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五章)

十五、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缘难了,情难了。

        ——万芳《新不了情》

        夜生活极度丰富的繁华大都市里灯火通明,在乐无异平日所定居的另一座城市此时已入秋,偏偏眼前这座融汇了全世界各类经济文化又拥有其独特魅力的城市,依然盘桓在夏天的影子里。可是真正的夜生活,更多的却是聚集在每一个建筑里,藏匿于高高低低的屋檐下,不会驻留在明面上的城市缝隙中。

        不远处闪烁的绿灯,伴随着连续的嘟嘟提示音,一个恍惚就变成了停住脚步的红色路人。谢衣同乐无异在仅有双排车道的路边人行道上徐徐前行。暮夏的热浪还残存在城市密如蛛网又狭窄的巷道中,乐无异的额头渗出些微汗液,他就着夜晚的灯光看向谢衣,发觉谢衣亦然。

        乐无异抹了抹额头,终于按捺不住打破了二人之间一直以来无言的默契,“师父……我们到底去哪?”

        “快到了。”谢衣指着绕过前方街角一座经过精心设计的商业建筑,“那边。”

        食指指尖在拇指指腹摩挲,乐无异克制着心中的疑惑。他究竟会看到什么?又或者会听到什么?在之前那一点点酒精的作用下,一切都像是慢了半拍,他的步伐慢半步,他的语言跟不上谢衣的动作,他的思绪更是极度混乱。

        唯一清楚的是,他对这种状态,对这个人,大多的时候,无从拒绝。

        似乎从很早以前,就是如此。

        他们停在一个崭新的豪华购物中心前,干净明亮的玻璃自动门随着他们的前行缓缓向两侧开启,室内亮得足以反射人影的地砖,被灯火照耀得光晕清晰可见。门开了,冷气扑面而来。没有多少客人的购物中心像一座开启了的大门的宝库,却清冷的没什么味道。

        虽然对很多人而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可真正的地点却不是这样明亮又空阔的地方,而且就算是要为自己买生日礼物,也不该是这个一直以来在他人面前伪装着的日子。乐无异对他们此时此刻所在的场所感到迷惑。

        谢衣眼神掠过后方,没有回头,低声说:“有狗仔,别回头,到L1-35的店里呆五分钟,然后从右边的15号电梯上楼,按下四,五,六,七层,不要按关门按钮,从六楼出来,右转,有人在那边等你,我马上就到。”

        不知为什么,“偷情”两个字竟然猝不及防的跳进脑海,这种只有自己知晓的尴尬,让乐无异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

        他轻轻点头,仿佛是渲染过的红驻留在脸上,不知是因为刚刚那一段长长的步行,或者仅仅是因为大约一小时以前摄入的酒精作用。

        乐无异说了句好,目光柔软,唇色微红。

        谢衣的喉结微不可察的一颤,费尽力气才别开目光,转身前行,走到购物中心的另一端。

        进入空无一人的电梯,按下几个楼层按钮时,乐无异始终有种不真实感。不知即将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怎么样的场景,是隐藏在闹市中的神秘屋,抑或是被藏在钢筋水泥森林中的城堡。走出电梯,见到一身制服的服务生站在电梯边上,用不标准的普通话礼貌的引着他,“乐生,请这边走。”

        之后他就站在一家叫做Calm的定制店门口。店面不大,装修精致,墙上挂了几件设计师完成的样品。服务生开了一扇像是通往工作间的门请他进去,穿过那道薄薄的围墙,他仿佛置身在另外一个世界。

        店里飘着悠扬的自然音乐,摆着几个浅色金属雕花桌椅,装修简洁明快,墙上和四周刻意制作的不规则柜子上摆着比外面更精致的作品,领带,胸针,手表,一系列特别定制的奢侈品,角落里的花架上还排着些绿色植物,遗世般清雅悠然。

        谢衣站在椅子旁边,对他笑着挥手,随后拉开其中的一把,示意他坐下来。服务生微笑着递过来一张餐牌,又举了一张硬卡纸,上面用中英文写着请问要点什么。谢衣询着乐无异的目光,顺势用手指圈着要了一壶清茶。

        “这家店是三年前叶海介绍给我的,除了提供定制作品外,也会给客人一个安静的空间。要求服务生保持绝对安静,并且严格保密,不能透露出一点点客人的隐私。另外别看摆了这么多椅子,其实每次只接待一拨客人。”

        “很特别。”

        “对我而言,更像是隐藏起来的一座城。”谢衣手指点了点玻璃桌面,“觉得无法治愈自己的时候,就来这里呆一会儿,说是逃避也好,躲藏也罢,总之离开的时候,总会获得一些勇气,把不该带去将来的点点滴滴情绪全部留在这里。”

        谢衣的话戛然而止。他起身走到一个柜子前面,拿起一个胸针,问乐无异:“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那是一个熟女款的女式胸针,弧形的铂金座上镶嵌的宝石明亮璀璨。乐无异的呼吸有一时的停滞,几秒钟后生生挤出一个笑容来,“我觉得很好看,送给……”

        “送给我的母亲。”谢衣放下胸针,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她大概会喜欢吧。”

        乐无异掩住惊讶的神色,听谢衣继续说道:“之前没有告诉你,我这个所谓的生日,其实是我母亲的。她如果还在的话……我之前每年都会送给她一份礼物,已经变成一种习惯。”谢衣回头凝视乐无异,目光中有什么在闪动,“你知道,有一些习惯很难改掉。”

        尤其是和爱有关的。他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

        “你今晚喝的不多。”谢衣没有等他回答,重新坐到他身边,从旁边扯了张便签纸,在纸上涂抹了起来。

        “我酒量练出来了,师父不信?”

        “不信。”

        谢衣举起手中的纸张,寥寥几笔的Q版小人,头顶一根翘得圆润的呆毛,眼睛眯成一条线,脸颊上还画着几条短短的竖线,线条简洁明朗栩栩如生。

        “你喝多了会变成这样。”他说。

        乐无异提笔在小人的手上加了个酒瓶,“应该是这样。”

        他把纸递过去,笑了,“知道不是师父真正的生日,喝那么多,也没什么意思。”

        隐藏在角落里的音响突然流泻出八音盒的乐音,流水般叮叮咚咚。乐无异的几句话,像一个个简单清脆的音符,在谢衣的心上轻轻的敲击着。他的目光不舍的追寻着乐无异,却不知如何才能等到他所期待的对视。

        乐无异低着头,又撕下来一张标签纸,在上面随意画着一条条粗乱而不规则的线条。

        谢衣叹了口气,又说:“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师父和师母对我照顾颇多。他们一个严厉,一个温和,而且,这些年遇到很多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后来,我见到了……”

        乐无异突如其来的打断了谢衣的叙述,指向的柜台上一条灰色花纹的领带,说道:“师父,我觉得那个……适合你。”

        “是么?”

        乐无异走过去拿起领带,同时对着服务生示意,在得到试戴许可后,站到了谢衣的面前,将领带系到了谢衣的脖颈间,顺手帮他打起来。

        细长的手指关节弯曲,灵巧的在一屈一合间系上了标准的结。谢衣努力平复着呼吸,低下头盯着乐无异指尖的动作,额间的头发不知不觉间同褐色的刘海撞到一起。乐无异仿佛浑然不觉,打完领带后,后退了两步,上下审视打量着谢衣,“确实很适合,之前生怕眼光偏差,送了不合适的礼物,难得最近眼光又有进步,所以呢,这个,我订下来,送给师父。”

        他的声音如明镜般的湖泊,微风吹着水面泛着细碎的清波。

        谢衣努力的追随着乐无异的目光,却一直都对不上琥珀色瞳孔的焦点,他被这种心无灵犀折磨得差点想扳起对方的头,强迫他注视自己。可脑海里一个与其极其相似的褐色头发的幼小影子,勒令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他压下内心的疯狂跃动,问道:“是么?真的合适么?”

        “师父这是不信我的眼光?”

        谢衣的目光沿着乐无异的耳侧,转到了他身后的长落地镜里,打好的领带被完全挡住了,只能看到那个人打理得整整齐齐的褐色头发。

        “怎么可能。徒弟要是选错了,那也多半就是师父的错。”

        乐无异的眉毛沉了沉,后退了半步,目光游离,像一个漏气的气球,黯淡的回到雕花座椅边坐下。

        谢衣察觉到微妙的气氛变化,下意识的换了话题,“你最近还住在叶氏酒店里?还习惯吗?”

        “还好,除了房间小一点,别的没什么不习惯。”

        谢衣也坐下来,扯下一页空白的便利贴,在上面胡乱写着潦草的字,写完了捏在手里,直到在纸上沿着指甲边缘捏出一条细细的褶皱时,他这才试探着的送过去。

        “要是住的不舒服的话,不如,到我家去吧?C_^”

        乐无异终于带着震惊的神色望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谢衣全身的力气仿佛被这寥寥数语抽干,焦灼的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乐无异低着头写了几笔,顿了顿又补上几笔,随后将纸条递回给他。

        谢衣的手指停在彩色的便签纸面上。

        他看到了“谢谢”。

        以及最后落笔的位置上,那醒目的一个字,“不”。

评论 ( 35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