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四章)

十四、

        我们爱得好像刺猬,一个拥抱都不敢给,怎么抓住幸福的机会。

        ——郁可唯《我们都爱过》


        开机启动仪式举行之后,电影《悟空》热火朝天的筹备开拍。因为剧情特效居多,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香港的摄影棚里搭绿幕完成。剧本到底做了修改,叶海最终也没敢把之前影射社会阴暗面的内容明晃晃的加进剧情,全换成了隐喻的手法悄悄的埋在细节里。

        “他们看不懂。”叶海拿了新剧本给谢衣时是这么说的。

        “别把人家都当傻子。”

        “他们把别人当傻子的时候还少了?”叶海撇着嘴,“可惜,做人身不由己的时候更多。”

        谢衣低着头翻着剧本,“你想做什么,还真没人敢拦你。”

        “说的我像统治阶级似的,我的管辖范围,仅限于剧组内拍戏,剩下感情之类的复杂玩意儿都自个儿研究去。桥归桥,路归路,蚍蜉撼不动老槐树。”

        合上本子,谢衣抬头神情庄重,“你相声听太多了。”

        ……

        这一段小插曲没起什么波澜,只是让叶海气势汹汹的在片场发挥了一个导演应有的影响力。

        “卡卡卡!是见到师父的欣喜!又不是见到情人的舍不得!乐无异你这是怎么演的?亏你演过那么多的戏!还有老谢你,你那是啥表情!乐无异NG两遍,你也跟着一起来啊,第一遍舍生取义,第二遍抵死缠绵吗?”

        片场已经有部分工作人员在偷笑,谢衣和乐无异对视了一眼,又各自尴尬的避开对方的目光。

        NG并不是家常便饭,一场戏里却吃的这么频繁几乎是两个人之间的第一次。一段拥抱的戏码,一遍又一遍的NG,让两个人的后背都起了一层绵密的汗,戏服湿淋淋的贴在身上像被水浸泡过的抹布,又黏又腻,但两个人都没心思去处理这种极度惹人厌恶的状态。

        而这种情况,在吉祥心急火燎的跟叶海打了招呼,举着手机冲到乐无异面前时,才临时的告一段落。乐无异带着歉意的表情举着手机申请休息时间,随后接过电话。

        其他人也因此缓了口气,谢衣则举着电动小风扇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可乐无异的声音却飘了过来,忽远忽近的,听不太真。

        “怎么样了?去医院看过了?嗯,他不想去就算了,在家里先休养几天观察下,你也当心自己,注意休息,别累着……”

        谢衣手中的小风扇突然停止旋转,再仔细一看,是细长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软胶扇叶。谢衣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又撤开手指,放开可怜的变了形的软胶片,电动的马达声伴随着呜呜的风声再次回到正常的工作状态。

        谢衣拿出手机,在看清了日期后瞳孔微微收缩,随后也拨通一个电话。

        风中隐约的说话声音,低低的传进了刚刚放下电话的乐无异耳中:“嗯,欣儿这几天怎么样……”

        保持着蹙眉状态的乐无异,一时间情绪翻滚,内心却茫然得接近空白。

        翻剧本的大导演撑腮自言自语:“这都是有家有业的好男人啊,一个个的都明摆着欺负叶导单身。”

        演八戒的新人陵端腆着脸恭维叶海:“叶导您找什么样的找不到,我认识的那些小姑娘个个都崇拜您,一个个都是把您当演艺圈神导看的。”

        “是够神叨的。你认识那些姑娘年纪跟我差好几个马里亚纳海沟,我没吃嫩草的习惯,你好好演戏,小姑娘最终都是你的。没事儿是吧?先拍你的下一场戏。”

        不远处开始不断传来叶海的叶氏花骂,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在片场骂人时,叶海一向是一视同仁,直骂得陵端白眼翻得如火如荼。

        谢衣的休息位置在导演休息位的左边,而乐无异则坐在另外一端。坐在斜对角的两个人,低着头研究剧本,琢磨角色在戏中的心态,谁都好像没听到那些话。

        在某一时刻,强迫自己的脑子放空,人瞬间也就清醒了。

        反正不过是演戏,仅此而已。

        后来的拍摄就顺利得出奇,换谢衣和乐无异上场后,镜头基本都是一条过。叶海拧着眉头翻过来调过去查看拍好的画面,也没能从鸡蛋里挑出来半根骨头。他对两位男主演多看了两眼,那二位一脸坦然,仿佛刚刚的NG就从没存在过。

        叶海突然觉得,这次这部电影找他们就对了,影帝和他千挑万选的徒弟演师徒,仿佛时时都在戏中。

        “各位辛苦了,”拍摄快结束时,叶海难得客客气气的对演职员说,“今天我请吃晚饭,有没有哪家推荐?”

        大部分的人都是跟着剧组住在叶氏投资旗下的酒店,演员又以新人居多,每天酒店附近的伙食吃得快吐血,巴不得去吃点好的,所以各个都兴高采烈。唯独谢衣愣了正要开口,叶海指着他一脸幽怨的说:“绝对不能听你推荐的,你体质跟我们不一样,得听你徒弟的。”

        捂着胸口仿佛心有余悸的陵端在一边附和:“对,不能听师父的,得听导演和大师兄的。”说完了,还学着八戒别扭的哼了两声,又引来一片笑声。

        叶海又面向乐无异问道:“无异,你有什么地方推荐么?”

        “啊?”乐无异仿佛大脑当机,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没意见的话我们就去……”话音未落,摄影棚门口传来的一群嘈杂兴奋的声音直接盖过了叶海的决定。

        “这是?”

        “叶生,唔好意思,系谢生嘅fans,送生辰礼物。”

        门口安保的一句话,在场一部分人立即就明白这场难得的聚餐的目的,当下对谢衣的祝福的话络绎不绝。谢衣礼貌的回应后,下意识的转向乐无异,却发现他毫不掩饰的惊讶表情也不似作伪。

        对,这些粉丝的组织者不该是他。他早就不再负责后援会及粉丝的事宜,何况这里还是香港。况且,有些事只有他知道,而有些事甚至连他也……不知道。

        “Shay,生辰快乐!”在香港的“衣扣”们满面兴奋的捧过来一份包得厚实又夸张的大礼包。

        谢衣瞬间堆上镜头感十足的完美笑容,郑重的接过来说道:“多谢!”

        在热情洋溢的粉丝围攻下,现场几乎变成了小型粉丝见面会。谢衣在合影和签名的空隙,示意被粉丝捎带惦记上的叶海,乐无异以及其他人先过去吃饭。乐无异走在大部队的最后面,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他抬起头正对上乐无异的目光,眨了下眼睛,牵着嘴角的笑容苦涩得像不加糖的咖啡。

        乐无异弯起眼角以一个戏谑的笑容回应了他,然后转身跟上了叶海。

        谢衣打起精神,请激动的粉丝们吃了一顿晚餐,又让助理留下来陪她们聊天,自己则去叶海那边应个差使。等他赶到的时候,那群人已经抛下主角热火朝天的喝得晕乎乎,见到谢衣时一个个都大着舌头说生日快乐,部分还把那个日字拉了长音,听得谢衣是哭笑不得。

        幸好乐无异喝的不算多,目光尚算清明,扶住已经喝晕菜的叶海。叶海的胳膊搭在乐无异的肩头,咬着舌头吐字不清的说:“小,小无异,去跟你师父,说,生日快乐。”

        谢衣注视着那亲近的二人,继而垂下眼帘。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心无芥蒂的像叶海一样如正常的好友般那样接触乐无异,虽然,他比任何人都更想靠近他。

        乐无异的心思,他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为什么见到时依然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他们不过是处在一种亦师亦友的普通关系,没有其他更亲密的甚至是超越了某种界限的感情。

        一切,不过如是。

        只不过,眼前有更麻烦的事。幸好谢衣的助理赶过来时从酒店叫了辆大巴,又和吉祥还有另外几位助理,扶着这群醉鬼上了车,直达目的地。乐无异一直在边上帮忙,直到他也想上车时,才被谢衣拦了下来。

        两位明星的助理很有眼力的跟着车离开了,只剩下师徒二人站在餐馆门前吹着泛着湿气的微风。

        远处的高楼霓虹闪烁,像是镶满了华贵迷人的宝石,巨大的广告牌五光十色闪闪发光。乐无异安静的站在谢衣身边,陪着他一起遥望都市喧嚣。

        夏末的夜晚在无尽的都市背景噪音里,渐渐的静谧下来。

        终于,谢衣开口,说道:“无异,陪我走走吧。”

        “好。”

        远处的摩天大楼上,又一面玻璃墙亮起流光溢彩的光柱瀑布。他在远处偶尔传来的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里听他平静的回应他的邀请。

        他说,好。


评论 ( 31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