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贺贺贺(一)

* 和 @3589   @保健.XL 两位太太一起写的生日联文,拢共三段,我这是第一段。和两位太太生日相连真是超级巧合也超级嗨皮啊,顺便心疼下写结尾的保健太太……还有被我坑了的阿藻太太……


阿藻太太:贺贺贺(二)

保健太太:贺贺贺(三)

Latte太太的图:站哪儿呢  稳住  甜蜜的抱抱


        夏夷则某个日子到静水湖访问时,并没有见到大偃师谢衣。

        迎接他的乐无异神秘兮兮的拉他到偏厅闲坐,几句话聊着聊着,对面的蓝衣年轻人耷拉着脑袋满面愁云:“夷则,我们遇到麻烦了。”

        “不知乐兄有何烦恼?”

        “你听说过西番果吗?”

        “未曾听说,是何物?”

        “就是一种西域的果子,要是当做贡品送到皇宫大内,你可千万别随便吃啊!”乐无异极度忧郁的叹着气,“我哥托人快马加鞭的送了一小袋到静水湖,说是这果子吃了就会有神奇的功效,于是我和师父就佐了些蜜糖之类的调味料和着吃了……”

        “哦?究竟有何神奇的功效?”

        “夷则你的重点怎么是这个……”乐无异扶额盯着茶杯数花纹,幽幽说道,“我哥说的原话是,补肾壮阳,强身健体。师父他吃过之后,变成了六寸……”

        夏公子伸出手掌比了比,恍然大悟道:“倒是有效。”

        “喂,我说夷则,你究竟想到哪里去了!是六寸高!”乐无异摇着手掌比比划划义愤填膺满面悲怆的呐喊,“师父他现在,只有六寸高!就这么高!”

        于是夏夷则在这个秋日的午后被乐无异拜托帮忙寻找灵丹妙药解决烦恼,但他由于好奇心而起的想见谢前辈一面的要求,在他离开静水湖之前,被乐无异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拒绝了。

        这件极其诡异的事发生在昨天。

        狼王送来的西番果色泽艳丽味道鲜美,师徒二人食用数日后乐无异自是毫无异状,只是谢衣却常常跟他聊起总觉自己身体渐轻,甚至有飘飘然之感。乐无异没觉得是什么麻烦,兴高采烈的打趣道师父即将得道成仙。

        昨天清晨乐无异却在“师父你怎么真的成仙了!”“师父你成仙了也不等等我!”“师父你在哪里到底成没成仙!”这种战斗状态下骤然清醒过来,几声发自肺腑的呼唤后听到了师父闷闷的应答:“无异,为师在此处,并未成仙。”

        原本谢衣盖着的那一边锦被上如今已是平原一片,但在某处突兀的拱出来一个圆润的包,小圆包慢悠悠的挪动至薄被靠近枕头的边缘处停了下来,只有六寸高的“大”偃师谢衣小心翼翼的探了个头出来,说话的声音赫然清朗:“无异……”

        “喵了个咪!师父你怎么变这样了!”乐无异的脑海被此时的画面炸成一片烟花,一头仰倒摔倒了枕头上,认命的闭上眼睛,“我,我一定是还没睡醒。”盯着卧房的横梁不到半刻钟,他又爬起来扯开被子一声长叹,“师父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被锦被掀起的凉风呼扇呼扇的差点把轻飘飘的谢衣掀下床去,幸好他睡前穿着的里衣帮他挡了这么一挡。乐无异忙手忙脚的帮谢衣拦着,在一阵“狂风呼啸”过后却睁大了眼睛,呐呐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脸红如猴屁股般的扭头遮目故作非礼勿视。

        师父没穿衣服的情状他见是见过不少次,但这么小的没穿衣服的师父他这辈子是头次见。

        为什么他会突然回想起之前共同赏阅过的春宫画本呢……乐无异啊乐无异!答应自己不要这么龌龊好吗?好的!

        谢衣费力的扯着里衣柔软的布料把自己包裹起来,冷静的说道:“最后一次的食材是西番果配牡丹花蜜、金银花和鹿前草,搭配效果不明。为师和你都进食过,但只有为师的身体发生变化而你安然无恙,说明这样的食材搭配或许仅仅是针对为师体质有效,对常人并无任何效果。”

        “也可能不是我们吃的问题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啥……”乐无异挣扎着,纠结着,毕竟西番果这种食物是自家老哥好心好意千里迢迢派人送过来的,如果只是针对师父的体质才会出现这种症状,那去找狼王兴师问罪这事必定少不了,但他觉得自家老哥不是这种蓄意破坏弟弟姻缘的人啊。乐无异无力的反驳着:“又或者是我还没到效果发作时间……”

        话还没说完心里就轰隆一声。要是两个人都变小了那事情的严重程度就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眼下还是先停了这西番果,看看情况再说。

        但二人目前紧要之事是为师父寻一件合身的衣服穿上,总不能随随便便就有伤风化的出去,但即便是做衣服也要花些工夫。乐无异看着师父裹起一身素白随意的扎了两扎风流缱绻的样子,突然就想随遇而安岁月静好了呢……

        平日里不大用的剪刀被乐无异翻出来,他照着师父用炭笔画过的痕迹剪完后缝了缝做了个简单的袍子给师父套上,随后就按照要求在偃甲盒里揣着师父到静水湖小院先试验身体变小后体内灵力对偃甲的控制。

        “仰。”偃甲蝎轻飘飘的翻了个白眼。

        “卧。”涂了四层连金泥的小短腿曲了曲。

        “起。”威武雄壮的大钳子漫不经心的轻轻抬了抬。

        “坐。”弯曲几节的小尾巴朝着地面一杵,岿然不动。

        “尚有灵力,但被某种力量压制住难以掌控。”谢衣站在偃甲蝎上方作以总结。

        “那怎么办?”

        谢衣甩开袍袖挥斥方遒:“为师以为,不如先去……寻衣服。”

        乐府。

        乐家小妹很是大方的取出半笼娃娃衣衫递给自家哥哥,笑靥如盛开繁花:“既然是谢衣哥哥要的话都拿走也没关系,但记得告诉谢衣哥哥要帮我多做几个必及第娃娃~”

        乐无异对小妹的救急之恩十分感念,一拍胸脯说出一席豪言壮语:“哥哥也可以帮你做!作为一个偃师怎么能不会做娃娃?”

        “哥,你当初做的那些女娃娃,身体前后反了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

        腰间安定许久的偃甲盒轻轻往下一坠,被乐小妹噎住一口气的乐无异心领神会立即告别,一句“谢了”从门外老远传了进来,飘飘悠悠的沉进了乐小妹“下次要什么样的娃娃呢”的话里。

        二人又坐着馋鸡返回静水湖。取出今日所得仔细观瞧,乐小妹送的衣衫大多花哨得颇有抱云堂特制的风格,谢衣只拣了两件色泽朴素的穿上,大小竟是意外的合身。乐无异拿手掌托着谢衣踱到镜前,在泛着冷光的铜镜里觑着这一大一小,一时颇为唏嘘。

        “师父啊,你就先在我偃甲盒里呆两天?”

        “倒也无妨。”

        “那我先去做饭了啊。”

        “为师与你同去。”

        一旦进了厨房此等乐无异可大显身手之地,他便风风火火的忙活起来,而袖珍版谢衣在偃甲盒中稍有气闷,也就未曾知会徒儿,顺着衣裳褶皱沿着他的手臂而行。但掀开米缸舀出米之后,泛香的米粮气息令乐无异鼻尖一痒,别过头张开嘴哼哼哈兮的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随后他头也没回极其顺手的盖上了米缸的木质大圆盖。

        一个没留神没有抓牢的谢衣就这么被关进了米缸里,而乐无异他居然还盖上了盖子!

        “无异——”瓮声瓮气的声音从米缸里传出来,被噼啪作响的烧柴火声音遮住得只有一丝丝响动。忙碌着的乐无异几乎无从察觉这么一点细微的声音,倒是一直在他头顶跳脚的小黄鸡叽叽喳喳的飞到米缸盖子上直叫,声音尖锐凄厉鬼哭狼嚎。

        “喂我说馋鸡你怎么了,饿了就等会儿,饭一会儿就好。”

        馋鸡又急冲冲的飞到乐无异的头顶,用尖利的小爪子狠狠的拽着他往米缸旁边拖。乐无异这才听到了师父闷在米缸里的声音,连忙掀起巨大的盖子,一眼就看见在洁白米粒里埋了半截身子的谢衣。他急忙托着谢衣的腰把整个人从米里拔了出来,心疼的捧在手心里。

        “师父你……”乐无异摇了摇头,“要么坐我肩膀上,万一不小心掉下去就拽我头发,我就能注意到了。”

        谢衣在乐无异的手心里拍了拍长袍沾上的浮尘,微微点头。

        于是静水湖的厨房里出现了一个任谁看了都觉得十分美妙和谐的画面,忙碌的大厨乐无异肩膀上坐着师父谢衣,头顶顶着绒毛小黄鸡,抄着锅铲挥汗如雨。

        委实是静水湖旷世奇景。

        是夜,乐无异原本备下热水准备让师父先沐浴,但谢衣却说此时身量既小,不需多此一举,一齐沐浴也可。二人便齐刷刷的进了浴桶,在热气蒸腾间各洗各的。但乐无异还是时不时偷偷瞥一眼确认师父此刻的安全,毕竟放满水的浴桶对师父而言实属深水区域,他着实不放心。可他越是偷偷注意着师父的一举一动,越觉得在白雾缭绕水汽氤氲中,此时的师父就像话本子上描述的在凡间沐浴的神仙一般好看。

        他……他竟因此生出了龌龊的心思!不是说好的要做彼此的仙子吗!

        乐无异觉得自己这澡是洗不得了,一个猛地起身倚靠在浴桶边上,水面因为他这猛然的动作迅速下降继而不断摇晃,但此时对乐无异而言却有种异样的感受从下身隐隐传来。他定睛瞧过去,他的宝贝师父正站在他从草丛里探头变得精神起来的小宝贝上面,傲然独立笑意悠然。

        究竟是什么时候爬上去的!不,这并不重要,更重要是他的小宝贝微微的抖了抖,骄傲得翘出了一个更平稳的弧度。


评论 ( 56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