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万圣魔踪(下)(完结)

8

        几个雕花大柜子被南瓜灯照耀得熠熠生辉,里面堆满了各类服饰。周先生和易先生二位站在柜子前面,弯腰行礼:“二位可好?我们这一关是服饰搭配关。”

        “请问要如何搭配?”谢衣不解问道。

        “搭配主题名为乐在其中,二位尽管取柜中衣衫配饰,搭配出主题风格,同我二人比拼后,这边会有南瓜灯亮起,哪边的灯亮的多,哪边便获胜。”

        既来之则安之,乐无异一抹嘴巴,率先到了柜子前,挑挑拣拣了些二人的衣物配饰,然后随谢衣一同到稍远处的大石后更衣。

        许久都不见二人动静,周先生同易先生二人略有焦急,扬声问道:“可有足够衣裤?”过了一会儿,又问道,“可有衣裤?”

        周先生同易先生也就刚想了些不该想的画面,谢衣同乐无异便身着奇装异服出来了。乐无异打扮得更为夸张些,专选些金灿灿的颜色配在身上,而谢衣的特色便是从头到脚都挂着首饰。想来审美这东西,必是从小培养而来的,这一身家当,乐府风范和流月气质尽显无遗……

        比拼时,谢衣和乐无异那一方的南瓜灯,亮得快把整个纪山照出原本模样,二人自是顺利胜出,又在愉快的更衣后,拱手告辞。

        “他们为什么配成那样都能赢啊……”不明真相的易先生询问道。

        整理南瓜灯周先生回答道:“乐在其中主题,有乐公子在自然有标签加分,而且你有见到他们挑的服饰,都是精挑细选的五心材质,并且,流月城风格一向会挑配饰,会胜也并不稀奇……莫愣着了,快来收拾东西,不然待会让货郎阿天和卢卢瞧见了,就又来搜限定了!”

9

        桌上摆满了数十壶美酒,浓郁的酒香四溢。酒庄主袍袖宽大,一揖到底甚是客套:“据闻谢先生酿酒乃是一绝,在下今日献丑了,烦请二位品尝在下所酿之酒,自然,题目也从这酒上来。”

        酒庄主身后的时夫人,面敷轻纱,温婉沉静,却一直沉默不语。

        “不知题目为何?”谢衣问道。

        “题目并不难,二位不论用何种方式,只需说出桌上其中五壶的酒名与酿制年份,即可过了在下……咳咳,夫人这关。”

        这次怕是不好避开魔族的物事。谢衣握紧乐无异的手,在其掌心轻摇食指,表明不可饮用这酒。

        却不知酒庄主用了何法,壶中所传香气馥郁浓厚,却又丝毫不混淆,在不同之处站立,闻到的味道总有细微差别。

        见二人只轻嗅酒香,却暂不饮用,酒庄主又道:“二位大可不必防着我们,这酒便是酒,未加任何他物,若我们有心加害,只怕现在二位已是中招。我们魔族虽说离光明甚远,但磊落却是有的。美酒自然要有真正懂酒的人才能品赏。”

        谢衣但笑不语,而乐无异则被酒香勾得抓耳挠腮,这酒闻起来比师父酿的还好喝啊,不喝吗?真的不喝吗?……

        谢衣提起其中一壶,嗅过后赞道:“甚是香醇,圣元三十五年的竹叶青。”

        “圣元四十二年的三味酒。”

        ……

        “宣和二年的二锅头。”

        ……

        似乎混进了什么奇怪的名称……

        酒庄主拱手道:“二位猜出十壶名称,既已过关,若是有意,可随意带上任意一壶美酒去,聊表在下心意。”

        “师……师父……这个酒真的很好喝,就……就这个吧……”

        不知何时起乐无异已面色酡红,走路亦不稳当。谢衣见状是又气又恼,一把扯过乐无异揽在身边,厉声问道:“庄主这酒里混了什么东西?药?或是魔气?”

        酒庄主无辜的摊手道:“没有,乐公子只是混着喝了几种酒,酒性比平日里更强,他这是酒力发作醉了而已,几个时辰后便好。”

        谢衣一边叹气一边摇头,扶着连路都走不大稳当的乐无异,一步步的离开。

        一直安静不语的时夫人此时才掀开面纱,幽幽说道:“说好的这关是我的,他们答错了几题,你竟也让过了?”

        “息怒息怒。”酒庄主把二人留下来的糖果扔在一边,从袖口里掏出一块时新糖果塞进时夫人口中,赔笑说道,“夫人息怒,这是江左特产蔺酥糖,请夫人笑纳。”

        ……这一关似乎并没有虐到谁呢……

10

        谢衣扶着东倒西歪像一只猴子挂在身上还不断要酒喝的乐无异时,那一刻很是无奈。

        “师……师父……那个酒……真的……很好喝,你……你为什么……不喝……”

        “魔族之物,怎能这般轻易入口,唉,你啊……”

        谢衣摇摇头,把即便粘在自己身上也依然不断下滑的徒弟往上提了提,一揽一拽,半抱半拖着乐无异向前走。

        但乐无异的意识已是模糊,再强撑下去怕是会睡在路边。谢衣从乐无异身上摸出桃源仙居图,欲让其进入图中安睡,只是还未成行,面前却现出两位魔族——一棵草和一个蘑菇,两位魔族一瞬间嘭的化作纤瘦的人形。

        “二位怎么不走了?”“怎么不走了?”

        “只有最后一关了。”“最后一关了。”

        “最后一关也要放弃太令人失望了。”“太令人失望了。”

        ……一句话说两遍是为了凑字数吗?

        饶是如此,两位魔族依旧异常默契的同时说道:“不做也得做,不过也得过。这关就叫做‘请你像我这样做’。”

        简而言之,模仿动作。

        乐无异被突然而至的关卡惊醒了些许,模模糊糊的说:“好……好!我……我就像你这样做……”

        ……

        “跳三次。”两位魔族身体力行提醒着师徒二人。

        “原地转三周。”

        ……谢衣拉着迷糊的乐无异原地转了三周,直转得乐无异晕头涨脑,一头扎进谢衣的怀里不愿起来。

        “现在是牵手。”

        这倒是容易,一双手牢牢地牵在一起。

        “拥抱。”

        半迷糊的乐无异从怀里张开双手,如同八爪鱼一般彻底挂到了谢衣的身上。

        “脸颊相贴。”

        “师……师父……”乐无异倒是听得明白,两只手捧着谢衣的脸,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脸贴过去,谢衣亦是想尽快完成要求,而后散了这群魔族,结果二人脸颊却意外的都偏向同一侧,乐无异一时又对不准方向,凑过去正对着嘴唇亲了个结结实实。

        还在贴面的两位魔族,悄悄地一步步的退后,退后……咻的化作小小的原型,隐藏在周围树丛里,再也瞧不见了。

        ……

        可一柱香时间后,那二人竟还未亲完!

尾声

        数十位魔族将纪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离去时颇有些不舍,可余掌柜却不在一行人当中。

        “我救活了他的。”藻公子耸耸肩说道。

        此时,吃了仰望星空的余掌柜竟能悄无声息的溜进纪山的居所而无人知晓,但愿这次经历过死去活来的他能瞧个够本。


* 这篇毫无逻辑的文终于写完了……辛苦看文的各位了,鞠躬……我要滚回去写我的另外一篇啦,不能再当贺文杀手了(喂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