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四章)

三十四、

        我以为我的温柔,能给你整个宇宙;也许我太过天真,以为奇迹会发生。

        ——品冠《我以为》

        一口黑色的皮箱,皮质的把手两侧,淡金色的金属边缘映着天边腾腾的云。皮箱略重,沉甸甸的挂在谢衣左手心。

        荒郊野外,四下无人,谢衣的面前几百米远处只有一辆黑色的SUV。厉罂站在车边,身边是一个幼童,缚着双手,眼睛和嘴巴上缠裹着布条。

        见了乐天天当前的模样,谢衣抑住心中怒火,举了举箱子,在远处站定,足足有十分钟,而后终于接到了失去耐心的厉罂的电话:“呵呵呵呵呵呵,怎么?不敢过来了?”

        谢衣的视线不经意飘过远处的一个树林,继而又盯住厉罂,漫不经心的说:“车未熄火,想必令妹另有计划。”

        阴谋被戳穿,厉罂一阵狂笑:“呵呵呵呵呵呵,果然聪明,但是那崽子可在我手上。”

        皮箱打开,钞票在其中码得整齐,角度刚好能给厉罂见到,画面一闪而过,谢衣随后合上落锁,继而说道:“钱在我手上。”

        “你们舍得让这小崽子去死?”

        谢衣手心一抖,故作轻描淡写:“他的身世秘密你们不会不知道。”

        言外之意清楚得很。

        “乐无异呢?”厉罂声音突然急促,“不是让他来的吗!”

        “钱拿来了,送来的人是谁,对现在的你们来说,有意义吗?”

        一记必杀。

        几日前查出的金钟奖提名艺人里,最有威胁的皆是出自新魔国际,绑架和威胁两件事关联甚笃,当时并无明显证据,但秉着宁可杀错绝不放过的原则,叶氏,定国以及太华借机对新魔集团连手加压,发布艺人负面新闻同时联系税务查帐,新魔国际因此而焦头烂额。

        之后的事情更证实了背后的阴谋,以及新魔集团的幕后黑手身份。

        警方抓住的两名绑匪吐露厉罂已经出狱,又说之前有大公司和他们联系,后来突然绝口不提,厉罂才带着人质离开,让他们等着接应,而在绑匪手机里找到的联系人之一,就是新魔集团的人。

        依靠的大树自身难保,厉罂兄妹终成公司弃子。二人的赏金和赎金一分未得,只得孤注一掷,再次打来电话,疯狂叫嚣着,勒令警察不许再追击,否则立即给乐天天断手断脚。

        乐无异在那一刻面如白纸,整个人陷入恐慌之中。谢衣当机立断,立即答应他们的一切要求,包括今天带着现金,孤身一人站到厉罂的面前。

        他是代替乐无异而来的。

        “呵呵呵呵呵呵,你们够狠啊。”

        “比不上你们。”

        “这小崽子要是死了,你猜猜乐无异会怎么样?”

        “他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你和你妹妹会怎么样,我倒是很清楚。”

        眯起的双目,掩盖住微颤的双手。谢衣死死的注视着厉罂,攥紧手机,以利诱之:“你要的东西,乐家出了,你要求的条件,乐家也答应了。乐家愿意出钱换人,放人对你而言,似乎更有利。”

        厉罂半晌不语,又突然开口:“说的有道理,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可不要食言啊,呵呵呵呵呵呵……”

        “原话奉还。”

        “呵呵呵呵呵呵,谢大明星,你怎么不过来?”

        “你往前,我自然也往前。”

        “还是这么警惕啊呵呵呵呵呵呵……”

        “彼此彼此。”

        厉罂把电话挂断,推着乐天天,开始慢悠悠的一步三晃。谢衣心急如焚,却也不敢显出一星半点的不耐。野外杂草丛生,几百米的路像是漫长得看不到头,一步一步,几个人在泥土间踏出模糊的脚印,被丛丛杂草掩盖。

        临接近时,厉罂突然掏出一把尖锐的匕首,抵住乐天天的喉间。

        “把钱扔过来,不然我就捅死他。”

        冬季的冷风在林间呜咽,像是有什么声音被隐藏深埋。

        “别在那装傻了,要是让乐无异知道你亲眼见着这崽子被捅死,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感受,呵呵呵呵呵……”

        风吹得刺骨,谢衣的手心满是冷汗,连眼睛甚至都不敢再眨一下,大脑在满负荷的计算。他往前一步,被厉罂大声喝止住:“就站那里!把钱扔过来!”

        一刹那间,皮箱从谢衣的手中超速飞出,不偏不倚,正中厉罂的腹部,砸得对方一个趔趄,刀也因此偏了半分。

        同时飞出去的还有谢衣本人。

        扑上去的谢衣一把推开乐天天,照着对方握着匕首的手腕就是一脚飞踢,随后又对着厉罂的心窝狠狠的踹了一脚,眨眼间的动作,厉罂被踹得愣是转了半圈,匕首当啷落地。

        突如其来的袭击占得先机,谢衣立即去捡武器,却被反应过来的厉罂一拳挡开。谢衣低头避开,不愿恋战,立即把乐天天抱在怀中,调头就跑,奔着阴暗的树林而去。厉罂拾起地上的匕首,起身直追看上去逃得慌不择路的一大一小。因为怀里抱着一个,谢衣比厉罂慢上不少,被追上时,利刃在谢衣身边走过几个来回,冬季外套上几条划痕,布料已割烂,若是落在肌肤上,必定早已皮开肉绽。

        厉莹开着的SUV一直未熄火,见这边情况有变,立即横冲直撞的开过来,即便如此,也没能忘记那一皮箱的钞票,打开车门顺手将其捞上了车。

        树林里传来的发动机声响令谢衣精神一振,抱紧乐天天循声而去。林中开出来一辆迅捷的改装车,外观与背景几乎同色,隐藏在林中不知多久,厉罂兄妹竟一直未曾发觉。飞驰而来的车门突然打开,冲出几个人,直奔厉罂。

        而此时的谢衣,却已被厉罂纠缠住。他怀中抱着乐天天,左支右绌,怕匕首伤了备受折磨的孩子,只能把他藏在怀里,自己以肉身挡在外面。光刃闪闪,转瞬在他后背上割出一条血口,血流如注,谢衣却丝毫不敢停步。

        开车追人的厉莹从车窗探头大喊:“哥,你让开!”

        一句话喊得还要再下杀手的厉罂停住,飞快的向侧避开几米。厉莹的车当即提速,朝着谢衣和赶来的几个人飞驰而去,势必要把眼前这些人全部碾作粉末。

        千钧一发之际,林中开出来的改装车,一个角度倾斜的急刹车,不偏不倚正挡在厉莹的SUV前,厉莹避之不及。两车相撞时的巨大声音,听得在场每个人心惊肉跳。

        一直保持冷静,即便是伤口剧烈疼痛流血不止,依然还在拼命奔跑的谢衣,在这一刻再也不能控制自己。

        “无异——!”

        是的,开车的那个人,是乐无异。

        谢衣甚至来不及再回头看一眼,脚一软,抱着乐天天滚到了地上,即便如此,也还小心翼翼的让乐天天趴在他的胸口,没有令其摔在冰冷的地上。孩子眼睛上的布条还在,但嘴上的早已挣脱。刚才坚定得一声不吭的小孩子,此时才呜呜的喊了一声:“爸爸……”

        “爸爸在……”谢衣低低的应了他一句。

        这段时间的辛苦与疲惫,与厉罂周旋长久的注意力专注,后背的强烈疼痛,身体的脱力,以及最后两车的剧烈相撞对他的刺激,让谢衣的视野渐渐模糊。

        失去意识前,他还是扯下了孩子眼睛上的布条,笑了笑,说:“天天是个勇敢的孩子,别哭……”


评论 ( 17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