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谢】轻功

* 一篇OOC到没边的魔性文,谢乐谢清水无差。算是元宵节贺文?大……大概。

        风落了残红,坠了青松,枯叶委地化新泥。蓝衫短褂碎发微扬,短靴轻叩林间残枝撩起一阵沙沙作响。来人停在谢衣面前,拱手行礼道:“师父,徒儿扶摇功已习得,请师父赐教。”

        谢衣轻靠于挺拔笔直树干,手间折扇一展,“无异,为师便要考较于你,瞧一瞧你究竟练至几重。”

        ——若是这样便好了!

        睁开双目,谢衣手中折起的短扇敲了敲身后的粗皮老树,枝顶青翠旧叶新片被上头横坐一人晃得飘摇缓落,那人亦是摇头晃脑,“师父!这棵苹果树今年秋天定能结不少苹果!”

        “为师告诉过你,这是棵梨树!若是能结出苹果来,为师便随了你姓。”

        春天收下一个糊里糊涂学轻功的门徒,秋天收获一个扶摇功直上九重的偃师门继任者,是偃师门门主谢衣毕生之念,这个美好的梦想,就仿若春天亲手植下一株苹果树,秋天收获一堆梨一般遥不可及。

        乐无异幼时被谢衣视作一枚完整有潜力的果核顺水推舟的收入偃师门,以作首徒兼关门弟子,谢衣当真是传得仔细教得妥当,只因当年的总角稚童,在他面前为了一树红透的苹果,一跃数尺身轻如燕——竟是天生的轻功奇才。

        但经由他教习数年,那孩子竟也只能跃至果林中最高的苹果树顶,再高却是不能了,未免有负其精心栽培。只不过倒也算不得一事无成,乐无异这些年摘果子的手法练得炉火纯青,令人眼花缭乱,确是为偃师门的创收出了不少心力。

        谢衣常常思索,莫非他毕生精力要耗费在如何种植一棵参天的苹果树上,才能让徒儿从此便能扶摇直上。

        ……不如改日同叶海借一本《如何高效种植可以突破李朝最高记录的果树》秘籍来琢磨参由。

        “什么啊!师父你居然又种了梨树?”枝节摇动,苦苦挣扎却没撑住乐无异辣手摧叶的梨树晃下来一堆意志不坚的叶子。谢衣傲然独立于树下,发如碧水,叶落满头。

        谢衣俯身拾起一颗不知从何处而来推动情节的石子,对准了乐无异迅而发出,乐无异一个闪身避开目的如此明显,走位如此清晰,左手右手慢动作的袭击,松开手中枝干旋转一周半轻巧落了地。

        落地无音。

        扶摇功第九重的征象。

        “师父,我不爱吃梨啊!咱别种梨树了行不?”烂叶间足音渐重,错杂纷乱,乖徒儿踏出一行故作姿态。

        乐无异,一个伪装者。

        他竟今日才参透这一层。

        够了!这些日子夜不能寐的担忧烦扰,又点灯熬油的研究如何让果树长得更高已是费尽心思,竟发现全是一场闹剧。

        谢衣心沉深水,面色微愠,拂袖离去。

        “哎呦……”乐无异手抚双腿,一只膝盖跪地,抬眼偷瞧谢衣背影。

        谢衣闻言驻足,并未回头,只道:“怎么?又摔得狠了?可要为师帮你看上一看?”那看字里分明有弦外之音,响彻天际。

        “没有没有!就是震了下,不妨事。”

        “既然不妨事,那便随为师来。”谢衣袍袖一挥,乐无异收拢膝盖,起身直追。

        一前一后,师徒二人穿行于果林树海间。乐无异于无意间屏气提足,落下时却重如千钧,明摆是藏功于拙。谢衣故作未闻,白衣翩然风流潇洒,向林中最高那棵白杨树方位而去。

        树干挺拔枝叶参天,生长在果林中央的一株白杨,当年被谢衣一个错手种下,未曾想就此成了果林的标杆,扶摇功的试金石,只是乐无异尚年幼时数次迎面撞上树干,直撞得头破血流亦是有过,谢衣急冲而上将其横抱下来时莫名一阵心酸,而后千叮万嘱,一遍遍嘱其尽力而为莫要逞强,后因乐无异练功勤勉,方才减了明面上的担忧。

        看来今日必要重新试上一试。

        “无异,”谢衣立于树下朗声道,“为师觉你功力精进,所以今日加试,务必全力以赴,莫要偷懒耍滑,若是不肯使出全力,为师便要将你逐出师门。”

        乐无异面上一惊,瞪大双目,一阵惊惶失措,“师父!我……”

        “怎么?有事瞒着为师?”

        “徒儿……弟子不敢!弟子必将全力以赴,只是,若弟子再次失手,望师父能再……救弟子一救。”

        谢衣不动声色,心下微沉,继而一阵绞痛。这是怕他连施救都不肯?养育多年情份早已深入骨髓,亲情之余尚有逾越之情横亘其间,只是挂着师徒之名一直未能如愿。只这情说不得,道不得,便是通天彻底的偃师门门主谢衣,也不敢一股脑挑明白,只敢揣着明白作糊涂,得过一日且过一日。

        “为师必定护你,放宽心来。”谢衣折扇反复敲于掌中,叩得纸张击打声音于林中异常分明。

        闻得这句,乐无异心下稍安,又扬声说道:“另望师父助我一臂之力。”

        “如有所需,必将襄助。”

        乐无异从地上拾取一枝一叶,又向谢衣拱手行礼,说道:“师父,请恕弟子失礼。”

        谢衣点头。

        风于林间鼓得树叶呼呼而响,乐无异后退数步,双腿前后相错,膝盖微曲,继而迈大步直奔谢衣而冲,一跃而起后手中叶片向下抛出,他足尖轻点叶片正中第一层腾空。

        扶摇功乃是借力打力之功,提着一口气,有支撑便能跃出极高,气一呼出,随即落下,便是再借力,亦是无法可起。因此换气时便要寻到真正踏实的落足点,才可真正停稳。

        乐无异深吸提气,屏息悠长,第一步便跃得极高,随后第二步至,踏着抛下的枯枝又跃出数尺,转眼间行至谢衣身前。

        谢衣在其第二步跃出时便已料到徒儿欲借他身体之力,眼下人至面前,电光石火间立即知晓,乐无异竟是要借他一只肩头——怪不得刚刚求的是“一臂之力”。但肩头之力乃是定数,亦无可变化,谢衣继而计上心来,一个侧身避开乐无异的空降。

        乐无异大惊失色。距离是早已算好的,这一下借不到力,便只能从地面起跳,免不了小鸟砸猪他抱树的窘境,但愿这次……莫要再擦伤了脸。

        人要脸树要皮,未及弱冠的少年乐无异整日价思量的大多是这张脸至少可称作眉清目秀疏阔俊朗,保不齐哪日被师父看上了好歹也算赏心悦目一个加分项。在师父看上之前可不能再伤着了!

        师父为什么看上他,怎么看上他,看上他之后会不会再舍得让他受伤,这事他竟从未考虑过。

        反正看上他是必要条件。没有之一。

        他正琢磨如何双手环树抱得更优雅些,却见谢衣平伸出一只手掌来,正停在他下落路径处,从下而上如煎锅摊饼一般直把他这个焖肉大饼抛上了天。

        谢衣使出一只手化了乐无异下坠的力道,随后借力打力又将其反推而上,比起之前静止而言,更是多出几倍之功。

        一臂之力,所言不虚。

        乐无异如新年间山下燃放之焰火般蹭的窜出百十来丈高,惯力使然身不由己,直穿过密密层层白杨树叶,伸手扒住乱枝,随即一个鹞子翻身坐到一根树枝上。

        “师父……”乐无异低头向下看去,满面慌色继而大喊,“师父!这里太高了!我……我下不去!”

        谢衣失笑,又听到乐无异啰哩啰嗦,“师父!你,你扔个苹果上来,我吃了也许就……”

        话音未落,谢衣借助叶片三两亦是跃至树顶,正落在乐无异身边,轻呼气施施然坐下。

        “无异,你早已练成扶摇功,缘何欺骗为师?”

        乐无异大惊失色,一个不稳身向后仰,被谢衣执扇拦了一拦,又坐稳了。

        长吐了一口气,乐无异摇头, “徒儿不是故意欺骗师父的……只不过……只不过……”

        紧张得直拔白杨树的老树叶,一句只不过说了半天也未能说清。

        “只不过什么?”

        “师父……你说过,说我学会就……我……我……我不想出师……不想离开……”

        “为师何时说过让你离开的?”

        “师父,你几年前说练成便有奖励,随后削了个梨,分了徒儿一半!”

        分……梨……?竟是个这样的误会?

        “所以你才不喜欢吃梨?”

        “师父种的梨又甜水分又多,那么好吃,我连山下叶公种的大板梨都能吃,怎么会不喜欢师父的?我就是……就是不想跟师父分着吃……”

        乐无异情绪激动,心思沉重,那点少年郎情愫吐露一半出来,但呼吸重了,功力急退,少年郎的身重压得枝干摇晃,即便谢衣极力控稳,这树枝也遭受了百般折磨上下晃动摇摇欲坠。

        乐无异亦是觉察出此处危险,出言道:“师父,树枝要折了,我……我先沿着树干滑下去,师父你也……。”

        “用不着。”谢衣伸手提起乐无异后方衣领,屏住一口气,纵身而下,在空中水平旋转半周后,另一只手的折扇在半路戳中树干,止了这下堕之势,二人这才免了滚作一团的混乱,平稳落了地。

        二人站定后,谢衣的手还是未能离开乐无异的衣领,乐无异亦是愣了,提着领子被师父拎下来是头一遭,但……感觉却不大坏,尤其是那指尖还无意识半摩挲着自己的后颈。

        一片树叶又落至谢衣的头顶,他拂去才察觉失态,缩手而回,咳了两声,尴尬道:“是方才那只托你的手,借你的袍子……擦擦。”

        ……

        “不予出师。”谢衣扭头便走,声音不大,刚好被乐无异听到,“莫要离开,与为师同住,苹果和梨管够。”

        乐无异目色明亮,又追问道:“师父,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他并不知晓,乐无异问的不止是这句。

        日子渐长,乐无异渐渐接了谢衣的任,担了门主之职,承包下全园果树种植,过不多日,引着谢衣至某棵树下。树上硕果累累,煞是壮观。

        “师父,我记得你说过……”

        “为师说过……什么?”

        “说过若是梨树上结了苹果……”

        谢衣定睛一瞧,枝头一半果红叶绿俱是苹果,另一半是实黄茎弯皆是澄梨,泾渭分明当真美妙,委实人间奇景。偏那每颗苹果上又印了心形,想是未熟前要逐个贴上同形纸张方能得。谢衣飞身而起,随手摘下一枚苹果,取出随身携带的果刀迅而削皮去核,一侧塞进乐无异口中,随后凑近去皮果实硬生生咬了一口下来,当真汁甜果脆,唇红齿白。

        可真好看,偃师门门主夫人或是夫君乐衣一面嚼一面盯着对面的人,心道。

        《果树嫁接技术大全》在叶海那里亦是很畅销的一本科普读物……呢。

 


评论 ( 29 )
热度 ( 53 )
  1. 秒年岛-相对论天接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谢衣中心同人站
    评论请去原作者lofte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