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粮食向】无拆不乐

* 本来是给时光 @与时光终年不遇 的生贺,手速赶不上脑洞就只好晚了一个小时,生日快乐!


* 情节接着默默的九岁上房揭瓦的梗,但性格和设定为了照顾脑洞有所改动。我和默默现在已经是谢乐拆迁委员会的常任委员了……。


        十二岁的乐无异趁着师父出门购置材料时,从偃甲房里摸出来梯子再次爬上屋顶。三年前最终一役以被师父拎下来的窘迫模样惨败,但那雕着鲜活羽翼的屋子到底能不能飞,他始终深深的好奇着。


        梨木榫撬起二厘,金丝扣弯至左边,四个卡角挨个处理一遍,最后扣动中间机关。


        咻——咚!突然升起的屋顶把蹲在上面正等看结果的乐无异震了个惊天动地的大马趴。两只手紧紧的抓住鸟翼,像一只风筝一样铺在屋顶上的乐无异,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惊得一口咬到木头上,粘了一嘴的浮尘。


        升高五尺左右的屋顶被底下四个支柱撑起,乐无异老老实实的趴着,突然缓过来,咧开嘴吐出口中灰尘,自言自语乐不可支:“原来真能飞啊!”


        “无异——!”


        “啊?师父?”


        一身白色长袍的谢大偃师不知何时出现站在静水湖小院门口,身后跟着涂了四层连金泥乖顺的偃甲蝎,两个大钳子投降似的举过头顶,固定着背上装满偃甲材料的木箱。


        谢衣皱着眉几步来到屋前:“无异,你怎么又爬上去了?”


        “师父,我不是——那什么,我就是——”被抓包的小徒弟一时间语无伦次,两只脚不自觉的踢了边缘凸起的金属环扣。喀喇一声,整个屋顶脱离了房屋,嗖的就飞起来了。


        “哎哎哎哎哎——!还,还真能飞?!”乐无异兴奋得几乎忘了自己是在天上悬空,足上不自觉的用力想爬起来。可那会飞的屋顶因为挣扎受力不均便歪了两歪,乐无异一个没抓牢,沿着羽翼边缘滑了下来。


        谢衣瞬移到乐无异跌落的下方,膝盖半屈伸出手臂接住了因为摔下来而大惊失色的徒弟。


        没有预料中的摔得腿断手折,几乎吓傻了乐无异缓了好一会儿才无意识的摸了摸师父的袍子:“师……师父……我没摔着啊……”


        偃甲蝎一只钳子捂着背上的偃甲箱子,另一只钳子钳过来一把二人在院子里乘凉用的竹椅。谢衣拎起乐无异的衣领把人扔进椅子里,转头进了屋里拿出一把之前傅清姣特意送来的戒尺,又拽出一根条凳。


        乐无异乖乖站起来,一步一步挪到谢衣跟前,低着头:“师父……”


        “趴下。”谢衣第一次冷着脸对他。


        第一板打到乐无异的屁股上时,谢衣是实打实的用了力,乐无异挨了平生第一次师父的揍,含着两包眼泪趴得老老实实,连求饶都没一声。谢衣在第二板落下去之前瞧见了乐无异红着的眼眶,手上就留了力轻了许多,到后来谢衣又加了灵力护着,动静是噼里啪啦的够响亮,疼倒是不怎么疼的。


        足足二十板打完,谢衣才让乐无异站起来,沉着声音问:“晓得错了?”


        “知道了……”


        “错在哪?”


        “不该拆了屋子。”


        谢衣长长叹了口气:“屋子拆了可以再建,偃甲坏了可以再修,唯有人之性命,丢了就没了。去那间屋子里思过吧。”说罢谢衣提起偃甲蝎背上的偃甲箱,拂袖离去。


        偃甲蝎慢吞吞的爬到乐无异身边,指了指光滑的后背让他爬上来。乐无异站在一边摇摇头不说话,偃甲蝎又合拢大钳子递过去,让乐无异扶着,一人一蝎步履蹒跚的回到了那个开了天窗的屋子。


        繁星满天,思过的乐无异杵着下巴坐在四周有围墙的夜幕下望天,旁边摆着空碗筷。偃甲蝎送过来的晚饭虽然出自不大擅厨艺的师父之手,但依然被吃得精光。


        “师父他……什么时候能消气啊?别气坏了,唉……”乐无异哀声叹气间,忽见夜色下的师父拿着几根点着了的艾草过来。


        “无异,夜空好看吗?”


        这种时候要说好看还是不好看?


        “为师同你一起看。”谢衣把艾草搁置在屋子的四周,把两个铺盖并排放到正中,双手枕到脑后率先躺了下来,乐无异欢快的紧随其后。


        “还疼吗?”


        乐无异在铺盖上左右滚了两滚:“不疼啦!我知道师父是为我好,徒儿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为师陪你一起拆。”


        “啊?”


        “不然你以为那鸟翼顶是用来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谢衣望着漆黑背景上满缀繁星的天宇低声笑着:“是让你看星星的。”


        “啊?那……哎?那颗星星好亮?那是什么星?”


        “定,主旨建造房屋。”


        “……那那颗呢?”


        “玄宫,主旨加固院墙。”


        “……”


        “因此明天修房子。”


        “……”


        乐无异在秋夜的清风中沉沉睡去,艾草燃烧后奇异的香味熏走了在冬季来临前依然挣扎的蚊虫。谢衣抱着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回到了另外一间屋子,熄灭了烛火为其盖严了被褥,才摇摇头,面带无奈的笑意出了门。


       岁月还长,夜色还好,悠长的静谧就这样温柔的来临了。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