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四章)

四、

        原来你是真的已经离开我,在我不熟悉的世界过新的生活。

        ——张韶涵《真的》


        “师父,提前祝你生日快乐,难得见面,祝福送的有点早,请别介意。”

        乐无异从桌面推过来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盒子,红白混色的缎带打成完满的装饰结,尾部细长的缀饰包裹住边缘的棱角。

        这是一家隐藏在都市丛林里的和风居酒屋,不大的空间被木制外缘分隔成一个个格子间,夹着金丝绒线的精致玻璃围住他们二人,只留下了一人出入的狭窄出口。

        只有他们二人,仿佛与世隔绝。

        对于乐无异还记得他生日这件事,谢衣有些意外。生日礼物,像是一把生了绣的钥匙,缓慢的转开尘封已久的门锁,把被牢牢困在门里面的回忆,一点一点的释放到飘着和风轻音的隔间里。

        谢衣礼貌的说:“谢谢。”

        乐无异又拿出另外一个绿色的礼盒,礼盒上是可爱的小动物图案包装。他笑着说:“匆忙挑的礼物,也不知道欣儿喜不喜欢。”

        谢衣不动声色:“难为你还惦记着欣儿,我代欣儿谢谢你,无异。”

        目光聚焦到黑色光滑的桌面上,乐无异拿起水杯缓缓喝了半口,才开口:“希望欣儿喜欢。”

        “我相信欣儿会喜欢的。”谢衣也拿出一个蓝色的礼盒,“我也带了一份礼物,送给天天。”

        这是一个异常滑稽的场景,两个成年男人面对面坐着,点好的菜还未端上来,不大的桌面上却堆着三件包装好的礼物,两个人的寒暄有短暂的客套和疏离。

        “谢谢。”乐无异说。

        又有客人进了店铺,木质拉门喀喇喇的拉开,门口细长的风铃被撞击出叮叮咚咚的悦耳声响,在清脆的声音中却掺杂了一丁点尖锐刺耳的不和谐杂音。

        人声有些嘈杂,谢衣率先把礼物收到一侧,开口说道:“无异,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谢衣的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了。他并不是礼貌性的询问,也不想听到敷衍的回答,他想了解的是真真切切的事实,来自乐无异口中对最近生活的描述。可是,他或许只能得到笼统概括的回答。

        而乐无异的回答,却比他想象得……要多一些。

       “还不错。每天都很忙,背台词,拍戏,做宣传,每次回去还要给天天讲故事。”乐无异手指摩挲着蓝色的包装纸,笑着说,“师父送的礼物,天天一定很喜欢。”

        如果还是三年前,谢衣绝对不会想象到,他会在乐无异的脸上见到属于一个父亲的幸福。神情那样温柔,华光溢彩,在他眼里却闪耀得几乎有些刺眼。

        “师父你呢,过的怎么样?”乐无异把礼物移到一边,在桌面上腾出位置,漫不经心的问道。

        “一直在香港跟着叶海拍戏。你知道,他一向对自己要求松散,对别人严格把关,跟他拍戏,跟脱了层皮似的。”

        乐无异笑得越发开心,食指在桌面上敲击:“也只有师父能扛下叶导的怒火,想当初我……”

        奇异的静谧,仿佛整个餐馆的时间都偏离了轨道,周遭毫无声息,呼吸也几乎顿住,在零点几秒后,才又回到原本的时间轴上。

        当初……当初是什么样的?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却又像是昨天,每一个镜头,每一幅画面,泛着夕阳的光,一点点的沉淀下去。

        谢衣端起水杯,腕间的男士手表上,古罗马的数字仿佛还在嘀嗒嘀嗒的诉说时间的流逝。两个人的目光逡巡在对方的手指上,干净而清爽的无名指指根处,空无一物。

        “想当初你没少让叶海生气,不过他现在脾气收敛了许多,以前至少要送手工地球仪他才能消气,现在你送他一张地图,他就会很开心。”接下了话题的谢衣笑笑,轻轻啜饮一口,又说道,“大概他那间书房是真的放不下了。”

        “那师父的书房呢,现在是不是胶片和影碟更多了?”乐无异一问出口,才发觉此时这个问题有多失礼。谢衣的书房自然有人打理,他不需要去关心,他就是想知道……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更多的事,也许他并没有权力这么做,可他不由自主。

        “我的?”第一盘菜已经端上桌,谢衣把菜盘往乐无异那边推了推,继续说道,“整理过,没那么多了,有些改存在硬盘里,比原先更容易找一些。”

        只有你的作品,有碟片,也有剪辑。这样不敢说出来的话,伴着食物和着汤水,慢慢的,被谢衣咽了下去。

        乐无异点的一杯梅子酒摆在桌面上,浅金色的透明玻璃杯漾着诱人的光影。谢衣迟疑着问:“你现在……喝这个?”

        “最近偶尔喝一点,很清淡,师父要不要试一试?”

        “不了,我现在……酒精过敏。”

        “……是吗?那我就独自享用了。”

        青瓷竹木,方碟圆盏,依稀可见过去的影子,可彼此间却如隔世一般,什么都变得不一样,连那些原本都熟悉的习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也悄悄的如烟一般流失散逸。

        一场或许可以称之为礼节性的饭局,在两个人有意无意的,伪装过的对话中,安静的落幕了。临分别时,两个人重新交换了手机号码,对双方而言皆是陌生的数字存进彼此的通讯录中。一场简单的晚餐,到底是谢衣请了乐无异,也许这就是如今唯一与过去相似的地方。

        谢衣临走前说:“无异,《浣花录》我看了,演的不错。”

        “演的时候不觉得,回看时发现很多表情动作不到位的地方,而且最近因为这个剧红了,多了很多烦恼。”

        “有人气是好事。”

        乐无异笑笑,拉开了会隆隆作响的那扇拉门,说道:“师父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两个人走出这间隐藏在都市高层中低调的店铺,谢衣自然的向左,乐无异习惯的往右,各自走了两步,突然停住了。

        “吉祥在这边接我,师父你呢?”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那,下次再聊。”

        “好,下次再聊。”

        乐无异转身,浅棕色的板鞋,悄无声息的踏过短绒地毯。

        ——师父,你先从这边上去,我稍后就来,悄悄的啊别又被人抓去签名合影了!

        高层低矮的天花板上,照灯投射下来的橘黄灯光,被谢衣的腕表反射出转瞬即逝的光芒。

        ——无异,你就是拿汽水来向为师敬酒的?

        手指按下电梯的向下按钮,橘红色的楼层数字循规蹈矩的点亮,暗金色反光的电梯门上,乐无异嘴角露出稀薄而苦涩的笑容,一闪而过。

        ——师父,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胶片!居然都是古董!我以后能不能到师父这里蹭电影看!

        另一侧的电梯,金色镀花的门缓缓阖上。谢衣抬手按下地下停车场的按钮,挺直腰背,贴在电梯间的金属扶栏上。

        ——无异,喜欢你的人越多,随之而来讨厌你的人也越多,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戴上隐藏身份的墨镜,乐无异飞快地走出大堂。

        ——师父……下次选餐馆,还是听我的吧。

        谢衣关上车门,任由车子的发动机嗡嗡的启动,载他离开这场交错而过的相遇。

        ——无异,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啊,收了一个很出色的徒弟。

        然后,爱上了他。


评论 ( 15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