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为你开口(完)(《画缘》番外)

* 番外二《为你开口》完结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下周五晚更新最后一篇番外……


3

        初七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进门,伸手把袋子递给谢衣,一抬眼瞄见自家哥哥面色不善,再看一眼乐无异满面通红跟猴屁股似的,又上下打量了下二人身上的衣服还算齐整,眯了眯眼睛对谢衣说:“我刚上完课,买了菜就直接赶回来的。”又对着乐无异提高了音量,“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了挺多,有没有不能吃或者不爱吃的啊?”

        “没有没有,我不挑食,麻烦初七前辈跟师父了。”乐无异也跑过来帮忙接东西,被初七以一副家长的样子拦住了。初七跟谢衣拎着东西进了厨房,门一关,初七从裤袋里掏出一小盒银色的纸盒,塞进谢衣手里。

        “最贵的那种,三只,应该够用了。”

        初七你的脑袋里想的都是啥?!谢衣差点背过气去,他手腕一翻,又把那盒成人用品放回初七手里。

        “禽兽,你以为都跟你一样。”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禽兽……”初七又把盒子塞回到谢衣手里,压低声音,“有备无患,另外墙不怎么隔音,悠着点。哦对了,虽然东西是买给你的,但是给谁用随便,不过就他那个小身板……哥我还是看好你的。”他拍了拍谢衣的肩膀,又继续说,“万一你真的搞不定,可以到我那里上一套散打再加一套擒拿,给你打八折还附赠一套太极拳二十四式。”

        谢衣哭笑不得的想把盒子再推回给初七,门外的脚步声突然近了,“师父需要我帮忙吗?”

        初七立马转身解开袋子处理食材,谢衣匆忙的把纸盒塞进裤袋,对着推开门探头进来的乐无异温和的说:“不用了,你歇一会儿吧,看看电视或者上一下网?”

        迟了,乐无异一只脚已然迈进了厨房的大门。

        风云变色,硝烟四起,本来不大的厨房里挤了三个接近一米八高的大男人,显得越发的狭窄,而乐无异就像是天生的厨艺王者,极为顺手的从谢衣和初七手中接下来各类厨房活计,从洗菜到处理鲜鱼,从切菜到点火一气呵成。他在锅里倒上油,擦擦汗回了下头。

        厨房的门口,谢衣站左初七立右,自觉交出主厨之位的兄弟俩正在专心致志的唰唰唰……削土豆皮。

        ……

        这餐饭是谢衣跟初七有史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幸好食材买的够多菜煮的够分量不然乐无异恐怕都没得吃。

        初七一边吃,内心一边汹涌澎湃——嗯,应该帮他哥多买两盒来着。晚餐结束后他很识时务的立马找了个有课要上的借口开溜,乐无异接了话头也说自己该离开了,初七胳膊一横把他拦下来说天太晚了待会儿让我哥送你走,说完还把自己的车钥匙留给了平日在家工作并没有买车的谢衣。

        ……说好的有课要上呢。

        “车够大,不用担心。”初七出门前还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补了一句。

        ……到底要担心什么!

        送走了初七,谢衣回过头来。乐无异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遥控器,大拇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按钮。谢衣裤袋里的银色小盒子一直没机会还给初七,走路时偶尔硌一下他的右腿提醒着有这么件暧昧的物事存在。

        “无异。”谢衣开口,乐无异唰的打了个哆嗦从沙发上蹦起来。

        “那什么……师父,我该走了,我们宿舍还要查寝……”

        乐无异几乎想扇自己一巴掌,这么蹩脚的借口师父要是看不出来才是怪事……他自己不是这样想的啊!他明明……明明就……

        可是之前想与谢衣更亲近的勇气好像随着时间流逝了,这样一个暧昧的时间点,对二人相处的未知与惶恐,让他这么的不知所措。

        “无异。”

        “诶?”

        “别担心那么多,我送你回去。”谢衣见状笑笑,晃了晃手上的钥匙。

        “师父……我……”

        “怎么?不想走了吗?我倒是非常欢迎。”

        站在那里的乐无异被谢衣的一句话炸得满脸红云,腾腾腾的走到玄关处对着墙换鞋,不敢抬头。

        谢衣见乐无异的脖子耳朵都红了,自觉失言,又赶紧拿出万能句子安慰小徒弟:“无异,我开玩笑的,别介意。”

        为了缓解紧张,谢衣又拿出手机说:“手机号码告诉我吧,方便联系。”他摇了摇头,“我运气一直都不太好,拿了半辈子的运气遇到你,又花了半辈子的运气来找你,再把你丢了我下半辈子到哪儿找你去……”

        乐无异已经换好鞋,听了这话低着头翻出手机随手按了两个按键,谢衣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那首《enchanted》中剪辑的一段旋律。

        谢衣任凭手机铃声作响也不挂断,乐无异倚靠着墙壁,虚握着手机,挂断按键始终不舍得按下去。熟悉的音乐持续的演奏着,音量渐强,直吵得乐无异心里一片杂乱无章,不知如何是好。剪辑的旋律段落不长,「I just wish you knew I was so in love with you.」的句子却异常清晰,整段播放一遍后,又重新开始。

        来不及。舍不得。不想。不愿。

        目光与情愫在空气中交汇成缠绵的河。

        “师父……”乐无异像是喃喃自语,“我丢不掉的,也别想丢掉……我会一直……一直在师父身边。”

        没有克制。何需克制。

        两个人的手机几乎同时落地,在地砖上撞了个结结实实,打了两个转,安稳的叠在了一起。

        如同他们的主人密不可分的倚靠在墙边。

        长时间的唇舌相接,缺氧后分开喘息的间隙里,谢衣的手指摩挲着乐无异的耳朵,唇擦过他的脸颊,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虽然该送你回去,但让我再……”

        说了半截的句子又被堵在喉咙中,舌尖滚烫的纠缠打转,手指交扣在墙边,身体牢牢的贴在一起,隔着衣料甚至能感受对方轰隆作响的心跳。措手不及又是意料中的难舍难分,乐无异几乎融化在只有梦中才出现过的亲昵里。

        长久而炽热的亲吻后,谢衣露出一丝苦笑:“再不走你就真的走不了了……有些事还是……要想清楚……”

        乐无异点点头:“嗯……我会想清楚……我也……”

        落在地面的手机早在他们第一次恋恋不舍时就已停止演奏,此时其中一只在地板上开始嗡嗡的震动,屏幕亮了起来。

        乐无异慌乱的捡起手机:“妈……嗯,是,还在外面吃饭,马上就回去……好,就这样了,拜。”挂断电话,他尴尬的望了一眼谢衣。

        谢衣会意的挑挑眉,换了鞋,捡起手机放到左裤袋,拿着钥匙。二人出来后,谢衣锁上门,拉起乐无异的手。

        “果然运气用尽了。”谢衣故意的叹了口气。

        “没有!”

        “真的没有?”

        意识到话里有话的乐无异还是握紧了谢衣的手:“……真的没有!”

        “无异,那你现在是要回家还是学校?”

        “……回家。”

        “家里比学校厉害得多啊。”

        “师父……你签合约的时候感受过的吧。”

        被将了一军的漫画家谢衣耸耸肩,趁着进电梯前在无异的侧脸上偷亲了一口。

        “是的,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搞不好以后要失业……”

        谢衣笑得促狭又得意:“但是,我愿意。”



番外之番外小剧场

        谢衣画了好几百张Q版设定图,乐无异花了很多时间调通了谢衣Q版小人的动作。

        “无异,你给他取名字了吗?”谢衣颇有趣味的用命令控制着Q版小人的动作,走两步,挥挥手,摇摇晃晃的踱方步到乐乐身边,吧唧贴上去亲了一口。

        两个小人的原型也顺势吧唧亲了一口……才怪。一口怎么够!两个人像刚熬化的糖浆一样黏糊了好半天才分开,乐无异轻喘:“没有名字,师父说他叫什么好?”说完眨巴眨巴眼睛仿佛等谢衣自己往沟里跳。

        “一个叫乐乐……那这个叫谢谢吧。”谢衣明知是坑也当情趣照跳不误,还补了句,“有没有英文名?Happiness和Thanks就很不错。”

        从此谢谢跟乐乐在电脑中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才不告诉你乐无异同学后来研发了许多令人面红耳赤的动作……

        唔,真正的研发者也许是大漫画家谢衣,谁知道呢?


评论 ( 20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