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二章)

三十二、

        时间可以磨去我的棱角,有些坚持却永远磨不掉,请容许我小小的骄傲,因为有你这样的依靠。

        ——郭静《下一个天亮》

        “吉祥,你说师父他这几天会不会再过来?”

        吉祥白了殷殷期待的乐无异一眼:“你可以打电话。”

        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人是病了更蠢一点,还是恋爱了更蠢一点。吉祥跟公司的技术团队在电脑上聊调查近况时,总觉得自己应该迅速逃离由乐无异营造的飘满粉红泡泡的房间。

        《悟空》的新闻发布会一个星期后正式开始,乐无异拿到了萧鸿渐提供的公关稿,狂背了好几天,和谢衣也打过几次电话,聊发布会对台词准备之余,其余的话题天南海北无所不包。

        乐无异的病,在这几天好的特别快。

        叶氏总部在香港,发布会也就在香港举办。乐无异那天起了个大早,吉祥开车送他过去,临到发布会地点时,路上大塞车。眼看要迟到,乐无异甩开车门冲出去坐地铁,吉祥反应敏捷立即跟上,只剩下萧经纪人坐在车里,捏着车钥匙,在四周停滞的车流中瞪着眼睛,四面楚歌,欲哭无泪。

        谢衣早到了,在休息室等着,听见乐无异在电话里说正遮着脸坐地铁,幸好人多挤在一块,没人认出来。发布会现场门口守着无数媒体,乐无异如果敢大喇喇过去,那就是羊入虎口,有进无出。谢衣吓得赶紧叫了几个人开车,守在地铁站口,在乐无异出站的一瞬间接他上车。

        男主角的到来总算有惊无险,发布会顺利开始,剧组重要角色和职员全员到齐,首次出现在发布会现场的男主角乐无异,分担了一大半原本属于风暴中心的谢衣和叶海的压力。

        “听说乐无异老师前几天病了,是否因为拍戏太过劳累?”

        “前些天气温突变,生病的人挺多的,不巧我也是其中一个。希望大家平时注意穿衣,多注意天气预报。”

        “您认为这部电影里,谁的表演最出彩?”

        “出彩?”乐无异挑眉随口说道,“二师弟陵端有一场穿彩衣的戏,请各位一定不要错过。”

        陵端在边上说道:“彩衣娱师,应当的,就是下次请服装师再给改大一点,老猪的肚子没遮住。”

        服装师接道:“二师兄那肚子比衣服出彩多了。”此时背景墙上打出花絮照片,陵端造型出众喜感,全场爆笑。

        发布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中间休息时,后台的工作人员纷纷前来祝贺,弄得乐无异莫名其妙,后来还是吉祥解了他的疑惑,告诉他金钟奖的提名刚刚出来,乐无异因为之前拍过的电视剧《浣花录》,得到电视剧最佳男演员的提名。

        除去之前拿过的新人奖,这还是乐无异第一次得到最佳男演员的提名。他欣喜若狂,但又坚持保持风度,所以面部表情扭曲抽搐,最后连谢衣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拉着他去了后台休息室。

        门一关,谢衣先笑了:“恭喜你。在这里开心一会儿,出去记得快点恢复状态。”

        “师父,”乐无异开心的大叫,“我终于不用再和新人奖纠缠了,你都不知道我有过多少次新人奖的提名。”

        “我知道,国内各大奖项,提名五次,获奖两次。”

        乐无异愣愣的看着谢衣:“师父,你都记得?”

        “记得。”谢衣说。

        休息室的桌上,细长的玻璃花瓶里,新鲜的香水百合还未绽放完全。馥郁的香气,在微风间徘徊萦绕。

        “我都记得,”谢衣点点头,又轻轻的问,“你开心吗?”

        在温情暧昧的气氛里,乐无异却还没来得及回答,休息室的门就被敲得如响雷般咚咚作响。谢衣把门打开,吉祥焦急的举着手机,像一阵风一样直接飞到乐无异面前:“天天不知道被什么人从医院带走了!”

        “什么?”谢衣与乐无异异口同声惊呼。

        谢衣立即迅速的扶着一瞬间没能站稳的乐无异坐到沙发上。乐无异大口喘着气,难以置信的盯着吉祥。

        “无异,别急,听吉祥说完。”谢衣安慰着,示意吉祥坐下来,说清楚前因后果。

        “天天在普通病房,平时都有人照顾,家人照顾不到的时候,也有护理阿姨看着。今天上午乐夫人去看天天时,天天和护理阿姨都不在病房。护理阿姨说是接到乐家电话让她今天不用过去,医院的人说是天天的家人办了出院手续,调出来的录像里只能看到一男一女,看不清脸。”

        “天天几点被带离医院的?”谢衣问道。

        “上午九点五十左右。”

        “一男一女,要在乐家眼皮底下带人走绝对有所预谋。报警了吗?”

        “报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五十,五个小时可以去很多地方,如果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现在公共场所,天天必须是昏睡或者昏迷状态。天天相貌特征明显,容易被人发现,所以猜测他们不会把天天带到人多的地方……”

        此时,吉祥的口袋里,乐无异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陌生号码的振铃响得连绵不绝,声嘶力竭。吉祥谨慎的接起来,开了免提,喂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变声器的诡异腔调在大笑着:“乐无异吗?你今天高兴吗?你儿子在我手上,他现在很不高兴哦。”

        乐无异夺过手机:“你是谁?天天在哪里?你想做什么?!”

        “这都想不到吗?赎金五千万美金,对定国集团来说,是小菜一碟啦。哦,对了,华鼎奖的颁奖典礼那天,你得亲自来接你儿子。别报警哦,报警的话,你的宝贝儿子可能会受点罪。你觉得我们敢绑架,会怕了警察吗?”

        “钱可以给你,但我要你保证天天的安全!”

        “没问题,来,天天,跟你爸爸说句话。”

        “爸爸!爸爸来救我——!”奶声奶气的声音里,带着痛苦的哭腔。

        乐无异恨得咬牙切齿,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又只能强忍着,温柔的对着电话说:“别怕,爸爸很快会去救你的,别怕,乖……”

        坐在他身边的谢衣抽出纸巾,一点点的帮他擦去眼泪。

        电话粗鲁的挂断后,乐无异红着眼眶,半天都说不出话。谢衣轻拍着他的肩膀,侧过头问吉祥:“金钟奖今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今年规则有所改动,如果想获奖,获奖本人必须要在颁奖现场,否则不予颁奖。”

        “看样子无异这次获奖几率很大。”谢衣看了乐无异一眼,又转头对吉祥冷静的说道,“我觉得,这不是一次单纯的绑架,还有别的原因,吉祥,请你去查金钟奖其他入围人员名单,以及通知乐家,为了保证天天的安全,警方那边的联络与调查,先暂停一下。”

        乐无异渐渐镇静下来,站起来说道:“我现在就回上海。”

        谢衣站在他身边,定定的望着他:“我陪你一起去。”

评论 ( 26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