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想入匪匪(第三回)

* 二寨主的外形设定和基础身份设定基本来自黄天霸,特此说明。

* 已经发布的第一回和第二回原文在部分描写上做了细微改动,剧情基本没变。


第三回

        天高云起处,山重水复间,谢衣同乐无异共行一路,于山路平缓时骑马,道路崎岖时步行,暮色初降,方见到山腰处一方隐匿城寨。遥望城寨,仅能瞧得有几座哨楼,上方依稀有人影晃动。

        谢衣遥遥指道:“乐公子,此处便是。”

        乐无异点头,持缰随谢衣而行,骏马红包乖巧安顺,亦步亦趋跟随主人,二人一马缓缓来至寨前,乐无异这才仰头观瞧这一方隐匿于山中的自在天地。

        近观山寨,或竹或木而围,高数丈,顶有尖,四角皆设有哨楼,哨楼上有人把守。寨门高约三丈,旧木门板有风吹雨淋后的痕迹,似有些年头,门上悬一黑色硬木匾额,楷书题字,端正大气,字迹细涂金粉生漆,端的是流光璀璨华彩贵气,乐无异细细念了匾额上的字,倒抽一口凉气:“翻、云、寨。”

        寨门大开,并无人丁往来,二人抵达时正是夕阳西下,寨外晚霞夕照,寨内炊烟袅袅,一派安宁平和。

        突然,从哨楼上挥起一面彩旗,附带一嗓子高亢嘹亮的呼号:“寨主回来了!”,随即绵绵不绝的“寨主回来了”立时传遍全寨,霎时间恰如油锅中溅了水,烈火中涌了风,全寨沸腾,各家各户男女老幼纷纷走出家门,敲敲打打,朝翻云寨大门涌来。

        众人口中的登云山翻云寨大寨主,正是此时立于乐无异身侧,如谪仙般神采出众,气度不凡的谢衣谢大偃师。

        乐无异登时被眼前阵仗吓了个激灵,忆起谢先生同他吐露身份时的种种言语:“谢某居于山上一处匪寨,忝居于寨主之位,个中原因虽不能明言,但谢某及寨中众人绝非作奸犯科之辈。”在乐无异提及山脚杀人越货传言时,谢衣又言绝非其寨所为,亦在追拿这等作恶多端的宵小之流,年轻公子乐无异这才随谢衣上了登云山。

        二人此刻站在翻云寨门口,面不改色,稳如泰山。

        人群渐而拥挤,门口站着几十号人,男女老幼,有掌旗的,击掌的,传话的,叫好的,低声议论的,还有晚饭吃到一半捧碗出来看热闹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本可避开的宏大场面,却在谢衣有意为之下,轰轰烈烈的鸣锣开场了。

        人群中不知何人敞开嗓门吼了一声:“恭迎寨主!”,立时引出无数齐刷刷的呼喊,气势磅礴,震耳欲聋。

        在呼喝声中,人群骤然散开两侧,让出一条通路,正中走来一行人,最前面乃是一位年轻女子。此人秀发束起,额间系一指宽红色抹额,上身着花蕊色勾边短打,下身着黑色束腿长裤,腰间勒一条绛色腰带,两道柳叶弯眉轻轻上挑,一双杏眼英气勃勃,面容娇美,身形婀娜,被身后数名粗犷汉子一衬,委实引人注目。

        一行人来至谢衣面前,年轻女子一拱手,说道:“谢大哥,你回来了。”

        跟随众人亦纷纷拱手道:“大寨主,辛苦了。”

        乐无异心如明镜,眼前这位正是谢先生所言的难解之事。谢衣于山路上提起这位女子,言其道:“老寨主之女,性格坚如磐石,认定之事轻易不改。谢某不知何处得了此女欢心,数次三番引得此女欲嫁,谢某狼狈不堪,只得诓其说在下乃是断袖,并撰出早有心仪之人。谁知几日后,这位二寨主竟提出欲见谢某心仪之人,并将其接入寨中。谢某不过是一时情急胡言乱语,哪有什么心仪之人,何况心仪之人竟还是位男子。谢某避之不得,便只得下山另求助力,方才遇上乐公子慷慨相助,愿为谢某施以援手。”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大抵就是说乐公子和谢先生这么一档子事。

        乐小公子原以为二寨主会是个母夜叉,见面却是个美娇娥,想好的种种说辞着实说不出口,一时间不得不绞尽脑汁另寻他法。

        乐无异暗自寻思道,娘亲私藏的那些话本子里,断袖都是怎么做的?

        瞬息之间,只见乐无异毅然决然,堂而皇之牵起谢衣的手,面露笑意,直直的注视对面女子,正是一副攻城掠地占山为王的模样。

        他心下暗自打鼓,不知道家中娘亲的宝贝猫咪肉包护食时常用的这一招隔山打牛敲山震虎,究竟有没有用处。

        十指甫一牵起,谢衣当即愕然,却在一呼一吸间恢复常态,握紧了那手,面上随即一派心有灵犀风流缱绻之意。

        周遭有人掩面惊呼,而女子身后数人的表情尴尬忸怩,瞧几眼寨主,又瞟几眼寨主身边的年轻后生,见二人比这一群人更稳妥淡定,最终只得眼观鼻鼻观心,还有一位信仰虔诚的轻声念了句阿弥陀佛。

        那女子表情只黯然一瞬,转而又打起精神,站近两步,故作轻松问道:“谢大哥,不知这位公子是?”

        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如是。

        把乐无异扯近身侧一寸,谢衣才拿捏着腔调,半是甜蜜半是占有温言道:“吴异,谢某曾同二寨主提过。”

        一句话把乐无异真姓给抹了去,毕竟长安定国公乐绍成,战功赫赫,名扬四海,虽少有人知他有一独子,但难保不会因乐姓而四处查证,引来麻烦。

        那女子却并不想放过乐无异,又追问道:“哪个义?无情无义的义吗?”

        乐无异登时便不大痛快,想出言挤兑她几句又觉有失风度,但转念一想自己此时身份,这二寨主还能这么客气已算难得,罢了罢了,跟姑娘家置气算什么男人。

        谢衣却先答了:“居者还私两者无异的那个异,是二寨主弄错了。”

        二寨主吃瘪,吭哧半天朝两边使眼色,左右下手你望我我望你,却没一个明白大寨主说的究竟是个啥。乐无异见状差点笑出声,绷得呲牙咧嘴面皮抽搐,终于掩面假装咳嗽混了过去,心中还有些感激——谢先生竟是记住了。

        二寨主的怒气都转为一句轻哼,说道:“吴公子远来是客,天龙自然准备了客房,为吴公子接风洗尘。”

        谢衣当即阻道:“二寨主好心,谢某感激,但却不必劳烦,谢某那边尚有住处,自会安顿。”他气运丹田,向四下喊道,“兄弟们回去吃饭可好?若是饿个好歹谢某可是心中惭愧啊。”又对着一个捧着碗的半大小子喊道,“二毛,你娘做的好吃饭菜可都要吃光了,别光看我,看我没用,我又不下饭。”

        人群哄堂大笑,才渐渐四散而去,仅留下二寨主与其身后几位寨中兄弟面面相觑。二寨主一咬牙一跺脚,说道:“就这么住着不好吧?不知谢大哥与吴公子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这一句仿如谁扔了个炮仗炸得乐无异心里翻了一串跟斗。

        娘哎,成亲?!谢先生当初……

        可、不、是、这、么、说、的!


评论 ( 6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