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七章)

七、

        还是害怕夜深人静时总想起你,还是害怕不经意的听见你的消息。

        ——孙燕姿《害怕》


        喜来酒店的宴会厅宽敞明亮富丽堂皇,桌子已经撤掉,只留下一排排套着绣花椅罩的座椅,原本还算摆得整整齐齐,此时却被蜂拥而至的记者们和粉丝们连撞带挪的不知道歪到哪边了。

        《爱未晴》剧组的见面会定在下午三点,见面会刚开始,宴会厅的舞台上,导演,编剧,一身正装的乐无异和礼服长裙的女主演还有几位重要配角一水儿站得整整齐齐向大家问好。

        乐无异青葱挺拔得像一棵刚冒尖的竹笋,超级鲜嫩可口!——这是来自现场的进行网络直播的薏米们热情的评价。

        女主演是个叫桢姬的韩国女星,中国话还说不利索,用蹩脚的中文跟观众打个招呼后像个美丽纤细的花瓶立在台上。导演编剧做了简短的介绍,乐无异第三个站出来热情的嗨了一声,全场欢呼雷动差点把宴会厅的天花板掀翻。

        “各位热情的媒体们,还有专门来为我打气的薏米后援团们,你们辛苦啦。”乐无异在掌声中认认真真的鞠了个躬。

        在主持人几个简短的小问题后有媒体在底下提问:“能说说对这部剧的看法吗?”

        乐无异满面笑容:“《爱未晴》是部很不错的剧,有多好呢?拍的时候天气一直不太好,刚杀青天就晴了。”在全场的哄笑声中,乐无异比出了剧中男主角的经典动作,“如果看的时候天气不好,看完天也就晴了。”

        一身休闲装扮,被妆容修饰过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并戴着伪装用眼镜的男人坐在遥远的角落,既不像粉丝拿着手机拼命拍拍拍,也不像媒体人扛着长枪短炮备着采访稿。他就那么坐着,手中握着几张乐无异的作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台上,没人会注意到身边有一个特别的人物,隐藏在漫漫人海里。

        对乐无异的提问还在继续,主持人问得中规中矩:“能评价下你在剧中饰演的角色吗?”

        “可以啊,”乐无异一本正经的调侃,“是个活人。”

        “是说你觉得自己把角色演得鲜活吗?”

        “就是‘会说话会喘气死不了’的活,”乐无异镇定的长舒一口气,“幸好我们这剧不叫《法医传奇》。”

        男人弯着嘴角,跟着哄堂大笑的人群一同回应着乐无异偏离常人大脑回路的回应。仔细看过去,被化妆界的妙手打了阴影的鼻翼两侧以及坚毅的唇角,有着与他原本那张清俊的面容完全不符合的弧度。

        但此时,全场焦点停留在舞台上方,所有人的目光都驻留在那个神采飞扬的男主演身上。

        当中也包括他。

        活动顺利进入游戏环节,演员们被主持人要求做着各类羞耻搞笑的动作,乐无异一边配合着主持人的要求一边搞怪。主持人打开一张小纸条,拉长了声音念道:“有粉丝希望看到原作里告白那一场的经典舞蹈,大家说说,想不想看?”

        “想看!”排山倒海又异口同声的回答,震耳欲聋。

        在一片欢呼中,男人的嘴唇不易觉察的微动,却没能发出半个音节。

        男女主演一同站到舞台中央,在晃眼的灯光中,在无数雀跃的人群中,乐无异却将视线落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坐着的人隐隐约约看不清面容,可他的内心却仿佛被烈焰烧灼般的震动。

        是……是他吗?

        桢姬小声的提醒他,乐无异这才回过神来,将右手放到胸前弯腰行了个优雅的礼——如同多年前那个人曾经做过的那样。他含着笑意伸出手,在深情舒缓的钢琴配乐里与漂亮的女主演翩翩起舞。

        戴着眼镜的男人闭上双眼,在全场接近沸腾的喝彩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活动总算是顺利的结束了,最后的幸运观众签名环节,一群女生拿着海报照片碟片排着队等待着乐无异,甚至还有人高马大的男孩窘迫的挤在一群可爱的姑娘当中露出尴尬的笑容。乐无异问起其中一个举着海报的男孩,那人很不好意思的回答:“帮女朋友签的。”

        乐无异会意的笑着点头,用黑色水笔飞快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他正埋头苦签,猛然发觉刚刚签过名字的碟盒有些眼熟,却忽然意识到那熟悉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满怀期盼与欣喜的乐无异抬头却只能看见面前黑压压的人群。

        而人群里,没有他。

        男人攥紧了手中乐无异亲笔签名的战利品,再一次回头望过去。在他回头的短短几秒钟内,场内的人潮又将他挤得离舞台远了几步。

        为什么他要亲自来呢?为什么不以熟悉的身份找他?笑着请他签上那有魔力的三个字,足以让他在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思念而变得难过,又在最困难的时候因为想念而重新振作的那三个字。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想这样见到乐无异,又是这样的,想见到。

        就在他隐藏在镜框下方的感情接近满溢的时候,乐无异依然在台上微笑着帮每一个激动的粉丝签名,并没有抬起头。镜片下孕育着的感情便逐渐涣散在沉寂的目光中,渐渐的被理智掩埋,被熙熙攘攘的现场里每个人脸上兴奋的笑容抚平遗憾。

        他们之间相隔几百人的距离,他们之间却没有隔着别人,隔着的,只有他们自己。

        那一天的夜晚,乐无异回到他两年前才购置的小高层,比起在另外一座城市乐天天与他父母同住的那座别墅,这间简单的卧室在这座房价高企的城市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精装修的房间里唯一特别的大概就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此时夏夜降临,窗外是繁华都市闪烁的霓虹光影,而视野内几乎遮挡了夜晚星光的幻彩夜色,却是来自并不遥远的,只需过一个证件关卡的另外一座城市。

        那座城市对乐无异而言,是特别的。

        奔波了一天的谢衣在过关前终于卸了那堪称神技的易容妆,恢复了本来面貌。被装在背包中乐无异的作品静悄悄的重新回到最贵的岛屿别墅群里的一员中,谢衣握着手中那两张只属于他的回忆的作品,避开唯二的家人来到二楼的阳台。

        维多利亚港的海风咸腥湿润,闻惯了的味道里,嗅不出来自几十公里外分隔两座繁华都市那条河流的味道。

        乐无异独自遥望浓浓夜色中的灯火阑珊,窗帘在身边沉静的安眠,夏夜的热浪被尽职尽责的玻璃窗阻挡在冷气房外。而这一切仿佛自然而然,真的没什么不好的,他想。

        谢衣返回书房,取出另外两张与乐无异送他的一模一样的碟片盒,把它们并排摆在桌面上,又拿起一张握紧了,注视着画面上那张熟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孔,随后将它们叠拢放回书架原处。拆开的华丽包装纸还堆在桌上,另外一份小动物礼盒早被他拿给了没什么公主气的小姑娘。三年前他选择居住在这座周围所有人都讲着陌生语言的城市,时光如水,寡淡而漫长,一切也挺好的,他想。

        乐无异忆起曾经的追星往事,满是怀念的脸上露出一丝永远不可能在荧幕上见到的遗憾笑容。那个人啊,是他这辈子追得最辛苦的一次。

        谢衣躺在床上,关掉壁灯,在柔软的空调被中翻了几次身,三年前开始困扰着他好不容易才治愈的失眠,今夜却又不期而至。

        思念的情绪在两座城市的上空悄然盘旋,他们都知道,从未有过的开始,却也永远不可能结束。

        害怕一个人时的难以忘记,更害怕宁愿当初没有决定。


评论 ( 15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