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九章)

二十九、

        没想到有天我的结局忽然全部改变,谁会抓住我的无力双臂。

        ——柯有伦《零》

        四年前的九月,被困的谢衣思索了一个晚上。

        他知道即便自己同意他们的要求,对方也不一定会遵守约定,仅凭他自己一人,很难对付恶魔般的厉罂兄妹,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有人质。他从已经坏掉的手机里取出手机卡,并不意外地发现不是自己原来那一张,他又依稀记得,手机摔碎之前,已经没有了任何信号。他被强制断了对外的联系,封闭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如果想带着亲人逃离,仅凭一己之力绝对不够,必须得到外界的帮助。他对自己的安全倒是有信心,因为如果对方是想让他消失,他此时应该早已死去多时,而不是仅仅被迫拍一些恶心难堪的成人影片。

        斟酌再三,他于次日同厉罂联系,假装勉强同意,要求确认姐姐和欣儿的安全,以及坚持确认照片的保密性。鉴于数字照片的存储和拷贝实在太容易,而厉罂明显不是那种会守诺的家伙,但要求既然是拍片,在他受到羞辱达成要求之前,对方应该还是会老实一阵。

        厉罂嘲笑了他一番后,果然让他远远见了姐姐和欣儿,同时展示了一个存储U盘。

        当满脸胡茬的风琊,以及一身华丽行头的雩风出现在谢衣面前时,谢衣仿佛一脚踏入泥淖,救出所有人的希望,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渺茫。

        “谢衣,”风琊叼着一根烟,一脸不屑,“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你在流月顺风顺水,老子和雩风各种不招人待见,多亏了你的照顾。”

        “是啊,我这么个高端的造型师,居然只能靠天天写剧本为生,你,沈夜,还有我堂姐,你们都是什么眼光?”雩风玩着手指上一排闪亮的戒指,幽幽说道。

        没有新仇,皆是旧恨。

        十多年前,风琊拍电影时,毁了外景地的大量林木,是谢衣提醒公司考虑影响进行补种赔偿,风琊因此而被狠批。雩风作为造型师初出茅庐,在那段时间毁掉了两三部剧的造型,由于雩风和沧溟的关系,没人敢跟当时还是总经理的沧溟提,最终还是谢衣帮剧组出头说了两句,于是雩风的造型师生涯,在那时被强制中断了。

        “雩风,你知道厉罂他十年前对师母做了什么?风琊,你之前很喜欢陪小曦玩,你知道这次他又对小曦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老子不管,反正有人出钱老子办事。你呢,就给老子好好演,剧本是雩风的花大力气写的,老子这次是冲着金像奖去的。”

        “你确定用那么恶心龌龊的剧本拿金像奖?那也能称之为剧本?”谢衣抱着胳膊,忍不住多打量了雩风几眼。雩风的编剧水准他知道的,在业内一向很有口碑,和他的造型水准真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我的剧本恶心?你不是瞎了吧?”雩风甩了厚厚一沓剧本扔过来,扉页醒目的写着作者晓余二字,再往下翻,内容和前一天厉罂给的有着天壤之别。虽然男女主角大段的裸戏依旧刺眼,但抛开这些,剧情生动,人物有血有肉,从伏笔到情节都有着雩风非常独特的逻辑和审美。

        如果是这样的剧本,算是困境中的一点好消息?

        “确定是这个?”谢衣问。

        “就是这个。”雩风说道。

        “女主演是谁?”

        “你也认识,来见见吧。”风琊狠吸了一口烟,随手掐掉了烟头。

        是离珠,流月的一个二线签约明星,一直在演女配,谢衣和她合作过几次,人真的很漂亮,但始终没有红起来。

        谢衣和离珠打了招呼,同意了拍摄,在电影正式开拍前竟然还签了合约,合约的对象是风琊工作室,白纸黑字写明的真正片酬对谢衣这个级别的明星而言,少得相当感人,而签合约时,厉罂兄妹并没有出现。

        签不签此时都没任何特别意义,除此之外,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剧组的工作人员不多,谢衣能观察到的人都隶属于风琊团队。厉罂兄妹偶尔想来看拍摄,被风琊的人坚决的拦在了外面。雩风在剧组兼任打杂,没有作为造型师发表任何意见。谢衣满腹狐疑,冷冷的看着一切,却逐渐的觉得情况尚有转机,只是需要等待机会。

        谢衣同离珠的戏从一开始就在磨合,离珠一直很安静,除了拍戏几乎不说什么话。谢衣后来有时会跟她聊几句,开始风琊还会多看他们几眼,后来发现谢衣也就聊怎么配合走位怎么表现剧情和人物,于是就放任不管男女主演的闲暇聊天了。

        几天后,在风琊的放松警惕下,谢衣终于找到了和离珠单独对话的机会。

        “你为什么会选择风琊的剧组?”谢衣问。

        “电影女主角,在流月根本不可能得到的机会,好像怎么样都应该来。”离珠笑笑,“这种心情,谢衣老师你应该不会懂。”

        “……机会会有的。”离珠说的是事实,谢衣明白,却只能单薄的安慰她,其余无能为力。

        “一年又一年,我等不起了。倒是谢衣老师,你怎么会跟我们拍戏?”

        谢衣顿时惊觉,离珠对厉罂的事竟是一无所知。

        他在心里把线索清理了一遍,发现风琊自带的团队看上去和厉罂并无任何关系,而厉罂也没有吐露任何关于人质和要挟的口风。他们的合作应该是风琊负责拍摄,而厉罂负责把男主演交到风琊手上。厉罂找了和他有嫌隙的风琊,目的是防止他逃跑。风琊手下的大多数人谢衣都不敢信任,然而,离珠他之前合作过,别的不说,人品他是了解的。她是一个缺口,是厉罂和风琊无法控制到的地方。

        谢衣把他受到要挟的事简单说了,却有意识的避开了乐无异的部分。离珠垂手不语,过一会儿才说这里是座海上小岛,她跟着团队坐船来的,具体在哪里她也弄不清楚。在拍摄完成前风琊不允许任何人与外界联系,电话可以打通,但能打电话的只有风琊和雩风两个人。

        “我需要你的帮助,让我和流月联系。”谢衣直截了当。

        “很难。”

        “回答不是不可能,所以还是有机会?”

        “有条件,我希望谢衣老师能坚持拍完这部电影。”

        “……我答应你。”

        君子一诺。

        于是几天后当谢衣拿着离珠从雩风那里拿来的电话递给谢衣时,谢衣从那纤细而稳定的手腕上,知道了她在不违背良心的情形下,用妥协的方式坚持着。

        “上海出发,航行大约十小时,私人岛屿,岛上只有码头,没有机场。厉罂和他妹妹手下大约有四到六个保镖,照片和视频存在一个黑色的U盘里,手机里可能也有,但是不保证其他地方没有副本。”谢衣把情况通过电话简短的告诉了流月的总裁,他的师母沧溟。

        对方沉默了下,磁性又优雅的声音响起来:“知道了,阿衣,你放心,很快到。你还好吗?”

        他还好吗?他不知道,因为明天的戏,他现在头痛得根本不知道如何拍下去。

        “目前还好。”他说。

        “那就好。”

        可那个夜晚,并不好。

        厉莹笑眯眯的带着最新印出来的一张照片给谢衣看,照片里乐无异一身白西装站在一袭婚纱的闻人羽身边,闻人羽已有身孕,在照片里非常明显。

        “你的小徒弟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去结婚了呢,真是个负责任的小孩儿。”

        “说够了吗?”

        “够了呢,谢衣老师你摔东西的能耐真是让我怕怕哟,只敢留纸质照片给你啦。”厉莹笑着转头说道,“谢衣老师,你要不要随礼呢?我帮你怎么样?”

        “滚。”

        他不相信厉莹,但留下来的照片被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十几遍,却始终找不到破绽。乐无异在阳光下的美好,看起来和他并没有也不需要有任何关系。那个夜里,他做起了噩梦,梦中的乐无异怀抱着小小的欣儿,一大一小笑得格外开心,随后欣儿的喉咙很快就被无形的手紧紧扼住,小脸青紫。乐无异惊慌失措的大叫,而他也惊慌失措着醒来。

        睡意消失,他在黑夜里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等待着最后一根稻草,把他压得呼吸停滞,濒临死亡。

        那个时刻于次日来临。

        “我说谢衣,你该不会硬不起来吧?”已经清场的房间内,只有风琊,摄像,以及全身赤裸,面无表情的离珠。

        任何戏都可以靠NG几次来拖延时间,但是裸裎相见的床戏他不能拖。赤裸的女性躯体对他而言,是毁灭性的灾难和煎熬,他可以装作没有看见,但是他的某些器官不能装作看见。

        “又不是让你真做,但总得拍些背影和一掠而过的镜头,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戏怎么拍?离珠这么漂亮,你不给点男人的反应,你让人家怎么想。需要给你找些片子来?”

        “不用。”

        伪装,演技,一切都瞒不过活生生的本能。

        谢衣嘴角勾起笑容,眼睛里落满寒霜,冰冷一片。他坐到离珠身边,语调毫无起伏,说道:“离珠,抱歉,僭越了。”

        如果他将要拥抱的人有褐色的头发,有琥珀色的眼珠,有把整个世界都融化掉的热度,他会怎么做?

        ——无异。

        风琊的“Action”之后,谢衣吻上离珠的唇。

        ——在这个时候想你。

        两具赤裸的身体在镜头下火热的绞在一起。

        ——真的,对不起。

 


评论 ( 47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