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三十章)

三十、 

        雨打湿你右边的肩,泪滑过我左边的脸,这就是唯一的关联,当爱是仓促的句点。

        ——游鸿明《恋上另一个人》

        四年前的十月。

        沧溟和警察悄无声息的来到岛上,打了厉罂一个措手不及。证人齐备,厉罂兄妹的绑架罪名估计很快会坐实。

        但事态并没有按照着谢衣设想的方向发展。

        案件的受害人是姐姐和欣儿,犯罪嫌疑人是厉罂兄妹,协同嫌疑人若干,谢衣同风琊工作室被警方视作不知情人完全的从案子里摘了出来。最后抓到的人里,却没有厉莹。她跑了,全岛找遍,踪迹全无,消失得很彻底。

        沧溟伫立在码头,被风吹得发丝纷乱:“阿衣,委屈你了,我带你姐姐她们配合警方先离开,至于你……现在走吗?”

        离珠站在谢衣身后不远处,除了眼睛会眨昭示着她还活着,其余部分更像是一株毫无生气的人造花朵。

        “拍完电影再走,我答应过别人。”海上无风无浪,谢衣望着海面,“离珠演技不错,人也沉稳,如果不打算和她解约的话,给她一些机会。”

        “行。还有什么事吗?”

        “留个能打电话的手机给我。”

        “还有吗?”

        “找人去查各大网盘,有没有照片副本。”

        “会的。”

        “我解约的事,麻烦处理一下。”

        “为什么要解约?”

        “累了。”

        “我们谁都不知道李莹就是厉莹。”

        “但是她跑了。”

        “我们没人希望她跑掉。”

        谢衣耸耸肩,不想多说什么。信任的建立要很久,瓦解却只要一瞬间。

        风琊工作室和流月有过纠葛,厉莹是流月当初帮忙推荐的助理,沧溟和警方关系匪浅,至于厉罂,为了后台给的钱不择手段。谢衣觉得自己像一只愚蠢的动物,在公司间争斗的大风大浪里,作为祭品随波逐流。

        电影即将拍完,风琊计片酬时,给谢衣翻了倍,又很得意的告诉他一个意料之内的消息:影片最后变成了流月出品,制片人兼导演是风琊。离珠依旧安静的站在风琊身后,雩风抱着小镜子照啊照,旁若无人。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对流月,对风琊,对姐姐,以及自己都是。杀青时,谢衣这样想。

        也只能这样想。

        他回家再次见到姐姐和欣儿。这些天除了配合警方外,她们的生活过得还不错,沧溟待她们像以前待他一样好,四岁的小女孩口齿伶俐,去了家里附近的幼儿园上学。谢衣去见了师父沈夜和师母沧溟,只聊家常,关于之前的事大家绝口不提,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临走前沧溟把厉罂的U盘和手机给了他,他拿回家打开看的时候,发现手机里照片空空如也,U盘中只剩下了他和乐无异的接吻照。

        他把数据格式化,然后碾碎了它们。

        虽然这毫无意义。

        谢衣立即请叶海推荐可靠的助理和经纪人,自己则开始联系乐无异。

        他拨的还是旧号码,却始终听到关机的提示,连吉祥的电话也打不通。转而询问百草娱乐,接电话的小职员对乐无异的行踪一问三不知,闻人羽的倒是很明确,“出国了”,他又仔细的套话,才打听到乐无异“也”在休假。

        谢衣静静的坐了一夜。

        之后,他推掉了一切应酬和采访,陪姐姐过了几天居家日子,好好的叙了旧。

        谢衣的父母在他幼时因感情不合离婚,谢衣跟着歌手出身的母亲生活,而姐姐则被导演父亲抚养长大。意外和疾病的降临,却几乎同时夺走这对父母的生命,也断了姐弟两个的联系。十几岁的谢衣被沈夜和沧溟照顾。姐姐找到工作,独自一人颠沛流离了几年,结了婚,刚刚略有起色的生活,却又因为丈夫豪赌而负债累累,在丈夫跳楼自杀后,她只能独自打工抚养小女儿。

        “我知道阿衣后来出名了,但是我不敢来找你,家里欠了太多的钱,像是无底洞,这些负担不该转到你身上。”姐姐说起来的时候,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李助理借你的名义来找我的时候,我其实是开心的,没想到却是这样的见面。”

        “姐,你当初可以直接来找我。”

        “我自顾不暇的时候,帮不上你,在生活好一点的时候,你已经红了,我不想做一个吸血鬼姐姐,没想到日子却是越过越糟了……”过了三十岁的姐姐被生活磨砺得毫无棱角,颈上的纹路在一低头时格外清晰,“即便知道有些选择是最好的,但是,我也没办法接受。”姐姐清浅的笑着,“这是作为姐姐的倔强。”

        也是他的,他们何其相似。

        所以他才放弃了流月。

        被强迫,被威胁,直接跌破他进演艺圈为自己设下的底线,他像狂风暴雨里的一根草一样为了家人,朋友以及爱人而拼命。他一直告诫自己,这世上有许多事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却转头发觉那些参与逼迫过他的人,竟然成为了合作伙伴。

        即便知道那是最好的选择,但一切仿佛成了笑话,午夜梦回,他要怎么面对他自己。他不敢想象乐无异见到电影后会怎么想,也不知道乐无异的新婚生活是否幸福。他只有往前走,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

        香港的叶氏投来橄榄枝,谢衣同意了,在叶海的帮助下,知根知底的新助理和经纪人也一一到位。带姐姐搬家去香港之前,他去见了厉罂一面,询问程一倩的事,厉罂却装傻充愣,半点口风没有露。

        仅凭厉罂一句毫无头绪的话,谢衣觉得这并不是足以扭转乾坤的决定证据。他决定先不告诉叶海,也不打算借助流月的势力,自己找到私家侦探,悄悄的查下去。

        参加完闻人羽的婚礼,乐无异回国后,打电话给谢衣和李助理,结果仍是无人接听。几天后,吉祥拿到了媒体压下来的,谢衣和姐姐以及欣儿一起出门的照片给乐无异看。

        那天下雪了,乐无异还记得。他在被子里瑟缩着双手,在雪夜里,听窸窸窣窣的雪粒,碾落另一个世界。

        寒风凛冽的十二月,乐无异选择了逃避,不顾一切的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家乡,又在春节前抱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和他长得很像的孩子回到上海养父母的家。对于定国集团的董事乐绍成而言,人生的意外重复得也太过彻底,二十多年前抱回来的儿子有一半少数民族血统,二十多年后,儿子捡回来的小家伙竟然也是这样的一个可怜孩子。

        乐家因此而翻天。还在国外念书的乐家小妹和小外甥视频之后,毅然决然的站到了哥哥这边,随后几天内,所有持反对意见的人也都一一倒戈。

        无他,粉妆玉琢的小娃娃长得简直是乐无异的翻版,可爱的形象在几天内赢得乐家所有人的欢心,连如意都会没事进来哄他玩。

        定国集团对于乐天天的事,动用财力尽量封锁消息。可在香港忙碌的谢衣,却从叶氏的公关部手里,见到了内幕消息的照片。乐无异怀里抱着一个小奶娃,场景和他几个月前梦里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公关部一位生过小孩的女职员甚至还给出肯定的结论,说小婴儿只有二至三个月。

        与他见到的那张结婚照片的时间,刚好对的上。

        很久之后,在乐无异有关的新闻里,谢衣终于听到了“天天”这个名字。

        整天在家哄孩子的奶爸乐无异最终选择签约太华娱乐,重返工作。谢衣安顿了姐姐和欣儿,自己则再次投入到新的工作里。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一天天的过下去。几个月后,乐无异被太华娱乐邀请参加金像奖颁奖典礼,而谢衣,则因为参演了风琊的电影,而意外地被提名了那一次金像奖的最佳男演员。

        那一场相遇,在不可能忘记的擦身而过里,为他们的爱,画上了一个仓促的句号。


评论 ( 34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