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一章)

三十一、

        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想骗到何时为止,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别以为还有下次。

        ——丁文琪《骗子》

        几天后,谢衣到达乐无异在深圳的家时,出来开门的是吉祥。吉祥表情微妙的盯着谢衣看了一会儿,随后有礼貌的把他让进屋子里。

        “乐少还在睡。现在他身体还很虚弱,请谢衣老师务必小心,如果他又烧起来,请立即打我电话,我去买些东西,这里就交给您了。”吉祥指了指卧室,转身拎起外套走出门外,随手关了门。

        吉祥这种自然而然行云流水般的托付,换来了仅仅是来探病的谢衣一脸震惊。不过门关上后,他立即进了护理状态,来到卧室。乐无异躺在大床上,病恹恹的脑袋歪倒在枕头边,闭着眼睛,迷迷糊糊说着梦话:“师父……师父……”

        谢衣突然明白吉祥这么放心让他进来的缘故了。

        几天前,乐无异在香港的医院里住院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悄悄的走漏了,导致太华娱乐不得不发正式的官方声明宣称乐无异因过度劳累身体不适入院。粉丝们听到消息,一波波的去探视,探得医院都叫苦不迭。吉祥受到乐董的提点,怕乐无异在医院被骚扰得对恢复不利,立即把乐无异悄悄的移回深圳的家,专门请了私人医生一天三遍来看着。

        钱不是问题,人也不是问题,问题出在乐无异说的胡话上面。乐无异在睡梦里一遍遍的叫着“师父”,吉祥只能一本正经的对医生说乐无异演戏太投入,还在背台词,后来甚至不敢让医生久待,生怕乐无异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梦话来。

        不过这些谢衣都不太清楚,为了躲媒体,他也只敢在乐无异搬回家后,提着些水果来探病。

        谢衣去洗了手,回来时正听见乐无异又闭着眼睛喊了一声师父。谢衣觉得这样的叫法太好听,好听得他不由自主的坐到乐无异身边,握住他的手,低低的,又安宁从容的应了声:“为师在。”

        刚碰过水的手指冰凉凉的,和乐无异的手指一接触,谢衣被这温差吓得一缩手,伸手拿了红外体温计,照着乐无异的额头就嘀了一声。

        没烧,还好。

        被这么一闹,乐无异再没叫师父了,也没醒,咂巴咂巴嘴,像在梦里吃什么好吃的。

        谢衣从拎来的苹果里捡了个红透的,到厨房抄起水果刀刷刷刷的削了,切成小块放到果盘里,又找出个小叉子。他看着窗明几净的干净厨房,还思考了下要不要给乐无异煮一碗粥。

        病情会因此而加重的吧,他想。

        谢衣捧着一盘切得整齐的浸过水的苹果块离开,到底是放弃了对精致的厨房的摧残。

        乐无异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长久居住的痕迹。谢衣经过客厅,客厅的摆设柜里摆着乐家五口的合影,乐无异同他的父母和妹妹看起来都不太像。圆滚滚肉嘟嘟的乐天天被乐无异抱在怀里,父子俩的眉眼确实在某种程度上长得非常相似,说是亲父子,肯定有不知内情的人相信。

        比如,之前的他。

        并行摆着的还有一张合照。在长影青翠而有活力的校园里,乐无异热情洋溢的巴在他的肩膀上,咧开嘴笑。就像是很多师生合影一样,照片拍的亲昵而自然。谢衣还记得这照片出自摄影系学生之手,背景虚化,面容清晰,照片里的谢衣还是小鲜肉的年纪,乐无异脸上因为熬夜而起的青春痘,拍得也一清二楚。

        谢衣进了卧室。乐无异醒了,哑着嗓子轻咳,见到谢衣,惊讶喊了一句:“师父。”

        “来看看你,你病了好久。”谢衣举着手里的果盘,笑了,“要不要吃点苹果?”

        乐无异傻愣愣的看着谢衣走近,坐在他身侧,叉起一块果肉,推到他嘴边。

        “张嘴。”

        乐无异条件反射般一开口,苹果块就被塞了进来。他一激灵,脑袋清醒了,嘴里含着苹果,摇头晃脑呜噜呜噜的说:“狮虎你诊么来了?”

        “说了啊,来看看你。”谢衣理直气壮的伸手理了理乐无异一头乱毛,“吃完再说。”

        “吉祥呢?”乐无异一口气吃下好几块,才想起来他勤劳勇敢机智可怜的小助理。

        “出去了。”

        心脏怦怦直跳。睡梦里的情节荒诞而悲凉,他无论如何都追不上的人,现在坐在他面前,喂他吃苹果。

        然而……这剧情是谁写的本子啊!害他现在想上厕所都不敢动!

        乐无异终于在吃下半盘水果后坐不住了,撑着床头起来。谢衣见状要扶他,被他支支吾吾的拦下来,最终还是痛苦的一扭头:“师父我不行了我要去洗手间……”,然后连滚带爬的冲出去,留下谢衣在他身后弯起眉眼,像春日的风一样温柔。

        乐无异从洗手间出来时谢衣在打电话。眼前的人粤语是半路学来的,语速很快,语气宠溺,乐无异能听懂其中一部分,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他慢慢的走过来,坐到一个有点远的椅子上,理了理刚刚蘸水梳顺了的头发。布拖鞋很柔软,他的脚趾头却有点凉。

        “舅父迟啲返屋企啦,乖啦,拜。”谢衣挂了电话,注视着乐无异笑,“穿那么少,又坐在那里,不冷吗?”

        “舅……父……?”

        “果然没听见我之前跟你说的,先躺回来,别又烧了,要是真烧起来,我会被吉祥禁止探病的。”谢衣拍拍床,“躺回来,乖啦。家人是我姐姐和外甥女,欣儿叫舅舅没什么错吧。”

        乐无异喘着气噔噔噔几步爬上床,缩进被子里,睁着眼睛瞪着谢衣。

        “瞪眼睛也没用,”谢衣指了指客厅的方向,“乐天天,你儿子,”然后拿起小叉子叉了个苹果块,似笑非笑的问他,“跟谁生的?”

        乐无异无言以对,继续瞪着眼睛,捏着被角,又被谢衣塞了一口苹果。

        两个互相骗了很久的骗子大眼瞪小眼,一个骗子在给另一个继续喂苹果。

        “照片吉祥给你看了吗?”

        “什么照片?”

        “发给我的勒索照片。”谢衣顺手把叉子递给乐无异,取出手机,相册里放了所有的照片,“我这边助理在谈判,你那边吉祥在处理,大概因为你病了所以他没跟你说。你先看看,然后说说有什么感想。”

        看个照片的工夫,乐无异已经不知不觉的把一盘子苹果都吃光了。要说有什么感想?一个字,撑。

        乐无异翻到最后一张,手抖了一下,挑挑眉,假装淡然处之:“没啥,师父你看着办吧。”

        助理吉祥有乐无异家门钥匙,但是他居然在这个时候按了门铃。

        谢衣耸肩:“吉祥太优秀,我居然有点怕他。”,随后连忙去开门。乐无异捂着胸口,任凭心脏在上窜下跳的跳街舞。

        吉祥目不斜视:“谢衣老师,乐少他醒了吗?”

        “醒了,没发烧,而且吃了一个苹果。”

        吉祥拎着菜进门:“好的,辛苦谢衣老师了。我去做饭,您在这儿吃饭吧。”

        “不了,还有些事,再说两句话就走,另外,我告诉无异照片的事情了。”

        “我们已经差不多锁定那个人的位置,其他的不用担心,谢衣老师您有不吃的菜吗?”

        而此时谢衣却没听见吉祥的话,他已返回乐无异的卧室,脚步毫无声息。一边纠结一边傻笑的乐无异一抬头,见到谢衣袖口轻挽,立在门口浅笑,他揉揉眼睛,一个哆嗦坐直了。

        谢衣假装没看到乐无异傻不愣登的表情:“无异,我还有事,现在要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现在就走?不吃饭了吗?那我送送你。”乐无异又急忙爬起来,被谢衣一个箭步扶着拦回去。

        “《悟空》目前正在宣传期,过几天还会逐渐有更大规模的宣传,记者发布会,粉丝见面会,还有各类电视综艺娱乐节目,你知道那些人折腾起人来不手软的,你还是别乱动,好好养病,别到时候要我背你回来。”

        乐无异脑神经回路还被今天的事刺激得兴奋,直接脑补了个自己被谢衣背回来的画面,因为生病还苍白的脸瞬间就红了。谢衣见状把他扶回床上,又说道:“不然我都帮你推了吧,反正你生病的消息,已经被太华推成大新闻了,大家都很好奇是电影到底有多可怕,能把男一号送进医院。”

        “别推,别推,我过几天就能好了,到时候就能跟师……跟大家一起出席了。”

        谢衣又笑了笑:“好,那我跟叶海说了,你别食言。”

        “一定。”乐无异象征性的举起手,谢衣也伸出手,轻轻的和他击掌。

        谢衣临出门前,又回头静静的看了乐无异一会儿,说道:“还有一件事。万一……我是说万一那些照片曝光了,你……会介意吗?”

        “曝光会怎么样?”

        “身败名裂?”

        “师父你现在绯闻缠身,身败名裂了吗?”

        谢衣故意做出苦瓜脸:“差不多吧。”

        二人齐笑,乐无异笑着轻咳了两声:“如果师父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介意。”

        “那就好,”谢衣学着乐无异最常做的姿势,把二指比到眉间,向外挥出,笑着说,“我也不介意。”


评论 ( 32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