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想入匪匪(第六回)

第六回
        酒足饭饱,乐无异呼啦铺开一溜偃甲,大的,小的,高的,矮的,方的,圆的,长的,扁的,还有谢衣之前见过的偃甲喇叭,得亏他偃甲包放得下。
        他先扯出一只偃甲老鼠,喜滋滋捧至谢衣面前,说道:“先生帮我看看这个,我做的钻天鼠,会跳会跑还会飞,就是力道总差了点,容易偏。”又指向另一个四条腿的木头疙瘩,说道,“那边那个,金刚力士三号,会挖地,有个缺点,挖一半会撂挑子。”
        只见乐无异一一摆弄完自个儿的偃甲成品,又在可称为谢衣杰作的此间居所内上下翻飞,眉飞色舞,刨根问底,话不能止。
        谢衣微微笑着,偶尔接上一两句,说的皆是偃甲制作内里关窍,待乐无异问完,才正色说道:“乐公子,偃术之道,明在于技,暗载于心。乐公子心思纯净,一心钻研,偃术通透,是为优,但性格活泼,造出偃甲却又难免失于精细,此为劣。”
        乐无异挠头道:“先生的意思我懂,我娘亲也一直说我做事马虎。”
        谢衣道:“大而化之亦有好处,返璞归真更是有趣,但所谓粗中有细,重点在于细,以乐公子而言,亦是应知。方才乐公子提到想同谢某学偃术?”
        乐无异点头道:“对!我想跟先生学偃术。”他急翻口袋,捧出肉干,屈膝跪道,“长安乐无异奉上束修,恳请先生收我为徒!那什么,学资身上暂时没多少,等我回长安给先生取。”
        眼前所列束修,谢衣心知那是乐无异旅途口粮。对其反应,他既觉诧异,又觉有趣,以这股对偃甲如痴如狂的劲儿尤甚,竟颇有他年轻时的模样。孤身一人近三十年,在此年月,有一人愿以徒弟身份与他亲近,谢衣心下如水起波澜,风递柳絮,竟恍惚了一阵。
        谢衣扶起乐无异,说道:“乐公子愿助谢某一臂之力,自可抵学资,至于这束修,不知可是……无异亲手而制?”
        乐无异答道:“是闻香楼的酱肉干,但是我觉得味道差了点,要是能加些糖就更好吃……”他猛然抬头问道,“先生叫我无异,这是收下我了?”
        谢衣神色自若道:“竟还叫先生?”
        乐无异一蹦三尺高,大喜道:“哎,师父!”
        谢衣点头微笑,如春风拂面,说道:“无异,莫忘了你我之约,于寨中称呼为师时需留心些。”
        乐无异沉迷屋内机关偃甲,又喜得谢衣收为徒,心思早已转至别处,经谢衣一提,才记起原本要事。他敛容谨慎道:“对,是要小心些。”
        收起自家偃甲,乐无异问道:“师父,外面那个扔飞刀的人后来抓到没?李姑娘那边情况又如何了?”
        谢衣道:“人并未抓到,为师心中已有计较。”
        乐无异道:“寨子里有人诬陷李姑娘,师父是怎么想的?”
        谢衣道:“李姑娘虽因我而对你生怨,但她并非阴险狡诈之人,今夜她必定遣人在寨中仔细搜查,这点大可放心。”
        乐无异道:“师父你就这么信她?”
        谢衣道:“信与不信尚在其次,至少今夜你我可平安度过。”
        乐无异脑筋转了数个来回,方醒悟道:“闹了这么一遭,这李姑娘被怀疑,今晚必定会卖力搜查。要是真再来一把小飞刀,那她肯定脱不了干系,因此师父你才当面承认她绝对不是贼人。”
        谢衣轻咳道:“无异,彼时我若不出言劝阻,有人使得的挑拨离间计便要大功告成。”
        乐无异道:“嗯,对,现在想想,肯定是有人挑拨离间。”他一拍大腿,又道,“我懂了!师父这一招是守株待兔,只不过……”
        谢衣奇道:“不过如何?”
        乐无异道:“不过是委屈了李姑娘守一夜,我同师父睡个安生觉。”他一脸坏笑,“师父师父,你真的不考虑找个师娘?”
        谢衣道:“伸出手来。”乐无异不明就里,伸出一只手摊开,谢衣提刀柄在其掌心敲了两敲,转身道,“这不就有了。”
        乐无异懵懂片刻,方大叫道:“不是哎我说的不是咱俩那个假成亲哎呦喂哪有自个儿给自个儿当师娘的……”
        话虽如此,说话人耳根却不知为何隐隐发红。
        谢衣忍笑片刻,说道:“莫要着慌,仅是权宜之计。”敛了神色,谢衣转过身来,又道,“世间百情,随缘而遇,随遇而安,合则聚,不合则散,不外如是。”
        乐无异待要再问,谢衣却笑笑转了话头,聊到明日还有要事,保持警醒,早日休息云云,他二人便选了相邻房间,各居一室住下。
        却不知是不是错觉,乐无异总觉,谢衣转身时清瘦背影,依稀有几分寂寥落寞。

评论 ( 12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