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六章)

 三十六、

        有些爱越想抽离,却越更清晰,那最痛的距离,是你不在身边,却在我的心里。

        ——A-Lin《给我一个理由忘记》

        三年前的一个璀璨如昼的夜晚。

        「我宣布,本届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是——谢衣!」

        大厅里骤然响起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谢衣坐在座位上一直很冷静,冷静得不像他参加过的任何一次颁奖礼。更早的时候,挽着离珠的手走过红毯,他甚至还可以在镜头前摆出睥睨众生的招牌微笑,一如往常。四月的风微凉,离珠一身水滑丝绸长裙,胳膊外露,肌肤冰冷,坐下来时他彬彬有礼的帮离珠披上了一件外套。

        风琊和雩风早就坐下,雩风还是玩世不恭的样子,而风琊一身得体的西装,原本枯草一般的胡子被清理得连胡茬都不剩一根。金像奖的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两个奖,风琊和雩风拿得如探囊取物,笑得春风满面。

        谢衣什么都没有想,他觉得自己不过是走个过场。直到离珠距离最佳女主角的奖,只有一步之遥却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的唇轻轻的动了动,低声说:“你还有机会。”

        离珠紧了紧外套,点点头。在一闪而过的镜头里,大方的笑容得体,却始终略有遗憾。

        即将宣布最佳男主角获得者,谢衣仿佛没受到任何影响,偏过头和新助理联系着颁奖礼后的排期。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拿奖。

        被强迫拍摄,即便演技再高超,再无懈可击,举手投足间的不耐,痛苦,折磨,也不可能瞒过评委的眼睛。然而当他的名字被颁奖嘉宾念出来的时候,他甚至以为是什么地方搞错了。离珠轻轻推了他,在掌声的海洋里送上她从容的祝福。

        大厅里华丽的灯光统统聚集到谢衣身上,他缓慢的,一步步走上舞台,欢乐喜庆的旋律在耳畔一遍遍的回荡着,直到他接过奖杯,站在话筒前,现场才安静了下来。

        “谢谢。”他说,然后沉默了好一会儿。

        气氛随即陷入冷场,颁奖嘉宾见状忙递过话头:“第一次拿金像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嘉宾反应机敏,见谢衣还是没有反应,一句“总会有点什么感受想说给你特别想感谢的人”给了一个好下的台阶。

        谢衣遥望观众席,目光的焦点不知停在何处。他抿了抿唇,举起奖杯,手放在胸前,倾身一礼,在金色的光芒里忽然笑得耀眼而夺目。

        “能拿这个奖我很意外,感谢评委对我的错爱。这一部电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甚至让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谢衣顿了顿,继续说道,“平心而论,这个奖不仅仅属于我,更属于参与拍摄的每个人。如果说想感谢的人,那大概是在拍摄遇到困难时,给了我无尽支持的人,没有他,恐怕我无法完成拍摄……”

        直播的大屏幕上,导播切了几个镜头给座位上专注的观众。乐无异握着震动的手机,在大屏幕上出现他印象深刻的一位温柔女性观众时,起身离开,走出安全出口。

        嘉宾很配合的接道:“我们的新科影帝很谦虚啊,电影我也看了,演技非常出色,总觉得所说的困难应该是就是好跟更好的差距。”

        谢衣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获奖感言还在继续:“……每个人都会有遭遇困境的时候,愿意伸出手帮助我的人,我都心存感激。而有个人,是我特别想感谢的。”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是什么人?”嘉宾一个问题迎来底下一排掌声,还夹杂着附和的“是”和“yes”。

        “是一个对我来说……”乐无异握着手机,站在出口处,静静听着谢衣的后半句,“很重要的人。”

        手机应声落地。

        现场的掌声和明了的“哦”明白而透彻的表达了观众们的理解。一瞥间,远处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离开观众席,走出颁奖大厅。因为距离太遥远,在台上的谢衣根本看不清是谁,可是他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空荡,匆忙用“谢谢”完结了感言,捧着奖杯下台,把奖杯交由助理,随后冲出嘉宾通道,直奔观众出口。

        嘉宾通道入口处守着无数八卦娱乐媒体记者,被工作人员一一拦在场外。谢衣闪身绕进旁边一个小门,从杂乱无章的后台穿过,绕到了观众出口的走廊。

        乐无异与电话里的人通话的声音,在谢衣出现在他面前的一瞬间,骤然停顿。他对谢衣比了抱歉的手势,对着听筒又继续说道:“……喝完奶记得给他喝点水,再抗议也不行,不然牙齿蛀了大家一起哭。好了,我还有事,晚点说,拜。”

        厚地毯吸音效果极佳,谢衣一直毫无声息,此时才敛起所有的情绪,与走红毯时的表情如出一辙的微笑着,喊了一声:“无异。”

        “师父,”乐无异也笑了,“恭喜,得偿所愿。”

        “谢谢,你过来也没跟我说。”

        “公司给的机会,可惜只有观众席可以坐。我个人的话,不太好意思麻烦师父。”

        “……”

        乐无异的手机又开始嗡嗡震动,谢衣示意他先接起来。乐无异拿起来看了一眼,摇着头,笑着说:“家里有个小孩子真是麻烦。”

        “……确实。”

        彼此再次相顾无言。

        颁奖还未结束,路上偶有路过的人,一不留神发现站在这边的人居然肖似今年影帝。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围观,随即渐渐有涌上来的趋势。乐无异打扮低调,加上最近曝光极低,认出来他的倒是没有几个。

        “可是很幸福。”谢衣说。

        “确实是。”乐无异说。

        茫茫人海,相识一场。彼此第一次觉得词穷,站在对方的面前,仿佛说什么都不合适。各自戴着演技的面具,谁也不知道,谁比谁更会演戏。

        ——如果导演在我身边,希望这一条,他能让我NG。

        谢衣笑容温润,一如既往:“送上为师的祝福,祝你一切顺利。”

        ——花了这么多年时光学习演技,没想到我演的最好的一次,竟是这短短的一幕。

        乐无异长身而立,唇弯如昔:“一样,师父,你也是。”

        ——能有什么办法停止喜欢你,离开这条通道吗?

        谢衣的步履站定:“我该走了。”

        ——离开你就能不喜欢你,我想我也许能做到。

        乐无异屏住呼吸:“我也是。”

        时间的停驻只有短短一瞬,却如整个世纪一般漫长,从青葱到繁盛,再至凋零与荒芜,他们负重前行,错身而过。乐无异的发梢微卷,在谢衣的视野里掠过,谢衣耳侧的一缕垂发,是乐无异视野里唯一的一抹静默。交错时,肘弯若有若无的摩擦,是他们仅有的碰触,如灼沙烈海中一粒尘埃,一转眼就好像什么都不复存在。

        “那么,”

        “再见。”

        谢衣走过人群,朝着场内走去。乐无异转头,与他相反的路线上,那个一直以来挺拔的背影寂静却又光芒万丈。他回转身来,返回自己的路,挤过人群,面向远方。谢衣在赶来的保镖中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一眼望尽,然而,无能为力。

        ——虽然我不敢讲给你听,

        ——虽然我不能确定,

        ——可你大概也知道了,

        ——可我想你应该知道,

        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两个身影,听着每个细胞破裂时,叫嚣着的声音,一遍一遍,漫无止境。不能说出口的几个字就是一场OVER的游戏里,最后的一点点不甘心。

        ——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