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敏捷开发

* 人物设定来自哀酱,OOC到没有C那都是我的锅。
* 二月最后一天发个狗粮,为了证明二月份我并没有偷懒。

0

“海哥,我觉得,这里有必要加个新需求,用户如果把我们的APP推荐给其他人,要给他们一定的回馈奖励。”

“还加?!这周你都加三个了!而且每个需求都要一天搞定?!你看看团子,都熬出熊猫眼了!”

“我跟夷则聊过,这是目前市面上所有APP的基本功能,也是推广的基础,我觉得我们也要……”

“乐!无!异!告诉你!没你这么玩的!老子辞职!不干了!”

1

竹笋包子团队在开会。

开会的意思就是,乐无异和夏夷则两个人大眼瞪大眼。

阿阮咬着奶茶吸管呼噜噜的吸着珍珠,辟尘拿着小镜子补妆,团子老老实实瘫在椅子里,兜里揣了俩肉馅大包子,在小会议室里散发着腐朽的气息。闻人羽没来,作为队伍里唯一的美术总监——也就是美工,据说改需求改的肚子疼请假了。

“无异,”夏夷则率先开口,“我们需要一个资深的主程序。”

“辟尘和团子哥不能直接顶上吗?”乐无异问。

团子晃了晃胖手:“我,我写代码写的,都,都快累成熊猫了,当然不行。”

辟尘悠哉游哉地摇着小团扇:“我只会写代码不会做设计呀。”

“那么,”乐无异狠了狠心,“招一个!”

让预算见鬼去吧!反正安总出工资。

安总,安尼瓦尔,是竹笋包子的幕后大老板,是乐无异他亲哥。

亲哥,就是用来坑的。

2

竹笋包子团队在研发一款技术类的游戏APP,玩家可以通过提供的材料和成品图,组装出精致的机械作品,玩法简单关卡多变,成品出来是很有趣的。

刚刚毕业就被安尼瓦尔抓来做团队领导兼产品经理的乐无异,一直有着一个远大的梦想。

然后他被这个充满超现实主义感的团队现实打磨成一个球。

简称,梦想顶个球。

3

次日,竹笋包子工作室前台。

一个手握文件夹的男人站在阿阮和闻人羽面前。

阿阮正低头,吃着小熊饼,盯着闻人羽在涂抹的素描本,嘴里囫囵的说:“闻人姐姐画的我也太……”

忽然感觉到有人挡住目光,她好奇地抬起头,紧接着,咽下嘴里的半块饼干,把刚才没说完的话缓慢地给予一个完结。

“……好看。”

来人自称谢衣,应聘“程序总监”。长发,细眼,烟灰色的眼珠藏在金丝眼镜背后,西装休闲外套,衬衣理的笔挺,领口微敞,说话声笃重而磁性,仿佛一首辽阔悠远的歌。

“好看”是全竹笋包子团队对其的第一评价,除了产品经理乐无异。

乐无异的评价是,“太好看了!!!!!!一个程序员怎么能这么好看!!!”

4

乐无异,你这是对程序员赤裸裸的歧视与偏见。

5

“谢衣先生,我开门见山,我们团队需要一个有丰富项目经验的程序总监,薪水不是问题,唯一要求就是来了就能干活。”

“乐先生,”谢衣笑得格外温和,“你可以先看看我的个人简历。”

擅长多种编程语言,纪山公司的三年项目经验,静水公司五年开发管理经验,主导过三个大型项目,开发过十多个中小型项目……

喵了个咪的这种人为什么会来他公司应聘?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

他乐无异一定是面了一个假试。

“谢先生为什么想来我们公司?”公式化的问一问。

“有合理的薪水,有挑战性的工作,有良好的团队精神。”谢衣眯着眼睛,笑着回答他。

“……”

“最主要的是,有趣。”

6

有趣你妹啊!工作又不是请客吃饭!

乐无异在心里默默吐槽,表面依然客气的认同了这些套路化的理由。和突如其来的应聘者聊了一个小时后他最终拍板决定——就是你了,今天签合同,明天报到!

“我的办公位在哪里?”谢衣走出会议室,四下打量几眼。办公室良好的装潢简约低调,办公桌有序的排在一侧,另一侧的角落里放着颜色可爱的沙发和茶几,沙发上摊着软萌软萌的熊猫靠垫,各类技术书籍以及小说占据墙边书架大半,空余的位置搁置了几盆绿色植物。

清爽怡人,空气清新,谢衣很满意。

“这里。”乐无异指着一个空座位。

“很不错,”谢衣就势坐了过去,坐在转椅上转了一圈,打开电脑电源,又站起来,“乐经理,我现在就可以开始工作,不用等到明天。”

他转身面向办公室内所有成员:“各位好,我是谢衣,是新来的程序员,以后和各位合作开发,还请多多指教。”

7

每个人的音箱都是静音,所以群里的叽叽喳喳,在办公室里都变成敲键盘的噼里啪啦。

“无异,真的不再多面几个人了?”

“闻人啊,有人来就不错了,我还能挑三拣四?”

“小叶子,我觉得他长得真的真的很好看呀,你觉得呢?”

“夏夷则,管管你家阿阮。”

“咳咳,乐兄,这位长成这样,真能干活吗?”

“说什么呢,你被阿阮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时候,不是也一样干得风生水起?”

“那么~我~跟团子~要听他的吗?”

“原则上是这样,辟尘你和团子的代码在电脑上做个备份,如果有什么异常问题尽快私下跟我说。”

“新,新来的,这个人,长得这么好看,我,我肯定听他的,辟尘,你说,是,是吧?”

“是的唷~这么好看~我都舍不得不听了~”

肤浅!太肤浅了!你们这群只看脸的家伙!乐无异的心特别累,你们怎么能只看脸呢!

还有……

新来的这人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8

“怎么样?适应吗?”乐无异给谢衣递了半杯水,“团子把代码和文档发过来了吧?看过了吗?”

谢衣接过纸杯,喝了一口:“谢谢,大致看了一点,详设做的很完整,代码实现算法就有些天马行空。”他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乐经理,我这才开始工作两个小时,谈不上适应不适应吧。”他笑了笑,“大家都很友好,我很满意工作氛围。不过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我想问问这附近有什么吃的?”

“我想想啊,沿着这条街走有几家快餐店,还有……这样吧,”乐无异一拍手,“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顺便聊一聊后续项目计划。”

“恭敬不如从命。”谢衣起身比了个OK的手势,眯着眼睛笑着。

好像一只温柔的狐狸。

9

乐无异请了谢衣三天午餐。

办公室内众人以阿阮为首,瓜分了乐无异这三天“一不留神”带的饭盒。

阿阮鼓着腮帮子说:“谢衣哥哥是好看,可是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呀,夷则你说对不对?”

夏夷则被阿阮塞了一块鸡肉,点头称对。

“小叶子为了谢衣哥哥连自己煮的饭都不吃了,饭该多伤心呀。”

夏夷则觉得哪里不对,但依然点头称对。

谢衣吃了乐无异三餐饭,加了三天班。

第四天,乐无异没来上班。

10

谢衣把大家叫到一起开了个会。

“这几天我和乐经理把后续的工作计划制订了一下,代码和设计要进行大量改动,可能会辛苦一些。所有人分为四个组,实行敏捷开发,需求组是乐经理,测试组是夏夷则和阿阮,美工组是闻人羽,我、辟尘、团子是开发组。每天早上九点开十五分钟的早会,具体每个人负责的工作计划大家今天可以在邮箱里看到,我们因为团队小,为了保证四个月后在APP商店上线,所以迭代周期设定为三天和两天,每周三和周五出构建。”

“谢衣哥哥,什么叫做迭代啊?”阿阮特别自来熟的称呼起谢衣为哥哥。

谢衣笑了笑:“下午会给大家做个关于敏捷开发的简单培训,今天先按邮件里的工作分配做些准备,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直接来问我。”

谢衣离场,众人散会。

群里为谢衣的雷厉风行炸了锅,乐无异在屏幕的那一头捂着肚子哎呦哎呦。

11

流水的程序总监,铁打的肚子。

同样的饭,乐无异吃得上吐下泻,谢衣啥事没有,颇有前一位程序总监叶海吃遍一条街的风范。

乐经理的工作变成了请客吃饭,把自己请进了医院。

12

谢衣在附近药店买了许多药,放进了办公位的抽屉里。

13

乐无异回来时,开发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谢衣拼命的在加班,加得乐无异怀疑他都不用睡觉,一天二十四小时,这个人怎么就能保持时时刻刻精力充沛,容光焕发,甚至连头发上都没有头皮屑。

……他为什么要观察这个。

14

“最近真的很拼啊?”开完早会,乐无异又凑到了谢衣的办公位,“周末也来加班?”

人人都有钥匙,但基本没人在良好的假日出现在办公室,除了新加入的谢衣。

“住得近,周末也没事。”谢衣专心对着屏幕。

敲键盘的手指细长,手速超群,敲起代码姿态优雅赏心悦目,乐无异当欣赏艺术品一般看了好一会儿。

“为什么这么拼啊?”乐无异觉得不能再看下去了,“老板又不发加班工资。”

这人完全忘记了作为老板弟弟团队领队的立场。

谢衣停下手头工作,站了起来,抻抻胳膊:“我们团队的目标不是游戏排行榜第一吗?”

这个“我们”用的好,明显已经融入了团队,乐无异心想,嘴上却说:“我没说过啊。”

谢衣拍了拍——并不是锤——乐无异的左胸口:“但是,我知道它在这里。”

15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被谢衣碰过的地方好像有无数小爪子挠啊挠,乐无异捂着胸口回办公位,歇了好一会儿。

16

“谢,谢大师,这个接口,传两个还是三个参数啊?”

“三个。团子等等,我看看……这段代码改成两个循环,简洁。”

“谢大师~CI又没有过~帮我看看呗~”

“代码走查加FT,一个都没做,辟尘你又偷懒了吧?”

“谢大师,我改好了15个零件图,发给你了。”

“闻人姑娘,多谢。”

“谢衣哥哥,我又发现了bug,这里这里,你改一下?”

还在调自动化测试脚本的夏夷则的犀利余光往这边一扫,谢衣的雷达自动接收,亮出显示器上发过来的一排最新缺陷列表:“阿阮,照着夷则这个格式提缺陷发给我吧,我改完就合入下个迭代版本。”

17

围观团队工作进度的乐无异现在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恼火。

他这段时间做了大量市场调查,奋勇工作,加班加点熬出的新创意,还没来得及落实到文档。

他理了理思路,冲出了办公位。

18

“我不同意。”

“为什么?目前少有游戏APP利用AR技术,我们为什么不能做?”

“不是不能做,而是目前时间和人力不够。加一个新模块,几乎波及当前所有模块,时间风险极大,以及,”谢衣皱眉,“乐经理,你还没有提供需求文档,大家的理解不同,沟通会有问题。”

“首先,叫我无异就行,其次,对市场而言AR技术有噱头,对我们的APP来说选择这个技术非常恰当,我觉得,APP的第一阶段推出来,对用户会很有吸引力,另外,”乐无异板着脸,“我们沟通有问题吗?”

乐无异的语气太严肃,对面那张好看的脸上,吃惊的表情像被谁当头淋了一盆冷水,故作冷静的表面下,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大惊失色。

“……没有问题。”谢衣叹了口气,苦笑,“文档发我,我做详设,遇到问题再私下沟通,无异。”

19

私下沟通,无异。

乐无异的火气突然就消了,仿佛晒着大太阳吃着冰淇淋,爽快得飘飘然,连写起文档来都格外顺手,好像被谁注射了一针兴奋剂。

休息时回味起二人对话,脑子里突然萌生了可疑的画面。

两只炸刺的小刺猬,两军对垒虎视眈眈,其中一只突然探出前爪软软的挠了对方两下肚皮,另一只立即软成一滩,兴奋得滚来滚去。

兴奋的小刺猬抱着头嗷了一声,打开电脑,灵感大神降临一般的嗖嗖地开始码文档。

20

为表诚意,乐无异天天陪谢衣加班。

幸好他声明了其他人可以不用加,办公室内所有人都觉得这则声明相当人性化。

21

谢衣的桌子上多了个小摆件。

摆件不大,金属框架,大大小小的零件以一种井然有序的姿态拼接,外部可见范围内没有一丝一毫的焊接痕迹。

乐无异第一个发现这玩意儿,惊得差点跳起来:“不是吧?这是……第五十一关的成品?居然真能做成实体?”

“难为你还能认出来,”谢衣随性的看着乐无异拨弄来摆弄去,“你的关卡设计非常棒,动手施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可惜我做的还有点丑,没时间再细加工。”他的眼睛弯了起来,“喜欢吗?送你。”

“我的天呐!真的送我了?谢谢谢谢谢谢!”乐无异兴致高昂的抱着搜刮来的战利品,忍不住多嘴问了句,“怎么做的?能教教我吗?”

“不如拜我为师?”

“小气。”

“怎么就小气了呢?学东西总要拜师,师父才愿意倾囊相授,你说,对不对?”谢衣趴在办公位的隔板上,和乐无异靠得很近,“叫声师父来听?”

“行啊,”乐无异急中生智,发出人生中最强萌音:“师虎虎,求抱抱,举高高!”

“哈哈哈哈哈哈……”谢衣笑得直岔气,“我说无异,你怎么能叫的这么恶心……”他顺手摸了摸乐无异的头,“乖,为师随手做的一件小礼物,送徒儿做见面礼。”

22

谢衣笑得嘻嘻哈哈,乐无异心跳乒乒乓乓。

23

“这一关设计得不错,我欣赏你的创意。”

“辛苦了,需求已经做好了,明天出版本你看看效果。”

“还喜欢哪一关?改天加班时候我带着工具来,教你做手工。”

“你的空间想象力是我见过最好的。”

“无异,我搞定了。”

24

空闲时,怎么脑子里全是他说过的话,滚动播放。

25

“又有需求了?”

“对啊作为师父你给解决一下吧。”

“那就这么做?”

“不行!这里会坏掉的!”

26

办公室里小叶子和谢衣哥哥的对话,有时听起来怪怪的。

27

作为教做手工的回礼,乐无异为谢衣多带一份手工午餐。

吃下第一口,谢衣的舌头仿佛被食物纯粹的滋味拂过。纯正的植物油烧出特有的清香,食材在沸油中滚过,经过恰到好处的火候烹饪,食材散发出别致独特的味道,啊,正是人间难得的美味。

舌尖上的乐无异。

完美。

28

“我的胃一定会被养刁的。”饱腹后心满意足的谢衣感叹,“无异,你是我见过烹饪手艺最好的产品经理。”

“承蒙师父夸奖,不胜荣幸。”乐无异嬉皮笑脸收起饭盒。

养刁就养刁吧,我乐意,爱咋咋地。

29

日历上的数字,电脑上的时钟,就像是谢衣写下的循环,乍看重复,却又在每一次变动中进行小小的延伸。

阿阮每天晚上带来的零食,都被办公室内全员瓜分一空,小姑娘特别委屈:“我都加班了你们还抢我零食。”

夏夷则连哄带劝,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想要什么?我现在去给你买。”

“不要了!”阿阮鼓着嘴把一排bug提上去,“我减肥!”

办公室恋情真伤眼睛啊,乐无异就当没看见。

也伤身啊,几个开发看着阿阮的工作成果,心有戚戚。

30

努力就意味着所有人都在拼命,甚至连阿阮都开始忙到没空吃零食。

加班时期,乐无异带双份午餐上班,为了避免亚硝酸盐摄入过多,晚餐他会去外面吃。上回的食物中毒惨案依旧历历在目,搞得乐无异心有余悸,吃饭都有种人生大冒险的感受。

“这家的厨房我看过,干净,宫保鸡丁应该合你口味,边上那家牛肉饭口碑也不错,我都试过。”谢衣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更新着乐无异的餐饮地图。

“万一真不舒服,我那里还有常备药。”谢衣眯着眼睛,笑得那么好看,“选好哪家?我陪你去吃。”

乐无异发誓,现在就算给他黑暗料理他都能一口不剩全部咽下去。

31

办公室恋情看起来也伤胃。

32

或许还伤肾。

33

临近APP上线,办公室突然陷入了低气压风暴圈。

“无异,我还有十多张图要改,这周工作不能再加了。”

“是呀小叶子,大家这段时间天天加班,再多工作真的受不了呀,你看团子哥哥已经彻底变熊猫啦。”

“希望你们看一下我做的这些对比,了解下我们跟目前线上已有的APP的差距。我做的这些内容修改,能够让内容更完整,游戏体验更好,也是希望我们的东西在最初就能略胜一筹,这样夷则也可以有底气做宣传。如果做不到,我们甚至可以延迟APP上线时间。”

“无异,我已经拿闻人的图发给媒体公司了,下周开始正式发宣,时间上不能延迟。”

夏夷则看了看阿阮,阿阮瞧了瞧闻人,闻人做老僧入定状。

乐无异还未放弃:“媒体公司那边的时间可以再修改。我知道大家都很努力,但是既然要做,就要想办法做到最好,光努力并不够,还要把目标定的再高一些,让我们的APP一出场就能震惊四座。我觉得……”

“无异,”按下了最后一个回车键,一直默不作声的谢衣从办公位站起来,“我们去小会议室,我有话想跟你谈一谈。”

34

会议室很安静,谢衣坐在椅子里,身体微微前倾,专注的看着乐无异。

“怎么了?上线前太紧张了?”谢衣问。

“哈?师父你在说啥?你找我谈该不会是想辞职了?”

乐无异低着头,不敢看谢衣的眼睛,反复搓着手指,考虑这件事发生的概率有多高。

谢衣失笑:“无异,你在想这种事?”

“啊怎么了就不能想想……啊不我的意思是你还是不要想了。”

“我想说的是,你今天的情绪有些失控了,不像平时的你。”谢衣的面色不明,“这周,就按七天算,目前所有人手上的工作堆积成山,闻人羽要改十二张图,夏夷则外联各家媒体做推广宣传,测试工作都堆在阿阮身上,团子和辟尘目前要改7个bug,后续还会增加,我手上还有5个bug,其中还有个内存泄漏的问题,因为很难复现导致原因还没查出来。”

眼前的男人严肃的坐直了:“我想你知道内存泄漏意味着什么。”

乐无异低着头没吱声。

谢衣换了一副温柔得无可奈何的表情:“大家都不是超人,现在已经很好,你再加压真的会有人辞职,”他用手支着下巴,自下而上望着乐无异垂得很低的眼睛,“但不可能是我。”

35

“如果你还紧张的话……”谢衣突然有些迟疑。

他起身站到了乐无异的身侧,句子有些滞涩:“需要我……给你……一个拥抱吗?”

36

手臂踏实而温暖,是个浅尝辄止的拥抱。

乐无异脑回路的CPU使用率瞬间飙升至100%,他感染了名叫“谢衣”的病毒,大脑超负荷发高烧。

那双手的小心翼翼,和拥抱时不规则的心跳,他都没有察觉到。

37

想了一下午,乐无异觉得谢衣说的有道理。

反正,谢衣说什么都有道理。

38

于是这一天又是一个加班夜。

谢衣坐在电脑前看代码改bug,乐无异轻手轻脚的搬个椅子坐到他身边。

“想通了?”谢衣听到动静没回头,“想通就好,相信你的设计,我们先把眼前版本稳定,下个迭代再加新需求,大家会让它成为你想象的样子。”

“嗯。”

谢衣随手扔了个测试手机过来:“你自己设计的,都还没好好玩过吧?”

“正确答案我都知道。”

“那就按照不知道来玩,复现下夷则提的那个内存泄漏问题,第一百五十一关。我试图复现过,以失败告终。”谢衣背对着乐无异耸耸肩,“你知道,程序员一向是测不出自己写的代码的bug的。”

乐无异接过手机开始胡搞瞎搞,越玩越兴起,半个小时后忍不住大叫道:“这游戏怎么这么难玩!……喵了个咪的这关我忘记答案了!”

谢衣忍笑忍得肩膀直抖。

39

“是这个现象吗?”乐无异献宝似的把手机端给谢衣看。

“我看看……等等!就这个!你别动!”

乐无异眼睁睁看着谢衣像发现稀世珍宝一样接过手机,小心谨慎地插上数据线读取手机数据,在这过程中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40

乐无异对测试手机的妒火在熊熊燃烧。

41

大概是嫉妒它可以被某人插——上数据线。

42

乐无异欣赏着谢衣debug时的风采卓绝。

敲键盘的那双手,手指显得特别长。

还特好看。

神情特别专注。

也特好看。

43

“无异,待会儿出版本再验……”

点下编译按钮,谢衣转过椅子,乐无异正专注的望着他,一张迷糊的脸还带了点从没见过的由于睡眠不足引起的天然呆。

谢衣的视线被对面的那个人完全吸引住了。

“……等等……别动……乖……”

刚刚敲过键盘的手,撩起了那个人因为加班和饮食不当而瘦得尖削的下巴。

44

乐无异的CPU在零点零一秒内运转了十万次,引发了由心脏触发的大面积火灾。

脑回路当即烧糊了。

谢衣的内存随着他那双写得代码撩得下巴的手一起冲进了火场。

很不幸,也糊了。

45

谢衣重启了。

乐无异还在死机。

46

缩回的手上有颗白白的已经凝固的小东西。

“饭粒。”

谢衣象征性的抖进垃圾桶。

乐无异强制重启,火烧火燎的跑回座位,几秒钟后过来拿走了测试手机。

47

“不是吧我怎么觉得他要亲我……”

心不在焉的产品经理兼职测试游戏,这一关又Game Over了。

“刚才我要是亲上去,他会不会被吓到……”

改代码的大牛犯了大小写错误,简直难以置信。

48

谢衣做完FT和CI,准备拿回测试机验证新构建。走到乐无异的办公桌边,那个人趴在桌上,歪头压臂,呼吸均匀,手中的测试手机屏幕已经熄了。

找件外套给他披上,谢衣随后拖过一张椅子,坐在他身边。

“无异?”

谢衣叫了他几声,没有动静。

这样一个整天风风火火神采飞扬的家伙,睡觉时安静得就像一只团成球的小动物,毛茸茸的摸起来很有手感。

他睡觉时会不会流口水呢?

指腹在他唇边摩挲许久,舍不得离去。

49

“夷则,小叶子说让我们把招聘广告重新弄一下,再招几个人进来。你去更新一下呀~”

“阿阮,广告不是你发的吗?”

“我没有发呀,难道不是你发的吗?”

沉默。

“那谢衣(哥哥)是怎么来应聘的(呀)?”

“阿阮,记得要保密,我明天去跟无异说。”

50

“我来帮你,是希望你可以过得轻松一点,别整天那么辛苦。可我来了之后,你却还是要天天加班……虽然加班时有你在会更愉快,可是,你知道每次你过来,都特别影响我的工作效率,我从来不知道,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竟然这么难,简直是这些年工作生涯中遇到的最大挑战。以及,你知道吗?”一把声音又温柔又无可奈何,“叶海那家伙提及你的时候,只说你有趣,却压根没提你多有趣,这样的你还真让人措手不及啊。我啊,恐怕要给你打一辈子工了。”

51

一辈子,工。

52

睡觉的那个梦见某人亲他,于是流了一袖子的口水。

53

APP审核通过,正式上线,谢衣试用期顺利通过,正式转正,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天。

乐无异请客吃饭。

阿阮吃的生龙活虎,夏夷则在旁边帮夹菜,团子吃掉一盘乐无异专门点的炒莴笋,闻人羽和辟尘两位女中豪杰,豪气干云吹掉了十来瓶啤酒,队伍里的几位男同事看得目瞪口呆。

受到鼓舞,人人都来几口,个个是酒仙。

54

聚会结束,送走几位女生,谢衣和乐无异习惯性的往公司走。

“怎么,无异你还加班?”

“哈,哈哈,习惯了。”

乐无异有心事。

夏夷则的话言犹在耳,乐无异隐约记得谢衣说是在招聘网站上看到广告才来应聘,但如果不是这样……

这人口风这么紧,一点儿都没暴露,隐藏的相当深啊!

“怎么了?这么安静?你醉了吗?无异。”

苍天啊大地啊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啊!他怎么可以用这么磁性加性感的声音喊“无异”啊!犯规!赤裸裸的犯罪,啊不,犯规!

谢衣在乐无异面前挥挥手:“醒醒,别走着走着睡着了,不然你别加班了,我送你回家。”

“不行!”

“啊?”被拒绝的谢衣吓得酒都醒了。

“我有话想问你。”乐无异义正辞严,“你说你是在网站上看到我们的招聘广告的,但是我们并没有发过相关广告。”

“并没有发吗?……”谢衣沉思,“除了你的事之外,叶海说的话还真是不靠谱……”

被酒精轻微控制的大脑还有点晕,乐无异压根没注意到谢衣话里有话,照着既定思维路线前进:“你来我们公司,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或者是企图?”

“企图?有啊。”特别爽快。

“什么企图?”

谢衣忍不住摸了摸对面严肃认真的脑袋瓜:“在这里讲?怪难为情的。”

55

卖萌也是犯罪。

谢衣和乐无异,你们两个都被逮捕了。

56

办公室的灯通通打开。

沙发上的谢衣兜了个半圈,坐到乐无异的身边。

“听我说,无异,我确实有一点小企图,也是唯一的企图。”谢衣表情特别严肃,“是叶海介绍我来的,因为公司提供有合理的薪水,挑战性的工作,以及良好的团队精神。”

“假话,我想听真话。”

“真话吗?”谢衣忍不住欺身把乐无异压在沙发上,“为了你。”

57

“我说的不是假话。工作有挑战性,团队合作也愉快,薪水的话,由你发就是合理的。”谢衣的声音发哑,“无异,让我问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产品狗怎么会有女朋友?”

“那男朋友呢?”

“……也没。”

“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吗?”

“……看是谁。”

“我呢?”

“你说真的?”

“真的。”

“我想,应该可以……唔……”

58

“唔……恭喜你……无异,从今天起你开始有个程序猿男友了。”

59

敏捷开发男朋友,程序猿配产品狗,狗粮发呀发,发到天长地也久。


评论 ( 18 )
热度 ( 6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