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九章)

十九、

        这一次我是路人看着你走,站在爱情外烛光点亮四周,发现那回忆无法拼凑,夏天的风仿佛一瞬间转秋。

        ——江美琪《路人》

        距离上一次在Calm的见面已有一段时日,二人之间的关系依旧如常不温不火,拍戏也算顺利,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不过就是一段偶然的随遇。

        “喂,老谢你这一把老骨头真要亲自上威亚?不用替身?当心又来个骨折。”

        “若真骨折了你负全责。”

        “负不起,要是欠你这么一笔命债肯定被你追杀到死,我还想幸福愉快的度过下半辈子。”叶海甩了甩手,朝着边上的场务喊,“过来帮忙把谢衣绑结实点。”

        跑过来的是一个小场务,以及化好妆在一边待命的乐无异。乐无异的出现让谢衣愣了两秒钟:“你怎么过来了?”

        乐无异熟练的把绑好的保险结又用力拽了拽,把谢衣脚边的一个结指给小场务:“那个重绑。”随后抬头对谢衣笑笑,“我熟。”

        忙活着的场务手边没停,一脸惊讶:“没想到乐老师连这个都这么熟……”

        乐无异也只是浅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谢衣望着在他身边忙碌的乐无异,一时间竟恍如隔世。

        这是他唯一的徒弟,许多年间占据了他心底唯一位置的那个人。这些年,每一次的拍摄,乐无异就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度过的吗?带着过去的阴影,学会保护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更像是虚幻的过去,却又真实得让人难过。

        乐无异转去查了滑轨和起重设备,几分钟后回头比了个OK的手势。叶海静静的观望,在乐无异离开后抱着胳膊对谢衣说:“乐小子现在比你可靠多了,长江后浪浪打浪。”

        “你多读点书不是罪过。”谢衣奚落着叶海,目光却又不由自主追随乐无异。

        “读书有用的话,要导演干嘛?”八竿子打不着的两句话被叶海连起来说的气势汹汹,他给乐无异回个OK的手势,随后大声拍手喊道,“上工了上工了!”

        ……

        谢衣心事重重,NG得有点多,但总算完成了拍摄。乐无异事不关己的坐在休息位,面色凝重,时而看一眼手机,发几条消息又焦躁的放下,不看手机的时候单手撑着下巴闭着眼睛,眉头始终皱着。吉祥已有几天没有出现在片场,谢衣不经意瞥见乐无异的表情,心也像沉入深海,又灰暗又沉重。

        收工时乐无异单独找了叶海,叶海跟他从休息间出来时,面色不豫,不过还是一边点头一边拍拍乐无异的肩膀。

        次日,叶海宣布变更拍摄计划,临时以乐无异的镜头为主,其他人没戏的话可以暂时放几天假。此后的一个星期,全剧组几个摄像同时开工拍摄乐无异相关的镜头,效率飞快得难以置信。

        只是苦了乐无异。

        汗流浃背算是小事,男主角大段大段的台词要在拍摄前一天要全部背完。乐无异就算记忆力再好,也只能依靠熬夜磨时间,这么持续两天后眼圈边缘开始泛青,甚至要靠大量的粉底掩盖疲惫的气色。

        这一切谢衣都看在眼里,他隐约猜到了原因,但除了与乐无异配合时尽可能少出错,别的什么也做不到。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说再多关心的话也无济于事。

        在剧组这种赶工的节奏下,他却不断的回想起几天前二人在Calm的相处,回想起乐无异那天的表情,一举一动,说过的话,写过的字。那些记忆在他拍摄的时候,总不合时宜的在脑海复现,而他也终于因此走神,一连NG数条。

        乐无异用指尖按着眉心,疲惫不堪的闭着双眼,嗓音低沉的说:“师父,再试一次还是休息一下?”

        “再试一次。”谢衣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有些尴尬。

        而这一次,谢衣前几次习惯性的纰漏,却全被乐无异的走位,眼神,合理的肢体动作,甚至是临时增加的台词带着一条过。

        叶海难得没喊卡,一双犀利的眼睛微眯着第一次看徒弟带师父演戏。

        很值得纪念的一段镜头,要载入史册,他在心里暗暗琢磨。

        拍摄持续着,周五的下午剧组依旧忙碌,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刚刚抵达这座城市,果不其然的起了风。乐无异刚刚完成一个镜头,回到休息位上接了个电话。

        “什么?……现在呢?……去请最好的医生!”乐无异焦急得一跃而起,边走边拽假发,“等我!等我回去!”

        胡乱卸了造型,脱了戏服,乐无异面色纠结的站在叶海面前:“叶导我儿子病情加重进了ICU,我现在就请几天假回去,多谢叶导体谅。”

        叶海无奈的挥手:“赶紧去吧。”在乐无异转身离开后低声自言自语,“让我体谅个啥我又没有儿子……”见到谢衣紧张的凑过来,又毫不留情的补了一句,“也没闺女。”

        “我去送他,也请个假。”

        “……你们这都是把堂堂叶导当空气啊……”叶海不甘心的抱怨,“你就开你那辆拉风的车去送他?是不是打算让全世界的狗仔都知道你的行程?上八卦头条特别爽是不是?”

        “……”

        叶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随手扔了过来:“开我这辆过去,刮花了要赔我。”

        谢衣盯着手心里黑色的车钥匙,掂了掂。

        “睇乜野啊!不是迈巴赫,是我那辆奔驰,在地下车库!你俩记得戴口罩别喷我一车口水!……诶?就走了啊?你们这群人真是一个个都不好好听叶导的话……”

        乐无异在影棚大楼的门口接到谢衣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冷静自持,问他在哪里。没有打到的士的他犹豫着还是把位置告诉了谢衣。他在冷风里站了一小会儿,一辆黑色的深港两地双牌的奔驰刚好停在他面前。乐无异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在发动机的启动声里扣上安全带。

        “师父,多谢。”

        “香港机场?”

        “给天天的东西还放在深圳的家里,要先回去一趟,而且这个时间点……”乐无异看了下时间,又向窗外望了望冷空气来临时的乌云笼罩暮色沉沉,“今天应该只有深圳还有飞机飞回去。”

       叶海的车此时居然是如此适合。

       谢衣暗自感谢老友,一脚踩下油门,问道: “深圳,哪里?”

        ……

        一路抵着时速上限的黑色轿车过关后,按照乐无异的指示停到某个高档小区室外停车场。

        开车时谢衣一直专心注视前方,车停了,谢衣在乐无异戴上隐藏身份的口罩即将下车时取出一张湿纸巾递给他,“眼睛的妆没清理干净。”

        乐无异接过来胡乱的擦了两下,谢衣见状按住他的手皱着眉头说:“别动。”

        乐无异就真的没有动。

        谢衣随即拿起湿纸巾搭到他的眉间,轻轻把眼皮上的浅金色痕迹拭去。

        手不自觉的有点抖。

        乐无异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却在谢衣的手移开时猛然睁开。通红的双颊被口罩遮住,汹涌的心跳声如海水涨潮一波波淹没无从抵抗的自己。明知是个错误的决定,却依然放任他再次侵入私人领地,并且任由他将这方天地搅得风云变幻天翻地覆。

        “快去吧,我在这等你,待会儿送你去机场。”

        “我深圳的家在这里,师父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带家人过来玩吧。”

        “好,有时间会来打扰的。”

        对话无非客套,亦是对自身的警告。

        乐无异很快提着行李箱重新回到车上,黑色奔驰在机场高速上行驶,谢衣把车开得很稳,城市狭长的道路在后视镜里扭曲得像是只有符号意义。二人不约而同的戴上了口罩,谁都没有说话。车窗开了条细细的缝,窗外呼啸的空气卖力的往里挤,终于带着湿润的水气弥漫进接近封闭的空间里。

        谢衣开着车在车辆群中穿梭超车,艰难的在机场的停车场找到停车位,最后顶着毛毛细雨步行进航站楼大厅,乐无异早已办理好登机手续,在安检前四处张望。

        戴着口罩的谢衣大步走上前。两个蒙面侠在大庭广众下面对面,难免有好奇的目光看过来,不过没人会相信谢衣和乐无异两个当红明星敢不带助理保镖出现在偌大的公众场合。

        “一路当心。”

        “嗯。”

        “你这几天太辛苦,气色不好,多注意些,好好休息,别让家人担心你。”

        “嗯。”

        “代我向你家人问好。”

        “好。”

        “……”

        “那师父我走了,回去路上多留心,另外,谢谢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那我就不客气的走了。”

        “好,小心。”

        乐无异挥挥手,转身排进安检的队伍。隔着面上的几层纱,谢衣没有看到乐无异说再见的表情,连猜测亦艰难。他转身离开,走到某个角落,看着长长安检队伍里的那个人。

        被注视的那个人并没有回头。

        航站楼大厅天花板上亮着无数盏灯,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大厅里聚集,室内为了保持空气新鲜依然开了中央空调,在这么个湿冷的日子里格外没有人情味,尚有不知时节的人穿着短袖瑟瑟发抖。

        谢衣望着那人消失在视野里,才赫然发觉该离开了。所谓的别离在机场无处不在,似乎无需大惊小怪。

        他也没有大惊小怪,他只是……只是有点冷。真的。

        乐无异站在队伍中,回头时见谢衣已经离去,才知道所谓的等待与期望,不过都是自己不舍的想象。

        这个天气,机场空调开得也太猛烈了些,他想。

        冰冷的秋天,终于撕扯掉夏天的沉默和拖延,伴随着渐大的雨势疯狂的降临在这座城市。人们在顶着风雨起飞的航班里,在冒着泥泞返回的车流中,各安天命。

        分别后再也没有交汇的视线,昭示着他们又一次的错过。

        却有人没有因此而错过他们。


评论 ( 20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