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从未(第二章)

二、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

        ——陈奕迅《好久不见》


        谢衣难得参加一次综艺节目。

        他近几年一直走的是国际路线,出演一些大制作的电影,偶尔还会入围奖项提名,这类“知名卫视的多年龄段明星参与的综艺节目”倒是极少参加,这次是被私交不错的风导求着来帮忙的。自然,节目口碑不错,上这类节目没什么坏处,还可以增加一下国内知名度。

        他应了下来,虽然他认为此刻的自己并不需要更多的知名度。

        人红是非多。而他却已经不是会在意自己红不红的年纪了,年轻时偶尔有之的一定要名扬天下的念头,已经被遗忘的时间消磨得毫无影踪,知名度对他而言,仅仅意味着他可以选择的剧本更多。他在意的事情不多,演戏是其中之一。

        而他在意的人……也不多。

        谢衣是在演播大厅里遇到乐无异的。

        他们都来的很早,乐无异更早一些,妆化好了,坐在嘉宾休息位,捧着一叠装订好的台本,助理吉祥在一边帮他背台词和题目。

        曾经教过他的果然一直都没有忘,谢衣想着,有一时的欣慰。

        谢衣手中握着同样的一叠台本,闲庭信步的走过去,温文尔雅的说:“无异,好久不见。”

        乐无异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一瞬间差点撞到谢衣的下巴。谢衣敏捷的后退半步扶住了旁边的座椅靠背,他们面对面,彼此好好的打量着对方。

        距离他们上一次的相遇,已有三年零四个月二十五天。

        演播大厅还在调灯光,柔光灯照耀得到处危机四伏,阴影仿佛不知从何而起,啪的把他们两个人笼在黑暗里,半秒钟后又陷入骤然明亮的白昼,他们像舞台上的主持人在潮水般的掌声中上台,说着模式化的台词。

        乐无异说:“师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彼此第一次,说给对方听。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安静的并排坐着,低下头翻看着台本,静默无声的记着上面的内容。谢衣的助理和吉祥两个人坐在旁边小声的聊着天,而两位明星却连近况都不知从何说起。幸好这样的等待时间,并不漫长。

        漫长,永远都是相对而言。

        人员渐渐到齐,录制迟了半小时才开始。两个人被分到同一队,不知道是不是主持人有意为之。谢衣自己倒没什么,他在演艺界摸爬滚打十多年,这种节目就是小菜一碟,但他怕乐无异尴尬。毕竟他们那么久没有联系。

        毕竟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默契,还在不在。

        可乐无异一开口,他就明白,是自己多虑了。

        “能跟谢衣老师一队简直运气爆棚!感谢主持人,感谢深臻卫视,感谢《爱未晴》这部剧顺利杀青,我才有这么一个机会站在这里。”乐无异做出夸张的感动表情,假装抹眼泪,又说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正在播出的这部剧,若是看到我在剧中的惨样,就知道我能活着杀青有多不容易了。”

        乐无异又意气风发的挥手说道:“谢衣老师,今天的比赛,都指着你了,加油!”

        “乐无异同学太谦虚了,今天的节目大家要通力合作。答题我来,惩罚你上。”谢衣的一句话,场内瞬间笑作一团。

        他们在镜头前,都是最优秀的演员。

        谢衣望着乐无异的满面笑容,有一瞬间的恍惚,留在眼底的表情不似作伪,他却又看不真切。可他又觉得,能在某一天跟乐无异再次同台合作,命运女神的目光,确实真真切切的眷顾了他一回。

        “我选A。”

        “选C!”

        “两位要选出一个答案,来在五秒内告诉我,你们的答案是什么?”

        乐无异的手指隐藏在姓名牌后,食指在桌面上轻叩三下,谢衣啪的盖下手中的答题牌,说道:“我改选C!”

        “为什么改选C?”主持人不死心的抛下陷阱。

        谢衣毫不迟疑的回答:“不知道主持人听没听过这句古语,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要听后浪的话。”

        两位上了年纪但依然前卫的老艺术家听完立即笑着涂掉了答题板,改成和最年轻一组小艺人一模一样的答案,全场又笑成一锅粥。

        乐无异的答案是正确的,他们俩满面春风的看着对手们遭受蒸汽袭击。目光不经意的碰撞,又瞬间错开。

        有些事,隔了太久,总是要慢慢习惯。

        “选B。”

        “我选A!”

        谢衣的拇指和食指依次叩击桌面,乐无异悻悻的放下了答题牌。

        “这次改后浪听前浪的了?”主持人笑眯眯的问。

        乐无异摇摇头,叹气道:“刚刚没看清题,幸好谢衣老师提醒了,不是说最长的大峡谷吗?选项B的名字最长。”

        其他嘉宾笑得捧腹,比着大拇指选了其他不同的答案,自然而然的承受了答错的惩罚。

        一路笑笑闹闹插科打诨,谢衣和乐无异有惊无险的坚持到了最后一题,座椅旁边的喷气惩罚设备一直都没为他们开启过。

        “最后一题,这一题的惩罚不光有喷气,还会掉进我们设计好的地下陷阱里。请各位嘉宾务必谨慎回答!我们的问题是,大师卓别林于哪一年出生?A.1898 B.1889 C.1899 D……”主持人拉长了发音,继续说道,“1989”。

        全场观众跟嘉宾都被这个完全不可能的答案逗笑了。

        谢衣和乐无异两个人握着白板笔,不约而同的写了B。

        主持人念出答案的时候,谢衣侧过头注视着那张熟悉得闭上眼睛甚至可以画得出轮廓的面孔。琥珀色的眼珠被灯光映得有些水汽,嘴唇惊讶得半微张,右手下意识想探进裤袋里翻手机。

        谢衣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同时关掉固定麦的开关,靠近乐无异的耳边:“这段会剪掉,别担心。”

        乐无异低声说道:“答错会摔下去。”

        若不是握住的手腕如同被寒风吹过几个小时一般僵硬,谢衣或许就想让时间这样静止,哪怕能再多几秒钟也好。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重新插回裤袋,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做过,反问了一句:“你怕?”

        “谢衣老师太小瞧我了。”

        “不怕的话,就别去查。”

        乐无异的手从裤袋里拿出来,顺手打开桌面固定麦的开关,做出个惊讶又无奈的表情,谢衣随后也无奈的摇头,露出一丝苦笑。

        是在别人眼中的苦笑。

        窃窃私语即便被摄像机捕捉到,也不过是一瞬的事,在场的大部分观众都很难看得出来,他们表情上细微的变化,到底是答错的遗憾,还是不能明言的黯然。

        “下面请答错的嘉宾接受惩罚。”

        轰隆隆的蒸汽设备第一次开启,谢衣下意识的盯着乐无异的被定型水打理过的褐色短发,在蒸汽的冲击下,光亮又平滑得没有任何翘起杂乱。

        心仿佛随着座椅猛然的落下而回到安稳的姿态。

        舞台下方是缓冲的气垫,还有两位工作人员在两侧协助。乐无异率先跃下,向谢衣伸出手。谢衣握住了坚定而有些干燥的手掌,就势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多谢。”

        狭窄低矮的通道里,两个人半弯着腰,同其他跌落的嘉宾跟着工作人员一同走向出口。舞台底下的暗道,一般都是木制及金属结构,隔音性基本没有,甚至还有脚步的回音回响在安静的通道中。

        谢衣和乐无异一语不发,一前一后的走出沉闷的舞台暗道。

        答案的错误是某个现场观众提出来的,主持人诚恳的向所有人,尤其是对被误惩罚的嘉宾道歉,但是没有补录,节目不出意外的被删节。尚算是顺利的结束,他们与现场观众留影签名,自然而然的对着镜头和粉丝微笑,被设计好的“谢衣”与“乐无异”签名在不同质地的纸面上龙飞凤舞。

        谢衣同粉丝合完影时发觉乐无异早已离开。他说不清此时的心情是难过,是苦涩,抑或只是偶然相遇后再次别离的一丝丝遗憾。所有的情绪都是过于疲惫时的感性流露,多年的演艺生涯的锤炼,他早已能够在大风大浪面前面不改色,何况这不过是小小波澜。

        谢衣和助理准备走演职人员通道离开,乐无异却从走廊一边的休息室推门而出。

        礼貌的侧身避开,谢衣却听见乐无异不温不火的说:“师父,今晚有空吗?一起吃顿饭?”

        谢衣垂下眼眸:“哪里?”

        “不要跟助理确认下时间吗?”

        身边的助理正拿着手机翻看行程表,谢衣却斩钉截铁的摆手说道:“不用,有空。”

        “师父有想去的餐馆吗?”

        烟灰色的瞳孔里,乐无异的影子像是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仿佛将要为一直以来的过去,给一个必定到来的结局。

        演播厅大楼的走廊上,密实的红色地毯柔软而吸音,谢衣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重返天堂,却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踏了个空,从云端直坠,落入深渊。

        他第一次无法使用任何台词技巧来回答乐无异:“地点你选,为师请你。”


* 整篇文的起源就是这首陈奕迅的《好久不见》,虽然写出来的情节跟原本设想的两个人在街角相遇完全不同。写了那么多了其实突然想坑,但是一想到还没写到糖,特别不甘心,就继续坚持下去吧,HE保证。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