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七章)

三十七、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我们决定让爱像绿草原滋长着。天地辽阔相遇多难得,都是有故事的人才听懂心里的歌。

        ——周华健《有故事的人》

        喧哗的通道,在谢衣的耳中一瞬间失去了背景音。那人一身西装,手捧着奖杯缓缓走来,奖杯光芒璀璨,在谢衣的眼里却黯然失色,昏暗的空间里,只有那一个人独自光彩夺目,令人窒息。

        乐天天早就大叫着“爸爸”扑了上去。乐无异俯身单手抱起乐天天,跟小天使顶了额头,笑眯眯的说:“天天你怎么来了?”

        “来帮爸爸领阿路!阿路呢?”

        乐无异一头雾水:“不是在家吗?”

        “伯伯说爸爸有奖励拿,为什么不是阿路?”乐天天的小手一指谢衣,被小家伙立马卖掉的“伯伯”突然缓过神来,开始深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就是他心中的“阿路”。

        “天天,你要是想给阿路找个好朋友的话,晚点爸爸再给你再找一只来。”

        “如意叔叔再给你找,”如意从乐无异手中接过乐天天,问他,“你喜欢高一点的还是矮一点的?颜色呢?”

        乐天天被如意抱到一边,叶海凑上去逗小家伙,乐天天毫不客气的指了指叶海的头发:“要白色的,和这个爷爷的头发一样白。”

        “……”几个人十分尴尬,乐无异赶紧更正道,“天天,要叫伯伯。”

        叶海挑眉表示不介意,拉起乐天天的小手,假装吹胡子瞪眼,指着谢衣,一副要讲道理的样子问天天,“为什么他是伯伯我就是爷爷?”

        “因为爸爸说过,年纪大,头发会变白,我就要叫爷爷或者奶奶。”乐天天的思维模式简单彻底,“既然不能叫爷爷,难道要叫奶奶……”

        叶海一扭头:“乐小子,你家孩子我先跟如意他们领走了,我得好好教教他,这小脑瓜儿一天都想的啥!”他见乐无异还是很尴尬,又说道,“放心,这里媒体太多,你待会儿估计也不容易出去,我先送他回去。这么多人跟着他,够安全。”

        乐天天还像块牛皮糖一样舍不得离开乐无异,被叶海几句话哄走了,一大一小牵着手走远,乐天天老老实实的叫着:“伯伯伯伯,你真的有好多地球仪吗?”

        “有啊,伯伯有好多好多……”

        留下来的谢衣指指乐无异手中的奖杯,笑了:“这东西有点沉。”

        乐无异掂了掂:“有点,还好。第一次拿,再重也捧的住。”

        “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奖杯。”

        “以后太遥远了。”

        “那眼下呢?……”

        “眼下……”乐无异赫然惊觉谢衣的意思,他为难的摊手,“眼下估计要先应付几个采访。”

        “不着急,等你有时间。”

        “师父……”

        “嗯?”

        “采访很快。”乐无异举起奖杯,遮住右脸,用力眨着左眼。

        “信你,”谢衣举起手机在眼前晃了晃,眨了右眼回应,“那我先走了。”

        谢衣在江边的风里遥望远处高楼霓虹时,乐无异裹着一身大衣跑到他身后,轻叩肩膀。谢衣回过头,伪装过的脸有种被风割过的沧桑,只有隐约的棱角和眉眼里,能看出原本的面貌。

        乐无异的伪装也差不了多少,戴着帽子裹着口罩,露出来的部分还化了妆,搁谁也瞧不出来这是今年金钟奖的视帝。

        “你就这么跑出来了,媒体和公司那边呢?”谢衣扯扯他的口罩,把他的脸挡得更严实一点。

        黑色的口罩里传递出一把调皮的温暖声音:“找了人扮我,反正车里戴上假发,谁也看不出。采访剩下的全约到明天了,今晚放假。”

        “今晚想去做什么?”

        乐无异诧异:“不是师父你约我?”

        谢衣轻咳了两声,乐无异反应过来,假装四下打量周边环境。一场忙里偷闲的约会,彼此的心跳如擂鼓,嘈杂切切,慌乱难数。

        谢衣揉揉他的头,才说道:“这里我不熟。”

        “前面有家店,他家的蛋糕我妈和天天都很喜欢吃,试一下?”

        “好。”

        江边的风带着一丝染了泥土的水腥气,街道璀璨的灯火把繁华演绎得淋漓尽致。无数的人间故事,都掩盖在夜色里,多少人在这座大都市里黯然神伤。

        但此时,这与他们统统无关。

        “师父,今晚天天是不是在后面喊我了?我没听错吧?”

        “小家伙嗓门很大。”

        “然后呢?我怎么没看到你们?”乐无异像听故事一样好奇的盯着谢衣。

        “然后只能抱着他跑了,所以才错过了关键的时刻。”谢衣无奈的望天,月藏云后,被都市污染的天空半颗星星也无,他回转头,却在乐无异的眼里见到夜色闪烁。

        “师父,那家伙最近又重了,抱起来特沉,别扯到你伤口……”乐无异说到一半才发现重点,“呃,关键时刻?”

        “你得奖的关键时刻,可惜,回去只能看重播。”

        “那我再来一遍好了。”乐无异一清嗓子,手握拳头作麦克,压低了声音用胸腔混出低音炮的共鸣,“师父,想不想知道得奖感言我说了什么?”

        对面琥珀色的眼珠转起来古灵精怪,谢衣忍不住好笑的问道:“和我有关吗?”

        “要是没有呢?”

        谢衣一扭头,抬脚就走:“不想。”

        “喂喂喂,师父你……”乐无异的眼角笑意满满,几步跟上,却见谢衣突然停住,指了指街角转弯处一个弹着吉他的女孩。

        女孩染着紫色的短发,一顶浅咖的绒帽,同样戴着黑色的口罩,面前的琴匣敞开,里面散落着几张小面额散钞和硬币。一曲终了,女孩见四周零星的听众散开,才摘下口罩,隐藏在后面的面孔清秀白皙,乐无异却总觉得那张脸依稀似曾相识。

        谢衣走过去,掏出一张大面额钞票放入琴匣,和女孩相视而笑。乐无异绷紧了神经,如临大敌,忙站在谢衣身边。

        女孩望了望二人,抱起吉他,再次拨动琴弦,清澈的琴音奏响的是一首不知为何突然风靡起来的民谣前奏。琴音温柔,女孩的声音像山与水恬淡般地在夜色里流淌。

        「他不再和谁讨论相逢的孤岛,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便携的音响渲染过的声音,并没有原曲的苍凉和忧伤,听起来倒是温暖又寂寞。

        乐无异站在谢衣身边,静静的听完一曲,也掏出一张钞票放进琴匣。女孩用琴弦撩出一串滑音,用明显不属于这座城市的口音俏皮说道:“你们是我今天遇到的最慷慨的听众,所以我再多唱一首歌。”女孩扶了扶自己的绒线帽,手中的琴弦轻震,“你们和我的两个朋友很像,这首是写给他们的歌,现在也可以唱给你们听。”

        「喜欢你与你有关,像冰雪里的花田……」

        「是一段偶然的开始,是一场思念的绵延……」

        女孩的歌在夜风里停留盘旋,明亮的城市灯火是无边的舞台点缀,琴音如河,伴着润泽人心的歌。街道两边的听众突然莫名多了起来,谢衣和乐无异悄悄地退出人群,转去一条人少又安静的小路。

        话题的接续不知该从何而起,到底还是谢衣先开口:“刚刚唱歌的女孩你真的不认识吗?”

        “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

        “她是去年出道的,翱翔天际的签约歌手,欧怡青。”

        “啊,真的是她?那她也认出我们了?”

        “我猜是的,大家彼此彼此,这样的街头偶遇,还是仅仅当作偶遇较好。”谢衣突然一本正经的问,“我的伪装真的这么容易辨认?”

        “不会,不容易看出来。”

        “那你怎么看出来的?”

        “大概……大概是认识了很久,也在心里刻了很久……”

        乐无异侧身,目光悠远,柔软的灯光映在他露出来的发丝上,凌乱又柔和。谢衣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去摘下他的口罩,却又缓缓放了下来。温柔的歌声依稀从街角绕过层层楼宇,隐约的飘过二人的耳畔。

        放下的手到底不舍得离开,转而牵住了乐无异的手,掌心里的热度传递到另一个人的手心里,心跳的不规则让谢衣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胡乱的问了句:“冷么?”

        传来的歌声曲调悠长,是一首小小的情歌,歌词在夜风里突然间变得这样清晰。

        「我从不知爱会在哪里遇到,可你若是见到,一定抓住,绝不忘掉,绝不放掉。」


评论 ( 20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