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十三章)

* 有轻微秦羽线,避雷提醒。


二十三、

        我太笨,明知道你是错的人,明知道这不是缘分,但我还奋不顾身。

        ——萧亚轩《错的人》

 

        四年前的夏天有点漫长。

        谢衣的戏份不多,拍摄几天即接近尾声,因为时间赶,二人闲聊机会也有限。同剧组的新人女主演的惊天秘密,在乐无异见到谢衣同她私下聊天之后立即曝光。

        “沈曦她,居然是沈院长的妹妹?”

        “你知道了?”

        乐无异烦躁的想去抓还未痊愈的地方,最后还是住了手,抱着头抓狂:“沈院长跟流月影视关系那么密切,作为沈院长的妹妹,她为什么会签约在百草娱乐而不是流月影视?我一直以为沈曦她只是一个有天份又努力的新人……没想到……”

        “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别人倒真的无权控制她的生活,只不过,”谢衣拍拍他的肩膀,“这件事记得保密,而且我保证,她只是想演戏,不是来做间谍的。”

        “我信……”乐无异焦躁的抄起休息室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低一度,“只是这么一来,我该叫她什么?太师祖?”

        谢衣笑笑:“她要是知道你把她叫这么老,可能亲自找你聊一聊人生真谛。”

        “那……太师父他老人家知道吗?”

        “你太师父有那么老吗?”谢衣笑出声,“知道她要演戏,却没想到第一部正式作品就是和你合作,剧一播出你太师父就该知道了。”

        乐无异随手翻着卷了边的剧本,突然一阵哀嚎:“天啊!这下我真死定了……沈院长的宝贝妹妹啊……他一定会杀了我……”他开始原地转圈碎碎念,“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啊……”

        “怎么?”谢衣惊讶。

        “师父……明天有从后面抱住她的戏,还有这么长一段的告白……”乐无异翻开剧本的一页,一连点了好几行文字,一脸气愤,“这剧本谁写的!古装剧里台词这么直白能看吗?古代男女授受不亲都忘了吗?”剧本啪的一声被合上,乐无异不情不愿的长叹一声,“唉……”

        “不敢?”谢衣反问。

        “不敢。”乐无异低着头特别老实。

        “就怕成这样?”

        “我人虽早已离开长影,但沈院长余威犹在。”

        谢衣沉思:“需要找个大树练习?”

        “是得练……找棵白菜可能也行……”乐无异灵光一闪,抬头道,“师父,要不然,你陪我练一下吧?”

        谢衣错愕,第一念头竟然是——为师居然被你当作一棵白菜?!

        乐无异偏过头去,假装刚刚什么都没说,却又心道好白菜哪有那么容易拱的,但不拱拱看又怎么知道拱不拱得动!

        ……

        “开始了。”

        谢衣背对着乐无异,翻开剧本:“好。”

        “此时有雨。”乐无异介绍场景。

        谢衣看了一眼环境描写:“嗯,有雨。”

        “也有风。”

        谢衣哭笑不得:“风雨交加。”

        “那我开始了,师父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

        如果乐无异再这么问下去,谢衣觉得自己可能会扔下剧本走人,或者是——亲自给他做示范。

        乐无异轻踮脚尖,又翻了眼剧本,之后努力克制着疯狂打鼓的心跳,尽力平复呼吸。

        休息室的窗帘早就被拉上,节能灯泡奋力的发着白光,空调呜呜咽咽的吹着呼呼凉风,可乐无异还是感觉很热,来自内心的,焦虑的,不安的热。这和第一次与谢衣对戏时的感觉类似,而对于此时心思并不单纯的他,两种感觉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而他很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灵犀,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从你弹琴给我听的那一刻起,从你把我救出来那天起,我的喜欢从来没有停过。”入戏的乐无异上前一步,心情激荡,“你没有亲人了,没有家了,但还有我在,有我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我发誓,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别人再伤害你。”

        乐无异站到谢衣身后,伸出双臂,笨拙又小心翼翼的环住面前的人,谢衣的碎发蹭过他的鼻尖,传来清淡的古龙香气。如果对方是小巧玲珑的沈曦的话,此时应该是倚靠在他怀里,而现实却是他把头轻靠在谢衣肩膀上,紧张得牙关打颤。

        谢衣目光的余光扫过剧本,“适度挣扎”四个字印在女主角动作描写那一行。他犹豫了下,并没有按照剧本来,只是等着乐无异把后面的台词说完,“灵犀,我喜欢你。”

        可乐无异接下来说的并不是这句,他说的是……

        “我喜欢你。”

        仿佛一句还不够,又说了一遍。

        “我喜欢你。”

        谢衣默然,在确认乐无异是有意为之还是忘词之间犹豫不决,在沉默与给出回应之间徘徊挣扎。紧接着,突如其来的敲门立即剥夺了他选择的机会,替他迈出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一步。

        “乐无异老师你在不在?闻人羽老师来了,在三号休息室等你!”

        “就来!”乐无异尴尬的松开手,慌不择路的开门,无视掉身后谢衣如深海一般的深邃目光,自顾自的说,“不知道闻人有什么事,怎么突然来了……师父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谢衣不动声色:“好。”

        谢衣在关门的声音里合上剧本。他想了想,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哪怕只有一秒钟,他会不会转身回抱住乐无异,说“我也喜欢你”……

        可一切没有如果。

        公共休息室的门虚掩着,乐无异第一次见到如此慌乱的闻人羽。

        “无异,我师父在这边吧?”

        “程导?在,我帮你去叫他。”

        “等等,先别叫他……晚一点,再晚一点点,让我先冷静一下……”

        “闻人,你怎么了?”乐无异拉过一把椅子,让看起来颓败疲惫却还靠着墙硬撑的闻人羽坐下来。

        “无异,我联系不到我师兄了,找人打电话回公司问说他出差了,但他的手机打不通……”

        “等等,秦师兄不是在公司做后期剪辑吗?还有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外地拍戏吗?怎么会到我这边来?以及找人打电话回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兄他……他被我连累了……至于我,我是逃出来的。”闻人羽盯着地板,目光呆滞,“我现在不敢自己给公司打电话,更不敢回公司,怕自投罗网……”

        “啊?”

        “金不换那个人渣败类,他想……他居然想……幸好我逃的快……”

        “你是说金不换他……?”乐无异见闻人羽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知道了有些事不能细问,他语气干脆,“闻人,我帮你报警。”

        “不要!除了我的证词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金不换想做什么,他手眼通天,警察估计也没办法,何况师兄还没找到,我更怕闹得鱼死网破,他们对师兄不利。之前他们一直拿师兄的前途来要挟我,所以我才去了金不换的剧组……没想到那个禽兽居然……”

        “程导知道吗?”

        “师父大概也被他们花言巧语骗了……”

        “既然程导不知道,那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叫他过来。”

        “别!等等!”

        闻人羽起得急,脚下一软,一个踉跄,乐无异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让我再休息一会儿,整理一下,师父脾气火爆,我怕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会着急……”

        乐无异这才发现闻人羽的头发乱得不成样子,两条腿还在发抖,高跟鞋上沾满灰尘,而衣服扣子竟然还掉了一颗。

        “你怎么逃出来的?有没有人跟踪你?”乐无异开始整理思路,又怕闻人羽尴尬,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眼睛。

        “我是坐一个相熟的小助理的车偷偷逃出来的,也不敢回公司,只能到你们这边……”闻人羽眼圈红了,“百草娱乐都被他们毁了。我不能,也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讨厌这个藏污纳垢的娱乐圈,这里不能留了,等找到师兄,我们就离开这里……”

        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闻人羽的脸颊往下落:“无异……能借我肩膀靠一下吗?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我好累……”

        “好。”

        闻人羽把脸埋在乐无异的肩头,无声呜咽。乐无异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抑住泪水后,用纸巾帮她擦了擦眼泪。

        “好闻人,我们会保护你,不要担心。说点愉快的,你和秦师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千万记得邀请我,就算漂洋过海我也会去参加的,顺便包个大红包!”

        “可能很快吧。”闻人羽的情绪被艰难的幸福未来安抚,渐渐安定下来。

        “那我祝你们幸福。”

        休息室的门微微晃动,有“结婚”“幸福”这样的只言片语从风里传了出来,透过缝隙甚至可见挡帘后面隐约相拥的人影。窗户透进来的阳光下一团团的灰尘漂浮旋转,在骤然的波动下搅起剧烈的漩涡。

        渐行渐远的脚步终于停在了刺目的阳光下,仿佛夏日阳光的暴晒就可以晒干体内所有多余的水分。谢衣抬起手腕注视着指针的轮转,腕表上玻璃表盘的镜面反光里,依稀可见的笑容悲凉,苦涩。

        又绝望。


评论 ( 20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