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为你开口(2)(《画缘》番外)

* 七大爷的梗来自阿藻太太……

* 本周六完结本篇番外~

2

        谢衣领着乐无异到自己家门口,正准备开门,好巧不巧的撞见了晃悠出门的初七。

        乐无异吃惊的比较着面前的两个人,虽然师父同他的邻居气质完全不一样,但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

        初七上下打量着乐无异,翘起半个嘴角说了句:“嗨!”然后扭头冲着谢衣,“不介绍一下吗?”

        第一回把人往家领却被当场抓包的谢衣,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正了正表情,对初七说:“我徒弟,乐无异。”然后无视了初七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又转身对乐无异说:“我的双胞胎弟弟,初七。”

        乐无异一瞬间已经思索了好几个对初七的称呼,“师叔”?这又不是低成本武侠剧……“初七”?太直接了吧……

        “叫他初七就好。”谢衣怀着点私心不想给初七辈分排太高,毕竟自己还是要……

        “叫七哥吧。”

        ……嗯?等等!这画风哪里不对?哪里都不对好嘛!

        谢衣歉意的冲乐无异点点头,把初七拉到一边。

        “有叫七哥的吗?”

        “我教的学员都这么叫我。”

        “他是我徒弟,又不是你的学员。”

        “那不然呢?叫什么?小七?还是七大爷?”

        ……

        谢衣又把初七拉回到乐无异面前,在一旁忍笑半天的乐无异好不容易把面部表情恢复正常,顺其自然的喊了一声:“初七前辈。”

        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也许还没有。

        初七临走前顺理成章的说“我买菜啊今晚在这吃饭别客气”,谢衣暗地里琢磨上次吃的药家里还有没有剩要不要让初七顺路再捎两盒……

        乐无异跟着谢衣进了门,一眼就瞧见旁边架子上一个叶子状的齿轮摆设,是谢衣画上签名图案的立体装饰。

        “师父把它摆到这里了啊。”

        “是,一年前换过来的。”

        咯噔。乐无异心道糟糕,他抬眼看了看谢衣,谢衣正在帮他找拖鞋,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乐无异换好鞋,就当什么都没提过,战战兢兢的跟着谢衣一起坐到电脑前。谢衣顺手接过他手里拿着的帽子,挂到衣帽钩上,指了指帽子后面一个浅金色的三条腿的木头图案:“我有点好奇,这是什么?”

        “我的第一个可以根据关键字进行对话的程序,叫不要打雷,为了纪念就画到帽子上。”

        “有些眼熟,我一定在哪里见过。”

        谢衣顺势坐到了乐无异的身边,乐无异故作镇定的说了句“是吗哈哈也许师父跟他有缘”,连标点符号都没来得及加进去。

        “是,有缘。”谢衣似笑非笑,侧过头挑眉望着他。

        要命了不要这样看会窒息的……!

        一边是怕被戳穿的尴尬另一边则是心如擂鼓的节奏,乐无异在那种令人心神不定的目光下,不敢与谢衣对视,只好尽力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电脑屏幕上。他打开一个网盘,取下来安装文件,轻车熟路的安装,修改数据。

        秋日的午后并不闷热,谢衣家的窗子微微敞开着,市郊新鲜的空气穿过缝隙缓缓流入这间只有两个人的房间。乐无异棕褐色的短发被风吹着,看起来蓬松又柔软。他眉目俊朗,目光专注。二人的指尖只有一寸之遥,谢衣试图再近一点,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乐无异不是与自己同样的心思,再前进一步的话,也许会再次失去他。谢衣的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幻想出乐无异缩在墙角里抱着肩头大声嘶喊“师父你做什么”的场景……挥去可怕的想象,还是就这样安静的望着他吧,小心翼翼的靠近他……

        乐无异的呼吸越发的不均匀起来。他运指如飞,在键盘上敲了几行命令,躺在输入法设置栏上乐乐再次坐了起来,晃着自己的一双小腿,弯起嘴角。乐无异打开一张浅蓝色方形记事贴,在上面输入文字。

        「师父!我回来了!✪ω✪」

        乐无异偏过头露出一个邀功似的笑容,却不期然对上了谢衣如湖水般沉静的眼睛,目光中暗流涌动。

        谢衣说: “无异,我们又见面了。”

        “诶?”重新相见的应该是乐乐啊……为什么……

        “今天不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见,无异,是吧。”

        ……没有愠怒,没有怀疑,笃定的向他求证。没有想象中的逼迫他开口的气氛,只有热忱又诚恳的视线,满怀期待的等他说出事实。

        自己就在师父的身边,躲不掉的,可要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叙述清楚,乐无异一时间也不知从哪里讲起。

        “我之前一定在哪见过你,具体地点……应该是在我家里?”

        “嗯……”乐无异闷闷的点头。

        “应该是几年前,我在视频里看到你就觉得很眼熟,我还记得你那顶画着不要打雷的特别帽子……而且乐乐的安装这么麻烦,一定不是我下载更新输入法就能成功的。”谢衣语调平静,用殷切的目光望着乐无异,“无异,我答应你,不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谁的手心覆在了谁的手背上,令人安心的温度透过相触的肌肤传递了过去。

        乐无异点了点头,斟酌了词句,开始慢慢的讲述原委。

        “两年前师父买的这台品牌电脑,是我送过来的。那时候我在我爸的专营店帮忙,碰巧看到了师父的名字,就跟负责人商量来帮师父安装,趁着师父不注意把主程序随着输入法的皮肤一同装到了电脑里。当时乐乐程序刚具雏形,只有简单的功能,后来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慢慢把功能动作完善。”乐无异低着头,后面的话越发小声,“乐乐能获取到最高权限,在开机时自启动,可以读取硬盘数据,可以控制主机自动开关机,在IP更换后会自动记录数据包发送……”

        “所以你一直就隐瞒着,不肯告诉我真相?”

        “是……我像窃贼一样侵入师父的电脑,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当时帮师父装电脑的时候看到师父一个人居住,餐桌上摆着一碗还没来得及扔的泡面碗……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能陪陪师父……能每天陪陪师父就好了……对不起……我当时真的只是想跟师父多聊聊天,谁知然后就……”句子戛然而止,乐无异的话硬生生吞下后半截。

        谢衣紧追不舍:“然后就怎么了?”

        “……然后就一直装作乐乐跟师父聊天来着,嗯。”乐无异坚定的傻笑。

        狡猾的小徒弟话说一半还带拐弯的,谢衣在心里暗自叹气。

        “我给你看些东西。”谢衣的右手移到鼠标上,相触的手分离开,骤冷的温度一时间让二人都有些不适应。

        谢衣打开了电脑里的聊天记录,乐无异愣在当场。

        “师父你怎么会有我们的聊天记录?我记得明明删掉了……”

        “留在系统盘的隐藏目录中的。”

        “我居然忘了删!”乐无异捂着额头摇着脑袋,一脸悔不当初的样子。

        “幸好你忘了,但是解开这些记录也是不容易,硬盘还坏了一次。”谢衣往下翻着聊天记录,继续说,“无异,电脑质量不太好啊。”

        “硬盘居然坏了?这也太差了,交给我,我去换一块。”

        ……真是优秀的电脑售后服务,VIP专属。

        谢衣微不可查的朝乐无异的身边挪了挪,手中的鼠标拖着指针打开一条条的聊天记录,与乐无异共同回忆起过去一年他们经历的时光,偶尔讲述当时自己的情况,偶尔爆笑出声。

        “你摊煎饼的时候为师饱受煎熬,看得着吃不着。”

        “那下次做给师父吃。”

        “生日礼物那些画真的很不错,画了很久吗?”

        “是,费了些时间,有时候上课都拿着电脑跟绘图板偷偷的画。”

        “死咬着不说真相,非要等我跟你生气才肯说实情。”

        “……对不起。”

        “不准说对不起,说些别的。”

        聊天记录正翻到告别那一页,乐无异伸手去夺鼠标:“师父,我们别看聊天记录了,你来试试控制乐乐吧,很简单的。”

        ……话题转换生硬,语言刻意,用意不言而明。

        谢衣没理会乐无异的小伎俩,直接把光标拖到了「师父……」那句话上,转头望着他,专注而深情。

        “无异……说些别的。”颤抖的尾音里捎上了少许缠绵,太多期待。

        乐无异扭过头,耳朵泛着红,手却被握住。谢衣的声音低沉,像水一般缓缓流淌:“那……我先说……无异,我对你的心思,与后面这句是一样的……”

        “无异,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已渐傍晚,夕阳西斜,透进室内的亮金色的阳光柔软的铺在两个人的身上。乐无异抬起头凝视着谢衣,换来的是真诚而又深情的回应。仿佛神智都被眼前这个人所吸引,连思考的能力都停摆了,只想与这个人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师父……我也……喜欢……”

        乐无异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的跳跃,谢衣扶住他的肩膀,偏过头,朝着最渴望的地方,缓慢的……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谢衣腾的起身,咬牙切齿地去开门。

        初小七我跟你没完!


评论 ( 17 )
热度 ( 44 )
TOP