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仙兔奇缘(下)(完结)

* 完结了,介绍下故事原委……继续天雷预警……


        九月二十七,广寒宫。

        广寒上仙捧着只有一条红线的布条,面上表情说不清是庆幸,或是遗憾,抑或二者皆有。

        叶海饱食三日,用术法掩着已隆起的腹部,站在二人面前,佯装灵光一现。

        “吾友,吾记起了!多年以前吾的杂耍团里,有一位兔族青年,也曾有过类似症候。他也是公……男兔,但有一点不同,他从未与他人或他兔行过……交合之事。”

        面前二仙面色发红,沉默不语。叶海心道,啧啧,做都做了,面皮还是这么薄。

        他继续说道:“那青年几日症状过后,找了本家医仙方得知,这是心病。在他病发之前月余,杂耍团到镇子上演出,有许多稚子随母前来观瞧。他心生怜爱,症状由此而生。这是兔族常有之事,且通常发作于母……女兔身上,却不知已修炼化作人形的男兔,为何也会有此症状。”

        乐无异已然惊呆,手拍额间,叫道:“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生孩子啊!”

        谢衣揽过其肩头,轻拍安抚,又对叶海说道:“吾友,此病要如何方能治愈?”

        “想!”

        “想?”

        “就是要想啊吾友!按理说,天劫已过,兔族妖性早该被天劫化去,却不知为何会出现在仙者身上。可既是心病,便要心药来医。或是每日多次提醒无异其男子身份,或是找寻幼儿来陪伴,但能否治愈,全凭无异内心所想。”

        乐无异拍着额头,苦苦思索自己是否曾动过什么念头。谢衣扶着他,沉思半晌,问道:“别无他法?”

        “生子的方法?”

        “……”

        “别无他法。”叶海袖口撩过肚皮,继续说道,“吾要走了,多谢款待,再呆数日,吾怕是胖得连广寒宫的门都出不得了。”

        谢衣挥袖双手一揖,说道:“多谢叶兄日夜兼程送药而来,并告知无异病因。”

        “叶伯伯再留几天吧,我再做些糕点给叶伯伯带着。”

        “好意吾心领了,吾确是有一事相求。山河图录已绘制极北之处,吾绘图时委实觉得寒冷,不知吾友这豪门披肩可否割爱与吾?”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乐无异答道:“当然行!只不过那披肩是染过色的,叶伯伯可要当心。”

        叶海哈哈一笑:“吾自当好生对待。之前那兔族青年每日念咒,数日后症状好转,小无异你也可这般尝试。”

        “什么咒语?”师徒二人齐声问道。

        “每日念九九八十一遍,吾是男子,不能生子。”

        ……


        十月初三,广寒宫。

        咒语难堪,乐无异终究无法忍耐,念第三遍时垂头丧气,第五遍时抓心挠肝,第七遍时墙根种菇,第九遍时去偃甲房拆自己未完工的偃甲去了。

        谢衣见状,次日便挟带了一窝白的花的棕的褐的小兔子上得广寒来。乐无异见得本族亲缘十分欣喜,但那些兔子都无仙缘,只是纯朴生灵,他也只能每日陪同玩耍而已。


        十月十二,广寒宫。

        谢衣提着一盒自制糕点正欲出门时,乐无异在院里追着一只兔子狂奔,嚷道:“金刚力士,别跑!就属你蹦得欢实!还跑!”

        乐无异病症果然已大好,谢衣深感欣慰,提靴迈步出门,去拜问那位妖界飞升而来的仙僚,卯日星君禅机是也。


        十月十二,卯日星君府。

        禅机星君眉开眼笑,说道:“唧!广寒上仙亲临,有失远迎!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忒客气了,唧!”

        “上次小徒飞升时,多亏禅机星君相助,做些糕点特来拜谢亦是理所应当,禅机星君勿要推脱。”

        谢衣温言如春风化雨,坦然问道:“谢某只有一事不明,上次星君提起,天劫为三十六道天雷,为何小徒所遇为七十二道?”

        “唧!”禅机星君欢欢喜喜接过盒子,说道,“天雷加倍了?上仙是否帮令徒挡了天雷?有人同受天劫,天罚加倍,妖界渡劫手册第一章明文注释,几乎所有的妖类都晓得,我以为上仙知道的,唧!”

        “……”

        从人间飞升的广寒上仙,一口老血梗在喉中。他忆起中秋月圆夜那日,二人欢好后,徒弟说的那句“师父,天劫我还是要自己受的,你不要帮我因为……”,随后妖力激荡便昏昏睡去。

        谢衣想起彼时情状,原是漏了最重要的关窍,竟是哭笑不得。

        但他又忆起天劫刚起时,晕厥过去的徒弟,内心又觉着,天雷嘛,挨便挨了,人没事便好。

        反正人活一世,仙留万载,被雷都是在所难免的。

        谢衣沉默片刻,便又问道:“星君可知代人受天劫,可有何后果?”

        “唧?后果?我不知道,没唧帮我挡过,不过天劫可以去除妖类浊气,就算有后果,最多无非是妖性除不干净之类的,也没什么大影响,唧!”

        所以才会……惹出那一场热闹来。只是他却不明,无异从未有过生子的念头,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心病来。

        谢衣见禅机星君对那盒点心跃跃欲试,便再次道谢并告辞,出了星君府后,即日领了乐无异,带着那一窝小兔子,前往下界修缮静水阁去也。


        十月二十,静水阁。

        师徒二人搭建的防雨篷,还未能拆去。卯日星君这个假,告的未免长了些。

        乐无异执意养花种菜,又欲修三间卧房,三间偃甲房,三间厨房……谢衣略有些诧异,却在瞧见卧房布置离菜地极远后,忆起民间古谚,便由着他去胡闹。

        既是二人居所,多修几间卧房亦有外人道不明的意趣,甚好,甚好。


        尾声

        禅机星君守在广寒宫门口,彬彬有礼道:“唧!广寒上仙在不在?多谢上仙的礼盒,令我戒了荤腥,但敝府厨娘素食做的不大好吃,我特来向上仙请教作法,唧!”

        待客的金蟾蜍不敢怠慢这位星君,战战兢兢的说道:“星星星星星君,我家上上上上上仙去了下下下下下界,待他他他他他回来,我再禀禀禀禀禀告他。”

        但星君与上仙是否再有会晤,仙庭竟无仙知晓。众仙津津乐道的是,禅机星君的口味确是变了,这一则仙界趣闻,被无事可做的史官,写进了仙史中,寥寥数语,供新飞升的仙者揣测琢磨。


        仙人叶海立于风雪中,身上披着仙家至宝,那软绒兔毛绵密护住他不畏寒冷。他心道,幸好吾要了这件来,否则变成仙庭冻死第一仙,未免丢人,啊不,丢仙。

        他估摸着乐无异此时病症已痊愈,又嘿嘿一乐,心道,吾友大约不会想到,所谓的心病,源头竟是一句生兔子所引出来的念想。若他按兵不动,那生兔子的念头,也不会藉由仙气,混在小无异的体内,偏偏他动了,那就怪不得别人。吾虽损了些药材,但换来件宝贝,瞧了场热闹,顺便为吾友人生大事促上重重一笔,亦是值了。

        严寒之地的雪花,被叶仙人周遭仙气所融,混成雪水,淋湿那一件宝贝。凡间水泽本无甚影响,但若混有仙气,却是另一番光景。一绺白色雪水,渗进仙家外袍,星星点点,染了身体发肤,叶仙人却并未发觉。偏生那染料,最爱仙气,染上便难以去除……

        因果前缘,自有定数,再会之日,必不久远。



后记

        这一篇是恶搞产物,有各类天雷梗,感谢各位能看完……

        有一些文里没说明的细节在这里提一下:

        师父跟叶海互为损友,证据除了对话,还有叶海渡劫前谢衣送了药过去,让团子照顾他,但是没有留名字。叶海知道,所以送药来时也只用高人来替代谢衣的名字。这个细节根据对话能看出端倪,但我没写太详细。

        假孕的原委是,因为叶海提了生兔子,师父心里就隐约留了个想法,虽然他知道不可能,但他想了下这事,这点想法就由仙气传到乐无异体内,导致后续事件的发生。

        师父送给禅机的礼盒,放着的食物是素食糕点,食物风格大概就是,吃第一口感觉好可怕,过一会儿就想再尝试第二口的魔性口味……所以禅机星君休假好几天,口味被那魔性食物都给调偏了……

        兔毛罩衣跟豪门披肩,都是……乐乐脱毛的产物,乐乐是长毛兔啦!……其实还有自制剪毛工具剪毛的脑洞……但没找到合适地方放,就自己脑补那么一下……

        最后提问:师父想到的民间古谚是啥?


番外恶搞小剧场(燃烧粉证的小剧场)

        谢衣压乐无异于桌边,贴着耳侧,沉沉说道:“无异,为为师生个小兔子吧。”

        ……

        他爱着你,还愿意为你生兔叽。

        …… 

        “无异,你脱毛吗?”

        ……

 

评论 ( 13 )
热度 ( 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