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五章)

三十五、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金玟岐《岁月神偷》

        几天后的医院,谢衣坐在病床边,叶海拎着一罐猪血汤过来探视。在病房里依然不忘工作的谢衣助理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只剩下二人。谢衣盯了他半晌,盯得叶海尴尬得直摊手:“睇乜野呀!唔识得我?”

        “你头发……?”

        “年纪大了,直接染个全白,演艺界的仙风道骨。”

        谢衣点点头,难得不损他:“挺有韵味。”

        这一头银发背后的东西太沉重,谢衣不想问,问了,叶海大概也不愿答,不过叶海的精神看起来比之前好上许多。

        “你就不想问问乐家怎么样了?”叶海挑了个话头。

        “已经知道了。”谢衣打开叶海递过来的汤罐,皱了眉头,“又是血……”

        “吃啥补啥。”

        “一条小口子这么大动干戈。”

        “辟尘特意赶过来给你做的,她晚点来看你。”

        “多谢她。”谢衣合上盖子,到底还是问了,“你精神不错,问过厉罂了?”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叶海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了倩倩照片给那黑球看,黑球说不认识。”

        谎话。

        当年的流月的案子,请的律师就是程一倩,厉罂不认识才有鬼。

        谢衣却觉得这样就挺好,连他查到的那些证据,现在看来,也并不能完全的证明什么。人啊,总还是留个念想比较幸福。

        “我说你也命大,一刀下去才那么浅。”叶海绕过去看了看谢衣后背缠着的纱布。

        “天冷。”谢衣说。

        “跟天冷什么关系?”

        “衣服穿得多。”

        “……”叶海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在这里这么安生,乐家可是忙翻天了,各种发布会和辟谣,我说你在这里这么老实,怎么不去看看乐无异和小豆丁?”

       “医生说这伤口要随时观察,加上还要思考对无异的家人说什么,怎么说。”谢衣指着后背叹了口气,“前几天吉祥送各类东西来的时候,只敢装昏迷,第一次这么怯场。”

        “怎么?你这是以鲜血为代价始乱终弃?你在养病期间看上哪个迷人的小护士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女人。”

       “你喜欢的那个福大命大,开了辆改装坦克过去,一场车祸下来,把那谁都撞得现在昏迷脑震荡了,他才只撞出一点皮外伤。还有你俩也是,我反正是搞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明明俩人整天眉来眼去的,愣是折腾了这么久。”

       “……”

       “我之前就觉得,是不是你几年前睡了人家然后给了钱?”

       “……”

       “还是他给了你钱?”

       “……”

       能忍住手撕对方的冲动,是很不容易的,谢衣这方面一直颇有涵养。

       叶海转过身去,背对着谢衣,把双臂圈过头顶,叹息一声,说道:“可是啊,你等的那个人,一直也在等着你,这有多好啊……”

       是啊,这有多好啊……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单人床,雪白的床单,雪白的纱布,以及叶海雪白的头发,在谢衣的眼里融成一片,安宁又柔和,赋予了那个背影遥远的,带着一点点伤感,又闪着希望的光芒。

       在那一刻,谢衣突然很想见到乐无异,不顾一切。

       谢衣出院时,已经是几天后。媒体沸沸扬扬的报道着乐家的绑架案,谢衣和叶海的名字在其中也屡被提及,混合着前段时间的各类绯闻,什么样的猜测都有。叶氏立即发表新闻澄清几人只不过是合作的情谊所以才协助帮忙,但越说越乱,整个事件的风头差点盖过即将到来的金钟奖颁奖礼。

       乐天天被安置在乐家某栋郊外别墅,安保齐全。谢衣终于琢磨出一段解释的话,千方百计躲过媒体,和助理赶过去的时候,乐无异却不在。

       因为一点皮外伤,加上担心脑震荡的风险,乐无异这段时间一直留在家里观察。谢衣和他通过几次电话,说有空过去看他,可真有空过去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时候,他居然不在。

       “因为今天是金钟奖颁奖礼。”助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谢衣忘了时日突然知道真相的愣神。

       “……”

       这一个个都是要反了么?助理的责任呢!

       谢衣倒是随遇而安,既然无异不在,见见天天也好。那孩子情况稍微严重些,但大多也都是些皮外伤,因为抗拒医院,所以现在还在家里养着。谢衣远远的见着天天在院子里晒太阳,如意在一边笑眯眯的陪着。谢衣紧走几步,却差点撞上一头在散步,外观极其有型的羊驼。

        “天天,伯伯来看你,你好点了么?”谢衣绕开羊驼,蹲下来,在天天面前称呼上给自己降了辈。

        “伯伯好!我好多了!我不去医院!”天天拍拍胸脯,像个小大人一样。

        “好,不去医院。”

        “伯伯你也好点了吗?你的声音真好听,跟爸爸的一样,不,比爸爸的还好听!”

        谢衣笑笑摸了摸他的头:“好多了,谢谢你关心。你的声音也好听啊,伯伯很喜欢。”

        “伯伯你好帅哦!”乐天天瞪着大眼睛,嘟着嘴,“跟爸爸一样帅!”

        如意在边上忍笑忍得极其辛苦,连谢衣都有点受不了这个一见面就可劲儿夸人的小马屁精,随后小马屁精一指谢衣身后,“阿路也很帅!”

        谢衣转头,正瞧见羊驼阿路的发型如风般的洒脱不羁,乐天天奶声奶气又干脆的说:“爸爸,伯伯,阿路都很帅!”

        在乐家小天使心目中,自己的地位跟一只羊驼并列,谢衣真是哭笑不得,幸好无异也没躲过。

        “天天,你知道爸爸去做什么了吗?”

        “爸爸去工作了。”

        “你爸爸去拿奖励了。”

        “奖励……?”

        如意在一边接茬道:“奖励就是事情做的好才能拿的东西。”

        “像阿路一样?天天病好了爸爸也给了天天奖励。”乐天天动着小脑瓜,“爸爸会不会再领回来一只阿路?我要去接爸爸!”

        谢衣被这当机立断的计划吓了一跳。那孩子身上的伤口还贴着创可贴和纱布,谢衣可没有勇气带这么个刚被救回来的孩子再出门。如意也不知如何是好,正准备去请示,傅清姣刚好出现在门口。

        “谢先生身体还没大好吧,如意你再叫几个人带天天一起去,别为难谢先生。”傅清姣微笑着解释,“我一直很怕天天有心理阴影,所以这段时间他有什么想法,只要不是太过分,都随他去吧。这孩子恢复得倒是很快,很像异儿小时候。”

        傅清姣的笑容自然亲切,可谢衣想好的那些解释与请求,突然就没办法说出口。也许他还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设,以及需要一个更正式的场合。

        谢衣站起来,礼貌的说:“好多了,我跟着一起,不介意吧?”

        “当然。”

        随后如意开车载着几个人,开往演播大厅,此时,金钟奖的颁奖即将开始。

        「我们来看看今年的金钟奖有什么变化呢?噢!规则有一点点变化,提名的作品也有变化,当然,还有一点,咳咳,主持人也变了!」

        “天天,待会儿伯伯带你去爸爸领奖的地方,但是,有个要求,我们都不能大声说话,如果要说,只能很小声的说。”坐在车上的谢衣跟天天做了男子汉的承诺,天天认真的点头答应。

        「我们有请颁奖嘉宾,导演XX来宣布最佳男配角的获得者!」

        “伯伯,这条路有点黑,我有点怕。”

        “不怕,伯伯抱着你走。”

        「来,我们看一下,最佳女配角的提名艺人有哪些呢?」

        “爸爸在哪呢?”

        座位最后的安全出口处,探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乐天天的小脑袋瓜儿忙着前后四处打量。在场的每个人都光鲜亮丽,光芒四射,从茫茫人海里找到乐无异,对乐天天来说,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我宣布,金钟奖最佳女主角的获得者是——」

        “爸爸!”

        乐天天小手一指大屏幕的画面,这清亮的一嗓子吓得谢衣赶紧捂住天天的嘴,火烧屁股似的抱着小家伙连跑带跳溜出大厅,东拐西绕的躲进楼梯间。

        “我看到爸爸了!”乐天天在楼梯间兴奋得直叫。

        谢衣擦了擦满头的汗,一脸无奈。

        前排的乐无异回头时,乐天天早就消失在入口处。后排的吉祥敲他肩膀,小声低语,随后起身离开。乐无异突然有点心不在焉,而颁奖礼还在继续进行。

        谢衣抱着乐天天,跑出楼梯间,返回嘉宾通道出口,见到了离席的吉祥,如意,自己的助理,以及大冬天摇着扇子风流倜傥的白发魔男,叶海。

        此时,紧张的鼓点在演播大厅里奏响前奏,之后颁奖嘉宾在舞台上激动人心的宣布,

        「最佳男主角的获得者是——」


评论 ( 16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