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六章)

二十六、

        经过爱情面前,我承认我胆怯,失去你的我,再找不到路线,我的幸福,是有你牵着我的世界。

        ——张婧《经过》

        次日上午,谢衣回到香港,见到了绯闻中心的另一个台风眼,叶海。和傅清姣的对话没有继续下去,谢衣把满腔疑问全部交给只休了一天假的可怜助理,自己则跟叶海在叶氏集团的总部的办公室里见了一面。

        “这一口锅直接把我扣成绿毛龟啊!这要是给倩倩知道,我估计得跪十五个地球仪。啧啧啧,吾的一世英名怎么就毁你手上了!”

        谢衣敲着键盘的手停了,待了一会儿才说:“倩姐又不是没见过我,她不会信的。”

        “就算她不信,也有人可能会信。”叶海没注意到谢衣的迟疑,睨了他一眼,眼神里提醒意味十足,“我就是嫌天天躲狗仔烦,低调了这么多年,突然高调太不适应,虽然我这张脸上报纸杂志也是绰绰有余……”

        谢衣没理他自吹自擂的调调,直接在笔记本上调出来昨晚他查出来的一切资料:“看爆料照片,以及某些事件的描述,爆料人对我们很熟,但早期内容不多,部分内容大多都是进叶氏以后的事,且杜撰部分合情合理……”谢衣敲了下键盘,“直接跟叶氏公关部联系,听他们的建议,在这之前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另外还有一件事,”谢衣合上电脑,表情严肃,“我昨天收到一封勒索邮件,不知道跟这个新闻有没有关系。”

        “什么内容?”

        “一些照片。”

        “谁的?”

        “我的。”

        “和谁?我?”

        “不是。”

        “不是我的我不管,你自己看情况处理。这勒索的也够奇怪,居然发你邮箱,也不怕你没看见。要报警,还是放任不管都随你心情。”叶海表情意外的严肃,“我去找上头聊一聊,听他们的意见,晚点再告诉你结论,你还是跟你经纪人好好通个气,另外背背公关稿,等着接受采访。哦,对了,需要我帮你跟高层提勒索的事?”

        “不用,我自己处理。”谢衣拒绝。

        真相却令人啼笑皆非。

        他们得到的结论是,新闻由叶氏一手炮制,主使人是新魔国际派来的卧底,此人以《悟空》宣传为名说服公关部经理,但实际爆料结果超出预估,导致引火烧身,鉴于影响巨大,目前该人已被开除处理。工作高效的叶氏公关部提供了数份公关稿,把重点引到电影拍摄上去,经纪人则负责从蜂拥而至的各大媒体里挑出之前合作过的让绯闻中心的二人接受采访。

        而一天忙碌下来,唯一让谢衣有所安慰的是助理给他的调查结果。闻人羽的新闻如今网络上可以搜索到的内容非常稀少,明显被公司处理过,但通过助理在百草娱乐的朋友得知,闻人羽四年前是和男友秦炀一起解约的,据说后来又一起出国了。

        出国这件事谢衣特别清楚,但他不知道秦炀是闻人羽的男友,也不知道闻人羽压根就没回国。

        而乐天天的新闻大多是两年前的,没有多少,新闻爆发的时间段比谢衣了解到乐天天存在的时间要晚,乐无异一直对媒体严加防范,把小孩子保护得很好。关于乐天天的新闻虽然侧重点各有不同,却在某件事上口径相当一致,即谁也不知道他的母亲是谁。乐天天也有一头褐色头发和琥珀色的眼珠,有人猜测是乐无异的私生子,因为某条新闻在内容里说的很清楚,「乐无异否认已婚」。

        这条新闻谢衣认为可信度很高,但当时他确实没注意到,一直认为乐天天是闻人羽的孩子,毕竟他亲眼见过一些媒体都不知道的证据,可事实却出乎他的意料。

        剔除婚生子的身份,再结合乐无异母亲的话,真相仿佛近在眼前,只是需要当事人亲口承认。

        但在这种诡异绯闻缠身的情况下,他更需要合适的时机。

        乐无异回到香港,叶海受不了媒体的狂轰滥炸,回摄影棚闭门赶戏不见客。此时的谢衣作为挡箭牌在各大媒体间穿梭,就等着开记者发布会来大肆宣传电影《悟空》了。

        谢衣对此心如明镜,新魔国际不过就是借口,叶氏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炒作的副作用有多大,公关部会随随便便同意?这是叶氏留他和叶海的手段,让别的公司好好考虑要不要签他们,另外片酬也会重新评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把黑锅丢给新魔国际,这种事他们竟然真做的出来。谢衣只觉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至于勒索事件,始作俑者是谁,谢衣心中有数,他把这个事交给助理,让他去好好周旋。在助理含糊其辞一句话说的九曲十八弯的疑虑下,谢衣只说了句照片是真的,就让助理彻底闭了嘴。

        勒索邮件恰如其时的出现,发给他而不是叶氏,说明这仅仅是针对他个人的勒索。虽然在这个风口浪尖上,照片一出,必定引起轩然大波,但此时还算风平浪静,说明勒索人的目的并不是他身败名裂,而确实是钱,一点风声不走漏,更容易谈价格,邮件里的要价也确实是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邮件里通过邮箱来发,说明这人要么不着急,要么就是没拿到他的联系方式,要么就是受到更大的势力的打压,不敢暴露自己,考虑到叶氏突然的炒作,最后的可能性极大,并且,这人笃定他不会通知公司。

        但不管哪一点,勒索人的性格很沉得住气,谢衣反倒不那么着急,让助理认真的去讨价还价,要求现金交易,甚至不要求必须交出数字文件,退而求其次,要求几年内不曝光照片,因为他们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毁了文件。乐无异没有联系他,说明至少乐无异现在没有收到同样的勒索。谢衣打算见到乐无异后,亲口告知他这件事,和他打好招呼然后再彻底清理掉麻烦,同时,用最后一张照片试探他现在的反应。

        谢衣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但这次,绝不放弃。

        三天后,《悟空》的第一次宣传会正式开始,只有谢衣和副导演以及一些配角出现,谢衣这一个名字就引来无数跃跃欲试的媒体。

        “谢衣先生,能请您谈谈对最近大家津津乐道的您跟叶海导演的八卦新闻的看法吗?”

        “难为大家还惦记着我这个过气明星,让我有种自己依然年轻的感觉。”

        “您跟叶海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在《悟空》剧组里是导演和演员,在我们眼里是多年老友,在大家眼里,我前几天才从新闻里了解到,居然可以复杂到这种程度,我特别佩服这种想象力。”

        “您跟叶海先生考虑过去国外结婚吗?”

        “这位记者先生的思维很丰富啊,通过老友二字就能联想到结婚,很有趣,要不要改行做编剧?”

        “请您正面回答,与您同住的女性和您是什么关系?”

        狗仔们居然查到家里了,必须考虑搬家的事。

        谢衣神色微变,又恢复谈笑风生:“没想到媒体这么了解我,这让我受宠若惊。我也回答的直率些,那是我的家人。”

        “家人是什么意思?妻子?我记得您多年前曾经宣称过自己未婚。”

        谢衣因为这个脱离轨道的问题而大怒,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这位记者先生的话说的很有意思,家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请我的助理私下送您一本词典,您应该就会清楚了。”

        后面的问题有大量叶氏打好招呼的媒体提问,谢衣都一一作答,一路把话题焦点定位在电影《悟空》。

        而乐无异从上海急忙赶过来的经纪人萧鸿渐那里,拿到了这次的采访录像,还没来得及看。谢衣处理完那些焦头烂额的事,又赶回摄影棚,把剩下的几场和乐无异的对手戏抢拍完。剧组都被叶海打了招呼,谁也没有胆子因为最近的波涛汹涌而各种八卦。

        乐无异又瘦了许多,形容依旧憔悴,但比在上海那天见到的好了不少,上妆后与原来差别不大。

        “无异,今天戏拍完之后先别急着走,我有些事要跟你聊一下。”谢衣抽空说道。

        “……好。”

        在全部戏份杀青后,一群人收工准备去聚餐之前,谢衣到了乐无异事先跟叶海借的休息室。门开着,只有乐无异正在拿着手机看什么视频,面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谢衣站在门口听了几秒钟,走了进去。

        “我也回答的直率些,那是我的家人。”视频里的声音铿锵有力。

        谢衣站到乐无异面前:“无异,你在看这个?”

        “经纪人给的,随便看看。”

        “官方说辞而已。”

        “都不是真的?”

        “新闻是假的,我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虽然我猜他们都不信,都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杜撰。”谢衣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乐无异的身边,“天天怎么样了?看你还是没什么精神,这样不行,后面的宣传要我帮你推了吗?”

        “不,不用……我歇两天就好……我回来之前天天的病情已经控制住,转回了普通病房……”乐无异收了手机,说话有气无力,人也靠在椅背上,胸口剧烈起伏。

        “那你好好休息……虽然我不该这个时候给你看这些东西,但是因为涉及到你,所以……”谢衣拿出手机,正准备给乐无异看被狗仔偷拍的二人照片,却赫然发现乐无异头一歪,整个人从椅背滑下,摔到扶手上。

        “无异?睡着了?”谢衣及时扶住乐无异,伸手探过额头,瞬间大惊失色,“无异!无异!”

        谢衣的助理和乐无异的经纪人迅速的被叫过来。二人做事干练,但论起体格明显锻炼不足,背起昏迷的乐无异来,摇摇晃晃,背后的病人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断往下滑。

        谢衣一急,把乐无异从二人手里抢过来,打横抱起,看得助理和经纪人各是一愣,同时被惊吓到的还有听到消息匆忙赶过来的叶海。他匆匆瞥过,伸手一指:“那边,后门,没什么人,他们都去聚餐了,”叶海瞪了谢衣的助理一眼,“你去开车。”

        谢衣对叶海微微点头,抱着乐无异一步步的走出门外,叶海又突然大叫:“你的手行不行?”

        “还好。”谢衣的声音很轻,挂着忧伤的浮絮,“他轻得不像话。”

        叶海侧身避开,同时低声对谢衣说:“别冲动,当心媒体,有事打我电话。”

        “我知道,多谢。”

        叶海捂着突突直跳的心口坐在空荡荡的休息室,喃喃自语:“倩倩……倩倩……为什么会出这么多事?你到底什么时候肯回来见见我?我也有害怕的事情,我真怕哪天再不能拍戏,你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遮光玻璃挡住了外面可能危险的视线,谢衣坐着,让乐无异的头躺在他的大腿上。躺着的人双目紧闭,皱着眉头,烧得直说胡话。谢衣握住他一只手,掌心滚烫的热度灼得谢衣胸口直疼。

        “是……家人……家人……”模模糊糊的声音细微得就像是小动物的呜咽,仔细听才能分辨出那些含糊不清的发音。

        “是家人……”谢衣想起乐无异晕倒前看的视频,贴在乐无异的耳侧,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的说,“我好像没有跟你提过?她们是我在世上唯二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是我的姐姐和外甥女……我竟然一直以为你会知道的……”

        可谁也不清楚,高烧昏迷着的乐无异究竟有没有听到这些他从来都没有了解到的事实。


评论 ( 46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