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仙兔奇缘(上)

* 谢仙人跟乐兔兔的故事。设定来自两位太太 @云儿飘啊飘  @默_红泥小火炉 ,设定里略作改动,人物OOC,有各类崩坏梗,天雷预警。

* 人间静水阁,天上广寒宫。

* 中秋贺文,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八月初八,静水阁。

        薄面锦靴踏于竹桥上,嘎吱嘎吱踩出朗德小调,叶海手提锦盒,昂首阔步的进了主厅。

        “吾友,吾是来还债的。”

        广寒上仙谢衣端坐厅中,手捧一杯清茶。白瓷的杯子上绘了几朵荷花,尚在开开合合。

        谢衣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说道:“吾友,恭喜了。”

        叶海大惊:“何喜之有?”

        谢衣说道:“锦光环绕,气泽悠长,飞升成了仙,却当我不知么?”

        “原来如此,吾方才以为是贺发家之喜。”

        “哦?叶兄竟发家了?”

        “没没没,不过寻了个灵地想了些妙招,吾方有余力还吾友之债啊。”叶海打开锦盒,十根毕方翎置于缎面之上,熠熠生辉。

        他又道:“余下债务,吾下次再还。说来,你那兔妖徒弟目下如何?”

        谢衣道:“无异正于房中研习偃甲之术。”

        “尚未渡劫?”

        “尚未。”

        “那你就不好奇吾是如何能还得这十根毕方翎的?”

        谢衣杯盏一落,说道:“不好奇。”

        叶海阖上锦盖道:“也罢,那吾便不说了。”

        谢衣指着杯中清茶,水面上景象变换,叶海之形于画面中由虚幻渐清晰。他植木造林,又去请了金银蛟淋水灌溉,引了毕方来住,才得了这十根毕方翎。

        “我亦知你是为了无异的素斋饭食而来。”

        叶海呵呵一笑:“吾友对吾甚是了解。”

        “今日不行。”

        叶海一头栽倒,哀道:“吾友好狠的心,吾今日要饿毙于此。”

        “仙家数年不食亦不会死,吾友要学着适应。”

        叶海袍袖一挥,愤愤道:“吾为何要不小心成了仙?”

        “吾友可于十四再来。”

        叶海揉揉肚子,一声叹息:“你那徒儿委实是块宝,怎么就让你瞧见了?也罢,吾有一句良言相赠。”

        “是何良言?”

        “欲想富,少生兔子多种树。”

        谢衣眼眸未抬,悠然道:“吾友今年都不需再来我这静水阁中了。”


        八月十四,静水阁。

        叶海厚着脸皮进了去,却并未被掀出门外。

        广寒上仙之爱徒乐无异,与其师正坐于厅中聊天。乐无异见叶海进来,喜笑颜开,说道:“叶伯伯来的正好,要不要尝尝我做的月饼?”

        叶海大喜,瞟了一眼谢衣,后者安之若素,轻轻点头,面带笑意。

        叶海甚是欢喜,说道:“小无异真是体贴吾,不似某人……”

        “哎?辟尘姐姐没有为叶伯伯做月饼吗?”乐无异表情讶异。

        叶海又瞟了一眼谢衣,后者面上古井无波。

        “咳咳……做了做了,只是味道不大合吾胃口。”

        乐无异略略有些不大好意思:“我按我喜欢的口味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叶伯伯胃口。不过师父他说他很喜欢吃,说叶伯伯口味也差不多。”

        叶海心道,难得谢衣有点良心,肯为吾留些,不如下次把欠的毕方翎都还了罢。

        谢衣推了推盘子,将几块精美的月饼推至叶海面前,说道:“吾友,这是无异为你准备的,莫要辜负一番好意。”

        叶海点头,说道:“无异做的吾放心。”说罢,拎起一块月饼放入口中,一口咬下……

        谢衣光风霁月,悠然独坐,乐无异面有期待,目光炯炯。

        叶海绷紧面皮,慢吞吞的嚼了嚼。乐无异怕他噎着,赶忙倒了杯茶水。他喝了茶水,牙齿囫囵的咬着,隔了半柱香时间才吞下去,干干一笑,说道:“好吃……好吃……”

        “是吗?好吃就好,我跟师父都吃不了这么些,这些月饼都送给叶伯伯了。”

        叶海放下月饼,又端起茶杯,问道:“无异,这是什么口味?吾未能尝出。”

        仿佛有棕色的长耳朵竖了起来,乐无异答道:“椒盐胡萝卜莴笋馅儿的。”

        叶海一口茶水梗在喉中,不上不下,呛的咳了半晌。平缓气息后,他一本正经的问道:“无异,你自己研究出的做法?”

        乐无异欢欢喜喜的说道:“自然不是,是师父说这些我都喜欢吃,放在一起应该更好吃。”

        谢衣把无异拉坐在身边,手抚上褐色发丝,温柔缱绻:“是啊,无异喜欢的,放到一处必定美味,你看叶伯伯不是很喜欢吃吗?”

        ……

        叶海踉跄的提着两盒月饼出了静水阁大门,门外花好风凉,很是静谧。

        他扭头瞧了瞧紧闭的静水阁大门,心道,吾友,吾提醒过你了,若是真生了一窝小兔子,莫要怪吾。


        八月十五,夜。

        门扉紧闭,月色如水。

        静水阁小院竹桌前,乐无异一袭蓝色的锦丝袍,薄纱如雾,虽尚未成仙,却已有仙家风采。广寒上仙衣袂翩翩,悠悠然赏风赏月赏徒弟。

        一仙一妖早有越过师徒情份之心,只是谢衣虽举止温柔,目光深情,但行为上从不逾矩,就算亲昵也多为照拂提携之意而非钟情爱慕之心。乐无异深怕只是自己一厢情愿,故而也不敢提。但他终究是兔妖化形,妖的本能占据上风之时,比如今夜,便怀着一颗惴惴兔心,穿的少些,露些,贴得近些,能多揩些油便揩些油些。

        谢衣拉着徒弟,坐在竹桌前,倒了两杯酒,举杯而碰。

        “无异,你可知为师为何每年中秋都回静水阁?”

        “……师父嫌广寒宫那只金蟾吵得厉害?”

        谢衣轻咳两声,说道:“非也,那蟾蜍虽中秋时格外聒噪,但平日里也嚷得厉害。”

        一杯酒下肚,谢衣继续说道:“无异,是因为在广寒宫不能赏月。”

        ……

        乐无异觉得自己今夜穿的是少了些,不然缘何发抖。

        中秋月圆,夜深人静。师徒二人月下对酌,一杯一杯烈酒入腹,谢衣神情恍惚,目光迷离,直视着乐无异,在手心结了个法阵,直罩住静水阁。那融融月色,被法阵笼得雾气蒙蒙,看不分明。

        目光温软,手心燥热,谢衣一把揽过徒弟,说的是从未有过的温语甜言:“无异,你的心思为师……我都晓得,亦同你一样。仙家无情无欲非是妄言,却也非天地规则神规铁律。为仙者看得透些,想的明些,有缘人难寻些,可一旦寻到了,便认定了,不改了,天地寿数长久,情也长长久久。我知你心意,之前一直不敢应你,确有我的道理,不知你愿不愿听上一听?”

        乐无异被揽在怀中,面红耳赤,那酒搅得他妖力澎湃,又因这一席情话差点化为原形,只得强压着那股燥热,点头应允,安静倾听。

        谢衣摸摸那头毛茸茸发丝,继续说道:“妖类虽可成仙,也只不过是少数。为师翻过典籍也问过飞升前为妖的仙僚,得知妖类千年修行时必定遭遇天劫,挨得过方能飞升上界,挨不过便灰飞烟灭。为师一直不敢应你,无非是想你专心修行,不愿搅乱你的心思。但越是临近天劫之日,为师越是担忧,最近方从一位隐仙处得知,仙力竟也可助你修行,而你若是取我的仙力,双修之法最为有效。”

        乐无异强压妖力,一席话听得一半一半,迷迷糊糊间闻得“双修”二字,如雷震耳,一时竟不能言。

        谢衣见状,以为他不愿,伸手安抚道:“既不愿与为师双修,也罢,为师必尽力在你天劫时护你周全。”

        乐无异这才反应过来,顾不得还是人形,直蹦到谢衣怀中,嗷呜一声,叫道:“谁说我不愿意了?”

        ……

        幕天席地,月色静好。

        乐无异体内妖力冲撞,与谢衣所引之仙力冲突纠葛。他迷糊间扭头望向月宫,换来谢衣一句安慰:“莫怕,法阵已结,那只金蟾瞧不到。”

        乐无异便放了心,听从谢衣摆布。妖力一时受控一时冲突,属于人的感知反而愈加愈重,直喊得嗓音嘶哑,更顾不得对妖力加以把持。

        谢衣压他在桌边趴着,却突然发觉异样。低头望去,一团毛茸茸的褐色毛球在他腹部蹭得他直发痒,再定睛一瞧,乐无异发顶现出两只褐色兔耳,一只软软的半搭,一只歪向另一侧,甚是可爱。谢衣玩心大起,饶有趣味的探手摸过那半搭兔耳,毛色纯净,触感柔软。乐无异懒懒的哼了两声,仿佛未有发觉,由着他去碰。

        谢衣一路摸着那手感上佳的软滑兔耳,直至乐无异泄身时,那一对耳朵直挺挺的立着,精神抖擞,而腹部的毛茸茸软球,湿答答的黏了仙泽,沉沉的贴于乐无异的腰间。

        事必,叶海所述之言,不期然的现于谢衣思绪迟滞之时,如瀚海惊雷,掀起一阵波涛。

        谢衣挑眉思索,这世间阴阳雌雄,早有定数,若是男子也能生育,叶海大抵也能生一窝什么,倒也颇有趣味。


        九月初九,阴,静水阁。

        乌云压顶,天沉若盖,鸟静风止,白昼如夜。

        第一道雷劈下来之时,谢衣瞬移至乐无异的房内。屋顶已穿,华光结庐,谢衣死死的把已昏厥的乐无异护在怀里,生生挨了七十二道天雷。

        谢衣彼时只有一个心念。

        那位说三十六道天雷的仙僚,谢某改日必将自带厨间拙作,登门拜访。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