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想入匪匪(第七回)

* 马老二来自于  @十里散青 的《为了挽救失足青年》一文,他在本文中客串重要配角~~


第七回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乐无异醒后不见谢衣影踪。后门机关开启一半,显是由外而关,大门外却突然有人大声喧哗吵闹。乐无异扒着门缝往外偷瞧,见是一群年轻人,带着长枪短兵围住一个提着菜篮子说话低沉的魁梧汉子。

        其中拿长枪的指着汉子说道:“我说马老二,我们奉二寨主的命令在这查歹人,你往大寨主家跑是啥意思?”

        提着菜篮子的汉子道:“阿胜,我是给寨主送菜的。”

        另个提着短刀的接道:“菜拿过来,我们给送进去。二寨主有令,由我们来护卫大寨主。”他对着篮子嗅了嗅,又道,“今天你又送了腊肉?啧啧啧,你哪弄那么些肉的?回头也给兄弟们送点,兄弟们净吃清水白菜了,你在寨子里住了这么久,也得照顾着点兄弟们啊,大家说是不是啊?”

        轰轰一声“是”,夹枪带棒,震耳欲聋,听得乐无异气血上涌,颇为不快。来寨中仅一日,人见过不少,文雅如师父,洒脱如李天龙,还有朴实如寨中百姓,有比较方知眼前这些乃是真匪徒。

        马老二后退两步,不卑不亢道:“肉不多,就只够寨主吃。兄弟们若是想要,下次打了山猪野猪,我再给兄弟们腌制些。”

        看来昨日和师父吃的腊肉是马老二送来的。知晓这一关节,乐无异瞧马老二比旁边那几人都还顺眼些。

        其中一人使个眼色,几人呼啦一拥而上,把马老二挤在中间,个个嘻笑道:“马老二,你就带了给大寨主的菜?这也太不懂规矩了,那怎么够吃,大寨主家里可还有一个呢!”

        马老二被围,四下掂量,正是无路可退,只听门板吱呀一响,屋中之人推门而出,一身行头比昨日入寨时不知抢眼多少。额系双绞金丝抹额,上身穿宝蓝缎子衣,外披一件白玉般的马甲,下身着青缎窄腿裤,足踏羊皮薄底小靴,手提偃甲剑,身背偃甲包,面容皎皎,唇挑眉弯,眼含嬉笑怒骂,步如踏云逐风。

        众人暗自琢磨,这般服饰气度与昨日竟有天壤之别。

        身后门板甫合上,乐无异却已来至众人跟前,手中偃甲剑柄于掌中滴溜溜一转大半圈,剑尖于众人面前扫过,猛地又向下探出二尺长,随手一扎入地,他双手握剑柄,笑容满面道:“几位,说什么呢?”

        不曾想,“大寨主家里那个”大清早就来砸场子了。

        一个身材略短的汉子脱口答道:“啥也没说啊!夫,啊不,吴,吴公子。”

        乐无异既是出来救人,原也没要他们应答,视线一一扫过,最终落于马老二身上。他一挑眉,弯起半个嘴角,说道:“既是没说什么,那有劳马兄,这边说话。”

        一句马兄,叫得几个人直犯嘀咕,跟吴公子称兄道弟的,不就是跟寨主一个辈分了?吴公子昨儿个刚到,今儿怎么就跟马老二混熟了?

        马老二行事虽一直畏手畏脚,此时却身形矫健抓个空隙钻出人群,见机躲至乐无异身侧。几人对乐无异多管闲事心存不满,便有人嚷道:“吴公子,贼人还没抓到,我等奉二寨主命令负责护卫,不能随便放人过去啊,而且吴公子既然受到惊吓了,就好好养一养,省得大寨主再心烦意乱啊。”几人一听,纷纷附和道:“对!对!吴公子好好休养!”

        话虽这般冠冕堂皇,仍有胆大的不客气抢攻上前,作势要拉马老二。乐无异眉心微动,把马老二生生扯退两步,身形顿起,挥起偃甲剑在众人眼前地面划出一道来,紧跟吼了一声:“慢!”唬得众人都愣了,乐无异又回身站定,仍是满面笑意,说道:“以此为界,几位莫要跟来,偃甲没生眼睛,伤了人可就不大好。”

        几个人眼珠转了转,偏那个叫阿胜的不服气,往前踏上一步,正踩在那条线上,只听得扑碌声响,从地底钻出几个豆粒大小的偃甲,刚出来就仿佛生了钩子一般,粘住阿胜的裤腿不撒手,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就听得轰隆隆几声爆炸,随着阿胜一声嚎叫,众人眼前黑烟滚滚,待黑烟散去,只见阿胜坐在地上,两条腿乌漆抹黑,裤腿都被偃甲炸去,好好一条裤子生生烧成裤衩。

        就听阿胜在那里鬼哭狼嚎道:“我的裤子哎!我可就这么一条裤子!”

        边上的忙问道:“伤到没?”

        阿胜又叫道:“腿没事,就是老子的腿毛都烧没了!”

        几人关心阿胜,多看了几眼,黑漆漆两根麻杆的样子本就好笑,阿胜这一句,引得所有人都快笑岔了气。

        乐无异忍笑道:“几位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位阿胜兄弟的裤子我赔,我没别的意思,只有一点,劳驾几位听听我的意见,别当成风过了就过了。”

        不远处林中传来一句道:“正是如此。”

        随后走出一人,一身白衣,手握唐刀,眉眼间俱是笑意,正是谢衣谢大寨主。

        乐无异欲迎过去,却摸摸鼻子,猛地扎根不动,立如老松,全因谢衣身后跟出了一个人。

        这大清早师父和李天龙李二寨主混小树林是怎么回事?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