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想入匪匪(第五回)

第五回

        谢大寨主这一声吼惊天动地,没喊出那出手暗算之人,却把全寨子里好看热闹的一票老老少少又唤将出来,彼此间挨个打岔聊天。

        这个问寨主刚刚喊啥呢?那个说寨主喊了“谁动了我的人”,有人问寨主的人是谁,有人说是不是新来那个吴公子啊,边上又凑过来一个神秘兮兮的说我早就看出来新来的吴公子和大寨主关系匪浅,你听大寨主说的,这吴公子不都是寨主的人了吗?一群人扒成一团,一句话你传我我递他,最终传遍全寨,“新来的吴公子就是未来的寨主夫人”,当然还有一句小孩子听不见的大人们说时一阵窃笑的,“咱们大寨主肯定早就把夫人给办了”。

        乐无异反正是不知晓,单凭谢先生一句话,他于寨中的身份就此板上钉钉,并演化出才子佳人传奇话本故事若干。

        谢衣手持唐刀,刀刃内敛,银光微溅。寻人时,他早已扔出数个偃甲打探,随即飞身上房,四下查探蟊贼藏身隐蔽之处,却一无所获。他心下盘算,对方这一手暗器使得出神入化,必定是个中高手,此时踪迹全无,若非轻功已臻入化境,则必是藏匿于寨中民居。此人早不来晚不来,偏是在乐无异上山后出现,他久居寨中,并未发现寨内原有这等内心险恶之人,若是尾随他们上山外来者,以他之武功,连太华山诀微长老动上一动亦可察觉,实不知这世上竟还有谁武功高到连他亦无从相较。此人目的为何,谢衣尚不明了,唯有处处当心步步谨慎为妙。

        心下计较一番,谢衣还是使出浑水摸鱼之计,吼上这么一遭,趁乱再见机行事。

        果不其然,寨子里的人都出来聚至一处,二寨主李天龙亦在其中,只见其上前一步,柔声问道:“谢大哥,刚刚是怎么了?”

        面前女子眼眶犹自发红,谢衣只仿若未见,答道:“方才不知何人以一枚暗器欲伤吴异,幸得他机敏躲过这一劫,谢某犹在心惊肉跳。”

        四下顿时窃窃私语。谢衣这一席话,刚好验证了流言并非空穴来风。

        李天龙微微咬唇,问道:“是天龙的疏失,谢大哥,吴公子可有受伤?”

        谢衣手抚胸口,仿若心痛如绞,道:“虽不曾受伤,但也是受到惊吓,谢某实在担忧,令其在屋中暂歇,自行出来寻那暗算之人。”

        乐无异从背包内寻了块油纸,包起暗器。他听从谢衣之令,趴将在门边,偷摸听着外面动静,正听到李天龙问他之事,前脚刚要往外迈,就听闻谢衣说他惊吓过度。

        这要是出门去,不正是打了谢先生的脸?不妥不妥,乐小公子心道,迈了一半的脚悄无声息地又缩了回来。

        外边谢衣朗声问道:“不知寨中兄弟今日可曾见过陌生人进了我们翻云寨?若是见到任何可疑之人,务必当心留神,关好门窗,别被暗器伤了,有任何消息,则用警哨告知我与二寨主。”

        底下又一片嗡嗡之声,已有些胆小的,悄悄从后面匆忙归家关起门窗。谢衣眯起双目,听得人群中有人不屑地冒出一句,“有人看不顺眼吴公子了呗”,引得其他人低声议论,“该不会是二寨主动的手?二寨主暗器功夫原本就不错的。”

        众人皆已听到议论,谢衣不动声色,李天龙却当即跳起,从人群中拎起其中一人衣领,质问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啥?情敌一根冷箭差点要我小命?屋内乐无异壁角听得又是一阵疑惑,这寨子里的人,为什么会把这事怀疑到自家寨主头上?

        谢衣面色凝重,对着众人说道:“我听到有人提到二寨主?那歹人暗器手法,谢某笃定必非寨中之人,更绝不可能是二寨主。二寨主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巾帼不让须眉。我寨中的兄弟里,原本也不该有背后放冷箭的污蔑之人!”

        李天龙放下说闲话的那人,对众人怒道:“有话当面说,背后说算什么兄弟,我李天龙今天一定要把这歹人抓出来!二狗,小松,你们带几个人今晚在寨子里巡逻,有可疑之人立即抓住,听明白了?其他人没事马上回家,关紧门窗别出来。”

        二狗和小松得令,带了几个人离开。李天龙抿唇,对谢衣一拱手道:“谢大哥,天龙定会抓到那贼人,请放心。”

        谢衣亦不多言,只说道:“多谢,二寨主请多加小心。”

        人群轰轰四下散了,谢衣特意去瞧了红包一眼,见其并无异状,才返回屋中,乐无异早已等候多时。谢衣刚关上门,就发觉屋中机关早已开启,四周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房屋有如铁桶一般结实固封,而乐无异面露喜色,对着谢衣语无伦次道:“这屋子,这屋子先生做的太精妙了!处处是机关!我知道先生是偃术大家,可是,可是我竟然不知道先生技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天啊天啊天啊!先生!”乐无异呼吸急促,说道,“这个,这个,先生的偃术,能不能,能不能教教我?”

        谢衣知晓房中机关已开,二人处境安全些许,这才放下心来,笑道:“乐公子既是喜欢,明日便可研究,忙了这许久,不如待谢某做些饭菜,饱腹充饥后再谈。”

        乐无异喜不自胜,说道:“不用了。”说罢,从厨房端来一盘简易小菜,又从背包里取出些干粮出来,奉上前来,说道:“刚刚开机关时去了先生的厨房,发现米面都没有,倒是不知为什么有些青菜腊肉,我随便烧了点菜,嘿嘿,我手艺还不错的,请先生尝尝。”

        谢衣正感叹乐无异手脚麻利,闻着香气,食指大动,却也没有依习惯强求自己再去下厨。二人腹中饥饿,随即开动,谢衣口中正咀嚼,乐无异满是期待问道:“怎么样?”

        谢衣囫囵说道:“霎是美味。”

        乐无异骄傲道:“就是,作为偃师怎么能不会烧菜?”

        谢衣一口饭菜顿时噎得不上不下,咽了半天,点头道:“乐公子,言之有理。”


评论 ( 9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