜色的?

        初七突然很好奇。

        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34

        阳台飘过来一张小纸条。

        “对不起啊,这几天有点事不在家,帮我看顾着点花啊。”

        初七看着隔壁阳台最新完工的定时花洒系统,觉得这叮嘱忒多余。

35

        刚升级至心上花的乐无异好几天没回,初七有点坐不住,趁着花期的尾巴准备随着气息寻找乐无异,刚一出门就一头撞上离家出走后像是缺水故而蔫了的邻居。

        “嗨,初七,出门啊。”声音没精打采有气无力。

        初七单刀直入:“去哪了?”

        “问我?去旅行了。”

        “精神不佳,好好歇着。”

        乐无异勉强笑笑:“多谢关心,那我先回去了啊。”

        “……待会儿阳台见。”

        随着一声闷响,值得写入史书的挥着手的邀约被挡在了随手关上的门外。

36

        烦恼。

        临近新年的烦恼。

        乐无异打从回家后根本就没再出来陪他说话,习惯了的吵闹一下子无影无踪,变成冷冷清清的春节序曲。

        初七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摇得昏昏欲睡,一股迷蒙的琉璃色上了头,半梦半醒间,听见熟悉的声音说:“送你的东西要记得好好保存啊。”

        送我的东西?什么?

        醒来,只有空荡荡的风。

37

        该不会是乐无异要羽化了——

        这个念头一萌生,初七只觉从头凉到脚,魂都要散了。掏出怀里揣着的灵珠,原本明亮的光摇摇欲坠,像要燃尽的风灯,一阵黯淡。

        初七从躺椅上一跃而起,阳台间一墙之隔的距离怎么可能拦得住千年老妖。他手撑围栏,脚刚往对面迈,就被一股强烈的斥力给阻了回来。

        再试,再挡。

        初七念起耗费大量灵力的咒语瞬移,两脚却跟扎了根在水泥里一样,纹丝不动。到大门拿手一摸,这里的结界封的更牢固。

        摸着怀中渐凉的灵珠,初七在门外大叫:“乐无异你个混球,你在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38

        初七沮丧的回到阳台,天空中骤然炸开数道礼花。

        谁特么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点放……不是!那不是礼花!是一道道雷!

        那是乐无异的天劫!

39

        电光石火间炸雷滚滚而来,穿过空间阻隔,直奔乐无异的房间。挡在初七面前的结界坚如壁垒,初七拼着毕生修为拿灵力凝针在结界上打孔,心里通通直慌。

        乐无异你是个芦荟精又不是个核桃精!你把结界搞这么结实干嘛!

        结界终被扎出一个洞来,与此同时,怀中的灵珠也裂了两道,碎了一小块,锋利的边缘迅速划破了初七的胸膛。

        初七摸着胸口的血,牙关紧咬。

        乐无异你特么真是活腻了把灵力结的灵珠拿出来送人然后自己过天劫你是不是有病!

        用灵力把碎掉的灵珠碎片罩着,初七幻了身形,透过结界的一丝缝隙,拼尽老命钻了进去。

40

        天劫已近尾声,隔壁早已一片废墟,初七在残垣断壁中搜寻许久,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一盆已经烧得看不出模样的植物。

        指头轻轻的碰了碰,残留的微弱灵力气息确实来自乐无异,却早已看不出琉璃色。

        “乐无异?乐无异?无异?”指尖注入的灵力仿如石沉大海,坠入无底的虚空。

        一滴一滴的血裹着泪,落进花盆中。

41

        “嗨,你坐这儿干嘛呢?”

        初七猛地转身,一团黑漆漆看不出本色的家伙站在他身后,挥舞着仿佛是手的东西。初七整个人像只豹子一样扑上去,在黑雾中却扑了个空。

        黑影蹲了下来:“哎,我说,你流血了,快包一下吧满屋子叶绿素的味道,说起来人形态的你血居然不是绿的……等会儿,我灵珠呢?你把我灵珠给弄碎了?!”

        “有你这种把自身灵力变成个球送给别人,自己偷摸过天劫的芦荟精么?”初七抹了把脸,手指发颤,把破损的灵珠从隔壁移了过来。

        “原来七七你也可以说这么长的句子啊,我还以为你词汇系统在修炼进化时出了问题。等等,灵珠问题待会儿再说,谁告诉你我是芦荟的?”

        初七指了指怀中那棵焦黑的看起来像芦荟残渣的植物:“……本体?”

        “不是哎,指高了指高了,往下,往下,对,那是我这次天劫前的本体。”

        乐无异你个大花盆精在我这儿装什么有机绿色纯天然!

42

        “七七你在做什么?”黑影在初七身后转来转去。

        “……别叫我七七,听着恶心。”把同样乌漆抹黑的花盆抹干净,初七把灵珠小心翼翼放进去,从身上撕了点本体灵力把几样东西包裹在一起,堆在看不出人形的黑乐无异跟前。

        “乐……”初七把姓氏说得很轻,“无异,你是怎么回事?”想了想,又从所剩无几的灵力里腾出一大半,连那团黑影一起围住,“还有力气说话吗?”

        “有啊有啊!”黑影在光圈里手舞足蹈,“你听我给你慢慢说啊可真是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

        “哎,好嘞。”黑影借机悄悄靠近初七,假装不经意摸了摸脸,一不留神向下滑至草草包扎的胸口,又马上缩回了手。

43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过天劫的,但我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我原本也不是个花盆,是个唐三彩花瓶,那个长相可值钱了,三百岁时第一次渡劫啊,被雷劈成渣渣。”黑影叹了口气,“说是魂飞魄散都差不多,周边灵气聚集了差不多五十年才重新找回灵力重铸本体,铸出来还是个花瓶,是这个样子,带把。”

        “……”虽然乐无异把形象比划得明白,但描述得实在市井,初七容易想歪。

        “六百岁过天劫时,就找了个灵气鼎盛的地方,重铸时才发觉我是分成魂,灵,体三部分,以魂为心以灵为骨,就可以重铸体,但是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人形还没化全,就又被熊孩子摔断胳膊。”

        初七伸出胳膊想给黑影个爱的抱抱,想想总会落空,心有不甘,于是作罢。

        “第三次渡劫就把灵力给凝结了从魂和体分离,天劫似乎只认魂,揍的是体,把灵力重聚后,这次用五年就重铸出一个花盆。”乐无异指指眼前那个盆,“喏,就这个,其实长得也挺好看的。”

        这点初七非常认同。

        “第四次就是这次,当初知道这里灵力旺盛搬过来还以为是什么福地,结果全是你散发的王霸之气,其他地方又连半点灵力都无,我只能灰溜溜的回来挨劈,毕竟灵珠送给你了。还有啊,我凝了那么漂亮的一颗灵珠,还专门做个结界保护你,然后你就给我弄碎了……”

        “我赔你。”

        “啊?不用不用啦,碎得也不是很厉害,大不了这次重铸个盘子……”

        “我陪你一起。”

        “陪我干啥?”为啥黑影还能看出来瞪眼睛,“双修?”

        “……”初七扭头,鼻子里哼出一个“嗯”。

44

        冬季里的阳台上,一株精神健壮的兰花种到了一个琉璃色的大花盆里。

        “舒服么?”

        只听见一把懒洋洋的声音:“嗯,最舒服了。”

        “换个地儿?”

        “怎么了?”

        初七抖了抖叶子:“太晒。”

45

        唐朝的花盆长腿了!带着兰花私奔了!留下了一阳台的花无人照料!真是人间惨案妖间苦难!

46

        “我……开花给你看啊。”

        “嗯!”


评论 ( 27 )
热度 ( 62 )
  1. 於之天接水 转载了此文字
    花盆精……到底谁想出来的~你们是不是和乐乐有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