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三章)

十三、

        你就像月亮绕着轨道,拥抱着地球闪耀,在我的星球,写下惊叹号。

        ——F.I.R.《你的微笑》

        六年前,长京横点影视基地。

        坐在休息位的乐无异手腕上挂着一串长檀木珠串,密密匝匝的绕了三圈,木质圆珠握在手间的质感沉重而迷人,他像老和尚念经似的摸着珠子专心致志的背台词。

        清爽短发的女编剧逸清转着手腕上类似的珠串,咬着笔杆悄悄瞄着乐无异,随后低头刷刷的在手中的小本子上落字成句。几页纸上写满龙飞凤舞的字迹后,她难掩兴奋的跑去找导演叶海改剧本去了。

        太华娱乐投资的电影《隐令》的拍摄现场,各项工作有条不紊井然有序。两位男主演谢衣,清和已到位,投资人准备力捧的第一男配夏夷则,以及两位女配闻人羽及阿阮还在新作品的宣传期,大概过几天才能进组。乐无异饰演第二男配,一个跟警方对着干的神经兮兮的反派角色。

        叶海跟逸清聊完,攥着手腕上的一串木珠来找乐无异商量细微的剧情修改。

        说起来,打从乐无异迷上这种号称附带辟邪作用木质握珠的奇特爱好后,全剧组每个人都因此而得到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谢衣收到长短正好的内外双雕桃木串,美得全剧组都啧啧称奇。叶海自然也有,他的手腕上拴着一排气势磅礴的小地球。

        ……

        于是他和逸清达成协议,不客气的给乐无异剧中饰演的角色加上某种信徒的神棍属性。

        “待会儿第一场打戏,你把你这宝贝珠子戴在脖子上去打,算新增道具。”   

        “啊?真要加这个?”  乐无异摸着那串珠子,不太理解叶海的想法,他目光下意识去寻谢衣的身影,却发现他和清和老师两个人在另一侧对戏。

        制片人不在,全剧组叶导最大,最大的这位又一脸严肃,乐无异只好点头嗯了一声。

        “现在去热个身。你这不用替身亲自上阵,也算是继承了谢衣的优良传统。”

        “没问题,热身有什么限制吗?”

        “你还想怎么热身?”叶海瞪着眼睛,不知道对面那个脑回路比别人多几个弯的家伙又有什么鬼主意。

        乐无异乐了,“不是伤风败俗的,叶导放心。”

        你还想玩伤风败俗的?叶海摸了摸鼻子,没门。

        乐无异拨了两下檀木珠子,犹豫着最终也没摘下来挎在脖子上,毕竟热身时戴着这么个玩意儿还是有点麻烦。他起身时,转头又看了谢衣跟清和那边一眼。

        两位男主演已经换好戏服,谢衣饰演剧中最大反派,一名在警局中的黑帮卧底。他穿着一身警服配上笔直挺拔的黑色大衣,与一身便装的正义代表,警方在黑帮中的卧底清和正在聊天。两大男主角在剧组内齐聚,委实帅得各有千秋,天理难容。

        谢衣仿佛感应到乐无异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一眼,又笑微微的对着清和说了句什么,就离开休息位走了过来。

        “热身?”谢衣问他。

        “嗯,现在过去。”

        “提前多练几次,爆炸戏份要当心。”

        “知道,师父放心。”

        拍摄现场原本空旷的场地上临时搭建了一个旧式仓库,仓库内外摆满破旧的木箱充当黑帮的战利品。乐无异和武术指导里外比划几招,又研究了镜头路线和运动方向。

        早春时节空气中泛着古城郊外的些微凉意,因为一直在活动,转眼间乐无异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谢衣站在一边一直在看,没做任何指导,也没出声。乐无异每一系列热身动作做完,都习惯性的举起二指在眉间比一下,酷酷的向谢衣挥出,谢衣也就笑笑,回他一个一模一样帅气的动作。

        可原本说好的爆炸却因为道具的问题而导致延迟,临拍摄前大伙儿的紧张情绪因为这点小意外得到轻微的缓解。在叶海一个眼色的示意下,剧组的场务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小音箱,直接给现场放上欢快的节日曲目《春节序曲》。

        乐无异竖着耳朵听了会儿,凑过去问武术指导:“越哥,会不会跳舞?”

        刚正不阿的武术指导一掌挥过来:“想跳就跳,算你热身。”

        “好嘞。”给个杆儿就顺着往上爬的乐无异开始扭起大秧歌,乡土气十足,不忍直视,偏偏团子还一骨碌蹦过来挤进场地,蹦嚓嚓的跟着一阵乱扭,导致场内一本正经的工作人员嘻嘻哈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清和过来搭着谢衣的肩膀,揶揄道:“你徒弟?”

        “我徒弟。”

        “不像啊?”

        “……”

        叶海掩住备受摧残的目光,给场务摆了摆手,音乐立即换上了动感十足的舞曲。刚刚还在幸福的曲子里嘀哒嘀哒扭着的乐无异,愣了一会儿神,突然像切换了背景板,瞬间换上全新的画风。

        团子在最新播放的音乐里跳了两下就躲到一旁暂时休息。一开始还乱糟糟的剧组,突然间只余下音乐喧嚣,响彻人群。

        这里全都是娱乐圈里摸爬滚打过的人,什么样人没见过?他们跟乐无异搭档过数次,却还真是第一次见他跳舞。逸清咬着笔杆子差点把隐形眼镜瞪出来,嘴里含混着自言自语:“我的娘哎,太华娱乐怎么没签他!怎么没签!南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掉下来的笔杆上咬出了一排细白的碎牙印。

        一身劲装在风里跃动的男人,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一举一动像踩在光与影的交界,往前一步是悬崖,往后一步是深渊,他在独步的钢丝上翻转腾挪,慨然独舞。前一秒尚在舞动的脚步,却在后一秒沿着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向驻足停留。肢体在坚硬与柔软间穿梭交汇,收放自如。乐无异的唇角微微弯曲,目光穿越聚集的人群,每一个与琥珀色的瞳孔对上的人,都好像被目光中的决绝,诱惑,以及邀请所吸引,进而不由自主的被极度震撼的舞姿感染和征服。

        褐色的头发在团子面前飞扬飘逸,乐无异弯着手肘向面前这位剧组里最厉害的道具师邀舞。团子本想挥手拒绝,却又对眼前的简单动作跃跃欲试,只那么动一动手肘和双腿,仿佛连躯体都变得灵活得不似自我。他走下场地,即便仅是模仿,微胖的身躯在无尽的自信中依然光芒四射。随后乐无异又来到逸清面前,太华娱乐的专业编剧逸清抛下纸笔,大大方方的下场陪他一起跳。

        没有边界的舞台上,加入的人越来越多,这一场舞蹈饕餮盛宴奇迹般意外的开启。

        谢衣后退两步,站到人群后方,身边是抱着胳膊正在看好戏的清和。

        “你怎么不跳?”一句话,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询问他。

        神出鬼没的叶海站在另一侧,眯着眼睛盯着他又补了一句:“你徒弟跳舞你不跳?”

        “一把老骨头跳不动。”

        “啧,借口,你肯定不会跳。”叶海翻着白眼说。

        清和神色淡定的感叹着:“长影的舞蹈课和形体课质量真高啊,当初我应该跟着蹭几节课的……谢衣,刚才你说谁是你徒弟来着?”

        被身边的两位业内大家左右夹击,谢衣默然不语,但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乐无异已经在对着叶海邀舞,在遭到拒绝后,他又引着跃跃欲试的清和下了场,但眼睛里狡黠的光大半都落在了谢衣的眼里。

        谢衣足下生根,纹丝不动。

        乐无异重返他面前,低着头,挑起目光,弯起一侧嘴角,“第一个愿望,我希望师父陪我跳舞。”

        “你的愿望就这么用?”

        “难道要师父保佑世界和平?”

        谢衣哑然,比起世界和平还是这个愿望更容易实现一点。

        君子一诺,言出必行。

        谢衣会意的微微点头,眉眼间绽放的笑意温和,可目光中的锐利与自信如同穿云而出的日光,耀亮乐无异本没有多少的信心。

        舞步无意识的就停了。

        谢衣从跳舞的欢乐人群中穿过,一步步的走到所有人面前。

        许多年以后,乐无异每次回忆起这个短暂的瞬间,谢衣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慢镜头回放,一遍遍的在心里循环往复。

        黑色大衣的衣角在风里微扬,他旋开随意扣上的纽扣,大衣的领口沿着肩膀的弧线下滑,垂落至手腕。他随手把脱下来的外套递给身边的助理,回过头来,笑着望向乐无异,只动了唇,口型分明在说:“第一个愿望。”

        无尽的喧哗与乐音,以及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和踢踏在片场里回旋翻滚着,恐怕连仅仅想活跃一下气氛的叶海,此刻也从未想过会让整个剧组进入这种痴迷的癫狂状态,他更没有想到,那个虽然一直跟他斗嘴,但从没有把什么事真的放在心上的谢衣,居然也会走到人前,选择这么显眼的舞蹈。

        这一场舞林盛会的焦点,此刻却全部汇聚到眼前这位当红明星的身上。从谢衣出道以来,没人真正见他跳过舞,他似乎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而他的舞技在人群中发酵,如盛开的鲜花无所保留的绽放。所有人第一次,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场合里,了解到这位平日里只演戏的大明星的舞技,居然跟某些以唱歌跳舞为主业的明星几乎在同一个水平上。

        此时片场演奏的曲目又换了一首,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乐无异三两步追到谢衣的面前,在一个侧转及空翻后与其面对面。谢衣的手臂屈伸后探至乐无异的耳侧,后者偏头避开了这个暧昧微妙的姿势,耳朵却不受控制的红了。

        随着乐无异的重新上场,焦点瞬间变成了师徒二人间各自潇洒的对舞。跳跃与旋转,踢踏与回旋,原本是一场突发的事件,却在意外的默契中变成了像是一场精心准备好的华丽表演,在两个职业演员之间不约而同的进行着。他们甚至自己也弄不明白,舞技丝毫不差的清和老师,为什么被他们排除在外。

        视野里,仿佛只有那一个人,像不可能熄灭的火焰,烧灼着大脑里称为理智的那根神经。

        狂妄,不羁,自由,洒脱,永不停歇。

        叶海踱着方步悄无声息的咔嚓关了小音箱,扯着嗓门喊:“热热身就行了啊,没跳够的下次去跟我拍印度风的电影!”

        这一嗓子导致兴奋的人群呼啦的就散了,几分钟内正式恢复拍摄。只不过,由于乐无异的热身做的过了头,他被叶海一遍又一遍的喊卡折磨得死去活来。拍完爆炸戏灰头土脸的返回谢衣身边时,他一头栽倒,抱着谢衣身边的椅子扶手,嘶哑着哀嚎道:“我终于活着回来了!师父——!”

        脖子上挂着的珠串在惯性下不断磕着椅子扶手,谢衣扶住那串乐无异最喜欢的珠子让其自然的下垂,又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笑得云淡风轻:“辛苦了,悟净。”

        乐无异定格在一脸发懵兼“师父你又逗我玩”的表情,谢衣犹豫了一小会儿,才轻轻的拍了拍乐无异的手背,然后温柔的将手覆在上面。

        “演的很好,无异。”他说。

评论 ( 20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