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十章)

十、

        回忆就像片片繁星,从不曾被时间忘记。

        ——许飞《夏天的味道》

        七年前,长安影视城。

        “第一幕第三场第八次,二号三号机位准备。Action!”

        褐发青年听到导演下达的命令,抬腿开始在影视城里的青石板路上夺命狂奔,紧紧跟随着他的摄影机沿着轨道匀速的滑行着。只见青年一溜烟地左突右闪,回头时因为躲闪不及而撞到固定的小摊,一堆摆好的橘子骨碌碌的撞翻在地。青年没留神踩着了其中一个特别圆的,脚下一滑,扑通摔了个臀部着地,周围的尘土被带得四散飞扬。顺手碰翻的摊子上仅存的几个橘子,咚咚咚的一个挨一个砸到身着西裤的大腿上。

        “卡!乐无异,一个飞奔逃跑的镜头有这么难吗?撞错摊子,撞翻群演,现在又滑一跤,你这是到我这里表演花式扑街啊!这么简单的镜头居然拍了这么多次,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从长影毕业的。”

       乐无异在内心深深的问候着叶海大导演,面上诚恳的道歉:“叶导,对不起,我再来一次。”

        “算了算了下午再说。”叶海抬腕看看表,冲着所有演职人员大手一挥,“休息,吃饭,下午一点半开拍,继续这一条。”他又斜睨乐无异一眼,“吃饱下午继续。团子给你买了酱牛肉饭,去晚了小心他把你那份吃完。”

        演职人员三三两两的走向临时改建的休息室。乐无异耸耸肩,低头瞧了瞧地上那堆橘子,挨个捡回到摊子上,最后把那颗害惨他此时早已粉身碎骨的烂橘子,拿了张纸包着扔进一边的垃圾桶。他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时目光掠过之处,原本的斜后方淡青色外墙的民国二层公馆旁边,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正笑微微的盯着他看。

        西装马甲配休闲西裤,平整的白色衬衫袖口挽了一半。那人双手斜插在裤袋里,交叉双腿倚靠在墙边,在明亮得甚至晃眼的阳光下冲他笑,一团影子落在脚下,坚毅而踏实。

        见到谢衣的这一刻乐无异差点哭了,在危难之中忽见救世主的心情不外如是。

        幸好他还有一息尚存的理智,没有立即冲过去抱住大腿嚎啕大哭让这个人教他如何顺利过完这条镜头。原因有二,第一他不疯魔,第二,他接拍这部戏时,由于一些小私心,事先并没有同谢衣提起。因此,原本阴转晴的好心情又悄悄的飘上了一抹遮住艳阳的乌云。

        谢衣就如同这个初夏时节的一缕清风,在乐无异面前无形的定格镜头中,清浅的笑着。

        乐无异左右看了看,演职人员都离得很远,他这才期期艾艾又忐忑不安的走过去。

        “怎么?见到为师不开心?”

        “没有!怎么会呢!”乐无异连声反驳,“早饭消化完了午饭还没吃饿得有点走不动。”一句话像竹筒倒豆子似的一气呵成,说完肚子还应景的咕噜了两声,动静大到谢衣刚好能听见。

        乐无异一边揉肚子,一边嘿嘿干乐。

        谢衣的视线飘到乐无异还在揉得起劲的手,一脸促狭:“这是肚子在打鼓了?还不去吃饭?”

        “师父你吃了没?没吃一起去吃吧。”

        “你的剧组有我的饭?”谢衣挑眉问道。

        “啊……对啊!”乐无异一拍脑袋,“这样,师父你吃我那份,我再去买。”

        “你都不问为师为什么会在这里?”

        乐无异才故作恍然大悟地问道:“师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来吃你的盒饭。”仿佛看见乐无异一脸微妙的黑线,谢衣好笑的拍拍他的肩,“我是被叶海叫来救火拍戏。”

        一直在装傻的乐无异嘴巴张大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他进组前仔细打听过谢衣并没有参演这部剧,因此才去参加试镜并且费尽心力拿到一个男三的角色,转眼间又要与谢衣同组?

        “我没跟你提过我跟叶海是老朋友吗?”谢衣朝前走了几步,回过头对着已经风干石化的乐无异笑得温暖和煦,“还不走?当心团子把你的酱牛肉饭吃成酱饭。”

        乐无异急忙跟上谢衣的脚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闲聊。

        “叶海那家伙拍戏时一向嘴巴刻薄,圈内人所共知,也不知道你怎么想进他的组,还神神秘秘的,也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谢衣侧过脸露出复杂的同情表情,“怎么样?体会到了?”

        “啊?”乐无异有种摸着石头过河却摔个半死的感觉,他想了想,继续说道,“那什么,叶导要求严格挺正常的,有几条NG,我后来跟石老大看了废片,确实不行。”

        “知道不行就对了。我刚才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你拍戏,你的六脉神剑偃旗息鼓得很彻底啊,怎么?又紧张?这才毕业几天,就把我教你的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

        难得的几句重话说得乐无异面色通红,嘴角下沉。

        谢衣又说道:“还有,你为了这么一个角色,瞒着我进了组,都开拍几天还不肯跟我说实话……”他仰天一声长叹,“唉,徒弟大了,为师留不住了。”

        发自肺腑一本正经的凄凉哀怨感慨,在谢衣招手即来的演技下发挥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杀伤力。乐无异内心里张牙舞爪的小人捂着心口痛苦又愧疚的咆哮,然而他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回答谢衣的话,难道要配合用撒娇的语气对谢衣说“无异永远是您的徒儿永远不会离开您”?

        被这样的脑补雷得通体舒泰的他打了个冷战。

        “不想跟为师一同拍戏?”谢衣亦真亦假的试探着问。

        “怎么会呢有师父带着我特别幸福啊哈哈哈谁会不想跟师父一起拍戏啊那肯定不是我……”乐无异打着哈哈干笑。

        谢衣停住脚步,站在乐无异身后,沉下声音:“无异,说实话。”

        偌大的太阳底下,这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长影毕业生像是被念了定身咒,他思考良久,方下定决心,转过身来对上谢衣质询的目光,神情坚毅:“每个人都知道,我是谢衣的徒弟,所以我总会得到一些本不应得的通融待遇,我觉着这样不好。”乐无异的声音四平八稳,“我想看看凭我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然后呢?”

        “然后看来,我真的很差……”

        “你觉得你演的不好导演也会给你过?你觉得导演都是会因为人情而降低标准?无异,你到底把你师父看成什么人了?”

        “……”

        师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刚才还义正辞严大义凛然的乐无异现在缩着脖子不敢吱声。

        “演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能过,你以为拍戏都是过家家?跟谁好就给谁放宽条件?”谢衣表情严肃的训他,“为师帮你推荐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特别的地方可以让你发挥,又不过分超出你的能力范围。这些你一点都没发觉吗?演技是在不断的表演中磨练出来的,不然要是为了照顾你捧你,为师为什么不直接为你推荐符合你性格,同一类型,你最容易演的角色?”

       谢衣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问道:“无异,你究竟是不信师父,还是不信你自己?”

        “我怎么会不信师父。”

        “那你就是不信自己了?师父相信你,你不信自己就是不相信师父。”

        这个诡异的闭环逻辑对于乐无异这个谢衣头号粉丝而言似乎是绕不出去……

        “只不过你现在倒是用不着担心这个,”谢衣挽了挽袖口语气变得轻松,“不管我在不在剧组里,你都会被叶海骂得很惨。也不光是你,我之前几次跟他合作时,都被骂得想跟他断交。”

        “啊?”

        “但这个人接触多了,你也就知道该怎么相处,而且还有些小诀窍。”谢衣靠近乐无异的耳畔半开玩笑的悄声说,“如果你愿意送他特别的地球仪,他或许会对你照顾一点,这可是剧组的重大机密。”

        从鼻息间传来的热度随着谢衣的呼吸打在乐无异的耳后,一瞬间搅得正在思考的徒弟心思一阵慌乱。这样突然的暧昧靠近让他完全搞不清师父所述到底是玩笑抑或是真的,若是真的,那什么样的地球仪才算是特别的,他完全忘了问。

        乐无异仰起头,视野里的天空连一丝云彩也无,蓝得仿佛视线都可以穿越几万里的高空,融在明亮的天高地阔里。

        他还在回忆着师父靠近时莫名的感受,一个有着健康蜜色肌肤的干练女生在远处兴奋的挥手,随后小跑来到二人面前:“谢衣老师!午饭准备好了!乐无异老师也在,太好了!道具熊老师叫您过去吃饭,他还说您再不去他就要吃光牛肉了。”

        “谢谢你啊李助理,我这就过去。”乐无异挠挠头对谢衣说,“原来李助理已经帮师父准备了午餐。”

        对李助理点头微笑后,谢衣冲着乐无异挑眉:“是啊,岂有师父吃光徒弟午饭的道理?对了,今天没见到吉祥?”

        “哦,他啊,我让他休息几天。”

        “你啊,”谢衣摇摇头,“想的太多,反正很快剧组都会知道你是我徒弟,所以明天让他过来帮忙。”

        乐无异点头,三人一同朝休息室走去,谢衣站在乐无异身后一点点,突然停住脚步。

        “师父怎么了?”乐无异疑惑的问。

        谢衣不动声色的走到他身后,伸手照着屁股狠狠的拍了两下说:“别动,还有灰。”

        不知是不是错觉,乐无异总觉得师父是下了重手,目的自然是对他小惩大诫。可是被巴掌拍过的热辣辣滋味,却像是会传染的感觉,悄悄的游走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最终聚集在双颊久久不散。

        和气的李助理笑眯眯的望着远方,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 ( 25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