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四十章)(正文完)

四十、

        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我们也曾在爱情里受伤害。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孙燕姿《遇见》

        被叶海电话吵醒的谢衣,第一次对老友“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讽刺没有加以还击,毕竟这次不管是字和意思都没有用错。

        乐无异也在谢衣的电话交谈中清醒,揉了揉腰,顺便自我检讨了下昨夜的纵欲过度,然后闷头回忆起师父的进步飞快,瞬间满面通红。

        谢衣的电话一断,乐无异揉着脸问他:“叶导?”

        “嗯,这家伙跟我告别。”

        “怎么了?”乐无异抱着枕头靠在床头,姿势实在慵懒迷人。

        画面过于诱人,谢衣忍不住享受了一个只属于他的法式热吻,吻完了才说:“他要去世界旅行,对叶氏的交待是做一档旅游节目,叶导还是叶导,只不过导演变导游。”

        “……”

        “你应该懂他那一头白发的来由,对倩姐,他始终不死心。”

        “可是……”

        “倩姐说过,人这一辈子要经历无数的痛苦,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把自己从痛苦中拯救出来。或许,倩姐真的在什么地方等着他。”谢衣用手帮乐无异理着头发,“换个思路,即便找不到倩姐,遇到另外一个人,也未尝不是好事。”

        乐无异想了想,回吻谢衣:“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很不容易。”他还想再说点什么,肚子里却毫不留情地发出了响彻天际的咕咕声。

        “饿了?”谢衣看看手机时间,笑着摇摇头,“已经中午了,我们也太能睡了。”

        “……”

        这个睡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乐无异心里哀嚎,昨晚差点搭进去半条命,提高体能真是势在必行。

        “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你先去洗漱。”

        谢衣套上居家服先出去了,乐无异洗漱后从谢衣的衣柜里找了两件常服穿上,心虚的打开门左右瞧瞧——四周静悄悄的,只从厨房那边传来些微响动。

        乐无异沿着声音溜进厨房。谢衣正在用平底锅煎鸡蛋,旁边的垃圾桶里有个焦糊的前辈静静的注视着他。谢衣回头比个OK的手势:“我姐和欣儿出去了,稍微等一下,饭马上就好。”

        “还是我来吧,师父你先歇一会儿。”乐无异见状连推带拉的把谢衣拽出厨房,顺利的接管后续工作。

        谢衣抱着胳膊站在厨房门口,微笑:“我总觉得这场景很熟悉。”

        “是啊,那时候师父还让我唱歌来着。”

        “现在再唱一遍?”

        “好啊,”伴随着油锅里滋啦滋啦的声音,乐无异的声音忽忽悠悠的在厨房里响起,“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我还是在等待,等待你的爱,你快回来。”

        能把乐无异跑调的歌声当天籁一般听的,世界上应该只有谢衣一人。

        可是一句之后再无下句。

        “就这一句?”谢衣忍不住问。

        “剩下的不会。”

        “在这个方面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可我怎么觉得哪里唱错了?”

        “是唱错了,之前就唱错了,应该是‘等待我的爱’。”

        “我已经等到了,你等到了没?”还没等乐无异回答,谢衣就又不自觉地进入厨房领地,从后面给了徒弟一个拥抱,恋恋不舍的从脖颈开始吻起,“这身衣服穿你身上很好看……你要是没等到,我再加一点?”

        乐无异扶着腰,另一只手抄起一个煎蛋落在碗里,回转头去,笑笑:“师父,咱还是先吃饭啊。”

        “好。”谢衣识趣又好笑的由着乐无异举着锅铲再次把他推出去。

        叶海还有一句话他没告诉乐无异。谢衣趁着乐无异不注意时打开手机邮箱,最新的邮件里捎带了数张照片:厉罂的判决书上的年头足以让他在牢里坐个过瘾,还附赠了他令人作呕监狱特写;厉莹的照片上,一个憔悴的女人除了脖子上缠着纱布外,其余地方一丝不挂。两秒钟后,谢衣嫌恶的删掉了整封邮件,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善恶终有报。

        有些事,永远不会被原谅。

        乐无异的手艺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乐无异趁着谢衣对着美食狼吞虎咽时说:“天天要我回上海。”

        “才住一天?”谢衣咬碎食物,挑眉。

        “再住下去我猜媒体就要炸了。”乐无异咬了一口煎蛋,“反正目的已经达成,别无所求了。”

        “目的是什么?”明知故问的谢衣嘴角上扬得谁都止不住。

        “下聘。”乐无异笑微微的看他一眼,低头继续吃饭。

        “原来我就值那点东西?”

        “不值。”

        谢衣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却只见乐无异放下碗筷,握住了他的手,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无比热忱,又格外珍重:“无价之宝。”

        刚刚深陷热恋的二人能够遏止住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萌芽,安生的吃完一顿饭是很不容易的,转眼间却又要分别。扮作乐无异的小保镖跟吉祥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后,带着乐无异离开了香港。虽有一段时间不常见面,二人的电话却时时在线,甜甜蜜蜜的气氛闪瞎了身边的一票友人。

        一月后吉祥陪着乐无异重返深圳,在乐无异将要开门时随口提了句“隔壁搬来一位邻居,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把手中的钥匙顺手递给了吉祥,乐无异笑得意味深长:“那就去拜访下吧。”

        邻居家的门赫然虚掩,乐无异象征性的敲了两声推门而入,房间里简洁明朗的装修,阳光柔和而自由的盈满整个客厅。宽敞的落地窗边,晃如天神般的男人,手持红酒杯,翩然转身,唇角的笑容温雅而肆意。

        “陪我喝一杯,无异?”

        “师父,你不是说你酒精过敏?”

        “为你痊愈。”

        乐无异忍不住想笑,随手带上了门,一步步走过去,接过谢衣手中的酒杯,就势喝了一口。谢衣夺回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在这里?”乐无异问。

        “邀你接新剧。怎么知道是我?”

        “吉祥第一次怂恿我来见邻居,怎么想都有问题。”

        窗外是冬季难得的好天气。如许多年前一样,彼时乐无异初进演艺圈,为拍新戏谢衣教他若干方言。他也在这样的阳光下,于窗前转过头来,毫无畏惧,认真的说着蹩脚又跑调的一字一句。

        “我中意你。”

        许多年后,彼此依靠在一起,于墙上投下合而为一的剪影。谢衣注视着他,目光如水般清澈而柔软:“我搬过来,是因为你走过的路我也想走,我举杯,是因为你喝过的酒我也想喝,而我现在在你身边,是因为你爱着的人……”

        “也爱着你,一直一直,爱着你。”乐无异抵上他的额头,笑着说。

        终有一种缘分,从未离开,从未不爱,在岁月里转身,未来犹在。从未想过,遇见本身,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场美丽意外。



后记:

        文写了一年多,终于完结啦。出现断更我也是不想的,断更时每次看lof的自我介绍都不太有底气,现在终于可以挺起腰杆说我又实现了承诺。完结了要说点什么?想说——我安利了四十首好听的流行歌曲,听了的举个手!真的,文可以随便看看,歌要认真听呀~

        特别鸣谢默默~一直鞭打督促我更新,甚至能够忍痛让我弃了阴阳师(大笑)。写的不好,承蒙各位不弃,谢谢啦~

        大概还有一篇番外,应该能在电视剧死线前赶出来……大……大概吧,只要我不重回阴阳师(。


评论 ( 38 )
热度 ( 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