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八章)

三十八、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

        ——苏打绿《小情歌》

        再见面却是半个月之后。

        金钟奖一过,乐无异接综艺和采访接到脚不沾地,每天回家时,上下眼皮一合,从上车睡到下车。谢衣尚算轻松,带着助理跟叶海一起回了香港,继续参加各类宣传。

        绯闻在叶氏的控制下,落到媒体的内容看上去都是捕风捉影煞有介事,但粉丝们倒是各个喜闻乐见。这与当事人们已经没有多大关系,碰到记者提问,答案虽然五花八门,但也都跟外交辞令似的,说了跟没说一样。

        太极打的多了,人人都是武林高手。

        半个月后,乐无异再次抵达香港,同谢衣一起穿过狭窄的街道和海底隧道,前往将要拜访的目的地。下车时乐无异拎着大包小包,差点来了个平沙落雁式,多亏谢衣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谢衣笑笑,拍拍他的肩膀:“别紧张,我姐姐很好说话。”

        乐无异闷头嗯了一声。

        “之前也邀请过你来家里,可惜那时候你拒绝了。”谢衣又说道。

       “呃……那个时候在Calm?我以为……”

       “以为什么?”

       “我以为……算了,不说了,都过去了。”

       谢衣笑笑,没再追问。

       两个人拎着东西站在谢衣家门口,按响门铃。这样准备好的郑重其事的见面,乐无异带来的礼物多到有种来下聘的感觉——这种念头一闪过,他更紧张了。

        只不过他却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开门的姐姐面上带着温暖的笑意,像是许久未见的亲人,同谢衣肖似的眉眼化着淡妆,理智又温柔。原本做好的心理准备在这一瞬间全部失效,乐无异的大脑突然当机,整个人张口结舌。

        姐姐笑意盈盈,说道:“无异?快进来。”又问谢衣,“避开狗仔了?”

        谢衣点头,隐约察觉到乐无异的局促不安,轻咳了一声说道:“无异,叫姐姐。”

        姐姐眨眨眼:“叫绫姐吧,我就不客气的叫你无异了。”又转向谢衣,“这么叫显得我好年轻。”

        “绫姐本来就又年轻又漂亮啊。”

        长期在娱乐圈的摸爬滚打的乐无异,转眼间就能把恭维话说的十分利落。就算再忐忑,刷好感的事必须不拖泥带水。

        “无异哥哥!”

        大约八九岁,活泼漂亮的小女孩站在客厅里,一声清脆的称呼把在场的每个人都叫懵了。还是姐姐镇定,招呼着乐无异坐的同时,又指挥小女孩改口:“欣儿,要叫叔叔。”

        “妈咪,为什么呀?”

        “因为他叫妈咪姐姐呀。”

        “那我也叫你姐姐好不好?”欣儿古灵精怪扑上来,“妈咪姐姐,你这么年轻!”

        于是这样混乱奇怪的辈分就持续到谢衣拉着欣儿到角落里私语,随后小女孩一脸恍然大悟,立即改口称呼乐无异为叔叔。那种了然的奇怪神情,在乐无异看来,就好像在说“放心,包在我身上,一定保守秘密”一样。

        这二人刚刚究竟聊了些什么啊……

        在谢绫的催促下,还想八卦的欣儿恋恋不舍的回房间写作业。乐无异听到姐姐说要去做饭时,忐忑地上下打量了谢衣一眼,得到一句带着苦笑的安慰:“放心,我姐的手艺比我好得多。”

        “……”

        闲来无事,乐无异再一次跟着谢衣走进书房。比起数年前见过的那间,新的这个更大,书房里堆满各类书籍碟盒,书架上微有灰尘,显眼的位置上列着一排乐无异的作品。

        乐无异先笑了,走过去拣起一张他最近参演的电影蓝光碟:“这张我都还没拿到手,师父你也太神通广大了。”

        “要欣赏一下吗?”谢衣兴致盎然的注视着乐无异,“不过,我猜你现在不想看。”

        “猜对了。”乐无异笑得格外无奈,“拍的时候在泥浆里吃了不少苦,差点去了半条命,不太想回味。”

        谢衣接过他手上的碟片,拍拍他的肩膀:“这三四年能看到你的进步,仿佛有种脱胎换骨蜕茧成蝶的感觉。”

        “比起原来是有些变化,毕竟经历总会让人成长。”

        谢衣的目光像一弯明月,落落清辉:“抱歉。”

        “诶?”

        “一直没能在你身边。”

        “一直不能?”

        一个字眼的变换,意义就不大一样。

        谢衣愣住了,下意识的回道:“不……”

        乐无异却没再追问,偏过去的视线,被玻璃柜中悬挂着的一把紫红色的吉他全部吸引住了。

        “真漂亮……”他喃喃自语。

        “想试试?”谢衣拉开玻璃门,把吉他取下来递给他,“母亲留给我的,可惜最后我也没能继承她的梦想,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遗憾。”

        “不,还是不试了。”乐无异忙摆手,“这么珍贵的吉他,我的菜鸟水准实在配不上。”

        “哪有什么配不上?”谢衣手指掠过琴弦,琴音清澈,像安静的渐沉暮色,“一直在保养着,弹一下也不会坏掉。”见乐无异还要再推脱,谢衣认真的望着他,说道:“没有什么配不上。我猜,她会喜欢你弹这把吉他,大概也会很喜欢你。”

        意识到这个“她”说的是谁,乐无异不能再拒绝,只得小心翼翼的接过吉他。手中的旧吉他,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乐无异试了两个音后,缓慢的弹了起来。在一连串略显生涩的和弦后,一把普普通通的嗓音终于在前奏过后渐渐唱起,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再普通不过的歌声,难得乐无异没有把这首流行曲目唱跑调,谢衣听过他前几次唱歌,知道这已经是努力过的结果。偶有磕绊,谢衣也静静的听他接续下去。

        曲目结束,谢衣接过乐无异手里的吉他,华丽轻盈的和弦从右手的指尖喷薄而出。他抱着吉他,专注的望着乐无异,说道:“无异,我想再听一遍。”

        “好。”乐无异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谢衣,从头开始,一字一句的唱着,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如酒般醇厚而低沉的嗓音,在副歌的旋律里静静的回应。

        一曲终了,视线相交,连空气都灼热了。

        谢欣儿的声音从楼下遥遥传来:“舅舅!无异叔叔!吃饭啦!”

        乐无异缓过神,扑哧一声笑了:“欣儿的嗓门可真大,说起来,师父你是怎么让她改口的?”

        “我告诉她,你是我这辈子最在意的人,我打算和你在一起一辈子,”谢衣仿佛没有被外界打扰到,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我喜欢你。”

        轻放的吉他,唇齿相接的温热,在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里,消磨着分秒的蹉跎,与一生一世的舍不得。

        “这次是真的么?”含糊不清的语句细微而带着恍惚的滞涩。

        “是真的。”他说。


# 我又回来了~赶紧拾掇拾掇旧坑~
# 本章出现了一件隔壁剧组借来的道具,猜猜是啥?再猜猜是哪个剧组?(*๓´╰╯`๓)♡

评论 ( 37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