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万圣魔踪(中)

4


        十五个南瓜由大到小排成一列整整齐齐,一身长袍的工匠巧手澜慢条斯理的举着一个微型南瓜灯说道:“二位既是偃师,在下亦不为难,只要二位同时在这十五个南瓜前后雕出一模一样的笑脸,便可过关。关窍是既要二位同时各雕一面,又要一模一样。”


        本欲考验默契度的关卡,师徒二人却取出长锯条从南瓜这头直穿另一头,两边一同用力拉扯。巧手澜见状,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拉大锯,扯大锯,小澜面前唱大戏,瞧师父,看无异,谢乐党们也要去……”


        ……以上童谣皆为脑补。


        不大工夫十五个南瓜雕得整整齐齐,二人行了礼,谢衣递过一颗糖果,与乐无异一同翩然离开,进入下一关。


        巧手澜见二人已走远,盯着那排南瓜开始两眼放光:“谢伯伯亲手雕的南瓜!亲手雕的!真的是亲手雕的南瓜啊!”


        却不知其他魔族,到底有没有机会如事先说好的,每人拿到一个谢先生和乐公子亲手雕的万圣南瓜呢……


5


        “在下十里散仙,见过二位。”


        明明是魔族却非要称作仙人……乐无异腹诽道。


        “在下甚是喜爱术数,有些题目出与二位,还请二位帮忙作答。”


        “十里仙人请讲。”


        “好,请听第一题,馋鸡,小红,温留同笼,上有九头,下有三十二足,后有四十一尾,问馋鸡,小红,温留各几何?”


        乐无异拍了拍偃甲包:“喂,馋鸡,你还有兄弟姐妹吗?”


        “唧——唧!”


        “没有,好,那馋鸡只有一只。”


        ……似乎有哪里不对,但竟无从反驳。


        十里仙人轻咳一声说:“乐公子,在下亦不能将几位神兽请来关于笼中,因而此题中,笼中皆是幻影,方能不止为一。”


        “那总共有几根呆毛?”乐无异继而发问道。


        ……


        谢衣掐指而答:“馋鸡幻影为二,小红幻影为三,温留幻影为四。”


        “宾果!”


        “什么果?”乐无异没听清,连忙问道。


        十里仙人忙摆手:“……咳咳,二位听错了,在下是说谢先生的回答正确。请听第二题,今有楼梯三十尺,乐公子从下方起爬,一个时辰上升五尺,随后立即被楼梯下方巨蛇震下三尺,问要多久方能到顶?”


        乐无异撇嘴说道:“十里仙人,我爬五尺楼梯需要一个时辰吗?”


        “虚数,虚数……”


        “谢某可有在场?”谢衣问道。


        “在场亦可。”


        “如若按一个时辰五尺之速,需六个时辰。”


        “谢先生,这结论可是……”


        “谢某在场,必定会困住那蛇,让其昏睡不震。”


        ……


        十里仙人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实不知前几关是否有同族被闪得不能睁眼。


        “最后一题,乐公子独自一人打铁,五个时辰可打完,谢先生独自一人打铁,三个时辰可打完,如今乐公子独自打铁,谢先生于屋外扫雪两个时辰后,进屋帮忙,问尚需多久能打完铁?”


        二人低下头来思索,却不知乐无异面上为何隐隐发红。


        “谢某……亦不知要花费多久。”谢衣回答时却是罕有的尴尬。


        擅脑补的十里仙人见状,捂着鼻子挡住即将顺流而下的鼻血,挥手示意二人可快速通关。


        二人走后,仙人握着他们留下来的那颗糖果,深深的思索起来,真不知这个佳节庆祝活动,究竟是在虐谁……


6


        姿态优雅的艾夫人正端坐在桌边手执毛笔描绘丹青,她身边悬着许多精美糕点的画作,一幅幅栩栩如生。桌子的另一侧则堆满了丹桂花糕,昙花冻,难舍难分糖等等糕点糖果,不一而足。


        艾夫人放下笔,福身一礼:“小女子不愿为难二位,这关只需二位其中一位品尝糕点,另一位为其绘制一幅美食像即可,但另有一要求,在画像绘制完毕时,才能停止进食。”


        谢衣不动声色问道:“不知对绘制工具可有要求?”


        “并无要求。”


        “师父,你画还是我画?”乐无异把谢衣拽到一侧,小声问道。


        “为师来绘制,你且随便取那糕点其一假装进食,但需小心谨慎,魔族之物,切莫入口。”谢衣谆谆叮嘱道。


        一向手绘丹青的艾夫人亲眼见着谢衣取出一个圆柱状的盒子,对准正欲品尝美食的乐无异,只一瞬,便从盒子下方取出一张印着乐无异画像的布帛,将其送到她的手上。


        布帛上的人物,果然与乐无异本人分毫不差。


        尚握在手中的毛笔尖上,一滴墨汁缓缓滴落于纸张上,艾夫人心塞的挥挥手示意可以过关。


        二人远去后,甚至还有这样的对话继续摧残着优雅的贵妇。


        “师父,你把苍穹之冕改过了?我都不知道哎,什么时候我们两个再用苍穹之冕合画一张如何?"


        “自然可以,待此间事了我们寻一美景之地,再另行绘制。你想画多少,我们就画多少。”


        为什么连最后一句那么小声的话都能听得到!


7


        “不知二位吃了多少艾夫人的点心,有没有发福?在我轻老板这里,二位需要尽情活动才可过关。”


        为何活动二字重音如此明显……


        轻老板响指一打,鼓乐锣镲的声音便砰砰咔嚓地从四个角落响起,借着前奏,轻老板甚是愉悦的说:“二位莫要拘束,只需随这乐音起舞,舞完一曲便可过关。”


        所以漆黑的纪山里,多种乐器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发出来的!


        乐无异发觉此关竟是无从拒绝,心一横,牙一咬,扭起了乐将军从高丽那里学来的热舞。谢衣更是无可奈何,只得撑开袍袖,撩开衣襟,随着节奏,跳起流月城曾一度流行的甩袖舞……


        轻老板亦是身姿轻盈,舞姿优美,三人共舞时,一时间竟分不清谁人谁魔。在鼓乐声中,还有悠扬女声热烈歌唱“会偃术的师父你威武雄壮,学偃术的徒弟你在我心上”……


        这一关的糖果轻老板要了三遍才拿到手,但笑容不改的轻老板在二人走后只说了两个字:“值了。”


评论 ( 21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