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说不定还有填的一天?我,我也不知道@_@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八章)

二十八、

        心一跳,爱就开始煎熬,每一分,每一秒。

        ——李佳薇《煎熬》

        吉祥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时,乐无异正在进行急救,急救室外,萧经纪人在走廊另一头打电话,谢衣双目通红,像一棵孤零零的树,孤独的守着急救室门口。

        萧鸿渐是太华娱乐专门安排给乐无异的人手。吉祥先同他比了个手势,随后径直走到谢衣面前说道: “抱歉,比起萧经纪人,我觉得您可能更清楚实际情况,麻烦您告诉我一下。”

        “无异高烧突然昏迷,目前已有两小时,病因不明,发烧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谢衣沮丧的靠着墙,“我的错,我没注意到。”

        “跟谢衣老师您没什么关系,请别内疚。”吉祥摆出个这边请的手势,引着谢衣到安全出口楼梯口,才说道,“目前有个不太好的消息,部分媒体已经得知消息赶过来了,如果您不嫌麻烦,我送您离开这里。请您的助理,如果他在医院的话,封一下医护人员的口,表明只有他代表您过来帮忙,您没有来,是媒体的消息有误,但如果他不在,目前可能会很麻烦。媒体那边萧经纪人会吸引火力,我们现在就走吧。”

        “他在医院,稍等一下。”

        谢衣发消息给助理,点明目前要封住“明星谢衣”出现在医院的口实。谢衣戴上医用口罩跟吉祥溜出了医院,坐上隐蔽性极高的普通私家车。车子一溜烟开出了医院的停车场。

        “租的车,请稍微忍耐,您去哪里?”

        “片场。”谢衣坐在后座,后视镜里吉祥的表情冷静又职业,他突然明白了这人能够留在乐无异身边这么多年的理由。他想了想,拿出手机,翻出勒索邮件及照片,趁着等红灯时拿给吉祥:“我前些天收到的邮件,本来想直接跟无异说,但是他突然病倒了,现在说给你听应该也适合。”

        吉祥飞快的翻到最后,直接问道:“照片是真的,还是伪造的?”

        “真的。”

        “您那边怎么处理的?”

        “目前为了保密没有报警,公司不知,准备先拖着,待这段时间的风波下去后,再找人处理掉,我的助理在周旋,目前情况稳定。”

        “好的,我知道了,请把对方的邮箱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

        谢衣点头,想了想又问道:“还有个问题,比起无异,我觉得问你可能更适合。无异他,真的结婚了吗?”

        “没有。”

        “那天天是谁的孩子?”

        “乐少家乡的一个孤儿,乐少四年前抱回来的。”

        谢衣一面震惊于乐天天的身世真相,却又被吉祥一口一个的“乐少”惊得张口结舌。乐无异的身份的谜,究竟还有多少,他竟然了解得这么少……

        车开过一个转弯,吉祥没过多解释乐无异的身份,反倒闲聊似的反击道:“听说您已有夫人。”

        “没有,我和姐姐以及外甥女住在香港。”

        吉祥面无表情再不八卦,礼貌周到的送谢衣到片场,随后立即告辞返回医院。而谢衣此时,恍惚着进了片场,在空荡的水泥地面的大厅里,陷入四年前的回忆。虽然他始终觉得那段经历是这一生中最难以忍受最不愿回想的部分,但他还是想知道,他们之间的误会到底有多少,他对乐无异的认知为什么会错得这么离谱?乐无异对他的了解为什么也有了那么大偏差?

        还有,他们到底还能不能重新开始……

        ……

        四年前金钟奖,是故事脱离掌控的起点。

        谢衣在柔和的灯光中睁眼,面前站着一个女人,面色憔悴,但语气温柔。她说:“阿衣,你醒了。”

        “……姐?”

        “我们好久没见了,欣儿,叫舅舅。”

        身边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女孩脆生生的开口:“舅舅好。”

        谢衣的头微痛,不知今夕何夕。腕表上的日期昭示了记忆的时间断层,他努力的回想,思绪断断续续。那天离开流月的午宴,上了房车,拿到李助理换给他的新手机,打电话给乐无异,却无人接听。喝下了李助理递过来的半瓶水,然后睡到现在,醒来时,一母同胞的姐姐和从未谋面的外甥女站在他面前。

        这么大费周章,仅仅是为了给他一个亲人久别重逢的惊喜?

        他还没来得及和久未联络的姐姐好好叙旧,一位漆黑如炭的故人站在大门口,笑声嘶哑刺耳:“呵呵呵呵呵呵,姐弟见面,真是人生喜事啊,来,可以把这位大美女和这位小美女带走了,注意轻一点,伤着了有人可是会很担心的呵呵呵呵呵呵……”

        “厉罂?你怎么在这里?”谢衣愤怒的大吼,“放开她们!”

        所有的反抗和阻拦都无济于事,谢衣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彪形大汉把两个人粗鲁的带离房间,小女孩的哭声凄厉而痛苦,渐渐飘远。

        亲人被带走,谢衣反倒冷静下来:“你想要什么?”

        “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很简单,请我们的谢大明星拍几部电影而已呵呵呵呵呵……”

        “什么电影?想合作可以直接找流月公司谈,何必非要用这么复杂的方式?”

        “谢大明星会同意与我合作?”

        “……”

        “所以你看,我只能用这种方式了呵呵呵呵……十年前你们流月做的事,你不会忘了吧?我可一直没忘呢。”

        “没忘,你做演员不成,在流月算计我师父,威胁我师母拍下流照片,这种事我当然记得,送你五年牢狱算是轻的。”

        “呵呵呵呵呵呵,真记仇啊,可惜啊,凌虚和金不换那帮人实在不禁用,没把流月搞垮,真是太可惜了呵呵呵呵呵呵……”

        “原来你是当时的幕后主使。”

        “这么伟大的成就,居然没算在我头上?那这次可千万别漏了。”厉罂扔过来一沓剧本,又呵呵呵的笑起来,“先看看这次的剧本喜不喜欢。”

        翻开几页,剧本里接近A片的内容恶心得谢衣几欲作呕。

        “怎么?我们的同性恋大明星是拍不了这种片子的?”

        “哥,你也太为难谢衣老师了,还没让他知道片酬呢。”李助理从厉罂的身后探出头,笑嘻嘻的说,“谢衣老师,看了片酬你就会喜欢的,不如打开我给你的手机看看?”

        “你……”

        “怎么?不认识我了?重新做下自我介绍,我呢,叫做厉莹,做了这么多年的助理挺合格的吧?我哥哥这么好的演员,你们居然一直打压他,我在你身边呆这么久,看你也没强多少嘛,也就跟我差不多,你看,你就一直都没有发现我。”

        谢衣心知已经着了这对兄妹的道,强抑怒火,冷笑道:“你的演技确实不错,比你哥强得多。”

        “谢谢夸奖。”厉莹微笑,“谢衣老师打开照片看看。”

        谢衣打开手机的照片,越往后翻,脸色越阴沉,终于忍不住把手机狠狠掼到地上,怒目而视:“你们居然连小曦都不放过。”

        “她和她男友很有激情,我们不过想帮她宣传一下,而且,你还没看完就扔了我送你的手机。未免太浪费了。来,看这个,看完你会喜欢后面这些的。”

        厉莹把一部IPAD放到谢衣面前,里面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走马灯似的一一闪过,直到谢衣见到最后一张,从观众视角看来是一个完美亲吻照,他是主角之一,另一位主角则是乐无异。

        “怎么样?考虑下吧谢衣老师,片酬是这些照片不流出,违约金是两位美女,我们很有诚意的。”

        谢衣咬着牙,拳头握紧,恶狠狠的盯着眼前恶魔一样的女孩。IPAD被摔到地上,屏幕应声而裂。谢衣盯着二人,冷冷的说:“你们兄妹真是恶心。”

        “啧啧啧,说什么恶心不恶心的。谢大明星,我可没有忘记十年前把我送进牢狱的你的作证呢,我想一想,利息要怎么收呢?呵呵呵呵呵呵……”厉罂仰天大笑,“不如就让令姐和之前那位律师小妞一样,好好享受最后的人生好了,呵呵呵呵呵呵……”

        厉莹得意的笑着:“谢衣老师,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好好想清楚啊。”

        二人嚣张的离开房间,把门从外面锁上,随着一声闷响,谢衣的思路开始迅速的运转,衡量着两边的牌面。

        姐姐,外甥女,师母,小曦,还有无异……每一个威胁都刚好扼在他的咽喉上,从正面着手的话,根本无从反抗。

        等等……!

        他突然回想起厉罂的话,“律师小妞”?“下场”?“最后的人生”?

        难道是……十年前那场官司的主律师,目前失踪八年,叶海一直在寻找的未婚妻,程一倩……


评论 ( 23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