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谢】H^N (Chapter 3 遇)

* 吵架+落地窗PLAY……请无视掉那些bug吧……


Chapter 3 《遇》

        瑰丽的梦。

        他梦过很多次,迎着海风,执手同行。滨海的路边,卖艺旅人特制的琴匣,堆着几枚零钱,口琴古朴的复音,回荡在摇曳生姿的植物丛里。

        梦。醒了。

        在逃离前夕,他被友善的政府军拦截。是友善的,至少他现在,还活着。

        城市的边缘,充满科技气息的别墅,十几人的家,现在只有他。

        一个人。

        逃不掉,明面的保护,私下的监视。

        城市上空偶有耀眼而残酷的火光,几秒钟后,惊心动魄的震响,才能到达。

        他听到战火里盘桓的灵魂呜咽,残忍,又绝望。


        军队的车厚重结实。他摸爬滚打的从车里爬出来,一路狂奔,停在灰头土脸的人面前。

        身后,灰蒙蒙的扬尘。

        身前,黑色的商务箱拖在地上,布满划痕,尘土,以及歪歪扭扭,断掉的前轮。

        “乐!无!异!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疯了!这是什么地方!你是来找死的吗!”

        “我是来找师父你的,师父,难道你改名了?”

        揍人的冲动。遏制住。他警告自己。

        火光。一闪而过。

        抱住扑倒在无数碎石的地上滚了数十个圈拖着人奔到巨石后脱下身上特制的外套把徒弟紧紧包起来。

        一气呵成。

        掏出枪的手在打颤。

        政府军备战。击毙。单打独斗的自毁者。

        算他们运气好。

        运气,却不能长久的信任。


        别墅。

        “去洗澡!等等,我去烧水。”

        “没有热水?”

        “现烧,电是自己发的,省着用。”

        “那我洗冷水,水呢?”

        “海水过滤。”

        “……不洗行不行?”

        他探身,闭目,像在嗅一朵将开未开的花。

        “你说呢?”

        浴室里冒着热气。

        门敞开,他在门外,望着门里。

        门,是将动未动的分界线。

        温水兜头浇下,谁正闭目,对着他。

        身体缓缓摇晃。

        反正见过,反正做过,反正没什么不好意思。

        动荡面前,可以低落如尘,也可高贵如神。

        或者,仅仅做普通人。


        “洗完了?”

        “洗完了。”

        徒弟像一只踮起脚尖的猫咪,跟在他身边,挪着爪垫,停在落地窗前。

        午后的光,被乌云遮蔽大半,漏了一点点,漫不经心的,透进来。

        暗。

        “师父,玻璃结实?”

        “钢化防弹玻璃,没碎是运气好。”

        “有我在师父运气会更好。”

        他叩了叩玻璃表面。咚咚,声音很闷。

        “是么?”

        几百米外,部队的据点,像无声的静画,仿佛交火从未发生。

        静谧,如清水中的一滴染料,瞬间扩至整间卧室。

        嘀嗒。嘀嗒。

        “师父,你在想什么?”

        “想怎么把你送走。”

        “没用的,一团乱,出不去,我带了设备才能进来,留在这里维护才能活下去,要走?被打死还快一点。”

        “那你还来?”

        “为什么不能来?”

        “你考虑过你父母吗?考虑过这边情况吗?我现在除了自己,还要想办法把你弄出去!”

        “师父,我拼了命说服了全部人,跟叶叔要了设备过来做生意,我不是来让你送我走的。你觉得我会拖累你?我上到爬塔查信号,下到修代码debug,哪个不是你教的?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乐无异,为师没教过你忤逆!”

        “师父,你大义凛然,把大家都送回国,选择最后一个走。你伟大,但你想过我吗?我眼睁睁看着同事一个个归来,一心一意盼着你回来,又眼睁睁看着你失去联系,大家都回来了!只有你没有!只有你!”

        “这不该是你冒险过来的理由!”

        “为什么不是?为什么不该是?什么理由才是?”

        他一拳打在墙边,白色的墙粉扑簌簌的脱落。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想死。”

        “我不想死,我想我们一起活着回去,活着回家。”

        通红的眼眶,无所畏惧的唇,绝望的诱惑。

        他发疯似的亲吻着,像即将窒息的潜水者,夺取着稀薄的空气。

        “你让我怎么办?我不想让你过来,不想让你在死亡边缘徘徊,我想你好好的,等着我……”

        身体,如两棵藤蔓植物,无止境的,纠缠。

        无法停歇的亲吻,像在吸取血液,仿佛侵入骨髓。

        “如果……唔……如果是我在这里……师父,你会留在国内……等我吗?”

        不会。绝不会。

        唇被咬啮,飘着血腥味,牙齿的磕碰,撞出清脆的音节,手指生疏,粗糙的抚过每一个表皮细胞。床头的润肤膏,成为急匆匆的替代品。

        一把将人掼在半透明的玻璃上,裸露到脚踝。手指,是预热前夕。

        颤颤巍巍的,身体与玻璃平面的撞击。

        屋外的光,仿佛穿透了肌体的每一个细胞,泛着哀求的,凉。

        “师父……别在这里……别在这里……啊——!”

        “你连命都不要了还介意被人看到吗?”

        他想,他疯了。被恐惧惊扰的疯狂,被怒火点燃的发泄。

        指尖摸到唇边,牙关是紧咬的。

        他想,或许该更温柔些。

        徒弟的手臂直挺挺的挡在眼前,被迫创造出黑暗。掩耳盗铃。

        他下一次再也不会这么粗鲁了。他想。

        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


        狠狠的贯穿,像是野兽般的抽打,进行最原始的交合。

        透明的平面上,留下一个个挣扎扭曲的指纹。掌间曲折的生命线,只烙印了一半。

        他看过太多死亡。活着,在这座城市,是奢望,是飘摇。

        而他,不知走向。

        闷哼。

        齿关里溢出的闷哼,伴随着每一次的冲撞。徒弟与玻璃窗之间,隔着不长不短的距离。

        撞着,仿佛把火山撞苏醒了。

        蓬勃的山间,有水,水光盈盈。盈满了,开始温热,流出来,转而冰凉。

        抽气声,在无尽的拍打中撒开网,网里还有不知疲倦的辗转,直至绽放血花。

        半片云雾的迸发,随即陨落,沿着透明的边缘,粘稠的,又雾蒙蒙的,画出诡异的不规则曲线。

        背景里,军队的人在远处走过。抬头,又低头。

        徒弟像一只撒了气的皮球,软软的,蔫蔫的,坐向地面。

        他抱紧他,拨开挡着的双手。

        泪。

        紧闭的双唇。无声。

        慌张。

        他胡乱的抹去泪水,亲着褐色的发丝,通红的耳朵。

        却不敢去碰嘴唇。

        “无异,别哭,没事的没事的,我都是骗你的,玻璃都是单面透光的,我怎么舍得让他们看到,怎么舍得……”

        他们抱着,躺在并不柔软的地毯上。蜷在一起。膝盖弯曲,像婴儿一样。

        地毯的绒毛有点长。硬实,甚至有些尖锐。他护住他。

        他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敲在窗上。

        乌沉沉的天,终于,下雨了。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