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万圣魔踪(上)

* 万圣贺文,晚了几个小时……刚刚才码出这些来,质量不高,没有存稿(心好虚。把太太们作为NPC写进文里,勿怪,欢迎各位猜人物猜角色猜梗……

* 吐槽恶搞系列,OOC警告。

1

        “一袋糖果五百金。”

        “买了。”

        “不卖。”

        “喂,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

        “说好的是你要同我讨价还价,价格和理由我都接受,才卖给你。”

        一片漆黑的纪山山脚下,只有路边摆着的惊悚南瓜头里发出幽幽的火光。

        乐无异正在和一个嬉皮笑脸的货郎讨价还价。

        “那两百金卖不卖?”

        “不卖。”

        “三百?”

        “不卖。”

        “四百?”

        没等货郎回答,乐无异先摇头,学对方拉长了音,“不——卖——”

        另一侧,石桌上摆着一壶清茶,一盏南瓜灯,谢衣正同一手挥蒲扇的风雅公子喝茶品茗。

        “谢先生,一杯茶时间将至,却不知令高徒可有战胜阿天。”

        “卢公子,”谢衣端起手中茶杯,一脸高深莫测,“时间还早。”

        “先生的茶已然凉了。”

        谢衣手指微动,将灵力注入茶水中,些微水气袅袅升腾。

        “卢公子大抵瞧错了,茶还温着。”

        ……

        那边厢,乐无异已将价格报了个遍,货郎阿天极欠揍的只有俩字回答,“不卖。”

        乐无异挠了挠后脑勺,扬声冲着谢衣说道:“师父,这些魔族耍赖使诈,比心魔还讨人嫌,不玩了不玩了,咱们回静水湖吧,反正他们也不伤人,让他们呆十天半个月也不打紧。”

        说罢,几步过来拉起谢衣便要离开。

        “乐公子慢着,刚刚说的四百金卖了。”

        “不买。”乐无异头也不转。

        “三百金。”

        “不买。”

        “两百?一百?五十?”

        “不买。”乐无异拉着谢衣的手,抬脚便走。

        “五金?”

        “不买。”

        “一金?”

        乐无异已经一个呼哨叫出馋鸡。

        “算了算了!都送你!”

        乐无异转身不客气的接过糖果口袋:“谢了。”

        两位魔族目瞪口呆,谢衣将依然满着的茶杯放回石桌上,了然的微笑:“多谢二位款待,我师徒二人将进下一关卡。仅有一点小请求,望诸位莫将魔气留在人间,伤害生灵。”

        “自然,请二位勿要误解,并非所有魔族都有魔气,不然二位可看糖果上是否有沾染一点魔气?也并非所有魔族都如心魔一族漆黑如炭。其实,魔气对于魔族而言,与人族体臭类似,说来,砺罂久病不愈,早该去瞧郎中的。”

        ……心魔素有隐疾,病在腠里,不治将熏人。

        真是令人忧伤的疾病。

        此时远处恰到好处的传来呵呵呵呵如同地狱鬼魅般的声音。

        “那声音并非砺罂,而是我魔族节日烘托气氛用的毕既艾姆。”

        ……

        货郎阿天和卢公子每人手里捧着一颗糖,热泪盈眶目送二人走向下一关卡。阿天正欲剥开糖纸,卢公子拍其肩膀:“你那颗可是过了谢先生之手,阿猫。”

        “不准叫我小名。”随后一声凄厉惨叫响彻纪山,“天要亡我——”

2

        这是一群闲的饱的幻肢疼痛的魔族举行的所谓万圣佳节庆祝活动,嘉宾只有两人。刚刚谢衣同乐无异过了货郎阿天和卢公子的第一关,而余掌柜则负责第二关。

        灶台前摆了一溜锅碗瓢盆食材调料。余掌柜指着去了头尾的鲜鱼食材,对乐无异说:“二位请为我做一餐西域佳肴,仰望星空。”

        “余掌柜,此菜将由谢某打理,但食材无头无尾,切题却是不易,谢某只能完成一半。”

        “一半也可。”

        “师父,要不要我帮忙?”

        “不必,无异去取我们的合制偃甲扣盖来。”

        待乐无异取来,一道金黄色糊满了酱料的仰望星空已然制成,谢衣将那半透明偃甲扣盖扣在菜肴上,送到余掌柜面前。

        “仰望星空已成,请过目。”

        “题目乃是仰望星空,谢先生这道菜既无仰望,”他指了之黑云压顶的天空,“又无星空,如何切题?”

        谢衣指着半透明偃甲扣盖上的点点银光,微笑满面:“此物唤作星空。”

        ……

        余掌柜见二人留下一颗糖果后离开,好奇心起,品尝一口糖果,又吃了一口仰望星空后昏倒在地,失去意识前颤巍巍的举起手来,指着远处一只三花猫:“告诉你太师父,别,别吃……”

3

        一团黑色油亮毛球从枯树上一跃而下,在地面弹了两弹,随后化成一袭黑衣翩翩佳公子,身后跟着一只脚步轻盈体态婀娜的三花猫。

         “欢迎二位来到在下所处之第三关,在下姓藻。” 
         “这个姓很少见啊,是大枣的枣还是大清早的早?”乐无异挠头问道。 

        ……

        “请藻公子出题。”谢衣拱手道。

        “好,第一题,假若乐公子炸了谢先生的房子,被谢先生责打时,乐夫人和乐将军皆在场,谁比较疼?”

        乐无异一拍脑袋:“我啊,当然我疼啊,被打的是我嘛!”

        “但谢某并不会责打无异。”谢衣解释道。

        “对啊,师父不会打我的。”像是要确定什么承诺,乐无异讨好的看着谢衣,“师父,对吧?”

        “是,若是真打了,为师的疼痛,却是一点都不比你少。”

        藻公子掩面不忍直视,小猫咪柔软肉爪搭在脸上,两只亮闪闪的小眼珠从爪缝里向外偷窥。

        ……乐式虐藻,谢式虐喵,诚不我欺。

        “第二题,温留,馋鸡,小红,阿狸同时抢肉吃,谁会赢?”

        “我觉得馋鸡会赢,它每次都能从小红阿狸那边抢到肉,至于温留在太华已修行吃素,总不会来跟小一辈抢吃的吧。”

        馋鸡配合的从偃甲包里探出小脑袋,兴冲冲的唧了一声表示同意。

        “谢先生可有不同看法?”藻公子摸了摸正在撒娇的小猫的软毛,轻声问道。

        谢衣笑得很是欣慰:“谢某认为,无异会赢。”

        “啥?师父!我又不跟他们抢肉吃!”

        “只有无异烹饪的菜肴,他们才会抢食,”谢衣温柔的看着乐无异,“是吧?”

        ……这般闪着粉红泡泡的信任,竟无言以对。

        “第三题,乐公子同谢先生若是打架,哪方比较厉害?”

        “我跟师父不可能打架的!”乐无异几乎立即反驳道。

        谢衣摸了摸乐无异的发尾,狡黠的说:“若是争斗,塌方比较厉害。”

        ……

        藻公子见二人身影渐远,深深感叹:“小喵,你说这是糖还是虐呢?”

        小喵一口叼住藻公子手中的糖果扔到远处,可怜巴巴的喵呜了几声。

        “啥?你说糖就是虐?余掌柜吃了糖果昏倒了?我要马上赶过去救鱼,哦对了,你就别去了。”

        说罢,又化作一个黑毛团,连蹦带跳的奔向第二关卡。

        寒风中,一片不知从哪里飘过来作为背景的落叶,落在了三花猫凌乱的绒毛上,独留一片无鱼可吃的凄凉。

评论 ( 17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