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尝试各类风格失败中,发文必平坑,OOC是常态。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七章)

二十七、

        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重温几次,结局还是失去你。

        ——那英《默》

        乐无异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回到了四年前那个孤单离开的夜里,饥饿的胃在隐隐抽痛,他从冰箱里翻出冰冷的食物聊以果腹。

        可心却仿佛更冷。

        躺在床上等待天亮,天亮了起床做早课准备早餐吃完休息半小时健身跑步,好像什么都没少,却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仿佛听见了手机铃音,铃音中止,紧接着是团子憨厚的声音:“小无异,辟尘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乐无异想了想,不知道他是团子通知的第几个人,礼貌的说了声:“恭喜。”

        “谢谢你!我,我就知道,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堂堂正正跟她告白,辟尘答应我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她那么好!居然愿意做我女朋友!”

        乐无异诧异的看着空荡的手心里传来团子欢快的声音,才想起来手机已经被抢走,扭曲的时空中,团子的声音消散在空气里。乐无异开始回想,他那么好……他是谁?在他心里,好像也有那么一个很好的人……

        喜欢一个人就要堂堂正正的告白……告白吗?他不能再戴着表演的面具,他要去告白!堂堂正正!就算他的好运气就此全部跑丢掉,就算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他也要去!他还有一个愿望没有用,可以让那个人爱他……也许过于为难,或许可以让那个人假装喜欢他半年?不然一个月?或者一天?如果实在办不到,也许可以让那个人假装没有听到自己的告白?他们还是原本单纯的师生关系。

        ……不,再也回不去了,从喜欢如同无法遏制的植物疯狂的生长那时起,就再也回不去了。

        距离小区一公里外简陋的电子小店做成了今天的第一笔生意,兴高采烈的卖掉一部手机以及一张电话卡。泛着青白的指尖在数字键上按下电话号码,用户已关机的提醒冷冰冰的不掺杂半点感情,他转而打开短信编辑内容。

        “师父,我想见你,现在就想见到你。有很多话想当面对你说,有很多事情想亲口告诉你。”

        短信写好后,按下发送键的手指仿佛打开了魔鬼的开关,听凭命运把他的真心扭曲到另一个时空。

        乐无异坐立不安的在家中等待结果,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眼是否有被他遗漏的任何回信。直到谢衣的短信在一个晚上终于发过来的时候,他差点就跳起来。

        “拍戏中,没时间打电话,等我回来。”

        简短的几个字让乐无异欣喜若狂,又心猿意马,忐忑不安。他紧张兮兮的享受着强制的假期,跟太华娱乐私下联系签约的事,又每天强迫症似的盯住手机。几次想给谢衣打过去,都在翻过短信后毅然决然的放弃了。

        不能催这么紧,要相信师父,他想。

        一个星期的安静,他终于忍不住拨了电话。

        上午,关机。下午,关机。晚上,关机。持续的关机。

        他不信邪,第二天再拨,依旧是关机。

        慌乱几乎是人类遇到糟糕问题的本能。乐无异心慌慌的打电话给还在休假的吉祥,要到了李助理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的第三通才被接起来。李助理显得颇为不耐烦:“谢衣老师正在外地拍戏,现在很忙,等他拍完了自然会联系你。”

        他惴惴:“还得多久?”

        “三个月?这谁也说不准,看导演以及拍摄进度。急也急不来,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拜拜。”

        电话挂断时毫不客气的忙音竟然是这么讨厌,连带着把说话的人也一起讨厌起来了。

        乐无异觉得和太华谈合约这三个月是如此漫长,那个闲得发慌的手机,乐无异任凭其在黑夜里屏幕从发光到暗掉,然后再点亮。吉祥休假回来帮了他很多忙,太华的事谈的七七八八,就在合约事项将有眉目时,乐无异在某娱乐版见到了一条重磅新闻,「影视红星谢衣已有妻女?女儿眉眼肖似其父」。

        新闻说得有板有眼,还配了模糊的一家三口照片,看起来其乐融融。

        乐无异把新闻翻来覆去的看了十几遍,模模糊糊的觉得这不是真的,潜意识却一直在告诉他,别信啊,一定不要相信啊。媒体的胡说八道捕风捉影的功力他没少领教过,但是当他再一次注意到照片中谢衣眉目温柔,蹲在小女孩的身边,旁边站着一位穿着连衣裙端庄大方的女性时,任凭回忆的镜子粉碎,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可梦境还在持续。

        他的理智偶尔发挥作用,觉得新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很不对劲。新闻是在谢衣赶通告的期间出现,他自己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媒体怎么会知道的?那个照片又是怎么来的?流月公司怎么会任凭这种绯闻事件发生?

        谢衣的电话始终关机。乐无异慌忙的找流月公司打听真相,却接二连三的得到不知道的结果。他想了想,又将电话打给了李助理。他隐约知道会听到难以置信的消息,拨电话时一直在隐隐抗拒,可却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他又急切盼着即将听到的和预感不一样。电话里忙音许久,终于接通。

        “乐无异老师?你找谢衣老师?抱歉抱歉,谢衣老师还在忙,不方便接电话。”

        “……我都不行?”

        “因为最近那个新闻,谢衣老师现在心情非常不好,特意嘱咐我谁的电话都不接。”

        “那个新闻是谣言吧?”

        李助理支支吾吾:“……当……当然……”

        “当然?……李助理你说实话。”

        “实话……”李助理吞吞吐吐,终于像是狠下心来,“也就你跟谢衣老师交情好,我跟你直说了,那个新闻,大部分内容……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

        “是的,都是真的。女孩叫欣儿,和她妈妈都在这边,像是许久之前和谢衣老师有过纠葛,我不方便问,但是谢衣老师他……”

        “等等……不要说!”

        李助理仿佛没有听到乐无异的阻拦,继续自顾自说着:“谢衣老师说要负责,他啊,这次要结婚了呢。”

        梦境突然混乱得不知今夕何夕,搅着成巨大的漩涡,带着他穿过时间的隧道,渡过半个太平洋,到达闻人羽和秦炀的婚礼现场。

        闻人羽一身洁白的婚纱,小腹明显凸起,在蔚蓝的天幕下与秦炀紧紧相拥,随后将新娘捧花丢给了跃跃欲试的阿阮,夏夷则站在她身边,随后纵情的吻住抱着捧花不撒手的阿阮,迷人的香气洒满夏夷则银灰色的西装。

        “你好像有心事?”百草娱乐签约的已经出道的歌手白露问着孤单单站在一边心不在焉的乐无异。

        “没有,我的朋友们这么幸福,我在为他们开心。”

        “呀,和新娘子拍照啦,我们快去合影。”白露明了的笑笑,拉着他奔到闻人羽的身边。乐无异被一群朋友们挤到了最靠近闻人羽的位置,新郎则站在镜头外,微微笑着,所有的注意力都停在今天的女主角身上。

        乐无异白色的西装,有一半淹没在新娘白色的大裙摆里,而他则在日光中晕眩,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照片,也忘记了和闻人羽在什么时候,拍下了单独的合影。

        夕阳下涨潮的海水终于将他的梦境吞没,梦境巨大的镜面里,他见到了想见的人的影子,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破裂。

        他拼着那些碎得只剩细屑的残片,不愿醒来。


评论 ( 14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