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谢】H^N (Chapter 4 悸)(完)

* 乐谢向,乐乐视角。本文完结了~~~


        独自一人的冷战。

        洁净的落地窗,混乱的记忆。

        分房而居。

        距离,从走廊的这一头,到另一头。

        搬进来那晚,他忘记锁门。

        抱。

        有人从后背,抱住他。

        喘。

        像喘息一样的呼吸。

        他分不清那究竟只是闷热天气带来的呼吸困难还是……

        或者,他只是,不想分辨。

        爱抚的手指,指甲剪的很干净。

        他睡过去了。

        假装。又变成真的。

        后来他锁了门。

        夏季很长,长到他以为他们会像十月怀胎的婴儿重生一次。

        漫长的,好像总也过不完。

        高压气团生成时,闷热,乌云遮天蔽日。人如同闷在罐子里。

        就好像他们囤积的罐装食品。

        他煮了二人份的意面,吃得直反胃。

        师父慢条斯理的干掉了整盘食物。

        “这个作法不错。”

        他没搭腔。

        他像一根拉伸的弹簧,跟另外一根,牵扯不清。

        “那批设备已经调试完毕,你送来的正是时候。我打听过,他们同意放我们离开,所以,下周就走。”

        他点点头,端着空盘转身离开。

        被忽略的,黯然的目光,在身后,熄灭。


        台风登陆那天,仿若午夜。

        胶带贴了十字花的玻璃窗外,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为了节电,只留一盏灯,微弱黯淡的光,他们坐在大厅中央,静默,无声。

        像隔着一张纸,薄薄的,半透明的,飘飘忽忽。

        雨。

        如利刃,唐突而激烈,割裂时空,留下黑暗。

        手牵了过来。

        “还在生气?”

        “没有。”

        别扭。

        “无异,其实你……做的很好,不论是谈判,或是其他。”

        “……”

        “也许是我之前太过忽视,你也会变化,会成长,而我却没能及时跟上你。”

        “我变了吗?”

        “至少,变得会跟师父生气了。”

        “……我没生气。”

        “是吗?……”

        了然的温和。

        “师父,单面透光的玻璃,我确认过了。”

        “嗯,然后?”

        “可我每次都回忆起,那种比临近死亡更难以忍受的感觉,暴露于别人面前的恐惧。其实我也劝过自己,最差不就是被看一下吗?都是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况并没有真正被看到。但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上能不能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玻璃,狂风下,哗啦作响。牵住的手,握紧。

        “是我的错。”

        轻轻的抱过来。

        像羽毛一样,柔软的,干净的,可以回抱的拥抱。

        “其实是我想太多。”

        “你还愿意告诉我,我很高兴。”

        吻着。手还牵着。手心里是潮湿的。

        侧着身子,缠在一起。

        吹烂的树枝砸到玻璃上,咚咚作响。

        孤岛。

        狂风呼号间,身体的温热,纠葛成豁然开朗的缠绵。

        他抵开膝盖。

        “师父,别动,这次,让我来。”

        吻,落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

        有人声音低沉,含着笑意。

        “好,由着你。”


        昏暗里的温度。

        他取了润滑剂。买来后从未开过封。

        他很少在上面。但不代表他不会,也不代表他不想。

        裸露。手指。很小心。

        “师父,舒服吗?”

        “唔……嗯……”

        契合。调转了方向的齿轮,开始旋转。

        他跪在沙发前。

        不是没做过。想过的事,却很少做。

        技巧的按压,换来浅浅的喘息。这样的声音,会让他有一点点紧张,一点点。

        窗外,肆无忌惮的风,却好像静了。

        “我……我进来了。”

        熟悉的身体。赤条条的两个人。

        撞击,本是没有节奏的。

        “无异……慢……一点……”

        杂乱无章。

        他在混乱中,握住撑在沙发前的双手。

        黑色的碎发,萦绕在鼻尖,散发着潮湿的气味。

        膝盖跪在地板上,反复的细微移动,坚硬的摩擦。

        反复的,还有,坚硬的,即将被热度引爆。

        像一块块的拼图,拼织着快感,完成前的混乱,换来沉重又喑哑的喘息。

        齿轮完整的卡合。

        汗。

        滴答。滴答。落在地板的木制纹理上,晕开水光。

        加速时,他听见玻璃碎裂的声音。

        狂风趁虚而入。

        强烈的气流轰散头发,落下的浓重水汽,潮湿得紧紧包裹住躯体。

        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该继续。

        “……无异,快到了吧?……”

        “师父……你呢?”

        手臂绕过去,握了握。换来一声没能压抑住的轻哼。

        “别……”

        “那我……做完。”

        丰沛的雨。四散的水花。

        他听到低音到中音的音阶嘶吼。

        思维停止。动作定格。疯狂扭动的窗帘,昏暗迷离的灯光,烦扰的发丝,被溅满液体的沙发。

        以及弯曲的,紧紧贴伏在一起的身体,重生前的亲昵。

        很完满。

        完满得,甚至不能呼吸。


尾声

        数天后。

        平流层的平静,疲惫而安宁的神情。

        放下来的挡光板,遮挡住仿佛什么都不知情的日光。

        闭目,斜倚肩头。

        机械腕表的秒针,每一次转动,隐藏在飞机发动机的轰鸣里。

        一分一秒的,继续。


评论 ( 4 )
热度 ( 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